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視著眼前這位君武宗的大師兄,視線又落到了下方的龍陽身上,片刻后,杜飛才吸了一口氣,緩緩道:「條件很好,不過,我還是拒絕!」

「為何?難道我所給的條件,還不夠好么?」葉青馬微微側頭。

「這跟條件無關,原因很簡單…我不信任你…我若是將那東西給你的話,恐怕下一瞬間,我的下場就和那老狗一樣了吧?」杜飛冷冷一笑,緩緩開口道。

「唔…你很聰明…不過很可惜,越是聰明的人,往往都死得越快……我原本還想省點力氣,看來,確實不行了啊!」葉青馬微微一嘆,隨後腳掌卻輕輕的向著前方踏出一步!

「轟——」

半空中的天地元氣驟然間一陣沸騰,而懸浮在半空中的杜飛突然間臉色猛的一變,腳踏九霄凌雲步,瞬間閃避而開!

「噗哧——」

一道波動淡淡的落到了杜飛方才所站立之處,直接令得那片虛空裂出幾道細細的痕迹,而只是被那餘波波及,杜飛卻已經臉色一變,而後一口鮮血狂噴而出。

「哦?四品尊級身法武技?看來你身上好東西倒是不少啊。」見到杜飛竟然能夠避開自己的一擊,那葉青馬臉上也是浮現幾分訝然之色,淡淡道。

「這個傢伙……居然有六品中階武宗的實力?」

見到這一幕,不僅僅是杜飛,皇室和雲水五家之處,不少人都是臉色猛的一變!

如此實力,這大安王朝之中,除了那三位至尊強者之外,已經沒有人是他的對手了!而且最關鍵的是,這一位的年紀,還不到三十!如此年輕的武宗強者!實在是令人震撼到了極處!

萌寶駕到:爹地寵上天 而在這等強者面前,杜飛那半步武宗巔峰境的實力,實在是如同螻蟻一般。

在所有人震撼的視線之中,葉青馬若有所思的凝視著杜飛,片刻后才淡淡一笑道:「本來想這樣殺了你,但是,看來還是將你生擒了好處比較多吧!」

話音落,葉青馬右手已經緩緩的向著前方伸出,隨後向著杜飛所在之處抓去!

「嗤——」

隨著他的動作,一隻真氣手掌緩緩的浮現在了半空之中,隨後帶著一股詭異的吸附之力,向著杜飛所在之處抓了過去。

而在這一刻,杜飛卻略微詭異的發現,自己在這個時候,竟然如同被硬生生的封印在了半空中一般,連動都沒辦法動分毫!

「這是…空間之力!這個混蛋!」杜飛心神一動,已經飛快的操控起了那靈丹奴,但是他卻發現,此刻不僅僅是自己,彷彿就連那靈丹奴的動作也被徹底的封印了一般。

「這個杜飛,完了!」見到這一幕,不少人都是在心中嘆了一口氣。雖然這杜飛剛才也是強悍無比的人物,但是,此刻在這一位君武宗的大師兄面前,他卻連反抗之力都沒有!這就是巔峰強者與所謂天才的差距!

望著這一幕,杜雲天遲疑了片刻之後,終於嘆了一口氣。雖然他倒是可以勉強抵禦那葉青馬,但是,也只是勉強罷了,跟他動手的話,恐怕整個雲水杜家都會被牽扯在內,僅僅是為了一個杜飛的話,杜雲天還是沒有這個魄力的。

皇室之處,皇普瑞微微的皺著眉,良久之後,終於嘆了一口氣。不過,就在他準備站起來的瞬間,突然間卻微微的皺了皺眉,旋即無聲的笑了笑。

「我就不信你能夠將我這樣生擒活捉了!」死死的凝視著眼前的葉青馬,片刻后,杜飛猛的一握手掌,一股真氣匯入了手中的滅世霸槍之上,而後,把霸槍帶著強悍無比的聲勢,狠狠的向著那緩緩抓來的真氣手掌所在之處轟了過去。

「嘭——」

隨著杜飛的一槍落下,巨大的聲響,猛然在場中響起,隨後無數人抬頭,略帶驚愕的凝視著半空之中,旋即,臉色都是微微的一呆……

這原本應該是六品低階武宗強者也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夠擊破的一掌,此刻,居然一下被這杜飛給轟破了?

