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這裏比賽的劍術選手很少有女的,就這個妹子現在要和肖元德較量,蘇雲生感覺到這個妹子也挺厲害的,身上的氣場帶着可怕的衝擊力,肖元德這次應該又有困難了。

每次他和高強遇到的對手都不簡單,就彷彿有人刻意給他們安排一般,這最後的十幾個劍手選手估計都不是普通角色,一旦來到這裏,比賽就變得沒有那麼簡單了。

肖元德和那妹子一起來到舞臺上,互相問候之後,裁判宣判,比賽就要開始,兩者先退後幾步準備。

眼看就要攻擊對方,那妹子卻很禮貌地說道:“肖元德我是不會手下留情的,希望你也不要因爲我是女生就對我憐惜,儘管放馬過來!”

這個妹子的語氣太僵持的,好像一點也不害怕肖元德一般,也像那種大男孩的性格,怪不得在劍術方面那麼厲害。

還沒有開始比賽肖元德就感覺到有種無形的壓力,他彷彿已經感受到這個女生的厲害,還沒有出手。

怎麼可以在氣勢方面輸掉啊,所以他立刻就回答道:“我雖然是男人但在比賽的時候也不會憐香惜玉的,因爲這是最公平的劍術比賽!”

“呵呵,那就好,我已經忍不住要放倒你了!”這個妹子再次刺激肖元德,這個時候肖元德果然先出手了,蘇雲生感覺到有點不安,發現那妹子是故意刺激肖元德攻擊的。

肖元德一動手,對方就直接躲開在一邊,肖元德的身體有點不受控制地往前面衝了過去,差不多要歪倒一般,那妹子趁着機會一鐵劍劈在他的身上,直接把整個人推了出去。

那傢伙的動作有點真的保持不住了,身體要左右倒下,要支撐起它需要很大的力氣,但那女生卻不管一切地再次用鐵劍砍了過去。

此刻有許多觀衆都捂住眼睛不敢看了,他們都覺得肖元德這次是要遭殃的,所以都不想看到他失敗的樣子,誰知道肖元德在地上打了個筋斗就避開那妹子的攻擊。

對方的速度和力量是挺可怕的,但在肖元德看來這傢伙還是缺少一些經驗,好幾次的出擊之後,他已經看出對方的打法有點單調了,在肖元德的巧妙反手劍擊之下,那妹子發現自己的手臂被攻擊了幾次都不知道。

一陣驚訝過後,肖元德用力地再次翻身一擊過去,那女生的被撞到地上差點毀容了,肖元德還想放水的,不過女生很快就翻轉起來要擊中他的胸膛。

沒想到處於這種劣勢對方還是可以反擊,看來這女生還有一手沒有露出來,肖元德再次警惕,尤其是當他發現對方的反擊能力那麼厲害的時候,他已經不敢懈怠了。 他聚集起所有的靈力,面對着這傢伙用力地推了出去,把她差點整個人推到舞臺外面,不過聰明的女生一翻身差點就讓肖元德自己翻出去了,這傢伙真是狡猾。

看到這個情況舞臺下的一些同學卻忍不住在偷笑,覺得他們兩個這個劍擊比賽實在滑稽了點,好像雙方都在故意引誘對方跌落臺一般,這還是真正的劍擊比賽嗎?

太奸詐了吧,隨後裁判也罵道:“你們兩個公平一點,給我回到比賽場地的中間,不要老是耍陰招,你們再這樣,我有權取消你們的參賽資格。”

肖元德和她聽到之後很快就回到場地中間,從新開始比賽,他們兩個也不想失去比賽的資格啊,剛纔聽到裁判這樣說,兩個人都擔憂了起來,現在還敢亂來嗎?答案當然是否定的。

當他們兩個再次持劍攻擊的一刻,那妹子就明顯處在下風了,她的劍術還是缺少了許多經驗的,越是到後面,她就越發感覺自己吃力。

肖元德現在已經嚴重放水了,不過妹子也可以看出,她本來想再次使用陰招的,但想到這樣贏取比賽也沒有意義所以她停止比賽和肖元德說道:“我認輸了!”

