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我師父哪,這幫傢伙,就算借給他們十個膽子,他們也不敢放肆!”

“好,走吧!”林辰點了點頭。

當即,三人也不管周圍的人,還有陳大龍,邁步山上。

一轉眼,幾個人消失在半山腰處。

而等到他們走了之後,周圍的龍門弟子還有形堂弟子,這才把陳大龍救走。

其中一個邢堂弟子悄悄的對另外一個邢堂弟子道:“快去通知周長老,讓他過來,林辰這個混蛋,咱們恐怕對付不了,只有靠周堂主了!”

“你確定周堂主會管,畢竟那個小雜種可是夜十三撐腰!”

“哼,放心吧,周堂主一定會管的……”這人說着,故作神祕的一笑,隨後從懷裏拿出一個精細的盒子出來,交給了另外之人道:“把這個交給周堂主,到時候周堂主必管!”

“……嘿嘿,我知道了,我這就去!”

兩個人陰陰壞笑,一臉詭譎。

重生之娘子追夫記 ,隨後徑直走進門主大殿,剛進大殿,就見一個妙齡女孩從內殿內走了出來,這女人不是別人,正是夜十三的師妹。


水靈靈。

水靈靈見到夜十三之後,立刻開心的蹦蹦噠噠的跑了上來,笑着跑到夜十三身邊道:“師兄,你可算回來了,這段時間讓我守着師傅,可是把我累壞了。”

“你這傢伙,倒是圖個清閒,可恨!”

“哎呀師妹,我這不是有事嗎。”夜十三說着,轉頭對林辰介紹道:“林辰,這位是我師妹,水靈靈,也是我師傅的關門弟子……靈靈見過林辰先生!”

“師兄,這個就是你說的神醫!”水靈靈看着林辰,俏臉含霜,一臉的猶疑之色。

這人就是師兄口中的神醫,可未免也太年輕了吧,有沒有搞錯。

水靈靈可沒有夜十三那心性,心有疑慮 立刻便開口問道:“你就是我師兄口中說的那神醫,你不會是騙子吧,哪有神醫這麼年輕的。”

“我可警告你,別是冒充的,要不然要你好看!”

“師妹,不可無理!”夜十三立刻大聲呵斥。

生怕水靈靈得罪了林辰,急忙拉住她,然後對這林辰笑着說道:“林辰,你別跟我師妹一般見識她就是這樣,說話不走腦子!”

“放心吧,我不跟女人一般見識。”林辰淡淡一笑。

這水靈靈的性子倒是跟楚瀟瀟一般,差不了多少,林辰連楚瀟瀟都能齁住,他自然不會在意水靈靈,說完,就見林辰道:“走吧,別耽誤時間了,還是去看病人吧。”

“好,沒問題!”夜十三樂不得。

當即,帶着林辰直奔內殿。

再說水靈靈,眼見着林辰他們進入內殿去,她急忙追上。

雖然有夜十三保證,但她還是擔心林辰是個騙子,另外,她也想看看林辰究竟有沒有本事給她師傅療傷,究竟何德何能。

幾人匆匆進入內殿,而與此同時,那邢堂的弟子來到了周堂主的堂口。

“弟子拜見周堂主。”

站在堂口外,那弟子立刻恭敬的稽首作禮。

話音落,就見堂口的大門豁然開朗,然後,一個年輕的男子邁步走出。

“你是邢堂的宋思哲吧,你們邢堂的沒事跑到我們堂口做什麼?”

“哦,原來是孫師兄啊,孫師兄好!”宋思哲連忙跑上去,滿臉堆笑。

姓孫的明顯不太愛搭理宋思哲,也沒有給他好臉,冷若冰霜的說道:“有事說事,沒事就滾,我們不待見你們邢堂的,要是讓其他弟子看見,弄死你可別怪我。”

宋思哲聞言,一臉的尷尬啊!

心裏頭都把孫師兄罵翻了。

媽的,以爲他願意來那,要不是因爲需要周堂主幫忙,他纔不會過來。


拿着自己的熱臉貼人家的冷屁股。

心裏咒罵着,面上卻還是強擠着笑容道:“那個孫師兄,我確實有事,師弟我奉了我師尊之命,特地給周堂主送一件寶貝……”

“送禮,好,把東西給我吧。”

不等宋思哲把話說完,孫師兄直接打斷了他。

送禮又怎樣,送禮也照樣沒有好態度,因爲邢堂的就不值得讓他們又好態度。

宋思哲嘴角狂抽,一時間頭頂一片曹尼瑪啊!

媽的,老子是送禮的,你是收禮的,收禮還不給好臉,這特麼什麼揍性。

在這說了,把東西給你,你算老幾啊!

“那個什麼師兄,我師傅臨來之前,已經交代過了,必須親自把東西交到堂主手裏。” “那你走吧,這禮我不收了!”孫師兄隨手就要關門,把宋思哲拒之門外。

“哎,孫師兄別啊,別啊!”眼見着孫師兄要關門,宋思哲急了,急忙叫住。

這一刻,宋思哲在心裏頭一個勁狂罵不止啊!

他孃的,這特麼的,也太特麼裝逼了吧!

老子怎麼說也是刑堂的弟子,平時跟你姓孫的都是平起平坐的,還真沒發現這貨這麼裝逼,媽的,也就是今天有求於人,否則一定拔刀,一刀把這貨給砍了!

罷了罷了,咱們風水輪流轉!

