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陌終於動了,暴風雪在他身後形成,他微微一擡衣袖,暴風雪衝出去,只是一次,將牢固的雷城城門撞開了。

雷城城門被破,大帥率領軍隊衝了進去,士兵的吼聲震耳欲聾,鑼鼓喧天,冷陌的旗幟在風瘋狂飛揚。

冷陌都沒有怎麼出手,雷城被破了,破的很快。

雷城裏面的冥軍以及怪物士兵全部被清理乾淨,我們這邊也在清點傷亡人數。

讓人更加驚悚的是,雷城這一戰,除了一些士兵受到皮外傷以外,竟然無一人死亡,死亡率爲零!

想想當初攻雷城的時候,死的屍體都可以堆成一座山了,而這次……

反差太大,大多數士兵一時間都沒反應過來,等專門清點人數的官員報了這次數字之後,整個軍隊瘋了一樣的把頭盔武器扔到空,歡呼雀躍了起來。

連我都覺得不可思議。

“在你們離開這段時間,冷陌的這些軍隊士兵都沒有閒着,我和魑魅在冰城訓練了他們。”宋子清在我身後說的雲淡風輕。

“太驚悚了,我還以爲只有我和冷陌成長了,沒想到,沒想到整個軍隊都在成長,成長的速度還如此驚人!”我由衷感慨。

這些士兵是真的很忠誠,在我和冷陌相繼割腕生死未卜絕望的時候,能依舊堅信着冷陌堅守着冰城不說,還跟着宋子清和魑魅訓練的那麼強了!

葉寒騎馬回來叫我們進雷城。

宋子清帶着我過去。

“葉寒,你也變好強了。”剛纔的戰鬥,葉寒跟以前完全變了個人一樣。

“你沒看到楊殘月,他變的也很強。”葉寒說,臉沒什麼神情。

自從煜堯城戰死之後,他變得沉默寡言,也不怎麼說話了。

煜堯城是葉寒的好兄弟,大概,他還沒從悲痛走出來吧。

後續部隊在我們之後陸續都進了雷城。 雷城裏是沒有百姓的,早在之前被洛柔屠城了。

冷陌率軍進城的第一件事不是安頓軍隊佈置接下來的行動,而是讓士兵將城牆牆頭掛着的那些百姓頭顱屍骸取下來,安葬在雷城城郊。

雷城頭頂的陰霾天氣因爲冷陌軍隊的到來,而漸漸散開了,亮光重新投射下來,照亮雷城。

雷城城內我們次來的時候更慘了,房子倒塌,到處都是屍骨,所有綠色植被毀了個乾淨,街道遍佈垃圾,蕭條的不成樣子。

“這城市以後還能住人嗎?” 古神的自我修養 我看着城市四周,都覺得慘不忍睹了。

“需要恢復一段時間。”宋子清說:“藥師族將會派人留駐在雷城,先改善綠化問題,才能住人,這一仗過後,或許矮人族也會來幫忙。”

矮人族和藥師族都是綠色種族,被稱作森林的族羣,他們要是能來幫忙,算不幫忙打仗,幫忙改善城市綠化問題也是好的。

我們順着雷城主要街道去了雷城的議事大殿。

我以冷陌大帥的身份,也參與了這場議事。

參加這場議事的還有宋子清,魑魅,夜冥,藥師族的領袖流蔚,流月,滑頭鬼統領的大兒子良幽,以及一干大帥。

冷陌已經讓探子聯繫了冰城的守城軍,他要求在稍作休息之後,大軍分成三個部分,開始反攻那些被洛柔佔領的城市。一個部隊由戰場經驗非常豐富的魑魅領導,一個部分由夜冥領導,但是介於夜冥衝動的性格,由滑頭鬼良幽,以及藥師族流月輔佐其後。

第三個部分是冷陌率領的軍隊部分,其包括我還有血瞳軍團,爲了防止萬一,冷陌也把冰城的寒羽調了過來,鬼神便可以隨時使用了。

關於寒羽是神諭古籍守護者這件事冷陌已經知道了,不過在聽完寒羽的解釋之後,冷陌並沒有遷怒寒羽,並不太在意寒羽的善意欺騙。

宋子清留守冰城,掌控大局。

藥師族領袖流蔚留守雷城,保持雷城與冰城一條線路,順帶改善雷城環境。

三個部分的軍隊將呈三角形的形勢,率領若干大帥以及士兵攻陷城市,三角形是對於我們來說最佳的戰鬥方法,又可以獨自作戰,又可以相互支援。

冷陌的精良探子小隊,黃泉小組,鬼蹤小組,天狼小組,將擔任三支軍隊間的聯絡探子,也是最重要的鏈條,除此以外,冰城的鬼差也將加入聯絡軍,這次很出乎的是,冷陌任命了年僅十歲的童笙爲探子隊伍的統帥。

