倆人正嘀咕着呢,那邊兩個玩家已經走過去和喬羽打招呼了。

“喬盟主,我們是海氏兄弟,海清、海秀,久仰大名……”倆人做了一番自我介紹,又小小拍了一下喬羽的馬屁之後,誠懇的請求道,“我們想加入您的隊伍一起對付加百列,我們只想完成任務拿基礎獎勵,額外獎勵我們不要。”

喬羽露出他那招牌式的和藹笑容,“加入隊伍沒問題啊!額外獎勵的話我們按照貢獻度分配,不可能讓你們白出力的,我喬羽是那麼霸道不講理的人麼?”

那倆人聽了喬羽的話簡直喜出望外,感激萬分的加入了冰羽盟的隊伍。

隨後喬羽微笑着看向一旁的林直一和井月光,“這兩位朋友也一起吧!隊伍多一個人,任務難度就降低了一分。”

井月光和林直一對視一眼,林直一笑着點頭,“那就麻煩喬羽盟主了。”

加入喬羽的隊伍後,井月光低聲對林直一說,“冰羽盟也不像傳聞中的那樣嘛,這個喬羽人看上去還挺不錯的。”

“呵呵……”林直一不置可否。

組隊之後,喬羽並未立刻離開,而是原地等了一會兒之後,說,“沒看到第十個人,看來就我們九個人了,我說一下吧!這個副本的主線任務是殺死加百列,不過大家也都知道,只有在他變成凡人之後我們纔有殺死她的可能,所以在電影結局之前,我們都不必動手。”

“這個電影世界的支線任務非常多,我建議大家分頭行動各自去想辦法觸發支線任務拿到額外獎勵和特殊道具,如何?”

自然沒有人提出異議,他們九個人立刻打散,三三兩兩的各自解散了。

誰也不知道,這個副本里,還有一個一身神裝的第十人…… 黎曉曉攔了一輛出租車,坐上後座。

司機是一個年輕的小夥子,他看到黎曉曉的樣子忍不住噗嗤笑出來,然後調侃的問,“哥們,你這是要去拯救世界嗎?”

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爲黎曉曉現在的打扮的確很……中二。

他穿着一身西方中世紀魔幻風格的暗金色全身鎧甲,背後還掛着棗紅色的大披風,腰間別着一支短棍——當然這其實並不是短棍,而是一支可以收起來的雙頭矛。

黎曉曉很慶幸系統沒給他發個大刀大劍大錘子啥的,不然他早就被警察給抓起來了。

畢竟,這倒黴神裝竟然無法脫下來,更沒辦法收進儲物空間,副本期間,他不管是吃飯睡覺還是蹲馬桶,都得穿着這身鐵殼子。

這讓黎曉曉的心情愈發的敗壞。

聽了司機的話,他翻了個白眼,懶得搭理,“去最近的五星級酒店。”

“哦。”司機應了一聲,開動車子,一邊好奇的從後視鏡裏看着黎曉曉的鎧甲,忍不住開口問,“哥們,你這身鎧甲做工可真精緻,要不少錢吧!”

怎麼出租車司機都那麼喜歡聊天呢?

黎曉曉鬱悶的擡頭看了一眼,卻怔了一下,一個名字脫口而出,“查斯?”

查斯咦了一聲,扭頭驚奇的看着黎曉曉,“你認識我?!”

“喂喂!看前面!”黎曉曉趕緊提醒他。

查斯趕緊轉過去,黎曉曉鬆了一口氣,順口問,“你不是和康斯坦丁去……”

黎曉曉本想問‘你不是和康斯坦丁去拯救世界了麼?’,不過轉念一想,雖然他在那條巷子聽到了女人的尖叫聲,並不代表着康斯坦丁很快就會過去啊!

從電影劇情看來,應該是牧師亨尼斯先得知了這件事,確認的確是地獄惡魔作祟之後才通知了康斯坦丁去除魔。

這會兒沒過去也正常。

聽到黎曉曉的話,查斯更驚奇了,“嘿,你還認識康斯坦丁?”

我……

黎曉曉翻了翻白眼,我特麼多什麼嘴啊……

“不認識!”黎曉曉果斷的說道。

“可是……”查斯剛想說什麼,忽然看到一個熟悉的人影站在路邊衝他的車招手,趕緊打方向停在了路邊,結果還沒來得及說話,那人就拉開車門坐到了副駕駛。

“康斯坦丁……”查斯無語的看着來人,“車上還有客人呢……”

來人正是主角康斯坦丁。

吸了一口嘴裏的煙,康斯坦丁看了黎曉曉一眼,也笑起來,“哥們,你這是要去拯救世界嗎?”

