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雪低着頭,不說話,幾秒後一下跪到地上,給我磕了個響頭,把我嚇的,掀起被子起來扶她。

“傲雪,你這是做什麼?”

傲雪雙眼含淚,紅紅的,從衣服裏掏出白絹拭淚:“傲雪只覺得的自己太幸福了,生前在聶府裏都沒這麼幸福,父親和母親感情並不好,經常夜宿姨娘那,母親和姨娘一斗就是十幾年,我並不喜歡待在府裏,所以經常和慕楓哥哥去外面喝酒遊玩。”

“死後,傲雪自知罪孽深重,沒有妄想能活着,去冥界會被打下十八層地獄,永世受折磨,沒想到主子你收留了我,天師用自己功德幫我化解煞氣,鬼王大人幫我修改命格,安排我進學校,鍾景師兄都對我照顧有加,正因爲你們,傲雪纔可以在凡間生活,還能上學堂,這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

說到最後,傲雪破涕爲笑:“慕楓哥哥還送我筆記本電腦和手機,嘻嘻……他還要送我車,我沒駕照沒敢要,不過,這些東西我實在太喜歡了。”

看見她這樣,我心安的笑了笑,因爲傲雪的善良和純真,她並沒有鬼的煞氣和戾氣,所以被大家所接受。

連師傅都願意幫她。

“大人說了,傲雪能待在凡間必須保護好您,保護不好您,大人會將我魂飛魄散,所以主子還是主子,我可不敢喊小幽,大人發怒起來很可怕。”

我笑了笑:“行,隨你,外人面前叫名字把。”

“嗯,主子我知道了。”

我突然想起林茹和卿可兒之事,對她說:“那林茹和卿可兒你見過了?”

說到二人,傲雪臉色凝重的點點頭。

我揉揉太陽穴道:“你說是什麼原因,要把人的五官給偷了,就算偷五官按在自己身上,血型也不符啊,這五官能用嗎? 脆愛 難不成把她們鼻子眼睛割下來,泡在溶液裏放在博物館嗎?不附和科學啊。”

我真的是想不明白。

傲雪搬個凳子做在我面前,深思道:“看面部輪廓,兩位小女子的長相千里挑一,都是美人胚子。”

我點點頭,把手提掏出來,相片翻出來給她看:“你看看?兩個人都長的十分美貌。”

傲雪看着照片道:“主子,林茹丟的是下巴和鼻子,還有皮膚,卿可兒丟的是眼睛,這五官都是兩人臉上最爲精緻的部位,如果單獨把鼻子下巴分出來……” 我眼睛一亮,對啊,我怎麼沒想到啊,把兩人丟失的部位湊成一體,這樣湊出的女生會像誰?

“傲雪,把青蘭的筆記本拿過來,我用ps拼張五官試試。”

傲雪把孫慕楓送給她的筆記本拿過來,給我打開,她坐在我的牀邊上看我操作。

我ps技術勉勉強強能行,把林茹下巴,鼻子,膚色給弄出來,在配上卿可兒的眼睛……

一個沒有臉的人完成了,可是我看這五官越看越眼熟,好像電腦屏幕上的人在那裏見過,細緻想又想不起來了。

傲雪指着屏幕上的人,驚訝對我說:“主子,主子這人好眼熟,我一定見過。”

我瞬間扭頭看向傲雪:“真的?”

“沒錯,傲雪都被關了這麼多年,眼見的人有限,所以此人我一定認識。”

傲雪凝眉繼續說:“我在項鍊裏待着很少出來,應該是出來時見的,出來後在學校的日子最多,這個女生十之八九是學校裏的。”

我也很認同傲雪的話,但這個人到底是誰呢!