「這不科學!」不少人心中瞬間湧起了這個念頭。

「嗯?」見到自己的一招被破,葉青馬臉色也是微微一變,隨後,他皺眉片刻后,才淡淡道:「是什麼人出手?要知道,壞我君武宗之事,一般可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嗬嗬嗬嗬,堂堂君武宗的大師兄就這幅德性么?若是你這話是威脅的話,可沒有任何意義啊!」片刻后,一陣陰笑之聲突然間從四面八方傳來,片刻后,杜飛身後的空間之處,突然詭異的扭曲了起來。

片刻之後,一道黑影緩緩的浮現,僅僅是瞬間的功夫,一位身穿黑袍的人影,便是憑空出現在了所有人的視線之中。

隨著這人影的出現,場中皇普瑞、杜雲天、雲嘯、水元、柳無眉等人的臉色,幾乎在瞬間都是微微一變。

「居然也是一位六品中階武宗強者?」皇普瑞緩緩的吸了一口氣,眼神之中,有詭異之色閃動。

「這個杜飛,到底還有什麼我不知道的後手,居然連這等強者都準備好了……」杜雲天臉色也是出奇的凝重,這個強者,加上場中的杜飛和靈丹奴,此刻,那葉青馬出場的優勢,幾乎瞬間就消失了!這個杜飛,當真是可怕!

然而,這些人還沒有震驚完,在這黑袍人身側之處,又有一片虛空扭曲了起來,隨後,一道白色的倩影,也是緩緩的出現在了所有人的視線之中。

「哎,看來一切都被小姐算到了,她是猜到了這等局面,才讓我們兩個來的吧?這個小傢伙,運氣倒是極好啊……」

這淡淡的聲音,柔媚無比,讓人只是一聽這聲音,就知道聲音的主人定然也是一位絕代佳人,而這聲音的主人,臉上卻帶著一面白紗,只是露出一個模糊的面貌,但是就算是如此,其如同水蜜.桃一般成熟的身影,卻還是令得不少人看到就微微的咽口水。

「這…六品低階武宗強者……居然又跑出一個武宗來了!」

不少人微微吸了一口氣,一個個的視線凝視著半空中,旋即都是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涼氣,眼前的這一幕,實在是……

整個大骨廣場,隨著這兩位武宗強者的出現,瞬間就陷入了一片絕對的安靜之中,雖然還有一些人看不出這兩位的實力,但是,從不少人悄聲的話語之中,這些人也都看明白了什麼。

「你們是什麼人?」

面對這等局面,就算是強如葉青馬,也不得不收斂了心中的那股自負,而是微微吸了一口氣,旋即緩緩開口道。 場中的氣氛,因為兩位武宗強者的出現,而變得又複雜了幾分,那懸浮在天際的黑袍人淡淡的注視了葉青馬片刻后,才微微低頭,露出一張黝黑蒼老的面孔,淡淡道:「你可以喚老夫為古真。」

「你們不是大安王朝的人?」葉青馬仔細看了那自稱古真之人一眼后,旋即略帶古怪的開口道。

「我們是不是大安王朝之人,想來,不用你一個小輩關心吧?」古真嘿然一笑道。

微微的皺了皺眉,葉青馬吸了一口氣,才淡淡道:「這位前輩,我雖然你不知道是到底來自何處,但是,此刻是我君武宗在行事。若是你來自大安王朝之外,想必也聽說過太初君武宗,我君武宗是太初君武宗的外門勢力,貿然和我們做對,想必對閣下沒有什麼好處吧?當然,只要閣下答應不插手今日之事,我君武宗定然視閣下如上賓!如何?」