“不,我要去殺大天使加百列。”黎曉曉雙手環胸,一本正經的說道。

嘿,這可是大實話啊!

噗嗤!

查斯又笑出聲,不過康斯坦丁卻沒有笑,而是眯眼打量了一下黎曉曉。

大天使加百列此時正在人間,康斯坦丁並不認爲黎曉曉是在胡說八道,一開始他下意識以爲黎曉曉是地獄的惡魔僞裝的,但仔細瞧了瞧,這傢伙身上沒有絲毫地獄惡魔的邪惡氣息,反而……

反而散發着一股子聖潔的味道?!

何方神聖啊這是?

“你知道加百列在哪兒嗎?需不需要我帶你去找他?”康斯坦丁試探的問。

“不必。”黎曉曉搖搖頭,神祕一笑,“還沒到時候。”

“哦。”康斯坦丁也沒有多問,又吸了一口煙,“那你介不介意陪我一起去除個魔?”

黎曉曉聳聳肩,“隨便。”

他沒想着去主動找康斯坦丁,但既然出門就碰巧搭上了查斯的出租車,路上又湊巧碰到了康斯坦丁……既然那麼有緣,也沒必要刻意迴避。

就跟着他回憶一下劇情吧,就當是重溫電影了。

於是,查斯駕駛着出租車載着康斯坦丁和黎曉曉又往小巷子開去。

路上黎曉曉確定了一件事,查斯丶克萊默的確是個話嘮小孩,一路上嘰嘰喳喳的說個不停,都是在和康斯坦丁討論惡魔的事情——單方面的。

康斯坦丁也就回個“哦”“噢”,一副很敷衍的樣子,讓查斯很失望。

這孩子一心想要成爲和康斯坦丁一樣的驅魔師,並且自學了許多這方面的知識,只是……怎麼說呢,這玩意是需要天賦的,沒有天賦,你知識再多也沒用。

所以最後查斯死在了撒旦之子曼蒙的手裏,讓人唏噓。

其實這孩子挺可愛的……

黎曉曉聽了半天,忍不住提醒了他一句,“查斯,光靠嘴炮是殺不死惡魔的,你得有法力才能成爲驅魔師。”

康斯坦丁看了黎曉曉一眼,繼續吞雲吐霧。

查斯從後視鏡看着黎曉曉,有些鬱悶,“先生,你是讓我去成爲牧師嗎?我不想當牧師,我想當驅魔師。”

黎曉曉正準備說話呢,腦海裏忽然傳出叮的一聲響,嚇了他一跳!

叮!

“條件符合,玩家黎曉曉觸發支線任務:康斯坦丁的得力助手,任務要求:幫助查斯丶克萊默得到法力,成爲一個合格的驅魔師助手。”

納尼?

黎曉曉有點懵,說句實話,這是他玩遊戲以來第一次接到支線任務。

不過,幫助查斯得到法力?這特麼應該怎麼做到啊?!這會兒又不能從系統商店買東西!

好歹給點提示啊!

但是,系統發佈完任務之後,又銷聲匿跡了。

很快,車子停在了那座民居前,康斯坦丁推開門準備下車,查斯抓着方向盤,神情希翼的問了一句,“我能一起去嗎?”

“呆在車裏。”康斯坦丁對他說,然後轉向黎曉曉,“你想一起嗎?”

“沒興趣。”黎曉曉擺擺手。

他可不會驅魔,對於附身在人類身上的惡魔也毫無辦法,不過康斯坦丁把那惡魔從小女孩身上趕出來之後他倒是可以佔個便宜……惡魔耶,還沒吃過呢,不知道正宗的地獄惡魔是什麼味道……

黎曉曉舔了舔嘴脣。

查斯頹廢的趴在方向盤上,滿臉的落寂。

他很想成爲驅魔師,就算沒有法力,成爲康斯坦丁的得力助手也不錯啊,除了開車他會的東西還很多呢……

黎曉曉看着查斯,思索着。

要說讓查斯擁有特殊能力,別說他還真有辦法,包裏有一本封印之書呢!隨便找個擁有神聖法力的人,比如加百列……這個算了,比如女主角安吉拉,封印了她的能力之後讓查斯學習就行了。