聽到她認輸的聲音,其實許多人都很吃驚因爲其他人還以爲這妹子和肖元德是勢均力敵的,但實際上有經驗的人都會知道,肖元德只是故意給她放水。

既然是她主動放棄,裁判也沒有辦法,不過裁判也看出肖元德是故意讓那女生的,所以他就宣佈肖元德獲勝了,很快陸超又回到大家的身邊。

這次再次獲勝,就到最後的5人比賽,要淘汰的都已經出局了,眼看劍擊比賽就要到最後的關頭,同學們都特別緊張,更加不要說那些要參加比賽的人。

這下子,蘇雲生看肖元德又來休息,暫時沒有他的比賽了,就讓蘇雨馨給他一瓶體育飲料,接過這營養飲料。

肖元德說了聲謝謝後,就跟蘇雲生說道:“剛纔對付那女生我差點以爲自己要輸了,但後來我發現她的出擊是有很多破綻的,很快就扭轉乾坤了。”

“恩,做的不錯,這妹子是剛學習沒多久的,資質是挺好,但少了寫時間加上性格太急躁了,你戰勝她是理所當然,所以讓你不要那麼輕易放棄,我相信只要你堅持甚至可以拿到這次劍擊比賽的冠軍。”

蘇雲生是沒有託大的,他完全可以感覺到肖元德的厲害,不過肖元德在這個時候就有點謙虛了:“其實我自己的實力去到那裏我最清楚,你就不要擡舉我了,蘇雲生,不過怎麼說我都會盡力的。”

“恩,那就行,班級裏的人都對你期望很多大的啊!”

“我明白,高強不能完成的,就讓我肖元德來完成吧!”聽到肖元德這樣說,高強也來到他的身邊鼓勵道:“我也看好你的,雖然你唱歌方面不怎麼樣,但劍擊方面我是絕對相信你是個高手!”

“呵呵,謝謝誇獎了,我一定會贏取比賽的!”這樣一說,肖元德的信心好像大大提升了,這樣他想戰勝那些傢伙就可以有更加多的機會。

這下子舞臺上又結束兩個人的比賽,剩下的只有4個人了,肖元德還要和另一個人進行比賽,隨後留下3個,繼續淘汰到2個,然後是1個。

這次和肖元德比劍的是一個戴着眼鏡的男生,沒想到這樣的人居然也可以來到這裏,不戴眼鏡的話他能看清楚嗎?

但這個男生好像沒有要脫掉眼鏡的意思,想直接繼續戰鬥,裁判方面也沒有管他,畢竟他就是這樣一直戴着眼鏡來到這裏的,接着下去的比賽當然也不會脫掉。

就在此刻他們兩個站在舞臺上,開始戰鬥起來,出劍的力量也很可怕,那戴眼鏡的,完全沒有減緩速度,發揮出一種和他外表看起來完全不一樣的氣勢。

這個男生一定是故意裝扮成這樣的吧,不然怎麼出劍那麼厲害呢,到處旋轉着,打出各種凌厲的劍招無數劍光影子到達肖元德的身上。

有點快要讓他招架不住的感覺,他都沒有想到這個傢伙可以僞裝成這種懦弱的模樣,但一出手卻是如此驚人的。

許多人一開始應該也是被他這副模樣騙到的,所以很容易就落敗了,這傢伙很輕易地來到總決賽這裏,就算是現在他還是要用這個辦法來戰勝肖元德,或許這種情況會讓許多人招架不住。

蘇雲生卻看出肖元德的腦袋正在高度運轉,正在見招拆招,看怎麼攻破這個戴眼鏡的傢伙,蘇雲生其實也在研究着。

如果他發現了,他可以想個辦法灌輸到肖元德的腦海裏,就算不用暗中幫忙,也可以給他一些提示的,看着那戴眼鏡的傢伙每次都要逼退肖元德,許多同學都擔心他會落敗,特別是蘇雲生班級的。

因爲肖元德都已經堅持到現在了,如果在此刻落敗那就前功盡廢了啊,許多人都特別的害怕,但肖元德還是在堅持着,就算他身上捱過多少攻擊。

他都咬着牙堅持下去,爲的就是不想讓同學們失望,這下子眼鏡男就更加放肆了,他故意好幾次握緊鐵劍攻擊肖元德的胸膛,讓他不住地忍受着痛苦,肖元德卻在此刻找到機會用力刺了出去,擊中那傢伙的眼鏡!

