“你是誰?”我警惕的看着他,我一直覺得這個地方有點問題,而這股陰氣就是從他的身上散發出來的。

他發出一聲嘿嘿的笑,極其有趣的看着我,隔了一會纔開口說,“你真相信,這裏有什麼所謂的龍王?”

我愣了愣,我也不知道,但是看見小月變成一條龍的時候,我的確認爲這裏極有可能就是龍王的住所。

這個人繼續說,“四海龍王早就被我們控制住了,從此以後,這個世間再無龍王,只有我們陰司。”

果然,這個是人陰司的人。

我心裏一沉,那小月豈不是很危險,這不是羊入虎口的意思。

這個時候,他突然摘下斗篷,那一瞬間,我眼神一陣劇烈收縮,真不敢相信這個人竟然就是杜海!

可是他身上所散發的陰氣,和我

之前所見到的完全不一樣。

他突然咧開嘴得意的笑了笑,“兒子,是不是很驚訝,你的父親突然站在你的面前?如果不是這裏藏着《逆陰陽》,我也不會到這裏來,陰長生的東西,就是不一樣。”

“呸!”我對着他毫不客氣。

他哈哈大笑起來,“陳蕭,你喝下去的東西,可是寶貝,是作爲一個父親,唯一能對你做的最有用的事情,你一定會感謝我的。”

他見我沒有反應,繼續說,“你在地獄待了十年,我只是把這十年的時間還給你而已。”

這話是什麼意思?

話音一落,我突然覺得整個身體快要爆炸了一樣,渾身一陣抽搐,所有的經脈像是在拗在一起,我的手腕也突然使不上任何的力氣,撲通一聲,直接摔倒在地上,直覺得呼吸不通,漲紅着臉,快要窒息的感覺。

緊接着,我的鼻子裏冒出了血,我來不及思考,渾身的骨頭就像是一瞬間全數斷裂了一般,痛的我完全不能說話。

嘴裏吚吚嗚嗚的發出聲音,卻說不了一個字。

杜海饒有興趣的走到我的面前,“兒子,爹送給你的這個禮物你一定很喜歡,只是也有一點副作用,大概是你每天晚上都要經歷骨裂的疼痛,再也不會有安寧的一天。”

我眼睜睜的看着自己的手掌骨節突兀出來,皮膚滲出殷紅的血,痛的我完全不能站起身來。

這個時候杜海轉身準備離開,離開的時候丟下了一句話,“別和陰司作對了,你要是想清楚了,就來找我,我可以讓周武王放你一條生路。”

就在這個時候,只覺得眼前充滿了一絲光亮,眼睛一陣疲憊,就再也不知道任何事情了。

等我再次醒來,發現自己躺在未名觀三清殿內,我第一反應是難道自己做了一場夢?

我連忙坐起身子,朝着四周看了看,江離盤腿坐在一旁,五心朝下,念着靜心咒。

“師父。”我試着喚了一聲。

江離緩緩睜開眼睛,神色黯然的看着我,“醒來了。”

後來江離告訴我,發現我的時候,我昏迷在海里,江離和雯雯幫我找到的時候,我渾身是血,幾處骨頭已經骨折,整個人都變形了,雯雯一直守在我身邊哭。

回到未名觀後,我昏迷了四五天。

江離告訴我,四海龍王都已經不在四海之中,沒有人知道他們去了哪裏,這極有可能就是陰司的其中一部分的計劃,他們洞悉我們的進程,知道我們找到了四方神獸,所以也提前控制了四海,這樣纔可以與之抗衡。

江離認爲,小月應該已經落入陰司的手中,但是他們應該不會對她怎樣,畢竟她是南海龍王的女兒,下手不會太狠,但是日子也不會好過。

江離說,杜海給我吃的那個東西,是把我在地獄過的這十年還回來,也就是說,現在我的身體和年齡都恢復了正常,是個十幾歲的少年。

但是,每天晚上都會有骨裂的疼痛,雯雯怕我受不了,凡胎肉體可能會疼死過去,所以讓江離用陰陽倒轉,將

後遺症轉移到了雯雯身上。

我心裏一沉,“不行,怎麼能讓女孩子來做這種事情。”

