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子豪微微一愣,但是卻沒有多說什麼,下頜一擰,口中頓時噴出一股血沫。

血沫落到白骨劍上立刻像是被海綿吸收,而在潔白的白骨劍上也蒙上了一層網狀的血絲。

“舟舟,那女鬼現在在什麼地方?”

“她好像很害怕你的樣子,躲在了大寶的身後!”

劉子豪聽到蔣舟舟的話,眼中閃過一絲厲芒向着郝大寶衝去,但令人尷尬的神情發生了。

劉子豪舉起手中的白骨劍想要刺向郝大寶的身後時,郝大寶每次都擋着他的前面。

“大寶,你快點閃開!我手中的骨劍可不是鬧着玩的!”

劉子豪轉了幾圈,也無法轉到郝大寶身後,立刻破口大罵道。

“沒用的,現在那個女鬼伸出了自己的舌頭,把大寶的全身纏住,大寶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身體!”

蔣舟舟看着劉子豪火急火燎的樣子解釋道。

“咯咯,一個成功的胖子身後總有一個女鬼默默地控制着他!你不是要殺我麼?我等着呢!”

女子挑釁的聲音再次從郝大寶的口中傳出,而郝大寶臉上的表情越來越痛苦,舌頭甚至都已經吐到了下巴處。

正當場面再次僵持,看着郝大寶眼睛翻白時,一旁的趙小川忽然大吼一聲,衝上前抱住了郝大寶的腰。

“耗子,快點!”

趙小川大聲吼道,耗子瞬間趁着這個機會繞到了郝大寶的身後,好好地舉起了手中的白骨劍。

“去死!”

白骨劍帶着一股破風聲在劉子豪的暴喝聲中直直的劈向郝大寶的背後。

“啊~”

郝大寶發出一聲女性的慘叫聲,一道黑霧瞬間從他的背後噴出,同時那條白練上也發出一陣布匹撕裂的聲音。

“打中了,直直的打中了她,現在那女鬼身上冒着一股黑煙正在地上翻滾呢!”

蔣舟舟興奮地指着地面上的某一處大聲叫道。

劉子豪劈出那一劍後似乎耗費了很大的體力倒在地上,而白骨劍也落在了趙小川的腳邊。

“該死的,就是你差點害死了大寶!”

趙小川瞬間拿起地上的白骨劍向着蔣舟舟指着的地方衝去,然後打算結果了對方。

“對對,沒錯!小川,在左邊一點,那裏就是女鬼的腦袋!”

蔣舟舟看到趙小川的舉動立刻提醒着他方位,然後趙小川狠狠地把手中的白骨劍刺向了前方。

正當所有人認爲女鬼必死無疑時,郝大寶忽然伸手抓住了趙小川手中的白骨劍!

“大寶,你幹什麼?就差一寸,這女鬼就要死了,爲什麼要攔小川?”

蔣舟舟看到場中的情形驚叫道。

郝大寶擡頭,趙小川身體一震,他本來認爲郝大寶是讓對方控制了纔會做出如此反常的舉動,但是看着郝大寶清明的眼睛,他清楚地意識到這是郝大寶自己的意願。

“一個男人怎麼可以讓自己身後的女人受傷!”

郝大寶一陣咳嗦,但卻咧嘴一笑說出這麼一段話。

趙小川和蔣舟舟皺起了眉頭認爲郝大寶鬼迷了心竅,而劉子豪則驚恐的喊道:“大寶,快點鬆開手中的劍!”

劉子豪話音剛落,郝大寶感覺手中傳來一陣劇痛,發現白骨劍上不知何時竟然冒出無數根兩寸左右的骨刺深深地扎穿了郝大寶的手掌。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趙小川看到一蓬血氣籠罩在白骨劍上,白骨劍的顏色變得越來越鮮紅,而好大寶的臉色卻漸漸地蒼白了許多,不可思議的叫道。

“那鬼東西再吸收大寶的血氣,大寶快要扛不住了!”

武俠世界里的強盜 蔣舟舟的聲音中充滿了驚駭,然後尖叫道:“不好了,那女鬼也進入了大寶的身體!”