其實早的時候蘇雲生和肖元德都觀察到對方的眼鏡有問題,那可不是一般的眼鏡,怪不得那傢伙會一直戴着。

當那眼睛下落到地上的時候,一些零件就掉下來了,發出嘶啞嘶啞的聲音,看到這裏臺下的許多同學和教授都叫了起來。

本來那傢伙想撿起這個眼鏡藏起來的,可是早就被裁判阻止了,他攔截着他罵道:“之前就懷疑你的這個眼鏡有問題了。

沒想到還真是這樣,你馬上給我交出來,不然你的參賽資格將會被立刻取消!”

聽到裁判這樣的話,那傢伙還敢把那眼鏡藏起了嗎?他很快就把它拿到裁判的手上說道:“就是這個!”

裁判放到自己的手上檢查了一會兒都不知道是什麼東西,此刻還是蘇雲生來到比賽的場地上撿起它看了一下道:“這眼鏡我知道是什麼,之前我公司也生產過一些,戴上它之後,人可以比之前快幾十倍,而且反應也會提高,帶着這個東西比賽當然沒有壓力了,你這個騙子!”

蘇雲生的話讓在場的人都很憤怒,說這個男生居然爲了贏取比賽在背後作弊,得知這個情況,裁判本來想直接取消着傢伙的比賽資格。

可是肖元德卻說道:“我想他繼續比賽,體驗一下自己真正比賽的感覺!”

“那就繼續吧,要不是肖元德給你求情,你現在都可以滾下去了!”裁判罵道。

那男生只好不用眼鏡拿起鐵劍繼續和肖元德比賽,不過這次再比賽,那傢伙就差勁多了,他好像很快就被肖元德用力逼退了幾步。

雖然用猛力想反擊,但這個時候也太遲了,肖元德的速度完全壓制住他的全部。

再次比試幾招,這個男生跪在地上求饒道:“我認輸了,肖元德大哥你可不要打傷我啊!”

“起來吧!兄弟,我告訴你,之後不要再在大家的面前弄虛作假了,做人必須要誠實,這次你就當買個教訓吧!”

肖元德的這種以德報怨的做法讓臺下許多人都感覺到敬佩,很快那男生就千恩萬謝地下來了,肖元德再次獲勝,現在比賽的人只有3個了。

再有兩個人蔘加比賽之後,就輪到肖元德和另一個人爭奪冠軍。

之前那兩個傢伙的比賽也是挺精彩的,在互相的爭鬥之下同學們都使勁地在那裏喝彩看出了比賽最有意思的地方,大家都站起來呼喚,那兩個人其中一個是肖元德,但他也遇到一個對手了,不是肖元德而是另一個也比較厲害的人。