「哈哈哈,你倒是很會說話啊,怪不得能夠成為君武宗的大師兄!」那古真笑了笑,轉頭看了一眼此刻臉色詭異的杜飛,才嘆了一口氣,淡淡道,「只可惜,你雖然會說話,但是老夫卻是有命在身,今日,這個叫做杜飛的小傢伙,老夫是一定要保住的了,否則的話,我家小姐發起火來,我這把老骨頭可承受不起啊!」

聞言,葉青馬的面色卻微微一沉,眼中閃過了一絲淡淡的猙獰之色:「前輩,雖然你不知道你究竟來自何處,但是,得罪了君武宗,進而得罪了太初君武宗,可不是什麼明智之舉,說不定,隨時會給你們帶來滅族滅派之難,還請前輩三思。」

「哈哈哈?君武宗很了不起么?至於太初君武宗的大旗,你也不要扛得太好,隨便有點見識的人,哪個不知道,類似你們這種外門勢力,太初君武宗沒有一千也有八百,別說我現在壞你們的事情,就算老夫現在將你們君武宗滿門都滅了,太初君武宗那面也不敢放一個屁,你信不信?」古真哈哈大笑,話語裡面的嘲諷味道明顯到了極致,但是,他這種張狂卻令得葉青馬的臉色微微變化。

「這麼說來的話,前輩應該是來自某個超級勢力的強者了么……」葉青馬畢竟是個人物,在想清楚這一點之後,臉色就微微的變幻了起來,顯然,此刻他心中也是在天人交戰。

「看來,這個喚作古真的,不會是什麼簡單人物,還有他身邊的那個女的,估計也不簡單,能夠輕而易舉的派出兩個武宗級數的強者,他們口中的那個小姐,多半不會是什麼簡單人物……不過,這個杜飛怎麼會和這等人物扯上關係?若是我沒料錯的話,恐怕,那個小姐多半是來自於那些神秘之地的人物了。」皇普瑞眼眸微微收縮,片刻后,才緩緩的開口道。

站在皇普瑞身側的皇普辰也是搖頭苦笑了一聲,隨著事情的發展,今日這個局面當真是越來越亂了,而這杜飛的背景,也是愈發的神秘了起來。如此的局面,就算是皇室之人也是不敢隨意的出手了。

「不過,此刻這局面,雖然對杜飛有利幾分,但是,君武宗那面那兩個老怪物可還沒有出現,若是那兩個老怪物出現的話,就算有兩個武宗強者出手,想要生離此處,也是極難的。」皇普瑞伸手揉了揉眉心,緩緩道。

「其實,此刻這局面,這杜飛若是要走的話,多半是沒有任何人能夠攔下他了,只不過,剛才的那些話父皇你也聽到了,這杜飛,恐怕是不會那麼輕易的走的!而以葉青馬的脾氣,這兩人,看來這次八成也是不死不休了!這個杜飛,真的超乎我們的想象之外啊!」皇普辰嘆了一口氣道。

皇普瑞的瞳孔微微一縮,片刻后,才凝視著杜飛的身影,淡淡道:「希望這個傢伙能夠知道,此刻的自己,並不是那葉青馬的對手,那麼,今日這局面就還勉強能夠過得去。若是他真的不知死活,惹出了那兩個老怪物的話,恐怕……」

雲水杜家之處,杜雲天眯著眼睛凝視著天際,片刻后苦笑一聲。

「家主大人。」

在杜雲天苦笑的時候,一道淡淡的聲音在其身後響起。

「怎麼回事?」杜雲天回頭掃了一眼,卻發現杜豪已經出現在了其身後。

「雲水龍家那面我已經親自去探過了,杜天並沒有在那裡,我抓了幾個人嚴刑逼供后,才知道,似乎幾天前,杜天被送去君武宗那面了。」杜豪淡淡道。

「這麼說的話,剛才那龍陽說的就是真的了。那麼,這一次杜飛想要救出他父親,恐怕沒有那麼容易了。希望,今日他能夠知進退吧……這等局面,就算我們雲水杜家,也沒辦法怎麼幫他了!哎!」杜雲天嘆了口氣,嘴角泛起了一絲苦澀的味道。什麼時候,堂堂雲水杜家之人,居然變得如此的無力了?