情況越來越糟,似乎已經超出了他們的控制。

然而就在這時,郝大寶忽然大喊道:“斷魂!”

“譁~”

郝大寶話音剛落,地上的白練猛然飛了起來,不斷地纏繞在白骨劍上,同時一股股黑氣慢慢地在郝大寶的身後形成了一個女子的身影。

“十里平湖霜滿天,寸寸青絲愁華年。對月形單望相互,只羨鴛鴦不羨仙!”

女子的聲音剛一形成,之前女性的聲音再次響起,只不過這一次的聲音卻多了幾分哀怨,少了幾分狠厲。

尤其是那詩句讓聽者心中不又泛起一絲說不出的悲傷,彷彿看到一個古代女子在銅鏡前綰着青絲,思念着心愛的人一般。

白骨劍的顫動隨着這首詩的輕吟幅度越來越大,最後竟然“咔嚓”一聲從中斷開,然後化作無數潔白的骨片散落在地上。

“這可是鬼器啊怎麼可能這麼容易斷裂?還有大寶他難道說已經控制了鬼器不成?”

就在趙小川和蔣舟舟被眼前忽然的變化驚呆時,劉子豪不由睜大了眼睛看着郝大寶喃喃自語。

不知過了多久,郝大寶上背後的黑霧構成的女子嘆了口氣,漸漸地消失在空中,而那條白練則緩緩地飄落在郝大寶的手中。

郝大寶看着手中的白練,眼中閃過一絲悲傷,但隨即擡頭看到三人呆滯的樣子,咧嘴一笑,說道:“哥幾個是不是被小爺的英姿嚇倒了?哈哈,沒想到我是第一個收復鬼器的人吧?”

三人反應過來,相互對視一眼,最後目光落在了郝大寶手中的斷魂索上。

“你是大寶還是鬼?”蔣舟舟不確定的問道。

“我是鬼!”郝大寶眼珠一轉,捏着蘭花指幽怨的說道。

“兄弟們,扁他!”趙小川眼中閃起一絲火花,大喝道:“打死這個鬼,讓她把大寶換回來!”

郝大寶原本只是想捉弄一下三人,卻沒想到趙小川話音剛落,三人便凶神惡煞的衝了上來,頓時臉色大變。

“別,我是開玩笑的!我是人,我真的是人,臥槽,誰踢我屁股?”

“別打臉,都是兄弟,有話好好說,我錯了還不行麼?”

“媽的,你們肯定是故意的,老虎不發威你們當我是病貓啊!”

三人自然是故意的,其實在三人對視的時候,已經確定郝大寶是正常的。

不過看着他得意的樣子,三人心中實在是有火沒處發,這才找了個藉口“暴打”一頓他出出火氣。

又過了一會兒,三人打累了,劉子豪忽然叫道:“哎呀,都別打了!這不是那個女鬼,這絕對是大寶,這種委屈的表情我只在歐陽老師打大寶的時候看到過!”

郝大寶擡起頭,癟着嘴,兩個烏青的黑眼圈印在眼睛上,委屈的看着三人,說道:“你們,你們絕對是故意的!” 花朵朵哭泣著,此時她的頭髮是濕潤的,淚水,摻雜著水,齊齊滴落。

「好了,都沒事了,都過去了。」

秦穆然不知道該怎麼安慰花朵朵,只能夠用言語勸道。

「姐夫,要不是你,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花朵朵哭泣著,哽咽著,離開夏國以前,她是個無憂無慮的小公主,想做什麼就做什麼,肆無忌憚。

但是,來到寒國,尤其是經歷了現在的事情以後,花朵朵才知道什麼叫做祖國,什麼叫做家人,也真正知道什麼叫做社會的險惡。

「吃一塹,長一智,這一次我能夠幫你,以後呢?」

秦穆然看著花朵朵,語重心長地說道。

「我知道,我以後不會了!」

花朵朵連忙保證道。

「你好好休息!我要調理下!」

秦穆然看著花朵朵說道。

此時的他也是有些虛弱的,雖然說給花朵朵用血補充了一點,對於自己的身體沒有什麼事情,但是他畢竟消耗了太多的勁氣,此時丹田之中也是有些虧空。

「嗯!」

花朵朵點點頭。

就在秦穆然打算轉身離開的時候,突然,房間門外,傳來一陣急促的步伐,但是秦穆然的聽覺何其的靈敏,從這群人的腳步聲中,便是可以判斷出,對方都是練家子,而且實力至少都是在二流高手,定然不是普通的住客。

