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滿臉通紅,似乎已經喝了不少,正喝高含糊說着話。

“銅子,你,你就少來。我不,不相信墓地還有,有長天上,上的。”叫憋九的人明顯醉了,連眼睛都沒長開,在聽到同伴的話後就這樣閉着眼睛斷斷續續的說道。

“你,你就是,是個……”銅子說到這裏直接趴桌上睡了過去。

說着無心,聽着有意。此時宋德華的眼前一亮,如果真的和那人說的,墓地能葬在天上,那麼這墓誌裏有沒有記載?

宋德華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可能的機會。

當下他就開始翻看墓誌,但可惜的是裏面並沒有相關的資料。只是天葬確實存在,但也不是在天上的墓地,而是一種埋葬的手法而已。

最後宋德華回頭,那目標定在那已經醉趴的兩個人身上,也就只有盯着他們自己才能知道那所謂的天上墓地。宋德華看到了希望,有一點希望他都不會放棄實現願望的時候。

最後宋德華三人入住了旅館的小房間。原本心灰意冷的張三要求大家一起住在車裏面的,誰讓他們現在已經對倒鬥失去信心,爲了節約開支只好這樣。

但三人還是無法忍受車內的空間,實在太小了,三個大男人睡在一起實在是鬧心。最後張三還是開了個單人房的牀,宋德華睡地板。

張三和陳四早早就入睡,只有宋德華在地板上假裝睡熟後卻在半夜的時候坐了起來,見張三和陳四確實已經熟睡他才站起身子拉開窗戶從窗戶外攀爬向外,最後來到旅館後面。

“嗚……”當宋德華來到一輛綠色大卡車的時候卻傳來低沉如野獸的警告聲。但宋德華卻輕笑,接着吹了下口哨。

不久後從大卡後竄出一隻大如獅子的藏獒,正是小黑。小黑的成長非常驚人,並且在之後的成長裏一點也不像土狗,而是一直真正和獅子一樣大小的巨型犬!

小黑身後還跟着小土哥和狗蛋,兩人快步向宋德華走來。

“宋少。”兩人來到宋德華的面前,立刻恭敬道,分別站在宋德華的後面。

“別那麼拘束了,都沒外人。”宋德華不得不讚揚小土哥和狗蛋兩人,很忠厚的兩人。

“走,進車廂先。”宋德華微笑,直接輕拍小黑的腦袋後向大卡車後走去。

外表綠色的普通大卡車裏面卻是大有乾坤。在裏面簡直就是一個房間一般,什麼東西都有,牀,沙發還有冰箱什麼的。

“有沒發現什麼?”坐下喝了杯水,宋德華對小土哥和狗蛋道。

“沒有,只是感覺這裏有古怪。首先所有信號只要一進如這個地果村就會斷開。接着就是地果村的資料似乎有些出入,過去記載着的地果村沒有這圍牆。”小土哥彙報着,說完還不忘把資料遞給宋德華看。

宋德華細細看着,最後喃喃道“奇怪,怎麼是三十年前的資料,在這之後就沒更新過?”

“是的,宋大哥,我們也奇怪這一點,原本是要聯繫外面的,但這裏的信號……”狗蛋接着道,顯然是聯繫不上。

小土哥和狗蛋在宋德華的教導下由一個鄉下來的人已經鍛鍊成半個特工的人,對這些事情倒也越來越成熟。

見識的多了,做的多了,人也就自然而然什麼都懂,本事也漸漸長成。即便小土狗和狗蛋只是農村出來的,可現在要是讓他們單幹,肯定個個會爲他們的本事咂舌。

“沒事,那關於墓地的事呢?”來之前宋德華就吩咐他們查閱資料,宋德華做事要做,肯定要做好。

“查過了,所有資料其實和一本叫墓誌的書是一樣的。”小土哥道。 宋德華聽到小土哥的話後沒在說話,而是撫摩着那趴在他腳下的小黑髮呆。

如果真的如小土哥說的那樣,那麼墓誌這本書本身是沒有問題的,只是有些東西還沒被人發現,所以纔會導致那些倒斗的人誤會了。

或者說,那些倒斗的人別有用心……

“快點!他孃的等下天亮了!”

