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菲菲再次想要飆時,鹿一凡卻一把抓住了劉菲菲的香肩。

「可是他們明顯就是在難為你啊!彩票這東西,怎麼可能中大獎!這裡邊有什麼貓膩,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劉菲菲氣憤道。

鹿一凡微微一笑,轉了轉手上佩戴的幸運戒指,感受到了滾滾的幸運之力灌注入體內后,他瀟洒的打了個響指。

「距離開獎只剩不到半小時了。服務員,去給我買十張彩票,號碼都用菲菲的生日就行!」鹿一凡笑著將兩張十塊的鈔票交給服務員,連小費都沒給。

服務員都有點兒鄙視鹿一凡了。

買彩票給人劉菲菲當生日禮物,這尼瑪給送廢紙有啥區別?

「呸,真不要臉!」服務員心中暗罵道。

「哈哈哈哈,你小子還真給菲菲買彩票啊?」

「卧槽,我不行了!笑死了!」

「奇葩啊,簡直是奇葩中的奇葩啊!」

在場所有人都鬨笑了起來。

鹿一凡卻不為所動,依然一副風輕雲淡的樣子。

「裝逼吧你就,等一會兒開獎了,老子看你還裝不裝!」吳悅海心中狠狠道。

沒過多久服務員就拿著十張彩票回來了。

鹿一凡接過彩票,送給劉菲菲,並笑著道:「菲菲,送你的生日禮物,十張一等獎彩票,希望你喜歡。」

劉菲菲被鹿一凡傻笑的樣子給氣樂了。

接過彩票之後,劉菲菲怕鹿一凡尷尬,趕緊道:「謝謝一凡,只要你的心意到了就行。這次是我不好,沒有提前通知你,下次我一定注意。」

「哎哎,快來看,要開獎了!」

有人拿起手機,大聲嚷嚷道。

吳悅海幸災樂禍的看著鹿一凡,彷彿在說,等開獎后,看老子不玩死你!

「本期中獎號碼為:1、9、9、1、9、25.」

號碼一出,現場一片寂靜。

剛剛還熱鬧的大廳,現在就連掉跟針都能聽得到了。

所有人的臉上的表情,都異樣整齊的變成了嘴巴張的大大的,眼珠子瞪的圓圓的。

1991年9月25號正是劉菲菲的生日!!!

鹿一凡居然真的買中了!

劉菲菲一張俏臉上也是寫滿了難以置信。

不是吧,隨便瞎蒙的真的能中大獎!

「怎麼樣菲菲,一億元的大獎是你一個人的了,回頭兌完獎,想買什麼包包買不到?我這禮物還不錯吧?」鹿一凡笑著道。

「謝謝一凡!么啊!」

劉菲菲一對美眸秋波暗送,拿著那十張彩票,抱著鹿一凡的頭狠狠親了一口。

一片寂靜!!

所有的人,包括古歌、吳悅海在內,全都愣住了!

劉菲菲居然主動親了一個男人一口!

誰也沒想到會出現這一幕!

劉菲菲雖然和很多男星都傳過緋聞,但是了解她的人都知道,別說是親吻了,她連真正意義上的拉手都沒有!

首席老公:寶貝媽咪帶球跑 這絕對是她除了演戲之外的初吻!

這個小子何德何能?就這樣得到了菲菲的初吻?!

如果眼神能夠殺死人,那鹿一凡絕對夠死了一百次了!

