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有就是現代社會的西藥。

西藥的特點就是見效快,而且針對性極強,每種藥品對應什麼樣的癥狀都是有明確說明的,而修仙界普通人生病之後,要麼依靠身體扛過去,要麼就是服用各種藥物,又或者是求仙問葯,但效果都不怎麼理想。

修仙界雖然盛產各種藥材,但缺乏將這些藥材統計歸納的知識,只能憑藉經驗來醫治,這個時候就能看出來西藥的好處了,所以何遠打算帶一些西藥過去。

如果還有時間的話,何遠打算再準備一些消遣娛樂的東西,就比如psp、平板或者街機之類的。

在何遠的計劃里,這些東西不會出售,而是建立一個遊戲廳讓清安鎮的人可以在這裡放鬆娛樂,商隊的人也可來,前提是要付錢。

付錢方面,何遠也不打算卡太緊,畢竟清安鎮這邊能提供的東西帶到現代社會,價值馬上會翻上好幾番,他根本不用耍這些心眼。

計劃完畢,何遠就開始行動起來。

書店、糧油店、超市和電子城全都轉一遍,終於把他需要的東西採買齊全,時間也剛剛過去了三個小時而已。

這要歸功於何遠買東西不需要砍價,只要合適就直接付錢,大部分的時間都用在了趕路上面,否則他還要再耽誤至少兩個小時。

回去的時候順便在飯店買了幾道硬菜和兩瓶毛台,這才往回趕。

何遠在回家的路上給喬楠打了一個電話,發現喬楠正在和江曉芸吃完飯,兩人的關係已經成功升級為閨蜜了。

知道喬楠那邊沒什麼事,何遠也就放心了,隱晦地告訴喬楠他今天晚上可能不會回家了,讓喬楠自己安排行程就行。

回到清安宗還沒站穩,紫霜就落到何遠面前,伸出右手。

「答應給我帶的東西呢?」

何遠趕緊把酒菜拿出來,「這裡!大師姐你放心,絕對少不了你的!除了這些,我還帶了這個東西過來。」

說話間,何遠把一台街機拿出來放到地上,然後又從須彌戒里拿出來一台電瓶,連接上街機之後,畫面上就出現了拳皇的畫面。

何遠也不過多解釋,直接開始,控制八神擊敗一個個對手,看得紫霜眼睛都直了。

她還是第一次接觸到街機這種東西,雖然看起來操作比三國無雙要簡單一些,但拳皇的招式變化也不少,而且還是大屏幕,打擊感十足,比玩psp要過癮多了!

「小師弟,這又是什麼好東西?你把這個拿出來,不會是又要讓我們沉迷吧?」都不敢在白雲觀避雨,就怕發生意外。」一個有些蒼老的聲音說道。

龍靜瑤聽到這裡,心裡有些奇怪,因為她們那天就碰到了,一個年輕書生在白雲觀里避雨。

……

「公孫先生,這裡已經離山谷不遠了,我們還是先下馬吧!」展昭此時,已經將馬停下,並翻身從馬上跳了下來。

公孫策也緩緩從馬上跳了下來。

二人將馬脖子上的繩子,拴在一棵大樹上。

展昭和公孫策這才慢慢向山谷走去。

「……

《開局我成了小龍女》第七十八章書生之死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她在一個很安全地方!」玉嬌龍深吸口氣,補充說道:「和碧眼狐狸在一起!」

「什麼?」李慕白睜大眼睛,懷疑自己是否聽錯了,「和碧眼狐狸在一起,還安全?」

倒是葉塵毫不奇怪,若有所思盯著玉嬌龍,保持沉默不語。

如果沒猜錯的話,之前在茶樓裡面,傳遞紙條的神秘人,應該就是玉嬌龍。

只是此女武功,為何會如此高超,竟然和李慕白不相上下。怪自己先前未察覺,竟然被對方矇騙了。

「你們要找俞姐姐,我可以帶你們去,要找碧眼狐狸報仇,我也帶你們去。」玉嬌龍飲下一杯酒,突然頓了頓說道:「不過,我有個條件,要耐心坐下來,聽我講一個故事!」

「你講!」李慕白和葉塵,互相對視一眼后,開口說道。

「好!」玉嬌龍深吸口氣,又痛飲一杯酒後,放下酒杯開口道:故事的開端,要從被你們綁架的小虎,也就是我玉嬌龍的男人,開始講起……」

玉嬌龍語氣低沉,從第一次塞外被劫持,到遇到小虎之後,兩人之間產生感情說起。又到被身邊「老媽子」傳授武功,到發現碧眼狐狸身份,再到為了救愛人,不惜和師傅反目成仇……

