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秦巖也沒有想到自己這麼快能破掉陣法,他剛纔以爲陣法非常堅固,他至少要花費半個小時才能破掉陣法。

可是誰能想到秦巖只用了短短的幾分鐘就破掉了陣法。這不得不說是一個奇蹟。

秦巖對李天霸招了招手:“走,和我進去找老殿主。”

李天霸點了點頭,一邊陪着秦巖向裏面走去,一邊對秦巖說:“主人,老殿主見到了我們,會不會和我們動手?”

秦巖搖了搖頭,說:“我也不知道。不過他如果敢動手,我們將他拿下就是了。”

李天霸哈哈大笑起來:“還是主人霸氣!”

邪靈禁地裏面一片荒涼,沒有花沒有草,更沒有飛禽和走獸。

看到這裏,秦巖就明白了,新殿主之所以將這裏變成一片死地就是要讓老殿主在裏面無法修煉,否則這裏面不可能連棵草都沒有。

“主人,這裏面也太荒涼了吧,不知道老殿主現在在哪裏?”李天霸一邊走一邊好奇的問。

秦巖突然站住,轉過頭向一塊大石頭望去。

“閣下是以前的邪靈殿殿主嗎?還請您馬上現身。”

大石頭後面沒有任何聲音。

秦巖給李天霸使了個眼色,李天霸點了點頭,飛身而起跳到了大石頭上面,向石頭後面望去。

李天霸轉過頭對秦巖擺了擺手:“主人,石頭後面什麼都沒有。”

秦巖擰起了眉頭,他分明感受到石頭後面有魂力在波動。

奇怪?莫非是我的感覺錯了?

不對,我的感覺不會錯!老殿主絕對就在這裏,只不過他沒有躲在巨石後面,因爲他就是那塊巨石。

想到這裏,秦巖抽出千年桃木劍,念動咒語向巨石斬去。

看到秦巖的動作,李天霸被嚇了一跳,他以爲秦巖要對他下手,嚇得立即向一邊閃開。 當千年桃木劍快要斬到石頭上的時候,巨石突然“砰”的一聲幻化成一個小老頭,他滿眼陰冷的看着秦巖:“你是誰?”

秦巖打量了一眼小老頭:“你就是曾經的邪靈殿殿主吧?”

小老頭點了點頭:“你是誰?是你破掉了這裏的陣法嗎?”

“沒有錯,就是我破掉的。”說罷,秦巖接着問:“我有一件事情想請你幫忙,不知道你願不願意?”

小老頭想了想,說:“什麼事情?”

“我想知道爲什麼有人想要你的精血?我還想知道別人所說的通道是什麼意思?這個通道能通向哪裏?”

聽到秦巖的話,小老頭的臉色在瞬間大變,他忍不住向後退了一步,然後轉過身逃也似得向遠處飛馳而去。

“哪裏走!”李天霸大喝一聲,向小老頭追了上去。

與此同時,秦巖也飛身而起向小老頭追去。

眨眼間秦巖就超過了李天霸,他伸出手一把抓住李天霸的肩膀,向前追去。

原本李天霸人高馬大,看起來十分強壯,而秦巖並沒有他那麼高大,明顯比李天霸瘦弱了一圈,可是現在秦巖卻抓着李天霸在跑。

這場面看起來極爲怪異。

不一會兒,秦巖就追上了小老頭。

他跳到小老頭面前,伸出手對着半空中一指,天空中立即灑下一張大網,將小老頭就像魚一樣網住了。

看到秦巖出手,小老頭臉上露出了驚駭至極的表情。

他喃喃自語起來:“天尊巔峯高手,這怎麼可能?我們這裏怎麼會有這種高手。”

“爲什麼不能有?”秦巖笑眯眯的問。

在秦巖看來,只要修煉得當,境界應該一直可以提升。

可是小老頭的話分明是在說,在這個世界上不會有人達到天尊巔峯。

小老頭伸手抓住魂網,奮力的向兩邊扯去,可是他發現無論他怎麼扯,都無法撼動魂網的絲毫。

秦巖搖了搖頭,無語的說:“你既然知道我是天尊巔峯高手,就應該知道你無法扯斷我釋放出來的魂網。”