地果村其實就是沙漠和綠洲的分界線。那邊是沙漠,這邊是林子,此時在這茂密的林子里正有三個人鬼祟的前進着。

“知道拉,你沒看到處都是樹木嗎?勞資又不是機器人,不怕搞到手腳。”說話的人聲音卻是鴨公聲。

“就你廢話多。”最先開口說話的人低罵一句。

“好了,我們每天在那旅館演戲不就是爲了讓別人不摻合進來,好讓我們能多搞點?怎麼就那麼不團結呢!”這次說話的是個聲音比較粗的人。

顯然粗嗓子的男人在三人裏威望比較高,只見他說話後那兩人就不再說話,而是小心翼翼的前進着。

“果然是這樣!”宋德華正蹲在一棵大樹上,雙眼戴着夜視鏡看着下面幾乎是匍匐前進的三人。

這三人今天確實在旅館,而且開口說話的也是他們。顯然他們說的都是假話,宋德華從墓誌和小土哥彙報的消息得出今天旅館裏的人肯定有問題。

不過想想也是,全都是同行,他們自然願意悶聲發財。而對於那些新人或着想分到一點好處的倒鬥隊,他們則會通過今天在旅館那樣,將這裏說的一無是處,讓對方放棄倒斗的計劃。

就如張三和陳四一樣,完全放棄了在這裏倒斗的計劃。

“櫟陽塵,我說我們明天是不是可以休息了?”鴨公聲對着前面的人道。

笑傲江湖 “死鴨子,我跟你說,今天不論與沒搞到貨,我們白天還是要在旅館繼續我們的計劃,只有這樣才能讓我們在不受干擾的情況下多搞點貨。”櫟陽塵不屑的看着鴨公聲。

“他奶奶的,這樣太累了。白天演戲,晚上還出來倒鬥,真他孃的不是人乾的事!”鴨公聲惱怒道。

“鴨子,如果你想發財,我建議你閉上你的臭嘴!”說話比較粗的人再道,胡非遼他是三人裏輩分最高的。

只見他一開口,那叫鴨子的人真的閉上了嘴巴,悶頭開路。

“胡非遼,你說這次能不能搞點貨?”櫟陽塵回頭看向胡非遼,不過因爲天黑,他也只能看到模糊的人影而已。

“櫟陽塵,你還是上心點,有沒把狗血,蹄子什麼的帶上?遇到大糉子你就好玩!”胡非遼冷聲道。櫟陽塵那混蛋就是一個財迷,眼裏只有錢,做事不好好做,就想着能不能搞到貨。

兩年前櫟陽塵忘記帶這些東西,結果楞是把他們這個六人隊伍變成了三人隊伍,遇到大糉子,搞死他們三個隊友。

櫟陽塵臉色變的蒼白,不過在晚上卻是看不出來“帶,帶了的!”櫟陽塵害怕,那是兩年前的事,差一點就把自己的命也丟了。從那個時候開始他不管去那倒鬥都會帶上。

“帶了就好!我可不想見不到明天的太陽!”胡非遼說完不再說話,而是在最後面跟着上前。

自動那一次後胡非遼就喜歡這樣冷冷對櫟陽塵講話,尤其是倒鬥前他一定會問這句話。而每一次問到這件事情櫟陽塵就是一陣害怕。

他不怨胡非遼,但那一次他真的做了不該做的事。要不是他,自己的同伴也不會失去三個。

兩年前的他怎麼會相信鬼神,什麼大糉子,血屍的更是不可能的事。他們是倒斗的,自然不會迷信那些事,如果迷信還還不如不做,畢竟倒鬥可是觸犯神靈的事。

兩年前的那天他們要去倒一個大臣的鬥,據說是某個將軍的鬥。六人和平時一樣小心翼翼的開始利用洛陽鏟挖土,好不容易挖開一條道進入裏面,進去看到的卻是四副並排的棺材,石棺。