兩者的劍擊都使勁地摩擦着,帶來了很刺激衝擊力,特別的嚇人讓人看得眼花繚亂的,就好像這個世界差不多要崩塌一般。

這種衝擊力差不多要震撼對方了,但他們的勝負還是沒有分出來。

看來這兩傢伙的實力差不多啊,現在肖元德已經在觀察對方到底和自己差多遠了,但還沒有真正的比賽。

他心裏也沒有底,只是看着,其他方面還是需要真正體現到比賽的時候才能知道的。

現在的肖元德也只能先觀察着他們的情況,本來還以爲要等待很久才能結束的比賽,就在兩者到了中斷的時候,打到這裏,不知道怎麼的。

肖元德一個變招就把另一個參賽的選手逼退出去了,這變化是快了點,甚至許多人還如夢初醒的,以爲還要等很久才能結束比賽,沒想到一下子就完事了。

大家都驚呼出聲,但裁判知道這是因爲肖元德比另一個人厲害導致的,一些同學還以爲另一個人故意放水給肖元德,不過怎麼樣都好,反正現在勝利已經出現。

所以肖元德也進入到最後的總決賽裏面,現在比賽只有2個人了,那就是言元平和肖元德,最終的劍術比賽就要開始。 離比賽還有20分鐘的休息和準備時間,肖元德就回到自己的班級和大家互動起來,趙教授就和他說道:“肖元德你已經來到最後的一步了,大概我不用說你都知道接着下來的事情怎麼做了吧?”

“恩,這次比賽我一定會去取勝的,這個言元平之前和高強交手過,你可以告訴我,他到底有什麼特性嗎?”

高強知道肖元德這句話是問自己的,很快就回答道:“言元平隱藏的很深,出手也很狡猾,你要小心點,他一開始可能會讓你佔據上風,讓你放鬆警惕,但後來就會突然非常猛烈的進行反擊!”

聽到高強的話,蘇雲生也說道:“沒錯我也觀察到了,你一定要小心,尤其是他那些刁鑽的劍法,就算我上臺,或許都會有點吃力。”

“哈哈,就是你沒有這樣的機會,不然一出手言元平沒幾下功夫估計就下來了。”肖元德說的有點自信過頭了,這樣託大蘇雲生有點不好,感覺在他人面前把蘇雲生說的好厲害。

雖然他真的很厲害,但也不能那麼不謙虛啊,被人聽到就不好了,尤其是言元平,因爲他和蘇雲生都沒有比賽過,等下他一時衝動要和蘇雲生比賽,那肖元德就沒有機會展現了。

大家都覺得蘇雲生是可以完勝這個言元平的,所以就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傾聽他們兩個在說話。

趙教授給他們準備一些飲料,補充一些體力,尤其是肖元德他今天已經喝過一瓶紅牛了,打算等下有更加出色的表現。

上場之前,蘇雲生就鼓勵肖元德說道:“這次真的要警惕起來了,畢竟這個肖元德和之前的那些角色都完全不是一個檔次的,要注意他的攻擊方式。”

“我知道啦,蘇雲生,其實我也想了許多,發現肖元德的一些問題,等下在比賽的時候你就會知道我是怎麼對付他的了。”

感覺肖元德是已經心裏有數的樣子,蘇雲生也沒有那麼緊張,但具體還是要他到了比賽場地和肖元德比試的時候才知道。

這些具體的情況可不是三言兩語就可以說清楚的,這下子兩者終於來到舞臺上了,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他們兩個的身上。

畢竟這是最後一次劍擊比賽了當然只是這一屆文化節最後的一次劍擊比賽,蘇雲生想如果下次自己要參加文化節,一定要來劍擊這邊,或者去拳擊,不再去唱歌或者街舞,因爲那些都試過了,蘇雲生想不斷學習最新的東西這樣纔可以讓自己不斷的增值,看到兩者在比武場地準備的英姿。

因爲他們是最後能夠贏取比賽的人,所以同學們都呼喚起來,準備了許多禮物打算送給等下的冠軍。

等下女生們一定會瘋狂的一般來到冠軍的面前包圍他,問他拿簽名,肖元德就是爲了那一刻才堅持到現在的。

蘇雲生也可以看出肖元德的這種心態,不過都已經做朋友那麼久了,還有什麼可能不知道呢,當兩者互相鞠躬問候之後,裁判就宣佈道:“M市醫學院劍術比賽總決賽最後一場正式開始!”