童笙也成爲了歷史第一個年齡最小的大帥。

我知道冷陌的用意,一方面童笙的能力確實有目共睹,另外一方面,狗蛋的死,冷陌自那之後,一直在想方設法的彌補。

冷陌指着地圖,對我們說:“清楚了麼。”

大家同時點頭。

“冥王洛柔被童瞳砍斷胳膊之後,短暫時間之內不會再出現,她和宋凌風必然是在想方法來對付我們,他們要做什麼我們不知道,現在的我們,只需要做好自己的事,到時候見招拆招行了,我們也必須趁這個時機拿下各自該拿下的城市,最後圍着冥王城匯合,明白麼?”冷陌再次說。

“明白!”大家異口同聲的回答。

冷陌宣佈了散會。

時間緊迫,爲了反攻冥王洛柔的陰謀,我們片刻不能耽擱。

童笙我是見不到了,沒有時間等他趕來雷城,只能讓宋子清向我傳達對他的思念。

冷陌是個雷厲風行的王,說要出發出發,不會給任何人準備時間。

三支軍隊準備緒,雷城的軍隊主要跟着夜冥他們去了,另外兩支軍隊將前往冰城,在冰城路與冰城軍匯合,之後再分開。

夜冥統帥的那支軍隊帶走了大部分不良山的怪物,還有藥師族的輔助藥師,雖然士兵數量沒我們的那麼多,但力量卻不容小窺。

“夜冥,流月,我們冥王城再見!”我單獨騎在一匹馬,衝即將離開的夜冥和流月告別。

“嗯!很快我們在冥王城見面,到那時候,是我們決戰洛柔的時候了!”流月說。

夜冥沒有與我告別,只是對我揮了揮手,因爲他滿嘴都塞滿了雞腿,走的緊急,他還來不及吃飯呢。

看着夜冥和流月吵吵鬧鬧騎馬離開的背影,我笑的不行。

良幽在隊伍的最後,從我身旁走過,突然對我說:“一路小心。”

我一愣,扭頭看他,他也正在看我,眼神很深。

“你也是,一路小心。”我皺下鼻子,禮貌回他。

良幽便不再多說,追着夜冥他們去了。

“這人……也沒有那麼討厭了。”我嘀咕一句。

“得了吧,你要再看着其他男人笑,你家男人又要沉臉了。”宋子清在我身後說着,衝冷陌方向努了努嘴。

我看冷陌,他正在瞪我。

“唉,有個小心眼到極點的男人,也是種煩惱啊。”我大笑起來。

宋子清拿我沒辦法的表情:“我們也差不多要出發了,你行李準備好了嗎?”

“準備好了,都在馬鞍。”天太冷了,多數都是禦寒的衣服。

“差不多了,我們也走吧。”冷陌騎馬過來。

我和冷陌的部隊將與宋子清,魑魅他們一同前往冰城,在冰城的途再分道揚鑣。

冷陌感謝了流蔚能夠留下來幫忙守住雷城,流蔚這個年輕的領袖也挺好相處的,很值得信任。

我們一行人帶着少部分軍隊,從雷城離開了。

冷陌騎馬在前面,與魑魅,宋子清交代着事情,我跟在後面,悠哉悠哉的看着四周。

“大帥!”唐輕和唐奕從兩邊追我。

“怎麼了?”我看向他們。

“沒事。”唐輕笑着撓撓腦袋:“是自從次在地獄十九層見過一面之後再沒見過了,想找大帥聊聊天。”

“我們的能力都提升了很多,大帥!”唐奕說:“在您不在的時候,我們也沒有放棄修煉,您給我們的宋家心法實在太好了,特別有幫助!”