“我只是想試一試,你是不是真正的天尊巔峯高手。”

原來小老頭並不是真的想扯斷魂網,而是想看看秦巖是不是傳說中的天尊巔峯高手。

“那你現在試驗過了吧!你能不能告訴我這個世界上爲什麼不會有天尊巔峯高手?還有我之前問過你的那個問題。”

小老頭沉默了片刻,對秦巖說:“我們這裏其實是一個封閉的空間,根本不是真實的世界。”

聽到小老頭的話,秦巖有些難以置信,他覺得小老頭說的太駭人聽聞了。

如果這個世界不是真實的,而是一個封閉的小空間,那這個世界爲什麼會這麼大。

這簡直和他所認知的世界背道而馳。

看到秦巖不相信,小老頭嘆了口氣:“我就知道你不會相信。不過我說的是真的,我們這個世界是一個模擬世界,比原本的世界小了好多好多。”

“只不過我們這個世界是按照之前的世界做出來的,它只有原來世界的百分之一大小。所以我們這個世界因爲太小,不可能出現天尊巔峯以上的高手,更不可能出現天仙一樣的高手。”

聽完小老頭的話,秦巖還是有些不太明白:“你是怎麼知道這些的?”

“因爲我是這個世界的本命邪靈,其實這個世界是一件法器。”

“法器,什麼法器?”秦岩心中特別好奇。

“地球儀。”小老頭一字一句的說。

總裁的妻子 秦巖徹底懵住了,小老頭說其他法器她還能接受,但是小老頭居然說他們存在的世間是一個地球儀,這讓秦巖難以接受。

他無法想象自己居然會生活在一個地球儀中。

小老頭知道秦巖不會相信,當即問道:“你聽說過天神趙璋嗎?”

秦巖點了點頭,他之前聽秦昌齡說過,這個天神趙璋好像是天之主宰,他的三魂分別是青天、黃天和蒼天。

之前秦巖覺得這只不過是傳說,但是現在聽到小老頭也提起了趙璋,他覺得也許趙璋並不是傳說中的人物,而是真實存在的。

“趙璋有個兒子,他的兒子手中有一個地球儀,這個地球儀原本非常普通,只是他學習的一件道具,但是後來因爲經常聽到談經論道,所以慢慢修煉出了靈識。而那個靈識就是我。”

說到這裏,小老頭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秦巖覺得小老頭沒有說實話。

如果小老頭真是這個空間的邪靈,那他應該是這個空間的真正主宰纔對,可是這個老頭只有邪皇后期的實力,而且實力也沒有秦昌齡他們高。

這明顯不符合邏輯。

更何況,他居然被後邪靈殿殿主給推翻了,這就顯得有點可笑了。

這更不符合邏輯。

“你說了那麼多,我爲什麼就一點都不相信呢!這樣吧,還是讓我來對你搜魂吧!”

說罷,秦巖飛身而起飄落到小老頭的面前。

小老頭搖了搖頭:“你搜不了我的魂,因爲我是邪靈你是人。”

“哦?那我們就試一試。”秦巖伸出手按在了小老頭的頭頂上。

強大的魂力猶如潮水般通過小老頭的額頭涌進小老頭的腦海中。

小老頭的記憶就像地下水一樣被水泵抽進了秦巖的腦海中。

小老頭驚駭的看着秦巖,他怎麼也想不到秦巖居然可以對他搜魂。

不一會兒,小老頭的記憶全部被秦巖搜進了腦海中。

秦巖萬萬沒有想到小老頭說的居然全部是真的。

原來這個世界真的是一個地球儀。

而他們這些人全部都是被拋棄的人,他們如果想離開這裏,必須打破這個球體衝出去。

但是這個球體堅硬無比,以他們現在的能力根本無法打破。

秦巖擡起頭望着深邃的天空,陷入了一片迷茫中。

這一刻,小老頭也清醒過來了。

他愣怔的看着秦巖,驚訝的問:“你是九陰九陽之體?”