四周什麼都沒有,也就只有四副石棺,最後六人把主義打在石棺上。來而不空是他們的規矩,何況很多好東西都是放在棺材裏陪同主人一起下葬的。而且在裏面的大多是好東西。

這裏是將軍的墓地,肯定會有好東西。所以六人愉快的將石棺板搬開,只見裏面各有一具屍體,完好無損的屍體。 霸道帝王偽嬌妃 穿着古代的官服,閉着眼就如長眠一樣。

可是意想不到的事就在這個時候發生了,正當他們翻找屍體全身的時候卻見屍體動了,正當六人輕笑彼此膽小的時候突然有一名隊友發出淒涼的慘叫聲。

衆人看去的時候才發現四具屍體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居然站在了他們身後。這個時候他們才意識到他們遇到大糉子。

胡非遼是六人的老大,他很快讓大家鎮定,並且讓櫟陽塵將黑狗血和黑驢蹄子拿出來,只要有那兩樣東西,管他是屍體還是大糉子,統統都不用怕。

只是讓所有人驚恐的是,當胡非遼詢問那已經顫抖厲害的櫟陽塵時,只見櫟陽塵在搖頭,並斷續的說到忘記帶。最後的事可想而知。

他們是死裏逃生,即便逃生也只逃了他們三個人,其他三人卻再也沒出來過。也從那個開始他們休息了一年半,只到這半年多才出來重新做老本行。

所以櫟陽塵忘不了帶上那些好傢伙。

“到了沒?”鴨子顯然是三人裏脾氣和耐心最差的,一路來不斷嘮叨。

胡非遼和櫟陽塵也都習慣了,任由他牢騷,繼續趕路。

宋德華和他們保持着距離繼續跟着,宋德華的跟蹤術就是他過去吃飯的東西,所以此時跟在三人後面卻是沒人能發現,宋德華就如鬼魅一般的跟着。

“到了!”走了大概十多分鐘,三人終於停了下來。

四周全是王八蛋叢,很難判斷出這是一個墓地,但在胡非遼手上卻是有一張地圖,而此時他正用電筒照射在地圖上,並用手點了點,確認是在這裏地方。

櫟陽塵一聽當下放下背後,然後拿出洛陽鏟等工具。既然找到地方難就挖掘,他有點迫你急待,這一次又能搞到什麼好寶貝。

同時櫟陽塵在期待,不要像上次一樣呀,昨天盜的墓就沒什麼好東西,幾件古玩也值不了幾個錢。

誰讓胡非遼不到別的地方倒,只在這個地果村四周。櫟陽塵也不知道胡非遼到底在想什麼,明明在地果村附近就沒有幾個墓,現在都斗的差不多,每一次都沒看到好東西。

但這些櫟陽塵卻是敢怒不敢言,還好的是每次倒鬥還夠飯錢什麼開支的,不然就要吃老本了。這對倒斗的人來講可不是好事。

接下來三人熟練的開始行動起來,半小時後三人已經滿頭大汗,不過也總算挖開一條道,夠一個人進去。

這不是一個小墓,原本三人只是以爲和過去一樣是個小墓,但進到裏面纔看知道,這裏足有一間房子那麼大。

很空闊,但也僅是如此。四周是亂石頭,還有石頭雕塑的不知名東西,像野獸又不像,很抽象。應該是這個主人下葬的祭奠品,在過去很多時代死人是需要有什麼東西陪葬的。

而倒斗的人也是看中這一點才倒鬥,祭奠的東西分很多種,但過去那個年代的祭奠品到了現在肯定是價格不菲的。不然那麼多人倒鬥難不成爲了看古人的容顏不成?