我將宋家心法已經傳授給了血瞳軍團的士兵,反正也不是什麼隱私。 “是嗎?那我還挺期待你們表現的。 ”我笑。

“這次征戰,請大帥看我們的表現吧!”唐輕拍着胸脯說。

“好啊,反正這三天我都不能戰鬥,拜託你們保護我了。”

“放心吧大帥,現在的我們,已經有能力來保護你了!”唐奕看着我,目光堅定。

看到他這樣,我突然像是看到過去的那個自己一樣,在決定了要繼續在這個靈異世界前行之後,一心想要變強,特別是經歷了悲歡離合,更是知道力量的重要,只有擁有強大力量,才能保護好自己心重要的人。

這是我一直以來的信條。

現在的唐輕和唐奕,又何嘗不是這樣?

雷城距離冰城並不遠,很快我們遇到了從冰城出來的大軍。

只是讓我驚喜的是,童笙竟然來了!

“小媽!”老遠看到一道影子消失在了空,然後出現在我面前,一把抱住我脖子,力氣大的我差點沒從馬摔下去。

“我還以爲你會在冰城,你怎麼來了?” 萌寶來襲:失憶總裁不負責 我高興壞了,反抱住他。

“在我知道你攻陷雷城的時候我想來了,可惜寒羽哥哥和李峯哥哥一直不放我來,這次兩軍匯合,說什麼我都要來了!”童笙站在馬背,這樣抱着我,根本不怕摔下去:“我要和小媽一起去!”

前面的冷陌回了下頭:“不行,你有你自己的使命。”

“可是我……”

“童笙。”我打斷他後面的話,認認真真看着他:“你現在可也是一軍統帥了,給我們三軍傳遞消息任務落在了你身,現在的你必須再快的成熟起來,不能再這樣任性妄爲隨心所欲了,要記住,你雖然是個十歲的孩子,但也是個大帥,大將軍,要讓你的手下不因爲你的年齡不服你,要做出大帥的樣子,要有大帥的風範,懂嗎?”

“可是小媽……”童笙癟嘴,要哭了:“我是隻想待在你身邊,當你的一個士兵都好……”

我何嘗不想把童笙放在身邊,這樣能更好的保護他了。

但是……

如今戰局擺在這裏,兒女私情,只能忍痛抉擇。

“童笙,你要聽話,你不是說要做我的守護騎士麼,只有能擔大帥重任的人,才能更好的保護我,知道嗎?”這個孩子在承受着不該他這個年齡承受的壓力,但我……也沒有任何辦法,只能狠了心,對他說這樣的話。

童笙很懂事,他知道我爲難,吸了幾聲鼻子之後,重重點頭:“好!小媽放心,我一定當個值得讓人信賴的大帥,更快的成長,更快的變強,一切,只爲了能夠站到小媽身邊!”

我鼻子也是一下子酸了,抱緊他:“好孩子,對不起,讓你承受那麼多……”

“小媽承受的我多一萬倍,如今局面也由不得我們來做決定,我能理解你,小媽。”童笙腦袋靠在我肩膀,柔聲柔氣的反過來安慰我。

我摸摸他腦袋,很捨不得的放開了他。

冰城大軍與我們匯合在了一起。

其實直到現在,我們的軍隊依舊沒有達到之前的那麼多,甚至之前的少了不少,按照其他領袖的做法,肯定是把那麼少的軍隊聚攏在一起,一條戰線攻擊,誰能像冷陌這樣,把少量的軍隊,還分成了三個部分,既然不怕被各個擊破,說明冷陌早做好了萬全之策。

軍隊交結,寒羽進入我們隊伍,過來找我。

“小姑娘,聽說你在雷城七竅流血差點死?”

我有些無語:“怎麼我只是受個輕傷,傳的到處都是了啊,我這張老臉還往哪裏放啊。”

寒羽被我逗樂了,半笑着向我攤開說:“過來,我給你把脈。”

我特別乖的將手腕交給了他。

片刻後,寒羽一大聲“你懷孕了?!”,把周圍一大羣士兵的眼光都吸引到了我身。

“噓!”我害羞的不行。

童笙聽到我懷孕之後更是跑過來,本來都哄好他的了,這次這死孩子不論怎樣都不離開我了,說要保護我肚子裏的寶寶,把我弄的哭笑不得,最後還是冷陌當個壞人施加了威壓,才把童笙逼走,讓童笙去和他調過來的小分隊開會去了。

我嘆一大口氣:“這也真是……”

“懷孕了還要參加戰鬥,你不想活了啊?!”寒羽吼我。

我把流月給我身體織保護自宮孩子的事對寒羽說了說。

寒羽大翻白眼:“那又怎樣?說白了你是個小女孩,還真把自己當男人來用啊!那麼拼命做什麼?”