「這個傢伙,到底從哪裡找來的這些強者相助啊……你有頭緒么?」杜萱皺眉凝視著天際,淡淡開口道。

「沒有,不過,這兩個強者似乎有幾分眼熟,似乎我曾經在那裡見過一般……」杜倩也是微微皺眉,不過片刻后還是嘆了一口氣。

兩人微微的對視了一眼,彼此都是苦笑了一聲,今日這局面,當真是出乎意外之外啊!

與杜倩和杜萱兩人的一臉古怪相比,雲雨青的臉色卻詭異了幾分,她死死的凝視著這兩道突兀出現的身影,片刻后,才吸了一口氣,遲疑道:「是當日在不越城出現的那兩個強者,怎麼可能……」

全場各種各樣詭異的目光,並沒有令得杜飛神色有任何變化。從這兩個人出現的瞬間,他就認出了,這兩個傢伙不是其他人,赫然便是當日將小艾帶走的那兩位神秘的強者。而這兩位之所以會出現的原因,他心中還是猜到了幾分。

注視著這兩人片刻之後,杜飛才傾吐一口氣,在心中道:「這兩個傢伙,這次算是什麼意思?」

「主人,該不會是你那小侍女派他們來保護你的吧?當日我可就看出了,你那小侍女的來歷可是極其不簡單啊,若是他們口中的小姐真的是你那小侍女的話,那這次就算是主人你的運氣好了。」小白在杜飛的心中飛快應道。

「小艾派來的?」一念及此,杜飛自己也覺得有幾分無法想象,忍不住苦笑著搖了搖頭。他倒是有點不敢想象,當日那小丫頭片子,現在已經成了可以驅使這等強者的大人物了。

「主人,別管是誰派來的,今日這局面對我們極其不利,這個葉青馬太過恐怖,就算是我出手,我們也沒有什麼勝算,唯一的辦法,只有先退,然後再謀其他打算了。反正,從今天起,那雲水龍家也算是廢了,我們就算是不出手,估計他們也堅持不了多久,就會被其他雲水四家吞了!我們的目的,已經達成了,至於你父親的事情,目前以我們的實力,是沒有辦法的,只不過,只要知道了他們的目的是我的話,那麼只要主人你沒事,想來,他們也不敢對老主人出手了!主人!退吧!」小白沉默了片刻,才在杜飛心中低聲開口道。

「嗯。」杜飛緩緩的點了點頭,雖然心中還有幾分不甘,不過他卻也清楚,小白說的並沒錯。雖然自己也還有幾分後手,不過,若是想要靠著那些後手擊敗葉青馬,救出自己父親的話,恐怕還沒有那個實力。所以,與其今日在這裡硬拼了,還不如先退,再做打算!

「這君武宗,我一定會去的,這葉青馬,我也一定會殺!我們就先退吧!」片刻后,杜飛終於狠狠的咬了咬呀,極其不甘的開口道,「只不過,要走可以!那利息,我們卻必須得先收了!」

話音落,杜飛的視線一掃,已經落到了下方的龍傲天身上。

「主人,恐怕我們今日沒有時間收他的命,要在那葉青馬的眼皮子底下做此事,難度不小。」小白略微遲疑的開口道。

「就算有難度,此事也非做不可了,放虎歸山的事情,我可是半點也不喜歡!」杜飛緩緩在心中開口道,隨後,他不再遲疑,而是左手一甩,已經有數千衍宗丹被其打入了身側的靈丹奴體內。