「嘭!」

房間的門被踢開,瞬間衝進來了五六個身穿黑色西裝的男子,他們的手中還拿著制式武器。

當看到秦穆然以後,制式武器齊齊對準了秦穆然。

「你們是什麼人?」

秦穆然看著眼前黑壓壓的幾人,目光寒冷的問道。

「呵呵!就是你打了我們太子吧!」

五六個黑色西裝的男子讓開,從門外走進來一個人,赫然是李敏煥的助理——崔民成。

崔民成看著秦穆然,眼神之中充滿著玩味兒。

李敏煥懷疑秦穆然有些眼熟,便是讓自己去調查,可是這不調查還好,一調查便是驚天的大發現,原來秦穆然就是廢掉李成奇的人。

「九星幫?」

秦穆然聽到對方稱太子,除了被自己廢掉的九星幫的太子李成奇,秦穆然想不到自己在寒國還跟什麼人有過節。

「呵呵,原來你小子知道啊!知道李成奇是我九星幫幫主的兒子,你還敢下這麼重的手?聽說你會幾把刷子是吧,但是不知道是你的功夫快,還是我手中的子彈快了!」

崔民成不屑地看著秦穆然說道。

在他的眼中,功夫再高,也怕菜刀,你秦穆然再厲害,能夠厲害的過制式武器嗎?

「這裡是什麼地方,我想你比我清楚,而且我是什麼身份,想必你也調查過了,你確定敢對我動手嗎?你不怕我,也要好好想想我背後的夏國!我來寒國,是代表夏國來的,而且是你家太子要對我小姨子動手,這件事,我覺得,讓外交部來交涉是最好的!」

秦穆然看了眼五六個九星幫的幫眾,毫不在乎的說道。

「外交?呵呵,在寒國,尤其是寒城,就是我九星幫說了算!你動了我們幫主的兒子,還想要一走了之?有這麼好的事情嗎?」

崔民成見秦穆然要拿背後的擋箭牌,直接冷冷不屑地說道。

一個人而已,他九星幫難道還要忌憚?

再說了,這麼多年來,九星幫的手中又不是沒有其他國家公民的人命,有人來找麻煩嗎?根本就沒有!

正是因為如此,李成奇才沒有任何忌憚地對花朵朵出手。

「呵呵!你是不打算這麼容易了結了?」

秦穆然本來想剛來寒國不要惹什麼麻煩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是現在看來,九星幫是存心作死,那麼就怪不得他了!

「了結?可以!拿你的命來償還!」

崔民成看著秦穆然這不可一世的樣子,忍不住冷笑一聲道。

從來都是他九星幫威脅人,什麼時候還輪到別人威脅他們了?

九星幫不可辱,更何況打的還是他們九星幫的太子,堂堂九星幫未來的接班人,現在沒有了那玩意兒,這要是傳出去,九星幫的臉往哪裡擱?

「拿我命償還? 彼岸為仙 好大的口氣,就是不知道你們有沒有這個資格了!上次跟我說這話的人,已經在閻王那邊報道了!」

秦穆然笑了笑,突然臉色一冷,殺氣四射。

「既然你們要算賬,好,那我就跟你們九星幫好好算上一賬!我倒要看看,你們九星幫的毒.品是哪裡來的,我就不信,寒國當局對於毒.品就這麼能夠視而不見,還是你們的背後有保護傘!這一次,我不介意幫著友邦揪出一個『大老虎』來!」

秦穆然說著,一步踏出,逼了過去。

「大言不慚,給我殺了他!」

崔民成單手一揮,頓時,原本待命的五六名九星幫的高手齊齊向著秦穆然殺了過去。

雖然他們幾個在九星幫都算是數一數二的高手了,可是在秦穆然這樣的絕世狠人面前,就遜色太多了。

不說其他的,光是修為境界上,差的就不是一星半點了!