江離卻說,“她是狐妖,這點痛對於她來說可以忍受,你只是一個普通人,多痛幾次,就會心力衰竭而死。”

江離的這番話,着實讓我不知道該怎麼反駁。

心裏,更是心疼雯雯,讓她來承擔我的痛苦,那一刻,我只希望自己能快點成長起來,像江離一樣牛逼,這樣就再也不用別人來保護我,而是我來保護別人。

我站起身子,走到屋子裏,朝着鏡子一看,鏡子裏的我,赫然是個十幾歲容貌的少年,一米七幾的個頭,之前那些衣服全然穿不了了,只能撿江離的衣服來穿。

那是我第一次發現,自己是個大人的樣子,還挺有趣的。

也許,去南海遇到杜海,就是命中註定吧,不然我也不會成爲一個小大人。

回到三清殿,遊屍王正從屋外一驚一乍的衝了進來,見到我的時候,滿臉驚訝,“這小帥哥是誰呀?”

“我是陳蕭啊!”我尷尬的撓了撓後腦勺。

遊屍王滿臉吃驚的看着我,直勾勾的盯了我好久,一臉震驚,伸出小爪子狠狠揪了一下我的臉,睜着大大的眼睛,“我的天吶,你怎麼長的這麼帥了,你之前的熊孩子模樣咋就沒看出來,你還有着天賦。”

看遊屍王的樣子,好像明顯還不知道我的事情。

遊屍王突然嘿嘿一笑,衝着我拋了一個極其魅惑的眼神,咬着嘴脣說,“陳蕭哥哥,你這樣優質處男已經不多了,要不要我教教你怎麼做男人?”

我當時臉一紅,尷尬的看着遊屍王,“你說什麼啊?”

遊屍王翻了個白眼,“我纔看不上你,說什麼你還真信了!我現在的心裏只有江離。”

話音一落,遊屍王把小手背在身後大搖大擺的走進了三清殿內,衝到江離的面前一個勁的撒嬌賣萌。

“江離,你真的是太傻了,張道陵那個臭老頭,帶着兒子已經跑不見了。”遊屍王癟了癟嘴。

江離不語,遊屍王繼續開口說,“你說張道陵這個人怎麼這麼不講信用,你是他師父,你還救了他們家的心結,一點感恩都沒有,說好的處理好私事,就過來找你,結果帶着兒子玩消失,他怎麼這樣!”

這時候江離開口說,“時機到了,他自然會來。”

遊屍王皺着眉頭嘟着嘴巴,滿臉不爽,隔了一會又開口說,“對了,陰司和村子之間打開了通道以後,整個村子最近來了好多不乾淨的東西,我擔心村子民會出事。”

遊屍王總算是說了一句公道話。

江離看了我一眼,“今晚跟我去看看。”

我恩了一聲,點點頭。

遊屍王滿臉不悅,“那我呢!我和雯雯也要去。”

江離說,“雯雯今晚你必須陪着,你們留在未名觀哪裏也不許去,等我們回來。”

遊屍王本來想反駁,可是看着江離滿臉都是嚴肅的表情,連忙把自己想說的話吞進了肚子裏。

(本章完) 狐影看著墨九狸好奇的問道:「這位姑娘,你不再馴化別的魔獸了?」

「她不結束的話,你們這獸族大會也不能結束是吧?」墨九狸聞言看著狐影問道。

「嗯,確實的,要等到所有馴獸師都馴化完畢,才能結束的!」狐影聞言說道。

「這樣啊,那我就再去馴化幾隻吧,反正閑著也是閑著!」墨九狸聞言,看了眼一邊的白衣女子,覺得對方一時半會怕是結束不了,於是看著狐影說道。

狐影聞言嘴角狠狠的一抽,原來她是覺得無聊才去繼續馴化的啊!狐影恨不得抽自己兩巴掌,幹嘛嘴賤的跑去問人家啊,如果不問是不是還能省兩隻魔獸……

看到墨九狸走到一邊去馴獸,狐影看著墨九狸的眼神有一些哀怨……

墨九狸有些奇怪的看了眼狐影問道:「怎麼了?你喜歡這隻?那我馴化別的好了!」

於是墨九狸放棄了原本想要馴化的鳳族,來到一隻狐族的面前,狐影見狀傻眼了,想說什麼,可是墨九狸已經開始馴化了……

狐影哀怨的回到位置上坐下,眼神落在白衣女子的身上,心裡暗罵道:「到底能不能行了?馴化不了就放棄算了,這到底還有完沒完啊!她這要是再馴化一會兒,他們的魔獸都被那個女子給馴化了啊啊啊啊……」