然而,杜飛剛剛有所動作,那陷入沉思之中的葉青馬已經有所察覺,他的視線微微一轉,落到了杜飛的身上,冷冷一笑道:「杜飛,雖然不知道你從那裡找來的兩個強者出手,不過,今日若是留不下去你,我葉青馬日後還如何服眾?」

「我什麼時候說我要走了?」杜飛望著葉青馬,似笑非笑的猛的一揮手。

「唰——」

隨著杜飛的動作,那靈丹奴卻已經一閃,葉青馬下意識的一凜,剛想要有所動作,但是卻已經渾身一震,厲喝道:「小子!你敢!」

「轟——」

話音還沒落下,那靈丹奴已經出現在了葉青馬的面前,一拳狠狠的向著前方轟了出去!

「唰——」

幾乎同時,杜飛的身形也已經出現在了龍傲天的身子面前,其手掌一伸,卻已經一把卡在了龍傲天的喉嚨之上,將其身形從地面之上直接舉了起來。

「杜飛…你敢……」龍傲天此刻早就失去了反抗的力量,被杜飛卡在喉嚨之上,當下只能一臉漲紅的開口道。

「你是不是也想不到,就連你那位大師兄出手了,你也會死在我手裡?」杜飛盯著龍傲天,臉上沒有什麼多餘的表情,只是輕輕的笑道。

在確定要離開之後,他就明白,以龍傲天的天賦,自己定然要先將他擊殺之後才能夠離開,否則的話,此人將會是自己日後最後的**煩!畢竟,這超級天才之名,也不是什麼人都可以叫的。

「你…不要…我……」龍傲天眼神赤紅,眼眸深處,隱隱的有詭異的白光在蠕動著。

「放心好了,你死之後,我不會在對你雲水龍家之人出手,還有,我也知道,你體內也有一道殘破的武靈,我會幫你將那東西一起收了,你儘管放心去吧!」杜飛淡淡一笑,眼眸之中的殺意,毫不掩飾。

望著杜飛此刻的表情,龍傲天身子突然劇烈的顫抖了起來。

「轟——」

半空中之中,葉青馬猛的一揮衣袖,將那具靈丹奴狠狠的轟開,眼眸之中有暴怒之意閃過。若是在這等情況下,還被杜飛當著自己的面擊殺了龍傲天的話,那麼自己日後還怎麼服眾?