但黎曉曉可不會這麼做。

封印之書多珍貴啊,哪能浪費在一個支線任務上頭?除非他腦子殘了! 《康斯坦丁》的重要配角,除了老司機查斯丶克萊默這個小屁孩之外,還有三個人。

米耐,經營着一家特殊的酒吧,裏面即招待“半天使”,也招待“半惡魔”,也就是康斯坦丁嘴邊時常掛着的“雜種”。米耐本人也擁有很厲害的能力,收藏着許多特殊的寶物,比如可以去地獄觀光旅遊的那把椅子。

亨尼斯是一個牧師,除了正經的牧師所擁有的能力之外,他還有一些特殊的能力,他能夠從繁雜浩瀚的各類信息中準確的找到與惡魔有關的消息,所以他是康斯坦丁的信息提供者,只可惜,後來因爲探查到了惡魔之子曼蒙陰謀的祕密,被惡魔巴爾薩澤滅口了。

比曼是一個學者、收藏家,他擁有豐富的惡魔與天使相關的知識,而且總是能收集到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可以說是康斯坦丁的道具供應商兼諮詢師,嗯,所以他也被巴爾薩澤滅口了……

不過這時候他們還都活着,而且是屬於有可能提供支線任務的重要NPC。

“這三人是最有可能提供支線任務的人了,你們三組各自挑一個吧!”喬羽對大家說道。

“那我去找米耐吧!”柳澄毫不客氣的率先選擇。

這三個人裏面最厲害的當然是米耐,其他兩個短命鬼……萬一接到任務還沒完成他們就掛了怎麼辦?找誰交任務去?

“嗯。”喬羽點點頭,看向林直一和海氏兄弟,“你們呢?有什麼異議嗎?”

沒人有異議,又不是腦殘。

於是柳澄和洛小白結伴離開,去米耐的酒吧了。

“我們去找比曼吧!”海氏兄弟趕緊開口,生怕被林直一搶了先。

他們選比曼的理由和柳澄選米耐一樣,亨尼斯很快就要死了,比曼好歹比亨尼斯多活了一點時間……

林直一撇撇嘴,“行,那我們去找亨尼斯……剛好亨尼斯很快就會來這裏,我和井月光就在這等他吧!”

“行!那我也走了。”喬羽笑着和幾個人道別,帶着他的兩個小弟轉身走了。

沒有人多嘴的去問他要去哪兒。

海氏兄弟也很快離開,林直一和井月光進了旁邊的民居,林直一邊走邊說,“我們先去幫幫那個女孩,等亨尼斯牧師來了之後也好搭上話。”

“行,聽你的。”井月光點點頭。

她現在這個樣子,實在沒什麼打副本的心情,“林直一,真是謝謝你了,這次我又欠了你一次大人情。”

“不用謝,我的人情不值錢,用點靈幣就可以還。”林直一笑道。

井月光也笑起來,“行,要是能成功接到支線任務,靈幣獎勵都給你。”

林直一點點頭,明白井月光的意思。

井月光現在只能在遊戲裏出現,一旦退出了電影世界,她的靈魂立刻又會回到“囚籠”裏頭,控制她身體的人始終是寶寶。

她甚至無法使用遊戲商城購置物品,所以拿了靈幣也是無用,不如都給林直一。

“問題總有解決的辦法,只是我們還沒找到。”林直一安慰她。

“但願吧。”

……

柳澄並沒有急着去米耐的酒吧,她和洛小白沒有乘坐任何交通工具,只是漫步在這座城市的街道上,偶爾去街邊的商店逛一圈,就好像兩個來異國旅遊的閨蜜一樣。

妻色不可欺 “柳澄姐,喬盟主並不信任你呢!”洛小白拿起一副墨鏡戴上,一邊照着鏡子一邊對柳澄說。

柳澄從衣架上拿下一條裙子在身上比劃着,漫不經心的問,“怎麼說?”

“他以尋找支線任務的由頭把我們支開了。”洛小白說。

“說不定他只是不想放過任何一條支線任務呢?”

洛小白搖搖頭,“那爲什麼不讓姜巖和賀虹生去找支線任務、把你帶在身邊?很顯然,在他眼裏你並不是他的心腹,雖然你對他忠心耿耿。”

“我對他忠心耿耿?”柳澄放回衣服,轉身看笑着洛小白。

洛小白撫着下巴想了想,“以前。”

首席的惹火小蠻妻 說完洛小白又好奇的看着柳澄,小聲問,“柳澄姐,你以前不是……爲什麼忽然會……”

“唉……”柳澄搖了搖頭,“偶像破滅啊……”

洛小白恍然,“我明白了,就好像你的女神之前在你心裏就是一個不食人間煙火的小仙女兒,直到有一天你直到女神竟然也會拉屎,瞬間偶像破滅!”