秦巖點了點頭。

“太好了,只要有你在就能打破這個空間,打開一條通往外界的通道。”小老頭高興地說,不過眼中卻閃過一絲寒芒。 “怎麼打破?” 辣手兵王 秦巖好奇的問。

秦巖也想走出這個空間,看看外面的世界是什麼樣的。

原來他們所在的這個空間是一個封閉的空間,就像是很多人家中養的魚缸一樣,魚只能在魚缸裏面活動,卻不能游出外面。

小老頭搖了搖頭,嘆了口氣說:“我也不知道。”

其實小老頭知道,不過他不能告訴秦巖,因爲打開這個空間需要小老頭的精血,而且空間一旦被破掉,小老頭作爲這個空間的本命邪靈馬上就會魂飛魄散。

爲了保住自己的姓名,小老頭在心中盤算着怎麼殺掉秦巖。因爲殺掉了秦巖,就沒有人再能打開空間了。

“你之前說你是天尊巔峯高手,是嗎?”小老頭裝出漠不關心的樣子問。

其實此刻小老頭特別關心這個問題,因爲他如果要對秦巖動手,必先要了解到秦巖的實力。

秦巖點了點頭,表示他就是天尊巔峯高手。

小老頭擰起了眉頭,覺得要對付秦巖不是那麼簡單的事。因爲他的實力和秦巖相差巨大。

不過小老頭想到了一個地方可以對付秦巖。那就是邪靈禁地的化魂池。

只要秦巖跳進化魂池中,無論秦巖多高的實力都會在瞬間被化魂池奪去三魂,抽去七魄。

“這位大人,不過我知道一個地方藏着打開我們這個空間的祕密,你如果有興趣的話可以跟我去。”小老頭一邊說一邊觀察着秦巖的神色,同時期待着秦巖的回答。

秦巖立即來了興趣,他點了點頭,對小老頭說:“好啊!那請大爺在前面帶路。”

小老頭應了一聲,化作一道流光向前面飛馳而去。

秦巖當即雙腳點地向前彈射出去,緊緊的跟在小老頭的身後。

李天霸也跟着秦巖向前飛去。

小老頭爲了測試秦巖的實力,故意拼盡全力向前飛馳,可是無論他如何拼命,秦巖依舊顯得從容自已,就好像根本不費力似的。

看到這裏,小老頭終於相信了秦巖的實力,只有達到天尊巔峯的人才能這麼輕易的追上他。

不一會兒,小老頭將秦巖帶到了一個碩大的池子面前。

這個池子直徑有十幾米長,看起來就像一個小型的湖泊一樣。

小老頭指着池子對秦巖說:“大人,這個池子下面藏着一個寶箱,據說裏面放着打開這個空間的祕密。只可惜我實力低微,根本鑽不到池子下面。”

秦巖走到池邊向裏面看去。

巨星重生:捕獲花心大BOSS 池子裏面蓄滿了鮮紅的水,紅水中散發出霸道的魂力。

李天霸怕秦巖發生危險,他走到秦巖面前說:“主人,讓我下去吧!你在上面等着。”

秦巖搖了搖頭,轉過頭對小老頭說:“大爺,你對這裏熟悉,你在前面給我們帶路吧!”

秦巖纔不會那麼傻,相信一個素不相識的人。

更何況,秦巖覺得這個池子有古怪,他是不會以身犯險的。

看到秦巖不願意下去,反而讓自己下去,小老頭的臉色在瞬間變了。

不過他緊接着又恢復了正常,他尷尬的笑起來:“大人,我之前都試過,我無法鑽到池子下面,我看還是沒有這個必要了吧!我覺得您身爲天尊巔峯高手,應該能應付的了。”

雖然小老頭剛纔的臉色變了一下,但是秦巖依舊用他敏銳的目光捕捉到了。

秦巖在心中冷笑起來:想坑我,你還不夠格。

想到這裏,秦巖身形一閃站到了小老頭的面前,他眯起雙眼緊緊的盯着小老頭:“說吧,你是不是想對付我?”