其實狐影真的冤枉那位白衣女子了,她也想快點兒,但是她的運氣不怎麼好,選的這隻鳳凰是個壞脾氣的主,就算身中劇毒,依舊頑強的反抗著白衣女子,就是不甘願被對方馴化,於是一人一鳳凰就僵持在這裡了……

白衣女子不敢太激進,擔心自己靈魂力支撐不住,最後被對方反噬,所以只能跟對方在這裡耗著,看看到底最好誰能贏,誰知這麼一耗著,讓眾人和狐影幾人都無比的心急……

白衣女子馴化一隻鳳凰的吃力,再跟墨九狸馴化了好幾隻魔獸的輕鬆,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最後,墨九狸接連又馴化了六隻魔獸,停下來后,看著狐影皺眉問道:「他們還要多久?」

「我也不知道,要不你坐下來歇會吧!」狐影看著墨九狸急忙讓人遞過一把椅子說道。

「也好!」墨九狸聞言微微一笑,直接說道。

就這樣墨九狸坐到了一邊,等候白衣女子和她選的那隻鳳凰,決出高下!

而墨九狸馴化的十隻魔獸,也都被她收了起來,擂台下的人,久久都沒回過神來,因為看到墨九狸面不改色的馴化了十隻魔獸之後,眾人都傻眼了……

不是沒有人馴化了十隻魔獸的,開始的時候,有人最多馴化了二十多隻魔獸啊,但是那根本不能跟墨九狸相比,畢竟對方馴化了二十魔獸,都是神獸而已……

但是墨九狸馴化的都是頂級超神獸啊,最低的都是八級超神獸,一隻就能甩十隻神獸好幾條大街好么……

所以說墨九狸的等級到底是什麼?神品巔峰?還是尊品馴獸師啊! 雖然陰司打開了通道和村子相連接,但是他們要想復活周武王的事情也只能延後了,江離把九格宮完全炸掉,根本不給他們喘氣的機會。

但是也有問題,他們只需要重新在修建一個的九格宮。

從現在的格局上來看,就是周武王和陰長生誰先復活的問題,可是陰長生的事情到現在都還沒有眉目,江離雖然臉上並不表現,但是我知道他比誰都更加着急。

九格宮內本有復活陰長生的關鍵,現在炸沒了,啥都不知道了。

江離雖然厲害,但也不是神仙。

江離看了我一眼,對我說,“你跟我過來。”

我點點頭,連忙跟在江離身後,江離帶着在未名觀的觀景臺上,“這裏可以看到村子的全部地形,你看看。”

我好奇的走上前一看。

整個村子的地形猶如一個巨大的九格宮。

山水的形狀體貌是會影響到人類的行爲和吉凶的。有情於陰陽宅者爲吉,無情於陰陽宅者不吉,反情於陰陽宅者爲兇。

村子裏雖然有山有水,卻都不是風水裏的吉,好的風水應該是靠山而後,可是這裏卻都相反,村子裏的屋子都被山擋住了,村子裏一大片地都是墳塋,墳塋邊上又是河水,這河水陰氣極重,有鬼猴娃,還有不少人死在了裏面。

這麼一看,整個村子的建設還真有問題。

“我們村子本身就是一個九格宮?”我滿臉震驚的看着江離。

江離恩了一聲,告訴我,“之前因爲你爺爺修建的九格宮是在水渠洞子中,所以從未名觀上看,並不覺得是九格宮的地形,可是把你爺爺修建的九格宮炸掉以後,水渠洞子相當於被炸燬了,缺失的這個位置,正好對應了九格宮,將整個村子變成了真正的陣型。”