「轟!」

雖然說這幾名九星幫的高手實力不弱,但是對上秦穆然,就顯得有如小學生。

一人一拳朝著秦穆然的面門就殺了過來,可是還沒有觸碰到秦穆然,卻是被秦穆然強勢的一掌給拍飛了出去,撞擊在客房的牆壁上面,牆壁頓時有如蜘蛛網一般龜裂開來。

另一個人趁勢逼近秦穆然,秦穆然一腿橫掃,刮的空氣呼呼作響,同時踢在了他的腿上,耳邊傳來咔嚓的一聲脆響,卻是雙腿被秦穆然這一腳給踢成粉碎性骨折。

前後加起來不過幾秒鐘,便是有兩個人徹底廢掉,這個速度,讓九星幫剩下的幾人心裡也產生了害怕。

秦穆然出手刁鑽狠辣,而且都是一招之敵,這種恐怖威勢在他們留下了陰影,雙腿都不由自主地有些打顫,腳步向後倒退。

「廢物!不會用槍嗎?」

崔民成看到剩下的三四人要後退,罵了一聲,便是自己掏出制式武器,然後朝著秦穆然扣動了扳機。

「呵呵,我今天就讓你看看什麼叫做永遠不要得罪的人!」

秦穆然勁氣外放,形成護體真氣,子彈打向秦穆然,他沒有一絲的避讓,全部撞擊在護體真氣上面,然後子彈落在地上,對秦穆然沒有造成任何的傷害。

「啊……魔鬼啊!」

崔民成看到自己打出的子彈對秦穆然沒有任何的效果,嚇的直接尖叫了起來。

連槍都打不死,這還算是人嗎? 四人大鬧一番後,漸漸地平靜下來,然後三人問起郝大寶之前到底是怎麼回事。

“其實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只是在剛纔雪莉,哦,忘了給你們介紹,雪莉就是剛纔的斷魂索中的靈體!”郝大寶擔心他們聽不明白解釋道。

“雪莉?大寶,這是她告訴你的?要知道鬼話可不能信啊!尤其是她還是女鬼!”蔣舟舟插嘴道。

綜漫之心動校園 “不會的!雪莉應該是不會害我的!”郝大寶說道:“要是她想害我,剛纔她進入我身體時,我早就死了!也不可能現在活着!”

“大寶說的沒錯!”劉子豪附和道,頓時讓郝大寶臉上露出了一個大大的笑臉。

但隨即他話鋒一轉,又說道:“不過從剛纔那斷魂索,恩,就是大寶所說的雪莉身上的特徵來看。她本是應該屬於極其可怕的厲鬼,自身應該也不是什麼善類,大寶你應該消息一點。”

“沒錯,非我族類,其心必異!你說對吧?小川!”

蔣舟舟原本聽到劉子豪的前半句還有些撇撇嘴,他剛纔可是親眼看到了雪莉是有多麼的恐怖,想讓他輕易的相信雪莉對郝大寶存有善意簡直是不可能的。

“總之,我相信雪莉不會害我的!要不然她也不可能救我!”

郝大寶搶聲說道,臉色有些憤憤不平。

“好了,不要吵了!這些鬼器都是小川帶來的!還是聽聽他是怎麼說的吧?”

劉子豪看到好大波和蔣舟舟兩人大眼對小眼,連忙勸說道。

三人的目光投向了趙小川,卻發現他正在眉頭緊鎖,思考着什麼事情。

“小川,小川,魂兮歸來,魂兮歸來!”

蔣舟舟不斷地在趙小川眼前晃動着手,嚇了趙小川一跳。

“臥槽,搞什麼飛機?”趙小川條件反射打出一個巴掌,頓時將蔣舟舟掃翻在地。

“小川,你太過分了!人家只不過是想叫醒你,你居然這麼對人家!”

趙小川的舉動嚇了幾人一大跳,蔣舟舟從地上爬起來,幽怨的說道。

“咳咳,舟舟,實在是抱歉,我剛纔想事情想的太投入,所以沒有太在意!”

“哼!”

蔣舟舟不接受趙小川的道歉,耍着小性子將頭扭到了一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