被說中了心思,小老頭臉色爲之一變,不過他立即否認,搖着頭說:“沒有,沒有,我怎麼敢對大人不利。”

“大爺,我再給你一個機會,希望你實話實說,不要等我對你搜魂,到了那個時候我可絕對不會饒你。”

聽到秦巖的話,小老頭臉色在瞬間變得煞白,他沒有想到秦巖這麼機警,一下就識破了自己的陰謀。

他尷尬的笑起來:“大人,我真的沒有騙你,你如果不相信我現在就帶你進池子裏面。”

小老頭一邊說一邊向池子裏面走去。

秦巖在心中冷笑起來,跟在小老頭的身後。

小老頭一邊走一邊在心中大聲的詛咒秦巖。

當小老頭走到池邊後,他停了下來,因爲他裝不下去了。

他看了出來秦巖這是真的要讓他跳進池子中,他轉過頭立即向秦巖認錯:“大人,對不起,我實話和你說吧,其實這池子是化魂池,無論是誰跳進這池子中都會魂飛魄散。”

聽到小老頭的話,李天霸非常憤怒,他大喝一聲落在小老頭面前,一把揪住小老頭的衣領,大聲咆哮起來:“老東西,你居然敢對我家主人不利,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煩了。”

停頓了一下,李天霸接着問:“說,你到底有什麼陰謀?”

神豪從開局簽到二十億開始 不等小老頭說話,秦巖伸出手按在了他的頭頂上。

他覺得沒必要在小老頭的身上浪費時間了,還是直接搜魂來的快。

不一會兒小老頭的所思所想全部鑽進了秦巖的腦海中。

前妻成新歡 秦巖直到此刻才知道原來小老頭想借刀殺人,不過小老頭這麼做也是怕他死了,因爲秦巖一旦打破這個空間,身爲本命邪靈的小老頭必然會魂飛魄散。

“既然你遲早都是死,不如就現在死了吧!”秦巖從李天霸手中接過小老頭,一把將他扔到化魂池中。

小老頭被嚇壞了,拼命的大喊起來。

不過緊接着發生的一幕卻讓小老頭難以置信的睜大了眼睛。

與此同時,秦巖也難以置信的睜大了眼睛。

他們原本以爲小老頭被扔進化魂池中,會立即魂飛魄散,可是小老頭卻就像木頭一樣漂浮在血紅色的水中,並且安然無恙。

小老頭伸出手在水中劃了劃,詫異無比的在心中暗想:奇怪,爲什麼沒事啊?

以前小老頭當邪靈殿殿主的時候,只要有誰不服管教,他都是直接將對方仍到化魂池中,那些被他扔到池中的邪靈們全部都是魂飛魄散。

小老頭想不明白爲什麼他沒有事。 就在小老頭一臉懵圈的時候,躲在極遠處的使者在心中鄙夷的想:這個老東西,居然連這麼點事情都想不明白,他是這個空間的本命邪靈,這化魂池又是這個空間的空間之心,怎麼可能融化他的三魂七魄。

原來秦巖破掉陣法後,使者就悄悄的跟來了。

原本以使者的實力,他非常容易就會被秦巖發現,不過這個傢伙使用了一種祕術,所以秦巖根本發現不了他。

秦巖對小老頭說:“你給我上來!”

小老頭哈哈狂笑起來:“秦巖,你讓我上去我就上去,你以爲我傻嗎?有本事你給我下來!”

小老頭心裏面清楚,他如果上去了秦巖絕對會收拾他,所以打死他他也不會上去。

“你不上來是嗎?你不上來的話可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秦巖眯起眼睛向小老頭望去。

小老頭沉入水中,只露出一顆腦袋:“秦巖,這可是化魂池,你如果敢對我動手,你肯定會被化魂池化解掉。”

秦巖冷笑起來,當即念動咒語對着小老頭指去。

只見天空中伸出八根魂鏈,這些魂鏈從四面八方向小老頭捲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