我翻開學校主頁,裏面有個相冊和論壇。 億萬總裁:前妻,再嫁我一次! 學校裏的美女喜歡在那裏發照片,譬如校花,系花之類的,裏面有評選。

點開後,傲雪的照片屹立正中,版幅還挺大,照片是生活照,還是近距離瞬間偷拍的。

照片裏她沒有化妝,她素面朝天站在雪地裏,手裏還拿着一袋東西,顯然去送貨的路上。

傲雪指着學校首頁上的大照片驚訝道:“誰把我的照片放上面去了,我怎麼不知道。”

我看了照片上面標題,《新晉校花鐘傲雪》。

我順着讀下去,隨着曝光程蘭萱的整容,吸毒,犯罪……昔日校花隕落,鍾傲雪出生陰陽世家,以百分之八十的選票勝過其他系花,成爲新晉校花……

我外頭看傲雪笑道:“不錯啊,給我長臉啊,百分之八十的票選率呢,把其他系花給壓的死死的。”

誰料,傲雪伸手向屏幕,抓了兩把,想把照片給摳下來。

她抓了幾下,沒抓動:“主子,怎麼弄不下來,我用了法力的。”

我憋住笑意趕緊把她給打住,唯恐她把筆記本屏幕摳爛了。

這筆記本價格不菲,還進口的呢。

“別抓了,抓不下來的,你也別刪了,既然被選上校草,就好好的代替程蘭萱把,她以後也不能耀武揚威的屁股後面跟着一羣人了。”

我順着傲雪的信息看下去,資料上說她和鍾景是兄妹,鍾景好在學校口碑不錯,一度把風口浪尖的校草鳳子煜給比了下去。

大有新晉校草的勢頭,後面跟帖,許多人說這兩兄妹要包攬學校校花校草之稱。

我笑了笑,慢慢的把鼠標往下移,下面是上一任校花的照片,也就是程蘭萱。

說傲雪的照片是生活照,古典韻味中透着清純冰清。

而程蘭萱的是放大的唯美寫真照,五官比例有些過分完美,甚至有點不附和她本人氣質的感覺。

她本人什麼氣質,我特麼的最清楚,這樣的爛人怎麼會長成一副天使面孔呢。

突地,我看着她的眼睛,發現了有些不對。

瞬間把下面卿可兒的眼睛調上來一對比,兩人眼型一模一樣,都是雙眼皮,深眼窩,目光勾人。

唯獨不同的是照片里程蘭萱帶着美瞳,褐色美瞳,而卿可兒是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透着靈性。

我不死心的點進程蘭萱的相冊裏,把她所有照片都點開,寫真,生活,廣告,包括各式晚裝,日裝,沙灘泳裝的照片翻出來,找到幾張沒有戴美瞳、沒有假睫毛和眼妝的照片。67.356

在和卿可兒的素顏一對比……

“主子,程蘭萱的眼睛不就是她的嗎?”

“是,沒錯了,如果一張因爲角度化妝因素很像,那麼幾十張眼睛一模一樣,應該不會有錯。”

傲雪睜大眼睛,有點不敢相信:“吖,難道程蘭萱殺了卿可兒,把眼睛裝在自己臉上?”

我也說不上來,總覺得太過詭異,這樣的事情可能嗎?成立嗎?

卿可兒是鬼,程蘭萱是人,活人用死人的器官我聽說,可是五官可以嗎?

這已經不是科學能解釋清楚的了。

我在把林茹的照片下巴和鼻子調出來,連照片都沒更換。

傲雪一口咬定:“主子,不用找了,林茹的下巴和鼻子都在程蘭萱臉上呢,就算塗上厚重的脂粉,我一眼就看出來了。”

握鼠標的手放下,我轉頭問她:“確定?”

“確定,我和你們不一樣,我可以透過一個人的臉面看見他的靈魂,除非五官不全我看不到外,不會走眼。”

我看屏幕,對比了幾張圖片,林茹的下巴不是當下明星臉錐子型的,但下巴很翹挺,中間還有窩,也叫美人溝。

在西方,美人溝,也叫“天使的指痕”,說連天使都動心去捧起她的臉龐,於是不小心留下了印記。

在相學上這樣的下巴叫作“福壽滿溢流不盡,富貴綿延及子孫”,有旺夫相。

這樣的下巴在東方人裏少之又少。

難怪林茹的下巴會丟,原來如此。

她瓊鼻小巧秀氣,皮膚白嫩精緻,難怪會被人盯上,一張臉丟了三樣東西。

現在我可以確定,程蘭萱的眼睛一定是卿可兒的,下巴和鼻子是林茹的,至於皮膚拍照光感原因,我不太確定。

但傲雪一口咬定:“程蘭萱本人的皮膚黝黑,上面坑坑窪窪的,很醜,現在貼的就是林茹的。”

我眉頭自言自語:“怎麼樣去做,才能用到自己身上,這不是硅膠假體啊。”

我揉着眉心深思,傲雪把筆記本合上,給收好。

我還得進一步深究,想起兩人跟我說的那個手術室,還有程蘭萱從那個魅力整形裏出來。

我突地脫口而出:“難道在魅力整形裏做的?”