宋德華見三人進去也來到入口處。人還沒進去就感受到一股陰涼撲來,沒有潮溼感,只是陰森的冷風不時吹來。

宋德華第一次接觸這樣的事,但是感覺很不好。裏面有危險的感覺,並且還有恐怖的感覺。

“倒鬥……”宋德華腦海又想起金成文說的話,要救治高慕她們也就只有這個辦法了。所以宋德華必須進去,任何一個鬥都不能放過。

他要尋找到金成文說的植物,不管有多艱難。

宋德華運氣提氣,運遍全身。在他想來這寒冷的陰氣可不是好東西,宋德華只能護住自己的全身剛陽的氣息,然後才匍匐進入到裏面。

宋德華走的很小心,或者說爬。挖的道不大,但辛苦也不是很長,大概三米左右而已。接着裏面能看到就是一個很大的空間,昏暗的空間。

胡非遼他們三人正打着電筒四處看着,宋德華直接找到一個角落先隱藏了起來。他戴着夜視鏡看起東西比胡非遼他們要方便很多。

一番搜索宋德華卻什麼也沒發現到,除了些老古董也沒別的什麼了。至於金成文說的植物卻是連影子都看不到。

“啊!”

正當宋德華準備撤退卻聽到裏面傳來驚叫聲。 哀家有喜,都是邪王惹的禍 宋德華全身一緊,立刻閃身躲在山石角落,對於危險,宋德華總是十分謹慎。

櫟陽塵連爬帶跌的從一個小洞穴裏滾了出來,滿連恐懼的看着黑黝黝的洞穴。

剛剛他看到了一副石棺,還沒等他人過去,石棺卻顫抖起來,緊着就是那石棺瞬間破裂,從裏面嗖一聲閃出一個身穿披甲的東西,不用看就知道這是大糉子,當時就把櫟陽塵嚇的滾了出來。 “叫什麼叫?!”胡非遼在另一處洞穴走了出來,電筒照向癱瘓在地上的櫟陽塵怒罵。

每一次都是這個傢伙壞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膽子小就不要來倒鬥,簡直就是丟人。

“糉,糉,大糉子!”櫟陽塵顫抖道,坐在地上的身子還不忘繼續向後挪去。要恐怖了,完全沒有血氣,一雙金魚大眼死瞪着自己。

那一刻,櫟陽塵感覺自己的血液都全部變冷,腳都邁不動,灌了鉛一樣的重。就這樣看着那大糉子張嘴向自己咬來,最後櫟陽塵也不知道那裏來的勇氣,楞是着八字腿躲開。

“那好東西給我!”胡非遼一聽當下也不敢馬虎。倒鬥遇見這個東西很正常,但是很危險,一個不小心就會被大糉子親一口了。

櫟陽塵聽到胡非遼的話後趕緊摸向自己的袋子,只是櫟陽塵一摸卻摸了個空。櫟陽塵臉色大變,立刻拿起電筒向自己身體四周照去,慌忙而亂。

“快!”胡非遼甚至聽到了穩重的腳步聲,應該是大糉子聞到生人氣息來了。可是那該死的櫟陽塵還沒把黑狗血和蹄子給他,胡非遼頓時大急催促道。

櫟陽塵此時要哭了,一臉驚慌失措帶着哭腔道:“東,東西丟了!”

“什麼!”胡非遼真警惕的看着洞穴,聽着聲音越來越近。櫟陽塵說的話頓時把胡非遼驚恐無比。沒有那東西那還不是找死?

“王八蛋……”胡非遼大罵,轉身向後準備逃生,但此時已經晚了,只見在那出口,在胡非遼面前多一具黑色鎧甲的大糉子。

鎧甲依舊泛着黑光,大糉子卻不像屍體,反倒是活人一般。可是那毫無感情帶着血腥和暴戾的氣息告訴胡非遼這是大糉子,而且是極其兇狠的大糉子。

砰!