也就是,如果我們不炸我爺爺修的,陰司的人可以利用這裏來複活,一旦我們炸了這裏,陰司就會利用這個村子來複活周武王。

無論怎麼做,他們都是佔了上風的。

而村子本身就和陰司連通,陰氣泄露,更加增加了村子裏的氣,風水上對氣的講究也十分重要,風水地的氣對人的作用。風水地三者中有一種看不到摸不着的氣存在,這種氣不是空氣的氣,而是由天地山川空間流通、會聚、孕育、體現出來的一種只能意會,不能言表,不能用羅盤測量的東西。氣有吉氣凶氣中氣之分。

而現在整個村子裏籠罩的都是一股陰氣,陰司本來就是關押世間亡魂的地方,怨氣不散,陰氣邪氣聚集,到了陽間,無疑吸引各路其他的遊魂野鬼,甚至更可怕的陰物。

以陰養陰,可以讓這些不乾淨的東西得到一種保護。

看來陰司爲了復活周武王,根本就不管村民們的死活,這種事情是我絕對不能忍受的,這個地方和我有特殊的情感,絕對不會允許,陰司已經讓我家破人亡,如果還要毀了我老家,更是天理不容了。

我咬着牙關,捏着拳頭,憤憤的說,“我絕對不能讓他們得逞!”

江離突然伸手摸了摸我的腦袋

,“陳蕭長大了。”

“對了,怎麼沒看見雯雯呢?”我心裏突然疑惑。

江離眼神一陣黯然,隔了一會說,“林永夜來找她,他們應該在三清殿後面的院子裏吧。”

我心裏一陣欣喜,林永夜這傢伙怎麼突然來了。

“師父,林永夜來了,你怎麼不告訴我呀!”我開心的笑了笑,邁開腿就朝着三清殿後面的院子裏跑去。

剛跑到門口,就聽見了雯雯說話的聲音。

“你不要再來纏着我了,你偷偷跑出來,袁天罡和李淳風知道嗎?所有人都在千辛萬苦的保護你,不讓你被陰司的人抓住,你倒好,揹着大家偷偷出來,就爲了這點事情!”雯雯斥責的聲音。

我探頭一看,林永夜抓着雯雯的手不肯放,雯雯一直在用力甩開他,雯雯的臉色很是不好,而林永夜一直癡癡的盯着雯雯。

隔了一會林永夜開口說,“雯雯,我是人皇,你是地狐,我們都是天地人三才的轉世,證明我們都是同一類人,小時候,你跑錯了房間,掀我被子的時候,我給愣住了,但是我看見你很可愛,雖然我對你沒有過一次好脾氣,那是因爲我心裏特別在意你。十年過去了,我現在有能力,我跟着師父學了很多法術,我可以保護你。”

雯雯一臉無奈的看着林永夜,“林永夜,我現在是陳蕭的媳婦,你必須認清這個事實,你可不可以不要這麼幼稚和無聊!”

林永夜說,“你們沒有成親,陳蕭還是個孩子,人妖疏途,你們在一起是天地不容,陳蕭是要做大事的人,他是個道士,他不能成親,你也要一輩子跟着他嗎?”

雯雯深吸了一口氣,眼裏閃着一絲淚光,眼眶紅紅的看着林永夜,“我和陳蕭的事情,不是你們就能明白的,他是和尚,是道士,是什麼,我都無所謂,我雖然記不起以前的事情,我記憶有殘缺,可是我記得陳蕭的眼睛,那雙眼睛是我苦苦追尋的人,是一種極其強烈的熟悉,林永夜我希望你不要來騷擾我,你和陳蕭是好朋友,先想想怎麼解決天下蒼生能不能不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吧!”

雯雯的一席話,讓林永夜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就在這個時候,雯雯看到了站在門口的我,一臉興奮的喊了聲,“陳蕭!”

我愣了愣,我把林永夜當好兄弟,他卻對我的女人有意思,媽噠,這讓我怎麼咽的下這口氣。

林永夜轉過身來看見我的時候,明顯整個人臉色都不好了。

林永夜微微皺着眉頭,極其懷疑的眼神看着我,帶着一絲疑惑的口吻,“這是陳蕭?”

也對,林永夜不知道我已經恢復了十年的時間,現在已經是個和他差不多大的人,可是我心裏就是有一團火滅不下去。

我直勾勾的捏着拳頭,朝着林永夜走去,二話不說,直接衝上給了他一拳頭,重重的砸在他臉上,我憤怒的罵了句,“我去你媽的!”