“主子,什麼魅力整形?”

咔嚓,門被打開了,文莉從外面跑進來,冷的直打多少,她呼了呼手把身上雪花排乾淨。

“小幽,我剛纔聽見你們說什麼魅力整形?”

我和傲雪對視一下,我孤凝的點點頭,怎麼文莉也知道這個魅力整形?

文莉故作神祕的走到我牀前,嘿嘿一笑:“嘿,你知道嗎?學校裏很多女生都去問程蘭萱,她是在哪兒整容的,以前這麼醜的一個人,能弄的這麼漂亮?” 我疑惑看文莉,問她:“程蘭萱在哪兒做的?”

“就是你剛纔說的那個魅力整形,我告訴你,學校不少女生在私下討論程蘭萱這事,很多人都想去整容,不過被高昂的整容費給嚇退了。”

我在帝都建洞天 傲雪湊過來:“什麼整形,我不太明白。那個要多少錢?”

文莉笑着把她推開:“去去去,你都長的這麼漂亮了,還來湊什麼熱鬧。”

文莉在我耳邊神祕道:“小幽我告訴你,魅力整形做一個手術,就單眼睛就這個數。”

她生出五個手指,我問她:“五萬?”

“五萬,你想得美,我告訴你,我們班的女生在私下討論,至少五十萬,能去做整形手術的都是有錢人,唉我也想去做,看看我這眼睛太小了,在大點就好,鼻子也不夠挺,下巴也不夠翹。可惜一項都要五十萬,賣了我也沒五十萬啊。”

傲雪終於聽明白了整形手術是什麼意思,手指着自己的臉不可思議道:“你是說把整個臉給修了?”

皇上,求放過 文莉點點頭:“對。”

傲雪指着帖在牆上的女明星,驚愕道:“弄成那樣?”

“沒錯,你不覺得她很漂亮嗎?”

傲雪撇撇嘴,走到我身邊:“不好看,在我們那這樣的鞋拔子臉叫剋夫相,不受人討喜。”

我無奈的笑了。

結合程蘭萱的情況,她臉上的五官是林茹和卿可兒的。

魅力整形到底是如何傷害二人,在從她們臉上取走五官?

這樣的整容方式太變態,太匪夷所思了。

我問文莉:“魅力整形到底怎麼整形的?”

一說到整形話題,文莉就來勁。

她直接坐上我的牀,鑽進我被子裏,小聲說道:“我告訴你啊,魅力整形可不是一般的整形醫院,聽我們班上女同學說,那裏只要付錢,預約,按照照片裏確定好做成什麼樣子,預約手術時間,做手術左右不會超過七天就出院。”

我被嚇着了:“啥?七天,七天就可以出院?”

這是整形還是捏泥人?

就算泥個精緻點的泥人都沒這麼快,最少十天半個月啊。

這不科學!

我無法理解,這是臉上動刀子的事,就算最簡單割個雙眼皮,等眼睛要也得半個月把。

文莉小聲對我說:“是啊,一個項目短的三天就出院,最多一個星期,難怪上次程蘭萱不是說鼻子歪了,一個星期就回來了,青蘭還說她得去韓國三個月呢。”

我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

我問文莉:“三天出院科學嗎?”

文莉不屑道:“切,管她科不科學,我告訴你,據說我們班上有個真的去做了。”

我驚訝道:“真去做了,結果怎麼樣。”

“那女生跟我們班花不和,家裏有點錢,是個暴發戶呢,對了叫輕漫。 總裁謀婚,等你愛我 她暗戀班上一男生,結果那男生圍着班花轉,兩人就對上了被,現在還沒出院,跟她玩的好的女同學說的,如果效果好,那女同學說就算借錢也去做。”

“她們人都瘋了嗎?爲了變漂亮,那整形醫院明明就不行,不可能7天內完成。”

文莉唉聲嘆氣道:“我只是沒錢,不然真的想整形。我們宿舍的一個個長的都不醜,一起上個大街那回頭率剛剛的,但自從傲雪和蓉蓉住進來後,我覺得我的光芒都被她們掩蓋光了,一起走出去都沒男生瞧我,嗚嗚……”67.356

傲雪笑嘻嘻的站在我旁邊:“要不,下次我出去帶個面罩?”

