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纔的女鬼,葉知秋看她一切正常,不像是淹死之鬼。

“不是淹死鬼,幹嘛呆在水中啊?”柳雪看着河面,說道:“天色也快亮了,很快就會有早起鍛鍊的人,知秋,我們先回去吧。”

“那這女鬼怎麼辦?”葉知秋指着河面說道。

“暫且放過她吧,等會兒河邊就會有晨練的人,你也不能當着別人的面來捉鬼,對不對?”柳雪說道。

“好吧,到今天晚上再說。”葉知秋點點頭,和柳雪一起向回走,又問道:“蘇珍和幼藍的修煉怎麼樣?”

柳雪搖了搖頭:“修煉的情況不太好,因爲這個女鬼的出現,干擾了她們的心神,我只好提前結束了,今晚上繼續修煉。”

“這該死的女鬼,今天晚上如果她再搗亂,我一定叫她吃不了兜着走!”葉知秋惡狠狠地說道。

柳雪也點頭,說道:“今晚修煉之前,我們先把河裏的女鬼抓了,免得節外生枝。”

“如此最好。”葉知秋說道。

誰知道,那個女鬼竟似有順風耳,聽見了葉知秋和柳雪的對話,反脣相譏道:“這是我的地盤,你們憑什麼抓我?大言不慚,如果你們今晚敢來,我就叫你們變成淹死鬼!” 葉知秋和柳雪一起駐足,轉身看着河面,判斷聲音的來源地。

女鬼的聲音繼續說道:“人不犯鬼,鬼不犯人,如果你們一再苦苦相逼,也別怪我不客氣!”

這口氣很狂妄,帶着嚴重的威脅。

柳雪聽力過人,判斷精準,用手向東一指:“在那邊的河底!”

“好,我去抓她。”葉知秋便要行動。

柳雪一把扯住葉知秋,搖頭道:“還是算了吧,天色將亮,不太方便行動。到了晚上,我們再來會會她,看這女鬼有多少道行。”

“可是這個女鬼太囂張,我咽不下這口氣!我不想等到晚上,只想現在就收拾她!”葉知秋說道。

面對這個女鬼的胡攪蠻纏,葉知秋的確來火,是可忍孰不可忍?

想想也怪自己,如果剛纔一見面,就給她來一個狠的,早就把她幹趴下了。

直接出赤元劍,肯定把女鬼射成篩子!

柳雪扯着葉知秋不放,微笑道:“你一個修道之人,難道這點定力都沒有嗎?無非再等一個白天而已,這女鬼既然紮根在這裏,就跑不掉。甕中之鱉井底之蛙,先讓她得瑟着。”

“好吧,等到今晚再說,我絕對不會輕饒了她!”葉知秋嘆氣,跟着柳雪轉身走進樹林。

女鬼的聲音隨後傳來,挑釁道:“今天晚上我恭候大駕,看你這個茅山弟子,究竟有多少手段!看看誰是甕中之鱉,井底之蛙!”

“今晚上,我讓你跪下來喊爺爺!”葉知秋回頭罵道。

“何必跟一個女鬼呈口舌之利?走吧,降低了你茅山弟子的身份。”柳雪微微一笑,拉着葉知秋,加快腳步而去。

葉知秋窩了一肚子的火,一路上憤憤不語,心裏在琢磨着,今天晚上該怎麼折磨這個不知死活的女鬼。

回到下榻的賓館,天色已經大亮,葉知秋和柳雪各自休息。

按照慣例,柳雪帶着蘇珍,葉知秋帶着幼藍。

冷少的天使女僕 可是這次,柳雪卻說道:“知秋,讓蘇珍也待在你的房間吧。她現在的確需要一些陽氣,跟我在一起,不如跟你在一起。”

女子爲陰,男子爲陽,蘇珍要補充陽氣,只能在葉知秋身上求索。

“行,來吧。”葉知秋點點頭,把蘇珍接了過來,自怨自艾裏說道:“師公就是一塊磚,哪裏需要哪裏搬,唉……現在師公升級做保姆了。”

柳雪斜眼而笑,說道:“好好珍惜機會吧,等蘇珍和幼藍恢復了人形,你就沒有機會帶她們睡覺了。”