“這個不恰當。”柳澄搖搖頭,一本正經的說道,“應該是,就好像女神之前是個小仙女兒,直到有一天你發現你的小仙女兒其實是個碧池,不僅心思惡毒城府深沉,還特麼和不知道多少人睡過。”

“呃……”

“好吧……”洛小白撓撓頭,“柳澄姐,現在喬盟主和代盟主兩個人的勢力爲了爭奪資源相互傾軋、明爭暗鬥,風平浪靜的表面下是暗潮洶涌,雖然現在大家都有所剋制,但早晚有爆發的一天,到時候……柳澄姐,你不想捲入這場是非的話,還是要早做打算啊!免得到時候受了無妄之災,畢竟不管你自己怎麼想,別人眼裏你就是喬羽的人。”

柳澄沒吱聲。

洛小白接着說道,“喬羽和代冰成立冰羽盟之前,他們各自都有各自的勢力,也都想吞併對方的勢力擴張成爲頂尖的遊戲盟會,但他們勢均力敵,誰也奈何不了誰,所以今天的冰羽盟,就是喬羽和代冰互相妥協的產物,而他們都有弄死對方吞併對方的野心。”

“柳澄姐。”洛小白有些不解,“這些你應該都知道,爲什麼還留在這是非之地,以你的實力,去哪裏不能有一番作爲?”

丫頭,你被算計了! 柳澄笑了笑,“你也說了,喬羽和代冰勢均力敵,他們爭鬥的結果真不好說,萬一……他們同歸於盡了呢?運氣好的話,說不定到時候我也能撈個盟主噹噹呢!”

洛小白:……

我的大姐啊,你的野心可真不小啊!只是……靠運氣……靠譜麼?!

……

“盟主,我們這是要去哪兒?”姜巖好奇的問,“我們不去做支線任務呢?”

喬羽笑而不語,旁邊的賀虹生笑着叱罵,“傻蛋,那些支線任務能獎勵什麼?除了一點兒靈幣,也就是那些垃圾裝備了。”

“那些裝備哪裏是垃圾了?”姜巖反駁,“我就好想要康斯坦丁那個火龍息。”

賀虹生嗤笑,“說你傻你還不認,這電影裏最有價值的寶物難道不是【命運之矛】嗎,跟這個殺死了耶穌的神器比起來,其他的東西不都是垃圾裝備?!”

姜巖愕然。

他當然知道命運之矛,可是,那玩意……是他們玩家可能擁有的麼?! 康斯坦丁走進民居,便看到了等在那裏的亨尼斯牧師,他的腳步並沒有停留,徑直往樓上走去。

亨尼斯並沒有跟上他,只是說了一句,“上面有兩個東方人。”

康斯坦丁並沒有太在意,他推開女孩的臥室門,看到那個被惡魔附身的女孩,同時也看到了亨尼斯所說的“兩個東方人”。

一男一女,女的站在一邊擺動着一面穿衣鏡,男的站在牀頭,一隻泛着金光的手按在女孩的額頭上。

重生奮鬥:空間之璀璨人生 女孩雖然偶有痛苦的神色閃過,但總體來說還算是安詳。

這讓康斯坦丁有些驚奇,他望着林直一,“你們是……”

“你好,康斯坦丁先生。”林直一禮貌的跟康斯坦丁打了招呼,“我們是林和井,來自東方,和你算是同行吧!只是我對西方的惡魔並不瞭解,所以不知道怎麼把他們送回地獄。”

林直一一手按住女孩,一手做了個請的姿勢,“我只能暫時控制住她,其餘的還要請你來處理了。”

康斯坦丁點點頭,又看向井月光手裏的鏡子。

井月光笑了笑,“我想你可能需要這個。”

“也許吧!”康斯坦丁走到窗邊拉開窗簾,讓陽關照在女孩的臉上,拿出一串金屬符文對着陽光一個個的照,觀察女孩……或者說是惡魔的反應,最後,他選中了一個,摁在了女孩的額頭。

“啊——”女孩發出一聲不似人聲的慘叫,劇烈的掙扎起來,但因爲林直一死死按着她的額頭,她的掙扎並沒有任何效果。

只能任由額頭上被燙出一個符文的痕跡,冒着青煙……

很快,女孩的掙扎平息了,昏睡了過去。

康斯坦丁站起來,對着林直一豎起大拇指,“幹得不錯,同行。”

林直一笑笑,衝着女孩努努嘴,“康斯坦丁先生,並沒有結束。”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