姓孫的你特麼等着,等着哪天落到老子手裏,看我怎麼收拾你!

心裏狂罵不止,面上卻流露出一副恭維之色道:“孫師兄別生氣,別生氣好不好,要不這樣,你來轉交,你來轉交還不成嘛,到時候只要幫我傳幾句話就行!”

這禮是必須得交的,否則如何拉攏周堂主,不拉攏周堂主,如何幫他們師傅報仇。

至於親不親手把禮物交給周堂主,這事特麼的也沒辦法,誰叫人在矮檐下那。

人家不讓進,他也沒招。

現在是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頭啊!

“哼,早這樣多好,浪費我口水。”

孫師兄冷哼,跟着隨手接過寶盒,然後,轉身便走。

“那個師兄,我還沒有說話那,有幾句話要交代,這事得跟周堂主說啊……”

見孫師兄要走,宋思哲連忙叫住他。

“不必了,那點事,以爲旁人不知道啊……我會跟師傅說的,當然了,他老人家答不答應不知道!”孫師兄冷笑着瞥了宋思哲一眼,跟着再不在理會,徑直離開。

把宋思哲丟到門外。

宋思哲眼見着孫師兄走遠了,他立刻變臉,切齒咬牙的罵道:“姓孫的,你個大煞筆,咱們山不轉水轉,你等着你求老子那天的,看我怎麼收拾你,草!”

宋思哲算是把孫師兄給記恨狠了。

再說孫師兄,他來到了內堂,直接推開了周堂主,周大偉的房門。

而此時,內堂,周堂主正在打坐練功。

周堂主周大偉是個中年大胖子模樣,一張大臉跟燒餅一樣,脖子上的贅肉都快趕上千層餅了,不過,這人一胖啊,倒是顯得很和善,很面善。

但是,這周大偉可絕非表現的那麼面善。

善良的面孔下,一雙老眼睛卻嘰裏咕嚕亂轉,可見,這也不是一個安分守己之輩。

此時孫師兄推門而入,看到周大偉之後,立刻做稽。

“師傅,邢堂的宋思哲帶來這個,不知道是什麼東西,還請師父過目。”

“哈哈,如我所料,邢堂這羣廢物果然還是撐不住,找老子來了!”

“來來來,把東西拿過來,讓我瞧瞧!”

周大偉大樂啊,當即急不可耐的讓孫師兄把東西遞給他。

孫師兄依言,連忙把寶盒遞過。

周大偉將盒子打開,而當盒子打開的那一刻,頓時,一股沖天的藥香之氣飄散而出。

藥香四溢!

這寶盒之中,卻是躺着一枚黑紅色的丹藥,丹藥香氣四溢,可見不是凡品。

“這是,這是什麼丹藥啊!”孫師兄見狀,面露詫異之色。

這丹藥,跟他們平時龍門給他們的福利修煉丹大不相同,香氣更爲濃郁。

而周大偉則是滿臉喜氣,一臉興奮之色。

“哈哈,果然是大還丹,果然是大還丹,哈哈哈,哈哈……”

“大還丹,師父你說這是大還丹!”孫師兄聞言,看着寶盒當中的丹藥眼中立刻放光啊!

大還丹,難道就是那傳說當中,吃了便可以提升甲子功力的大還丹嘛!

話說那東西,不是少室山特有珍寶嘛!

“師父,這大還丹不是少室山的寶貝嘛,怎麼會在刑堂手裏!”

“呵呵,你以爲那個陳大龍是怎麼修煉到如今境界的,還不是靠各種天地靈才,所以,要說咱們龍門藏寶最多的,當屬陳大龍無疑,而且,此人蒐羅天下靈寶也是一絕。早些年我就知道,此撩藏了一枚極品大還丹,用於提升修爲所用,而今,還不是落到了我的手裏!”

“哈哈,哈哈……有了這大還丹,老子完全可以直接衝擊真武五品了。”

替嫁棄妃覆天下 ,一邊說着,說道得意之處,老臉上橫肉亂顫啊!

這還沒完,興奮之餘,就見周大偉眼神立刻陰沉下來,眼中散發着詭異的光芒:“嘿嘿,老子我一旦衝擊成功真武五品,到時候,這龍門之主的位置該換換了。”

“皇帝輪流做,今年到我家!”

這周大偉,野心竟然極大,聽他這口氣,這貨竟然還惦記着龍門之主的位置那。

而孫師兄一聽這話,也是紅光滿面啊!

周大偉是他的師父,而一旦周大偉篡位成功,那他們這些做弟子的,身份自然也水漲船高,哪怕他們還不到朱雀使的位置,但在龍門,也將無人敢惹了。

這便是一人得道,雞犬升天!

當即,就見孫師兄恭賀道:“恭喜師傅賀喜師傅,一旦師父成爲龍門之主,龍門必定可以統一江湖,師父也將是千秋萬世的江湖主宰了!”

“哈哈,話雖沒錯,但要謙虛,要謙虛懂嗎。”

周大偉大笑擺手,隨後道:“去吧,告訴那個宋思哲,就說他們刑堂的事,我定當援手,我現在就過去,把那個小賊擒住,交給他們刑堂發落,另外……”

周大偉欲言又止,隨後嘿嘿壞笑道:“另外,叫他們陳堂主保重身體,呵呵,明明實力不濟,就不要老出手了,否則只會丟人現眼而已,哈哈哈……”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