“就算她們恢復人形,我也不稀罕。”葉知秋笑着說道。

“稀罕不稀罕,只有你自己心裏明白。”柳雪也壞壞的一笑,進了自己房間,關門睡覺。

葉知秋搖搖頭,也關門睡覺。

好在賓館的牀夠大,葉知秋睡在一邊,蘇珍和幼藍在一邊玩耍,還綽綽有餘。

夜裏辛苦,葉知秋自然睡的香。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葉知秋隱約覺得臉上癢癢的。

睜開眼一看,葉知秋看見一張美人臉正對着自己,颼颼涼氣,從美人的鼻孔裏噴出來,撲在自己的臉上。

“蘇珍,你個死妖精什麼時候修煉成人形了?怎麼鑽進了我的被窩裏!”葉知秋大吃一驚,嗖地坐起來叫道。

蘇珍也是剛剛有些道行,被葉知秋一嚇,又恢復了原形,將身子盤在一起,閉目裝睡。

葉知秋從被窩裏跳起來,穿好衣服,來對面的房間裏招呼柳雪,叫道:“雪兒快來,蘇珍這個死妖精成人了!”

柳雪聽見聲音,大喜過望,急忙奔過來觀察。

葉知秋指着被窩裏的大蛇:“這妖精變成了人形,鑽進了我的被窩裏。現在被我發現了,她又裝成死蛇……”

柳雪將蘇珍抱起來,用心通靈,笑道:“還是差了一點點,很快就能成人了。”

“她剛纔已經成人了。”葉知秋說道。

“是啊,但是道行太低,狀態極度不穩定,反覆無常,需要加強修煉才行。”柳雪說道。

葉知秋揮手:“不管怎麼說,我以後不能再帶着她了。她又不穿衣服,直接鑽我被窩裏,成何體統?”

柳雪咯咯而笑,說道:“放心吧,她現在只是臉部可以變成人樣,身體還是蛇身。就算她在你被窩裏,你也啥事幹不成。”

“……打住打住,反正我以後,再也不帶她了。” 一品廚娘 葉知秋搖頭說道。

柳雪搖搖頭,又抱起幼藍,說道:“看來幼藍也快了,沒有枉費我們最近的一番辛苦。”

葉知秋問道:“在這裏修煉幾天,能不能讓她們完全恢復?”

“怎麼可能?沒有這麼快的。”柳雪搖搖頭,又說道:

“不過蘇珍的恢復速度,超過了我的想象。如果我們勤快一點,每天晚上都帶着她們去吸收人氣,再找幾個大妖,奪了內丹的話,說不定,可以在一兩月之內,讓她們徹底成人。但是,她們想恢復原來的道行,還需要很久。”

“有希望恢復就好,我們辛苦一點就是了。”葉知秋說道。

柳雪點頭,招呼葉知秋吃午飯。

剛纔這一覺,睡到了中午。

飯後,葉知秋打開手機,堯鎮元的電話立刻打了進來,問道:“知秋,你現在在哪裏啊,打你電話,老是關機!”

“鎮元大仙,你又有什麼事啊。”葉知秋懶洋洋地問道。

堯鎮元小時候的外號,就叫鎮元大仙,那是孩子們看了西遊記以後,給他的雅號。這個牛逼轟轟的外號,也符合堯鎮元吹牛逼的性格。

“我沒事啊,就是請你吃飯!”堯鎮元說道。

“忙,沒空。”葉知秋果斷掛了電話,關機。

下午的時候,葉知秋和柳雪一道,帶上蔡光輝和鬼童子,一起去學校南邊的大河查看。

看看武城的風景,也順便尋找昨晚那個女鬼的蛛絲馬跡。

這條河,當地叫做龍王溝,傳說中,這裏通向北海,是北海龍王的後花園。

葉知秋和柳雪從東向西,在北岸散步,沿河而上。

來到昨晚遇鬼的地方,葉知秋駐足觀望,卻沒有發現任何異常。

txt下載地址:

手機閱讀:

爲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在頂部“加入書籤“記錄本次的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請向你的朋友推薦本書,蘭嵐謝謝您的支持!! 再往上游行走,二里多地之後,發現河道忽然變寬,形成了一個湖面。