話音剛落,兩者就退後幾步沒有立刻握緊鐵劍碰撞在一起好像是要故意讓一條路給對方攻擊的一般,本來蘇雲生以爲他們會先給對方放狠話的,沒想到這次他們兩個都對對方很禮貌,沒有責備也沒有立刻臭手。

在場的人和蘇雲生都有點看不明白,這男生比賽還那麼禮貌的,當他們真正持劍互相攻擊的一刻,同學們定睛看去,完全不敢放開。

因爲知道他們兩個都是高手,這種比賽一定是非常精彩的,如果錯過就終身難忘了,此刻諸葛院長和其他老教授在百忙當中都來了。

他們一起觀察着兩者的比賽,這兩個劍擊高手的出劍就乾脆凌厲多了,比起之前的那些人都要熟練許多,不然換了其他人那種遲鈍的感覺,看起來都不爽啊。

這次大家真的看到了最精彩和強烈的劍擊比賽,而且還是學院這裏最出色的兩位劍擊高手的比賽,許多人都不斷地驚呼出聲,並且和兩位打氣,蘇雲生也是喊破喉嚨都要給兩位進行鼓勵,如此一來他才感覺到內心好受一些,許多同學就這樣聚集在一起看着舞臺上的這兩位高手瘋狂地角逐着。

言元平的旋轉劍很精彩每次都打擊到了肖元德的肩膀上,這傢伙有點惱火,因爲不知道言元平幹嘛總是喜歡找這個地方攻擊,就彷彿故意的一般,肖元德也沒有理會他,反正他不喜歡打那裏,他就偏要攻擊那個地方。

蘇雲生髮現肖元德這是要故意激怒言元平讓他快點發揮最大的實力就可以完全破解他的招式了,平時看着肖元德好像笨蛋的一樣,肖元德卻很聰明。


他也學習言元平的攻擊方式找他不喜歡的地方使勁地打下去,兩者就這樣故意戲弄對方,他們兩個的實力差不多,是可以隨時做到這樣的。

看着他們誰也奈何不了誰,蘇雲生感覺現在他們誰第一個發火估計勝負就很明顯了,但看看他們的耐性和忍耐力誰最厲害了。

沒想到到了最後變成忍耐力的戰鬥啦,不過這樣比起之前預計的就更加的有挑戰性。

一開始蘇雲生還以爲這些比賽就是直接看劍術實力的,如果變成心理戰的話,那看頭應該比之前的多才是啊,所以蘇雲生還是對這次比賽的精彩度很有期望的。

不過其他同學好像沒有意識到這個,他們就發現肖元德和肖元德在互相攻擊,沒有看出他們這樣做的目標,以爲他們真的在互相角逐呢,實際上這個已經變成心理戰了。

不知道經過多久,他們都在攻擊對方的肩膀,那保護的衣服正在使勁地發出哐當哐當的聲音,非常的嘈雜,聽得他們的耳朵都差不多要麻了。

有一些人漸漸的也看出來了,發現他們兩者之間是存在着心理戰的考驗,所以看着大家都擔心起來,裁判又開始說了:“你們兩個立刻進入比賽狀態啊,不要再這樣拖延時間的,他們多沒有那麼多時間看你們這樣鬥氣!”

聽到裁判這樣說,肖元德就罵道:“是他先這樣對我的,我都沒有看過那麼卑鄙的人啊!”

“你不也也一樣嗎?老是攻擊我的肩膀幹嘛,這不是找死?”

這兩個傢伙始終還是吵起來了,還以爲可以禮貌地打一場呢,真是無語,裁判把他們兩個分開之後,兩人就被分別拉了回去自己的班級這下子他們應該要一起接受教訓。

趙教授都說肖元德干嘛要這樣做,肖元德就說知道對方厲害所以得用別的方法對付,趙教授罵他:“你這樣做,就算勝出也不會有什麼光彩的,考慮清楚,你必須要用實力來做事,要用實力打敗他!”

“知道了趙教授,都是我的不好,之前如果不是我這樣做,言元平也不會用同樣的辦法來對付我的!”

此刻蘇雲生也說道:“對啊,本來以爲你制定了什麼辦法對付言元平的,沒想到是這樣的方法,真是無語啊!”

“對不起了蘇雲生,還有其他同學。”等他道歉之後,同學們又和他說了許多鼓勵的話,這樣肖元德才恢復了比賽的信心。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