“你也知道我的性格,要是不能和你們同甘共苦,我會難受死的,這大概是皮賤吧。”我開了個玩笑。

反正我要參加戰鬥已經是既定的事實了,連冷陌都放棄了勸阻我的那個功夫,把我帶在身邊了,寒羽更是沒辦法,只能一個勁搖頭:“真是敗給你了,我和玄武都快成你私人醫生了。”

提到綠龜,綠龜從護腕裏露出個腦袋,對寒羽笑:“沒有我家那老婆子在,我只是隻普通烏龜,不是玄武,寒羽大人。”

重生-將門千金 四大神獸,綠龜最有禮貌,性格最好了。

我有些思念白虎了。

寒羽又說了我兩句,給我吃了幾種藥,這才放過了我。

軍隊交結完畢,冷陌與魑魅的交談也結束了。

魑魅即將從東邊離開,我們要走西邊。

“二貨。”魑魅到我跟前。

我看向他。

現在的魑魅不再裸體了,穿着我以前送給他那件紅色襯衣,這是他唯一穿過的一件衣服,身披他的黑羽貂裘,騎在高大威猛的馬,身後帶着大帥和軍隊,頗有一番王者風範,不愧是萬年前蚩尤手下的第一猛將,這滲人氣勢,也是沒誰能了。

“很帥。”我對他說。

他一愣,而後勾脣:“今天是冥界出太陽了吧?難得你不打趣我,啊?”

“嘴毒的人是你好不好,我一向很善良的。”

“你還善良?都不知道多少人被你傷碎心了,沒良心的二貨。”

我哈哈的笑。

他也跟着笑,笑着笑着,漸漸嚴肅下來,再次叫我:“二貨。” “咋了?”他極少嚴肅樣子,我都有些不習慣了。

他不說話。

沉默。

“冥王主城見。”那些想說的話,到了嘴邊,他始終沒有說出口,只是說了這麼一句話。

我和他之間,終究是不能糾纏的,我咬了咬牙,也沒有說什麼,對他一笑:“好,冥王主城見。”

魑魅又看了我一眼,眸光眷戀,我低下頭,假裝沒有看到。

他拉了下馬的繮繩,我聽到馬蹄子離開的聲音,才擡頭。

男人落寞離去的背影,映着天邊晚霞,格外的淒涼,格外讓人心痛。

我忍住了沒有叫他。

如果真的不愛,不要再讓他產生特殊誤會,否則會更深的傷害到魑魅,這個我很清楚,所以我和他之間,我一直都小心翼翼處理着我們的關係。

不多想了,我騎馬回去找冷陌。

一部分軍隊跟着魑魅離開之後,剩下的基本都是我們這邊的了。

隔着冷陌,我看到童笙在冷陌身旁,小小的男孩仰着腦袋聽着冷陌說話,在他身邊的都是大人,卻要聽從他的調派,如何處理與這些人之間的關係,對童笙是種很大的考驗,不過好在冷陌在幫他,我聽到冷陌當着那個小隊所有士兵的面,對童笙說:“從今往後你是本王大帥,戰場之,帥有先斬後奏的權利,倘若誰不聽從你差遣,憑藉你的本事,應該能處置,對麼。”

這麼一來,那些小隊成員知道,童笙背後的支持者是至尊王了,他們再不服氣童笙,也會考慮再三了。

童笙很聰明,必然明白冷陌的用心,點頭:“我明白了,王,您交代的任務我一定會完成的!”

在別人面前,童笙連稱呼都改了,要換做宋天痕,估計還會叫冷陌,冷陌哥。

童笙這小孩,以後必成大器。

冷陌又交代了兩句,讓童笙帶着他的小隊先行離開去查探地形了。

除了有冷陌的保護外,還有鬼差隨行,我擔心稍微減了些。

宋子清也要回冰城了,只是這次他沒有來與我道別,頭也沒回帶着軍隊繼續向着冰城去了。

但我知道,最擔心我的人,恐怕莫過於宋子清了,他只是害怕來跟我道別,會不捨得我,會不顧一切,跟我一起去吧。

沒關係,等戰爭勝利之後,回來給他個大大的擁抱好啦!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