但是湖面四周都是茂密的樹林,死氣沉沉,透着一股陰森。

有一些閒人,分佈在湖面四周垂釣。

柳雪左右看看,低聲說道:“湖水裏有鬼氣,昨晚的女鬼,怕不是藏在這裏吧?可惜是白天,這裏有人釣魚,否則我們可以下去看看。”

“那就晚上再說了,也就幾個小時。”葉知秋也看着四周,忽然指向南岸,說道:“那裏有個小廟,不知道供奉着什麼神仙。”

葉知秋等人站在北岸,小廟在南岸,而且是坐南朝北的。

所以,葉知秋只看到小廟的後牆,看不見小廟的前臉。

“來路上有橋,我們過去看看就是。”柳雪說道。

大清隱龍 葉知秋點點頭,轉身回走一段距離,和柳雪一起過橋。

反正閒來無事,便去小廟看看。

假如小廟裏真有陰神,還可以打聽一下那個女鬼的底細。

來到南岸的小廟前,葉知秋左看右看,硬是沒看出這小廟是供奉誰的。

廟裏有一尊半身石像,雕刻粗淺,略有個人形。

廟裏也沒有任何文字,只是廟門上貼着春聯:“有求必應,風調雨順。”

廟宇全部是石頭砌成的,頂部經過翻修,鋪着紅色的琉璃瓦。

看砌牆的石頭,似乎很有些歷史了。

廟門前,也有些香燭祭拜的痕跡,看來還有人來這裏燒香。

葉知秋一眼掃過,就知道廟裏無神,便搖頭道:“想必是鄉下人胡亂建造的小廟,裏面並沒有陰神。”

“那邊有釣魚的老者,可以問問。”柳雪看着廟後的一個垂釣者,說道。

葉知秋點點頭,走近垂釣的老頭,觀釣不語。

老頭釣魚的技術不錯,片刻之後,就拖出一尾金魚來。

葉知秋趁機搭訕:“好大一條金魚,老爺子,今天收穫不錯啊。”

老者摘下金魚丟在魚簍裏,回頭問道:“馬馬虎虎吧,年輕人,你們也是來釣魚的嗎?”

“不是,我們是來遊玩的。”葉知秋一笑,問道:“老爺子,這裏的小廟,是什麼廟?是本地的土地廟嗎?”

老者回頭看了小廟一眼,招手道:“你過來,我悄悄說給你聽……”

有意思,什麼祕密,還得悄悄說?

葉知秋點頭,走上前,蹲在老者的身邊,洗耳恭聽。

老者在吊鉤上穿了魚餌,拋竿下鉤,這才低聲說道:“這個廟,有個很難聽的名字,叫做……日、丫頭廟。”

“日……丫頭廟?怎麼會有這麼怪的名字?”葉知秋也愕然。

“是啊,就是這個名字。” 冷總裁,你好狠 老者嘆了一口氣,說道:

“聽說清代的時候,一對父女趕路,遇上了大雨,便在此避雨。那時候是夏天,女兒衣衫單薄,淋雨以後,露出了身體的原形。父親看了,一時禽獸心起,就……糟蹋了女兒。

事後,父親愧疚,一頭碰死在這裏。誰知道陰魂不散,漸漸地,就有了些靈驗。於是鄉親們在這裏建廟,還起了個這麼難聽的名字。”

葉知秋聽罷,勃然大怒:“這等死鬼,應該打下十八層地獄,怎麼還建廟祭祀他!簡直胡鬧!”

看見葉知秋這麼大的反應,老者有些吃驚,隨後又笑道:“也許這個故事是以訛傳訛的吧,反正,我是本地人,沒見過這座廟裏有什麼靈驗。”

葉知秋點點頭,又問道:“對了老爺子,我聽人說,這一帶經常鬧鬼,是不是?”