“別介,你和小幽關係這麼好,上次要不是你,程蘭萱早就把宿舍砸個稀巴爛了。”

青蘭一進門,鼻子凍得通紅,冷的都直跺腳:“不行了,不行了,我受不了,這羽絨服太不保暖了,我覺得穿啥都冷。”

文莉道:“是啊,這天氣可奇怪了,我們市好久沒下這麼大雪了,我穿什麼都不頂事,只有進宿舍才覺得沒這麼冷。”

“對,不是天氣的冷,總覺得周圍,永遠聚着一股寒氣,從腳底冷到頭頂,從皮膚滲入骨髓,穿多少都覺得冷。”

聽見她們的話,我心裏咯噔一下,陰氣纔會這麼冷。

難不成大白天裏學校裏聚集了很多鬼?

不可能!

青蘭坐到自己牀位上,把被子一掀,披在身上。

我看了下時間,都五點半了,怎麼還不見蓉蓉,問青蘭:“蓉蓉呢?”

“她,剛纔沒跟我回來啊,哎呀,糟糕我咋沒等她呢,我現在就去找她。”說完,青蘭先回頭去找。

文莉喊道:“唉,你給她打個電話不就行了。”

青蘭掏出電話,按的免提,裏面嘟嘟嘟的聲音。

您撥的號碼佔時無法接通,請稍後在撥。

青蘭臉色慘白:“怎麼辦?打不通?會不會真出什麼事了?”

我說道:“繼續打。”

我從牀上起來,立馬穿上鞋子:“你剛回來不用去找了,傲雪,走我們去看看。”

我把大衣給套上,走到蓉蓉牀前,撿了幾根頭髮用白紙包好,從牀底拉出她一件還沒洗的打底衣。

我掛牆的揹包帶上:“行了,我們可以走了。”

青蘭穿上鞋子,想跟出來:“打不通,我跟你們去找她。”

我回頭說:“青蘭,你好好呆着。我們馬上就回來,今天那裏都不送貨了,天氣太冷了,你們先歇着。”

我和傲雪走到下樓,平時五點多下面應該很多學生,今天稀稀拉拉的沒看見幾個人上宿舍。

我納悶的問傲雪:“學校裏的生氣少了,有點不對勁啊。已經少了很多人。”

“是啊,主子我也覺得陽氣一天比一天底。”

我們先去了食堂,食堂裏找了一圈沒看見蓉蓉,然後在去教學樓,教學樓尋了一個遍,上下五樓都沒看見蓉蓉。

在三樓碰頭時,傲雪跑過來:“沒有主子,我都找遍了。”

“你說她會去那裏。”

快到六點鐘了,冬天天黑早,沒多久就天黑了。

我越來越急。突然想到:“糟糕,廁所,最後間女廁所,陰氣極重,快去看看。”

我和傲雪奔去女廁所,一間間的找,一層層的跑,找遍了教學樓的廁所,沒有看見蓉蓉的影子。

完了,怎麼辦? 她可是被標記的,陽氣本來就弱,萬一真的跟那兩個女鬼一樣,五官被偷。

我不敢想下去。

“主子,天黑了找不到。”

我定了定神:“你用追魂術感應下,確定她的方位,這裏沒人看見。”

我出宿舍時,在蓉蓉的牀位上撿了幾根頭髮絲,遞給她一根,剩下的用紙摺好,放進包裏。

傲雪拿起頭髮,閉上眼睛,凝神屏息,念着咒語,頭髮在她手上自燃,燒成一縷灰燼,幻化成一縷黑煙往天空飄去。

我掏出電話,繼續撥打她的號碼。

電話裏來回重複:您撥的號碼佔時無法接通,請稍候在撥。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