葉塵和李慕白兩人,從一開始漫不經心,到聽得逐漸入迷。

待玉嬌龍指出,在永安客棧裡面,碧眼狐狸潛藏暗中,使出調虎離山之計,將小虎和俞秀蓮劫持事件是,李慕白神色陰晴不定。

不知是為之前魯莽決策,還是為了對俞秀蓮愧疚。

一炷香過後,葉塵一言不發聽完,突然開口問道:「對了,小虎如今在哪裡?」

「他被我救走後,便一個人獨自離開了!」玉嬌龍開口回道。

「為何不跟他一起,你不是喜歡他嗎?」李慕白突然問道。

「是啊!」玉嬌龍神色迷茫,自言自語道:「為何我不跟他一起?」

良久過後,她伸手捋了捋頭髮,嫵媚沖葉塵兩人笑了笑,開口道:「好了,故事聽完了,你們有怨報怨,有仇報仇。我現在帶你們去見碧眼狐狸,還有去找俞姐姐!」

「你少耍花招!」李慕白冷哼兩聲,有些不相信說道。

玉嬌龍並沒有答話,起身環顧四周,自嘲地笑了笑,率先大步離開酒樓。

熙攘大街上,葉塵三人走到十字路口,玉嬌龍帶著兩人,開始一陣七拐八拐。

過了約半個鐘頭,三人在一處學堂停下來。

「賢文學堂!」李慕白站定后,盯著上面牌匾大字,輕聲念叨起來。

「不錯,這是我小時候,未和父母前往京城前,生活了七八年的地方!」玉嬌龍面露追憶,喃喃自語道。

「秀蓮就在這裡面?」李慕白有些詫異問道。

「進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嗎?」玉嬌龍笑了笑,伸手推開學堂大門。

大門轟然打開后,映入葉塵三人眼帘的,是一群孩子們在院子里,互相追逐嬉戲場景。

葉塵和李慕白兩人,站在門口愣了片刻,看著眼前溫馨畫面,竟然一動不動。

玉嬌龍瞥了兩人一眼,等了片刻之後,大步向裡面走去。

葉塵回過神來,跟著走進去。

「玉姐姐,你來看我們了?」一群半大孩子們,看到玉嬌龍走過來,連忙圍到跟前嘰嘰喳喳道。

玉嬌龍半蹲下來,撫摸著最近兩個孩子腦袋,嘴角蕩漾一絲微笑,輕聲說著鼓勵的話。

李慕白跟上來,從旁邊繞過去時候,巧合看到這一幕,內心忍不住猛然一顫。

「走吧,穿過這道長廊,俞姐姐就在前院!」玉嬌龍看著李慕白,開口說道。

李慕白木然點頭,跟隨向前面走去。

葉塵尾隨身後,看到這一幕後,內心不禁輕嘆口氣。

三人沉默不語,穿過走廊之後,來到前院里。

「秀蓮……你還好嗎?」突然間,李慕白眼前豁然一亮,看到一位熟悉身影。

正在院子里練短刀俞秀蓮,注意到身後傳來動靜,忍不住回頭。

待看清走來的三人,她語氣驚喜道:「慕白,你怎麼找過來了,還有葉少俠!」

「俞姐姐,師傅生怕我虐待你,所以急不可待催著過來!」玉嬌龍面露笑容,開口回答。

俞秀蓮神色微微一紅,看了眼李慕白后,上前拱手說道:「其實,這次被碧眼狐狸抓住,多虧了玉嬌龍出手相助,我才得意脫困。否則的話,恐怕等不到你們到來了!」

聽到俞秀蓮開口,說出感謝玉嬌龍的話,李慕白整個神色,不禁有些複雜。

倒是葉塵微微一怔,不解問道:「俞大當家,在下有些不解。以碧眼狐狸的武功,不要說玉嬌龍一個人,恐怕就是你倆全部加一起,也不可能是她對手吧!」

「不錯!」玉嬌龍點點頭,上前走兩步沉聲道:「正常情況下,不要說我一個人,即便再多上幾個人,都不可能近身碧眼狐狸,可此一時彼一時!」

「什麼意思?」葉塵愣了愣。

「碧眼狐狸修鍊武功,早幾個月前練岔氣了,如今真實實力,不過以往一小半。」玉嬌龍一開口,便說出一則秘密,令葉塵和李慕白,不禁驚呆不已。

這麼說來的話,怪不得當日交手,碧眼狐狸從頭到尾,始終都是側面攻擊,從不進行正面交手。

「即便她身受重傷,以你實力也制服不了她!」李慕白突然開口道。

「正常情況下,的確如此!」玉嬌龍點點頭,話鋒一轉道:「不過,非正常情況下,比如他所修習的武功心法,又大字不識一個。我剛好認識字,又對該心法略有眼睛,做過一番小小改動,且其中竅門只有我一人知道!」