胡非遼還沒反應,整個人就組被大糉子雙手一掃,掃飛出去,滾了幾圈才落地。

“我,我和,和你拼了!”櫟陽塵掙扎着站起來,咬牙切齒的向大糉子撲過去,但是他人還沒倒又被大糉子掃飛出去,翻騰幾圈滾在地上暈死過去。

“怎麼了?!”鴨公聲也從東面的洞穴鑽了出來,聽到到處是吼叫和撞擊聲,鴨公聲立刻出來。

但是鴨公聲看到的卻是一副冷冰冰的臉,毫無血氣,猙獰的看着他。

“糉,大糉子!”鴨公聲驚慌失聲,但下一刻他卻說不出聲。

只見大糉子雙手直接掐住了鴨公聲的脖子,黑色指甲已經陷入他的肉裏,接着大糉子直接張嘴咬在了鴨公聲的脖子上。

宋德華不可思儀看着眼前發生的事,雖然想過,但想和看的感覺是完全不一樣的。

此時的宋德華只感覺汗毛都豎了起來,毛孔無限擴大。那大糉子就是殭屍呀,吸血的時候那眼睛居然迴轉,並且是惡狠狠的無限張大,似乎就是在吸仇人的血一樣。

“嗷!”大糉子居然直接仰天低吼,隨即張着鼻子嗅了嗅,開始尋找着什麼。

宋德華小心翼翼挪着身體,他必須要逃。不知道爲什麼,當宋德華看到那張大眼睛四處尋找東西的大糉子就感覺到一陣恐懼感,似乎那鬼東西在尋找自己。

所以宋德華必須離開,這是宋德華多年鍛煉出來的危機感。從來沒有錯過,所以宋德華選擇離開。

但是,宋德華知道,自己這次是跑不掉了。那該死的大糉子簡直比人還厲害,就那麼一轉身的時間,大糉子楞是從半空落在宋德華的面前。

死氣沉沉,嘴上還帶着鮮血,帶着血腥味。

“我c!”宋德華大驚,身子頓時後翻。可是他翻的時候那大糉子也跟着過來,和宋德華保持着距離,而且有越發接近的樣子。

這時宋德華也顧不了那麼多,直接一個急轉彎向洞穴飛奔過去。只是那如鬼魅一般的大糉子卻又出現在宋德華的前方堵住去路。

砰砰砰……

宋德華也顧不了那麼多,剛剛大糉子的厲害他看在眼裏。現在被大糉子盯上他只能拼盡全力的擺脫他。只是現在看來自己是擺脫不了,因爲那大糉子就如貼身一樣把貼着他。到這個時候,宋德華只能開始攻擊堵住自己去路的大糉子。

