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時候,慕家的處境會比現在要困難的多。

查理定定的望著葉簡汐很久,一點點的將她僵硬的身體,往車裡拉回,「簡汐,我知道你現在很難受,我們不能過去,且現在那邊的混亂情況,我們去了會發生什麼事。」

「你冷靜一下,想一想你做的一切,想一想你肚子里的孩子……」

葉簡汐聽到孩子兩個字,肩頭顫抖的更加厲害,心裡憋悶到了極點,身體的每一個細胞,每一寸肌膚,都快要被撕扯得粉碎。

她忍不下去了,這條路她忍了太多,已經忍到了極限。

她覺得此刻生不如死,黃泉地獄的疼痛也比不上她此刻的痛……

查理放開了她的手,讓她一個人安靜的呆著。

他知道,他會挺過這一刻的。

當初她能忍痛離開慕洛琛,這一刻,她也能制止自己不過去。

車廂內一片寂靜,爆炸聲鳴響了將近二十分鐘,才漸漸的平息,葉簡汐倚靠在車窗上,眼裡看不到半分的亮光。

兜里放著的手機,嗡嗡的震動著,查理掏出手機,聽到電話那邊的聲音,面色變得更加的難堪。

「我知道了,你們先在那邊好好的看著。」

說完,查理掛斷了電話,扭頭看向葉簡汐,猶豫的片刻,說:「簡汐,我帶你去醫院一趟。」

葉簡汐機械而遲緩的動了一下,望著他的眼眸充斥著血絲,「是……誰出事了嗎?」

最後一句話,她問的小心翼翼。

查理涌到喉嚨口的話,又咽了回去,「到醫院就知道了。」

他派去醫院那邊的人傳來消息,沈綿綿因為被強姦流產,現在大出血,生命垂危。

她那麼在乎這個朋友,若是死了也沒辦法見到最後一面。

一定會很傷心吧……

查理在心底微微的嘆息著。

車子發動,很快駛向醫院。

葉簡汐看著醫院越來越近,眼睛瞪到了極點,明明想落淚,可一滴眼淚也落不下來了,滿心的凄惶和害怕。

到最近的醫院,短短二十分鐘的距離,葉簡汐卻覺得漫長的像是度過了一輩子。

下了車,查理的人帶著兩個人,往手術室的方向走。

醫院的搶救室前,慕家派來保護溫如意的人,嚴正以待的站在手術室跟前。

查理拉著葉簡汐,往醫護室走。

「情況怎麼樣了?」

查理見到裡面等著的護士問。

「還在搶救中,剛才出現了心臟短暫停跳。」

護士緊張的會所。

「誰的心跳停跳?」葉簡汐猛地上前,抓住了護士的手。

護士被她嚇了一跳,緩過神來說:「沈小姐。」

葉簡汐抓住護士的手,瞬間加大的力度,幾乎把自己的手,嵌入她的肌膚里。

護士臉上一陣扭曲,但沒敢出聲。

查理上前,拉住葉簡汐說:「簡汐,你冷靜下來。」

葉簡汐一瞬不瞬的望著他,想要說自己很冷靜,可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查理對護士說,「給她拿一身護士服。」

護士忙轉身拿護士服。

查理抓住葉簡汐的肩膀說,「簡汐,你如果可以冷靜下來,我就送你進急救室,見沈綿綿,如果你沒辦法的話……」

「我已經冷靜了。」

葉簡汐打斷他的話,牙齒打著顫,明明已經緊繃到了極點,下一刻就要崩潰,可她還是強迫自己把話說出來。

「查理,我很冷靜,絕對不會鬧出事,讓我進去。」

對上她決絕的眼睛,查理鄭重的點頭說,「好,我答應你進去。」

護士把護士服拿給葉簡汐,幫她快速的穿上,戴上護士帽和口罩后,然後拿出一個臨時製作的證件,掛在了她的胸口。

「等下你跟著我進去,別發出任何聲音,你能在裡面十分鐘,十分鐘后,要藉機出來,否則出了紕漏,你知道後果的。」

葉簡汐用力的點頭。

護士吩咐完,立刻往外走。

葉簡汐跟著她腳步往外走。

查理看著她的背影,心口忽然一陣狂跳,不知道哪裡來的感覺,這次簡汐去了會出事。

本能的伸出手,想要阻攔她,可葉簡汐已經跟著護士走了。

查理收住手,走到門口,視線不經意的穿過葉簡汐的肩膀,落在走廊的盡頭……那裡一行人匆匆的走過來,為首的人面容冷峻,五官分明,透著一股冷意。 那個人,不是別人,正是慕洛琛!