「小子!你敢!」 「呵呵,他有什麼不敢的?」古真腳掌輕輕一踏,正好擋住了葉青馬的去路,緩緩一笑道。

「你什麼意思?」葉青馬微微咬牙道。

「我沒什麼意思,只要這個小子能夠安全離開,我的任務就算完成了,當然,他臨走之前想要解決一點恩怨的話,這點時間,我還是要給他的。」古真淡淡道。

「你不要以為,有你保著他,我就無法將其擊殺,雖然你也是六品中階武宗強者,但是真要動起手來,勝負可是難說得很!」葉青馬沉聲道。

「呵呵呵,這個的話,誰知道呢?不妨,我們來試試看如何?」古真笑了笑,輕輕的拍了拍手。頓時,那一直沒有開口的白袍女子也是身形一動,與其並排矗立在了天際之上。

望著這兩位武宗強者聯手,這一瞬間,就算是葉青馬的臉色都是變得難看了起來。這兩個人,可不會和那龍陽一般毫無防備,能夠讓他偷襲得手。

半空中的對峙,並沒有影響下方的杜飛。他視線淡漠的注視著此刻正不斷瘋狂掙扎的龍傲天,而後緩緩的伸出了左手,覆蓋在了後者的丹田氣海之上。

「龍傲天,結束了,要怪,就怪你為何要來打我杜家的主意吧……」

澎湃的真氣波動,在杜飛的掌心之處瘋狂的凝聚著,而那龍傲天的臉龐在這一刻,也是湧上了恐懼之色,這一刻,他極其清晰的感應到了那死亡的味道。

「杜飛,不要殺我,這是你和龍傲天之間的恩怨,與我無關,只要你放我一條生路,我願意跟著你,我有遠古妖虎宗的傳承,我可以給你不少好處!」

然而,就在杜飛催動著真氣的時候,突然間,一道沙啞的聲音從龍傲天的體內傳承,顯然,是來自於那殘破的武靈。

杜飛的眼神淡漠,絲毫沒有因為那殘破武靈的話語有任何動搖,只是視線依然緩緩的凝視著龍傲天,片刻后,才再次一笑。

「龍傲天,走好了,我和你們雲水龍家的恩怨,到此結束,你也放心好了,你那位師尊,很快,我也會送他下去和你做伴!」

杜飛盯著龍傲天那恐懼的臉色,終於不再猶豫,掌心的勁力瞬間噴出。

「咔嚓——」

沉悶的聲響,在此刻顯得刺耳無比,而那龍傲天瘋狂掙扎的身軀,也是在這一刻無力的軟了下去。此刻,其臉上還充斥著猙獰和恐懼兩種情緒,顯得極其的不甘,也極其的可怕。

杜飛的手掌,輕輕的按在了其龍傲天的丹田氣海之處,在那裡,其氣海已經破裂,鮮血在傷口之處流溢而出,顯得極其的血腥。

杜飛面色淡漠的凝視著手中生機迅速消退的龍傲天,片刻后,才輕輕的將手掌在其身上擦拭乾凈,而後將其屍身,輕輕的甩在了地面之上。

龍傲天,終於算是死了!

望著地面之上那具死得不能再死的屍體,杜飛終於知道,這位令得自己家破人亡九死一生的幕後黑手之一,終於在這一刻,付出了他應有的帶價!

「父親!這第一筆血債,我已經為我們杜家討回來了!你等著我,很快,我就會將你救出,而剩下的債,我也將會親手討回!」

杜飛緩緩的吁了一口氣,終於放鬆了幾分,只不過,在其準備轉身離開的瞬間,突然,其心神微微一動,眼神再一次落到了龍傲天的身上。

「真是想不到了,到了這等地步,你居然還有所保留,龍傲天,看來,你就算死了,也不會讓我安分啊!不過,我卻無論如何都不會給你任何機會的!」

杜飛突然笑了笑,旋即身形一動,手掌伸出,食指已經飛快的按在了龍傲天的眉心之處,而後,一股極其強悍的精神力,就瞬間侵入的龍傲天的體內。

雖然說,剛才,杜飛已經將龍傲天徹底的斬殺了,但是,在他準備離開的時候卻發現,這龍傲天的體內居然還有一絲薄弱的波動,而若是杜飛猜得不錯的話,那一絲波動,應該是來自於那殘破武靈!而這等東西,若是留下來的話,多半會是一個天大的禍患,所以,以杜飛的性格,這等禍患,他定然是會自己親手處理掉的。

「呼——」

隨著杜飛的催動,一股股極其強悍的精神力在龍傲天的身體內不斷的徘徊著,片刻后,終於在龍傲天的心臟部位,杜飛察覺到了一股詭異而又微弱的波動,當下,其精神力已經瞬間形成了一道天羅地網,將那處區域盡數的包裹!

「杜飛!你不要太過分!我與你無冤無仇,就算你斬殺了龍傲天,也與我無關,我自會去重新尋找適合自己的主人,你何必趕盡殺絕!」此時,那殘破武靈顯然也發現了自己已經被杜飛禁錮了起來了,所以,當下它也是忍不住怒吼道。

「雖然我也不想和你過不去,只不過,就算我放過你,你多半也會落到了君武宗的手裡,我可沒有這等放任自己的敵人壯大的興趣,所以,今日,我可沒有打算放過你!」

「小白!出手!」

杜飛輕笑一聲,隨後卻已經飛快的在心裡下令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