「如果是這種情形下,結果就又不一樣了!」說到最後一句,玉嬌龍突然大笑起來。

聽完這番話,李慕白目瞪口呆,玉嬌龍所作所為,簡直刷新人的三觀。

「師傅對徒弟留一手,徒弟故意陷害師傅,這……畫風果然清奇!」葉塵讚嘆不已道。

「是不是想說,我太過惡毒了!」玉嬌龍輕笑兩聲,突然說道。

李慕白沒說話,葉塵則是眨眨眼。

「好,你們不是要見碧眼狐狸嘛,她現在就在學堂裡面。」玉嬌龍說到這裡,語氣頓了頓道:「我現在帶你們過去,你們問下就知道,究竟是誰惡毒了!」 這是實話,之所以會用到她,也是機緣巧合。

誰讓雲初謙到處想找一流的模特或者明星來做代言,他的想法也沒錯,頂流的確可以帶動銷量,但是他忽略了整個的預算,如果一切都那麼簡單的水到渠成,還需要他去做什麼,公司任何一個人拉出來,都可以把這個項目完成。

一方面是有限的預算開銷,另一方面是什麼都想往國際大牌做,直接的結果就是各種縮水壓縮,就連找代言給的代言費都是扣扣索索的。

他堅信這個社會有關係更重要,堅信他所結交的那些「朋友」都是能賣面子有人脈的,所以對朋友介紹來的人,大概的查了一下履歷,就堅信不疑了。

根本不懷疑比一般市場價低會不會有什麼問題,更不會知道,這楊美娜和姚穎之間曾經有過的舊交。

看著她有些黯然的樣子,楊美娜默了默,又問,「不過,我這點小小的過敏,真的可以幫到您嗎?」

「當然可以。」握住她的一隻手,姚穎說,「還記得我們之前怎麼說好的嗎?」

點了點頭,她說,「這個很簡單的,醫院的檢驗報告明天就能出來了,過敏原就是香水。」

「不過,我是不是還得通知些記者來拍一下?」然後再跟媒體小小的一哭訴,勢必是會有影響的。

關於豪門裡的那些爭鬥,楊美娜雖然沒直接接觸過,但怎麼也聽說了的,只是沒想到,狠起來的時候連自家的生意都砸。

雖說那個項目是雲初謙負責的吧,但怎麼也都是雲氏的產業,雲氏公司的項目,這事兒鬧了開來,就不止是雲初謙一個人的事,對整個雲氏的影響都是難以估量的。

但她也只是受人之託忠人之事,更何況還收了她的錢,自然是她怎麼說,自己就怎麼做。

「不用。」姚穎淡淡的笑了下,「你不是已經回絕了他的邀請嗎?你信不信,明天自然會有大批的記者主動而來。」

「只是你這臉,恐怕要委屈一下下了。」看著那張漂亮的臉蛋,此刻被紅疹破壞了美感,不過看著倒是還挺讓人心疼的,這樣也挺好,很容易激發人的同情心,尤其是她的粉絲,一定會很激怒的。

群情是最有用,也最可操控的東西,一旦把控得當,就是最好的武器,甚至都不用自己怎麼出手。

從醫院裡離開,她直接上了停車場里一輛黑色的車子,剛坐進去,車子就發動了起來,顯然是一早停在那兒等她的。

「妥了?」偏過頭看了眼坐在後座的她,洛遠航一副世事我全知的模樣。

「你怎麼知道我跟美娜的關係的?」舒了口氣,往後靠了靠,她有點兒累的閉上眼睛。

「媽,你以前可是影后啊,娛樂圈炙手可熱的人物,我不確定你認不認識這個楊美娜,但我確定就算你不認識,也一定會有渠道和關係去認識她。」他不以為然的說,「想要找關係,這個圈子裡,誰比您的關係鐵?」

「行了,我以前怎麼不知道你這麼會油嘴滑舌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