查理看著慕洛琛前面的葉簡汐,手動了動,想要出門,但最後還是忍住,緩緩地退回了房間。

慕洛琛大步的向前走,面容冷硬,「子澈到了哪裡了?」

「已經在機場,現在應該在來醫院的路上。」

「嗯。」

慕洛琛微微的點了點頭,心底的冷意加深了幾分,如意現在的狀況,若是被子澈見到,絕對會發瘋,他不能讓子澈在失去理智,做出和裴家玉石俱焚的事情,所以把裴老爺子關押后,趕緊來了醫院。

周文達陪在他身邊,沒有繼續說話。

一行人快速的向前。

噠噠噠,紛沓有序的腳步聲從身後響起,葉簡汐開始沒在意,但是當那道身影擦肩而過,走到她前面的時候。

葉簡汐看到那道熟悉的身影,身體猛地顫抖了一下,腳下的步子一頓,怔怔的望著那個人,那聲『阿琛』差點脫口而出。

但最後,這聲叫聲生生的哽在了喉嚨,不上不下。

「快走。」

旁邊的護士注意到她的異樣,拉了拉她的手,低聲說道。

葉簡汐回過神,垂下眼睛,再次繼續向前。

視線里,慕洛琛的腿不停地交錯,葉簡汐的眼睛酸澀到了極點,她很想見到他,但從沒想過會是在這種情況下見面。

這樣也好……

他認不出她來,才是最好的。

走到急救室跟前,慕洛琛一行人停在了門口,葉簡汐和護士要進急救室,卻被攔住了……需要檢查證件。

葉簡汐看著門口的檢查的人,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不會被發現的,一定不會發現的。

那個檢查人員,拿過她的證件,掃了一眼,擰了眉頭,「我怎麼不記得有……」

你這個護士。

話剛說了一半,急救室的門嘭的打開,一個穿著白大褂的醫生走出來,看了兩人一眼,說:「你們還在磨蹭什麼?還不趕緊進去!」

護士一把拿過葉簡汐的證件,說:「我們這就進去。」

說著話,推著葉簡汐往裡面走。

葉簡汐低垂了眉頭,一言不發的跟著她。

慕洛琛抬眸看向急救室的方向,視線剛落在葉簡汐的身上,醫生的身影便擋住了她。

急救室的門開了又關,將葉簡汐的身影徹底的隱藏。

醫生踱步走向慕洛琛,格外嚴肅的說,「慕先生,沈小姐的情況很不好,我們能做到最好的情況,也只能保住她的命,這次手術后……她這輩子都不會再孕了。」

溫如意的身體狀況本身就很差,加之懷孕后,她沒注意保養自己的身體,情況更加兇險。

這次她被強姦致使流產,是雪上加霜。

能把她搶救回來,已是不幸中的萬幸,想再次受孕,再也不可能了。

慕洛琛聞言,神情有片刻的出現愣忡,沉默了片刻后,沉聲說:「無論如何保全住她。」

「是。」

醫生點了點頭,轉身又折回了病房。

慕洛琛站在走廊的盡頭,望著急救室亮起的三個猩紅的字,眼底的血絲,漸漸的增多。

裴錦德……

這個老畜生!

他絕對不會放過他!