林永夜緩緩站起身子,嘴角被我的一拳頭打出了血跡,我原本以爲林永夜會來打我,然而他並沒有,而是走到我的面前,伸手

指着我的鼻子說,“陳蕭,你記住,雯雯跟着你,你就對好點,否則,我就不管這麼多了!”

“你廢話真多!今晚我和江離要去村子裏,這兩個女人就交給你了,不許出任何意外。”我冷冷的說了句。

林永夜詫異的看了我一眼,隔了許久,恩了一聲。

我不知道林永夜喜歡雯雯到底多久了,但是我知道,雯雯只喜歡我一個人,雖然我心裏不爽,但是我也清楚,平心靜氣,坐忘守一,不可被憤怒沖壞了頭腦。

到了晚上,我跟着江離離開未名觀,往村子裏走。

大概是因爲晚上更加聚陰氣,一路上都總覺得陰森森的。

江離走在前面,我跟在後面,看着江離的背影,倒也覺得踏實多了。

走到村子裏,就看見有個老婆婆在院子裏追着一個娃兒,拿着掃把打他,這一幕倒也讓我想起了我奶奶。

這個時候,江離停下了腳步。

這個老婆婆追着娃兒的身後,拿着掃帚使勁打着他的身後,嘴裏一遍罵罵咧咧的,“狗日的化生子,跑到我孫子身後幹啥,滾,給我滾!”

我定眼一看,這纔看見,這個娃兒的背後,居然有個小孩攀在他的身後,把他的脖子緊緊纏繞着。

化生子還衝着老婆婆做了個鬼臉。

老婆婆的身旁還坐着一個老大爺,老大爺癱躺在椅子上,手裏扇着蒲扇,另一隻手拿着水菸袋,吧嗒吧嗒的抽了起來,在旁邊對着老婆婆說,“哎呀,老太婆,你追着化生子跑也沒用,別把孫子打壞嘍,這山上有個道觀,去請個道士來。”

老太婆轉身拿着掃帚直接打在老大爺身上,“你個老煙鬼,孫子身上的化生子,敢情不是在你身上是吧,你一天到晚就曉得抽,哪天抽不死你!”

明明是在吵架,可是我卻莫名的有些懷念我爺爺和奶奶在的時候。

這個時候,江離領着我走了進去,因爲我們穿着道士的道袍,所以老婆婆和老大爺見到我們的那一瞬間,整個人都蒙了,一會,老太婆趕緊放下掃帚走到江離面前,“你們是?”

江離行了個道禮,“你孫子身上的化生子不會害人,我來處理。”

話音一落,江離轉身朝着那個小孩子走了過去,小孩子身上的化生子齜牙咧嘴的衝着江離吼了一聲,緊接着,它看着江離的眼神有些變化,好像看到了什麼特別可怕的東西一樣,連忙從孩子的身上跳了下來,連滾帶爬的準備逃走。

這時候我衝到那化生子的面前,將它攔住,它擡頭看了我一眼,“你也是化生子?”

“我是道士,怎麼回事化生子?”我尷尬的看着它。

它搖搖頭,“我沒跟你說話,我跟你身後的人在說話。”

我心裏一沉,我轉身一看,差點沒把我嚇傻了眼,因爲我站在門口,剛好擋住了門口的東西,所以老太婆和老大爺沒有看到,我身後約莫稀稀疏疏有十來個小孩子站在那裏,眼神幽怨的看着我。

這怕不是件正常的事情,怎麼會有這麼多的化生子。

(本章完) 如果真的是尊品馴獸師,為什麼他們都沒聽說過啊……

而墨九狸和帝溟寒的容貌也做了改變,因為之前他們見過凌雲城的凌宇峰,兩人並不想在這裡被對方認出來,所以在凌宇峰離開后,他們又微微改變了容貌……

而坐在下面的凌宇峰看到擂台上的墨九狸時,因為他沒有察覺到帝溟寒得存在,所以也沒有懷疑,只是跟所有人一樣,都想知道墨九狸是誰,又是什麼等級的馴獸師……

擂台下的眾人回過神來,有人看著坐在擂台上的墨九狸大聲問道:「姑娘,你叫什麼名字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