“鬧鬼?”老者的眉頭跳了一下,搖頭道:“子不語怪力亂神,我們還是敬鬼神而遠之,不說這個了吧。小夥子,我要釣魚了,你請便。”

“打擾了。”葉知秋點點頭,轉身離去。

聽老者的口氣,這一帶肯定有鬧鬼的傳聞,只是老者不想多說。

回到柳雪的身邊,葉知秋附在柳雪的耳邊,將丫頭廟的事,委婉地說了一下。

“怎麼會有這樣的禽獸之父?”柳雪也驚愕、嘆息。

圍湖一週,從上游的小橋上穿過,重新回到北岸。

“憑着直覺來看,湖中有不少死靈,不過現在是大白天,死靈們躲在湖底,不敢確定。晚上再過來,可見分曉。”柳雪說道。

葉知秋點頭:“這種地方,肯定經常淹死人。今晚拿了女鬼,順便驅散這裏的死氣,也算是一件功德。”

柳雪忽然腦洞大開,蹙眉說道:“昨晚上哭泣的女鬼,是不是丫頭廟事件裏的那個丫頭?”

葉知秋眼神一亮,恍然大悟:“一定是了!她被自己的老爹污了清白,老爹又愧疚而死,所以……這個丫頭的內心,怨恨糾結非常複雜,所以就一直在這裏哭,哭了兩百多年!”

那個丫頭當時的心情,葉知秋完全可以揣測到。

唉,難怪那個女鬼哭得那麼傷心!

“走吧,晚上抓了女鬼,問過才知道。”柳雪搖頭一笑,拉着葉知秋的手往回走。

回到下榻的賓館,已然是黃昏時分。

葉知秋打開手機來看,又是十幾個未接電話和短信,都是堯鎮元的。

這傢伙也沒個正經事,就是約葉知秋和柳雪吃飯。

葉知秋不勝其煩,回了電話,說道:

“哥們,我已經離開武城了,你接到我電話的時候,我已經到了遙遠的地方。你就在這裏好好讀書吧,平時少吹牛逼,少喝酒,沒錢的時候,來個短信跟我說一下……”

“啊,這麼快就走了?”堯鎮元很失望,悵然道:“唉,真是月有陰晴圓缺,人有悲歡離合,我們兄弟倆才見面,現在又勞燕分飛天南地北。何當共剪西窗燭,卻話巴山夜雨時?”

“去你大爺,我不搞基!”葉知秋哭笑不得,趕緊掛斷電話。

晚飯後,葉知秋和柳雪再次前往龍王溝。

鬼童子和蔡光輝依舊留在賓館裏,沒有跟隨。

葉知秋覺得,對付一個女鬼,自己和柳雪就足夠了,沒必要興師動衆。

來到龍王溝,葉知秋和柳雪沿着河邊散步。

這時候還有些大學生情侶在河邊幽會,不適合立刻動手,還要再等等。

葉知秋和柳雪牽手而行,看起來,也像是一對大學生情侶。

txt下載地址:

手機閱讀:

爲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在頂部“加入書籤“記錄本次的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請向你的朋友推薦本書,蘭嵐謝謝您的支持!! 葉知秋和柳雪牽手而行,看起來,也像是一對大學生情侶。

前面一對小情侶,依偎在一起,低聲細語。

女孩說道:“天黑了,我們回去吧,聽說這裏鬧鬼,每年都淹死好幾個人……”

男孩說道:“怕什麼?男鬼來了我有拳頭,女鬼來了,嘿嘿……我收了她!”

女孩推了男孩一把,嗔道:“連女鬼你都不放過,禽獸,噁心!”

男孩壞笑:“寧採臣當年,也沒放過聶小倩啊。更噁心的是許仙,連蛇都不放過,推到在綾羅帳裏……想想那個許仙,真的是重口味,對着一條蛇,都能產生激情!”

真是言者無意,聞者有心。

蘇珍此刻就在柳雪的懷裏,聽見前面小情侶的對話,不由得勃然大怒!

蛇就不能有愛情?蛇就不能喜歡小白臉?!

幾乎沒有任何猶豫,蘇珍從柳雪的懷裏滑下來,嗖嗖地游到那個男孩的腳下,順着人家褲管就鑽了進去!

那個男孩子正說得高興,忽然發現腿間有異物拱動,不由得大驚失色,跳起來叫道:“蛇,好像有蛇……鑽我褲子裏來了,哎呀!!”

“啊,有蛇?”女孩嚇得一哆嗦,腳下不穩,一個踉蹌跌向河堤緩坡。

重心不穩的時候,女孩很自然地一拉男孩。

男孩正在手忙腳亂地脫褲子,想把褲腿裏蛇抖出來,被女孩一扯,身子一歪,和女孩一起滾落河水之中!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