宋德華一連十多拳打在大糉子身上,力道很大,在這個墓穴裏面甚至能清楚的聽到宋德華每一次攻擊在大糉子身上時的聲音,沉悶有力。

但是宋德華的這一連十多拳打在眼前的大糉子身上卻是連震都沒有把大糉子震開一步,大糉子依舊穩如泰山的擋在宋德華的面前,嘴巴慢慢張開露出裏面的獠牙,陰森恐怖。

砰砰……

宋德華不死心,重新改換成腳踢,進步,退步,蓋步,墊步,擊步。最後手腳並用,直拳勾拳,鞭拳擺拳。

側踹腿,橫掃腿,轉身橫掃!宋德華不斷改變着自己的攻擊方式,招招實打在大糉子身上。

但是宋德華的一陣攻擊過後,宋德華已經全身是汗,並且手腳都感覺到疼痛微微顫抖。可是眼前的大糉子連後退一步都沒有退,依舊目無神彩就這樣看着宋德華,張開嘴露出獠牙。

“難道我就要死在這裏?”宋德華感覺無力,突然又感覺到很好笑。

無力是因爲這些“糉子”並不是他認識的那些古代殭屍,他們要比殭屍更強大。甚至說不怕宋德華見過的道術什麼的。這一點沒人比他清楚。

伏天帝 好笑是,宋德華突然感覺自己在這些東西面前變的像普通人一樣。

太詭祕了,不管是之前認識的人還是現在眼前這些“東西”,完完全全超出宋德華的理解,這根本就不是他生活的世界一般。

生活總是這樣捉弄人,自己再厲害,此時在着大糉子面前自己也毫無能力。把自己打累了也動不了大糉子半根毫毛。

“喝!”大糉子嘴上吐出一口污氣,整個身子直接向宋德華撲了過去。

宋德華現在累的像躲閃都有些困難,內心大罵:c!勞資就這樣死了?我還有那麼多老婆沒上!

突然間宋德華想到自己還有很多事情沒做。高慕和玲瓏在等着他,自己也沒結婚。雖然說是老婆那麼多,可是除了和高慕上過牀,其他的女人都原封未動呀!

“嗚!!”也許宋德華不該絕望,因爲一道黑影突然從墓穴外竄了進來,速度極快,瞬間就把準備撲向宋德華的大糉子直接撞倒在地,等黑影停下來併發出憤怒的咆哮聲時,宋德華纔看清,那是小黑。

“宋大哥!”

“宋大哥!你沒事吧!”

緊接着來的是小土哥和狗蛋兩人,只見他們一臉急切的尋找着宋德華,最後發現宋德華後他們直接奔跑過來擋在宋德華的前面。

“你們……”宋德華有些呆滯,記得第一次對小土哥和狗蛋有印象的時候是他們兩被一個黑幫老大揍的半死,躺在地上幾欲死過去。

宋德華救了他們兩,因爲他們是民工,民工也有民工的尊嚴,而不是隨便任人欺負。

但時間才過了多久,今天卻是這兩個傢伙救了自己,這讓宋德華內心一暖,原本剛剛被大糉子搞的幾乎絕望的宋德華也重新煥發了鬥志。

小黑龐大的身子半蹲着,一副儲勁待發的樣子,張嘴露出一排鋒利的牙齒,還有幾顆獠牙。

大糉子重新站了起來,黑色鎧甲在身,同樣發出低嗚聲對着小黑髮出威脅的聲音。

大糉子和小黑就這樣對持着,彼此都在發出警告聲。

而大糉子似乎能認出眼前的小黑,居然不敢進半步,就這樣發出低吼聲,獠牙外翻。

“嗚……”小黑如獅子大的身子依舊做出攻擊姿勢,並且開始慢慢挪動腳步,一點點的挪着。

大糉子似乎有了後退的跡象,但是正當宋德華懷疑的同時卻見那該死的大糉子直接猛撲向小黑,頓時一“糉”一獒直接鬥成一團。

大糉子不斷揮舞着自己如鋼鐵一般的手臂,不時還將小黑打翻在地,而小黑而也利用自己龐大身軀和力量將大糉子幾次撲倒,並且利爪或張嘴咬向大糉子。

“嗷!”原本被小黑撲倒的大糉子翻倒起來,並直接用手掃向小黑的身子,小黑躲閃不及,硬是吃了大糉子的一記,整個龐大的身子被甩飛出去,併發出慘叫聲。

“嗎的!”現在小黑似乎落了下風,畢竟那大糉子是鬼魅一類的存在,而且宋德華也領教過大糉子那僵硬的肌肉,完全是打不疼打不進。

在這一方面有血有肉會痛的小黑明顯捱了幾下攻擊,再說剛剛被大糉子用力掃中,此時一隻腳已經有些不自然的提了起來。

宋德華立刻閃身來到小黑身邊,和小黑並排站着。現在他們要一起對付眼前的大糉子,這類不是人類的東西。

同時宋德華已經讓小土哥和狗蛋出去,留在這裏只會增加危險。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