急救室內。

葉簡汐一步步的走向手術台前,距離五六步遠的時候,看到躺在上面的溫如意,腳下一軟,渾身的力氣被抽的乾乾淨淨,如果不是旁邊護士抓住她的手,她此刻已經跌坐在地上。

「葉小姐,我不能再顧著你了,你自己注意。」

護士壓低了聲音說了一句話,很快走到手術台前,配合醫生的工作。

葉簡汐直直的走向溫如意,強忍了許久的眼淚,再也忍不住落下來,手指哆嗦著扶住手術台的邊緣,顫抖著唇,發出一個模糊的名字。

「如意……」

為什麼如意會變成現在的樣子,她離開后,到底發生了什麼……

葉簡汐輕輕的摸上溫如意的臉頰,心被撕扯成前片萬片的碎片,疼痛的無法呼吸,她寧願躺在上面的是她,而不是如意。

「如意。」葉簡汐低聲的輕喃,「我回來了,你不是說過,為了我和裴娜,也會好好的活下去嗎?」

「我現在回來了,好好的站在你跟前,你也要好好的……」

葉簡汐的話說了一半,喉嚨哽咽的緊,再也說不出一個字。

機器發出尖銳的鳴叫聲,醫生和護士的臉色,瞬間緊繃了起來,「快,進行心電復甦。」

醫生快速的行動了起來。

葉簡汐看著儀器上拉平成直線的生命體征,腦子轟得一聲炸裂開來,豆大的眼淚從眼眶裡湧出來,她像讓溫如意振作起來。

可就在這時,急救室的門,「嘭」的一聲打開,容子澈匆匆的闖了進來。

「如意!」

容子澈嘶吼了一聲,衝到手術台前,將她擠到了一邊,抱住了溫如意。

葉簡汐身體一個踉蹌,後退了兩步,後背抵在一個堅硬的胸膛上,然後一雙修長的手,扶住了她消瘦的肩膀。

「對不起,子澈他……」

慕洛琛眉頭一擰,準備把懷裡的護士拉開,可對上那雙淚意蒙蒙的眸子,餘下的話忽然堵住了。

腦子裡有東西快速的閃過,他想要抓住,但沒能抓住。

「你……」

慕洛琛冷聲開口,有很多話涌了上來,可到嘴邊,一個字也說不出來,只是一瞬不瞬的的望著她。

葉簡汐眨了眨眼睛,視野里慕洛琛的身影清晰的呈現,她愣了兩秒,猛地回過神來,站直身體,想要掙脫他的手。

可慕洛琛抓的極緊,根本沒給她逃跑的機會。

葉簡汐掙扎了幾次,都沒辦法把他甩開,急的腦門上的汗,密密麻麻的涌了出來,就在她著急的時候,手術台那邊忽然傳來容子澈的吼聲。

慕洛琛望著她的眸子終於移開,看向手術台那邊。

葉簡汐趁機,把自己的手拿了出來,頭也不回的匆匆的跑向門口。

慕洛琛回過頭,想要再抓她,可手術台那邊,容子澈情緒已經失控,他猶豫了兩秒,抬步走向手術台。

葉簡汐一路狂奔出了急救室,回到醫護室,胸口依舊嘭嘭的跳動著,心臟像是要從胸腔里掙脫。

阿琛……

他剛才和她近在咫尺,他認出她來了嗎?

腦海里閃過,和他對視的那一幕,葉簡汐的眼淚不停地落下來,呼吸粗重的像是一個垂危的病人。

查理聽到動靜走出來,看到她,緊張的抓住她的手腕,問:「慕洛琛剛才有沒有認出你?」

從她剛才離開,他就一直在擔心她的情況,儘管她全副武裝,可慕洛琛和她那麼熟悉,有極大的可能會認出她!

葉簡汐捂著嘴,拚命的搖頭,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她快要痛死了……

如意,洛琛……

她最在乎的人就在她眼前,可她一個人也不能認,只能偷偷地看他們一眼……

葉簡汐捂著胸口,覺得那裡幾乎沒了心跳。

查理將她的痛苦盡收眼底,彎腰捧住她的臉,「簡汐,你答應過我的,我送你來醫院,你不能因為見到他們受到影響。」

查理的認真的看著她,眼底充滿了憐惜和同情。

他知道她此刻難過、痛苦到了極點,可她不能放棄自己,她還有寶寶。

葉簡汐望著他,輕輕的點了點頭,「再給我一分鐘,只要一分鐘就好。」

再給她一分鐘,讓她難過一分鐘就好……

「好。」

查理說完,轉過身背對著她,沒有再說話。

葉簡汐蹲坐在地上,將自己蜷縮成一團,無聲的流淚。

她會忍下去的。

那些害她所愛的人還沒有繩之於法,她怎能不堅強。

葉簡汐一點點將心頭的悲傷,藏在心底的最深處,眼神漸漸的變得堅強。

一分鐘后……

查理轉過身來,看到她雖然滿臉的淚水,可已經不像剛才,傷心、絕望得隨時會崩潰死去,心頭稍稍放鬆了一些。

拿出手帕,遞到她跟前,查理說:「簡汐,我們必須走了。」

慕洛琛哪怕現在沒發現,等他回過神來,覺察到端倪,也會察覺到事情的不對。

屆時,他們還留在醫院裡,會被他輕而易舉的找到。

葉簡汐遲疑了兩秒,點了點頭,走到隔斷後面,把身上的護士服脫了下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