「艹!」

吳悅海氣的整個人都顫抖了,直接罵了一聲,扭頭就往洗手間跑。

鹿一凡則輕笑道:「看來這哥們腎不太好啊!這還沒喝幾口水呢,就開始跑廁所了!」

噗~~~~

劉菲菲捂著嘴粉拳捶打鹿一凡的胸口道:「你這人,嘴可真損!」

古歌也不禁笑著上前來說道:「一凡,運氣可以啊,一億的大獎都能被你中了。」

「嗨,小意思。古哥你想我也給你來兩張?」鹿一凡開玩笑道。

「哈哈,那就不比了,我可不想親男人。」古歌也打趣的說道。

這時,服務員推著一個大蛋糕走了進來。

大家先圍繞著壽星唱生日歌,然後劉菲菲吹完蠟燭,閉目許願。

劉菲菲一邊合手許願,一邊美眸微睜,偷偷看向鹿一凡。

「老天啊,我今年已經19歲了也到了可以談戀愛的年齡了。」

「希望老天保佑我,能和一凡哥哥在一起白頭偕老。」

說完,她又偷偷看了一眼鹿一凡,但是現鹿一凡也在看著她時,劉菲菲心中一慌,俏臉紅撲撲的趕緊低下,對著蠟燭一陣猛吹。

「許的什麼願望啊?」鹿一凡笑著問道。

「說出來就不靈了!」劉菲菲美眸白了鹿一凡一下,嬌嗔道。

跟劉菲菲喝了不少酒後,鹿一凡終於忍不住要去廁所了。

從洗手間里走了出來,洗了洗手,鹿一凡忽然間現劉菲菲也在這男女混用的洗手間里。

於是他走過去問道:「你不剛剛穿的是黑色晚禮服嗎?怎麼現在換成紅色的了?玩大變活人啊?」

「劉菲菲」聞言,回過頭來看著鹿一凡上下打量著。

記住手機版網址:m. 鹿一凡再仔細一看,只見眼前這美女的與劉菲菲有九分相似,只是在風韻上卻是截然不同。

劉菲菲純潔的如一朵百合花,而眼前這人眉目間媚意四射,風情萬種,攝人心魄。

而且她的嘴角還有一顆美人痣。

雖然看上去很年輕,卻也比劉菲菲大了不少。

尤其是那一對高聳的雙峰,波濤洶湧的,跟劉菲菲那個飛機場一比,簡直堪稱是壯觀!

鹿一凡知道認錯人了,臉色一紅。

那酷似劉菲菲的美女一雙勾人魂魄的眼睛上下打量著鹿一凡,微微一笑道:「你認錯人了,我不是菲菲,我是菲菲的母親。敢問你是?」

卧槽!

劉菲菲的母親居然這麼年輕,波還這麼大!

那劉菲菲為啥連一半都沒能遺傳她媽啊!

哪怕要是有她媽一半的胸,劉菲菲不但能走清純路線,還能走性感路線,戲路也能更廣。

「不好意思啊,伯母,你長得和菲菲太像了,我魯莽了。我是鹿一凡,菲菲的朋友。」鹿一凡摸著頭不好意思道。

「哦?你就是鹿一凡?菲菲倒是經常提起你,說你是個大才子之類的。」劉菲菲的母親用她那一雙水汪汪的眼睛不斷在鹿一凡身上掃射著,看得鹿一凡心裡有點兒毛。

「那……敢問鹿先生在哪高就啊?家裡是做什麼的呢?」劉菲菲母親笑著問道。

鹿一凡也沒多想,只是照實說道:「什麼高就不高就的,我家就是在東街開飯店的,我也不過是一個普通學生而已。」

劉菲菲母親聞言一愣:「開飯店的?是那種五星級大飯店嗎?」

「怎麼可能!我媽就是在小吃街上開了家烤串店,不過營業額還不錯,一年也能賺個百十來萬。」鹿一凡老實說道。

「那……令尊是哪一位大世家的家主嗎?還是什麼部隊的長之類的?」劉菲菲母親又問道。

鹿一凡越聽越不對勁,怎麼劉菲菲母親凈問些這種問題呢?

「我爸就是一個普通的退休工人,不是啥大家主,也不是什麼長。」鹿一凡道。

劉菲菲的母親聽完,滿臉掩飾不住的吃驚和失望之色,臉上的笑容消失了。

沉默了一會兒后,她看也不看鹿一凡,一邊洗手一邊冷冷道:「那不好意思了,鹿先生,我覺得你還是跟我們家菲菲少來往比較好。」

嗯?

什麼意思?

鹿一凡見劉菲菲母親前後態度差別這麼大,很是驚訝。

不過稍微一想,他便明白了。

這個劉菲菲的母親,感情是個嫌貧愛富的主兒!

聽到老子家沒什麼錢和背景,立刻就瞧不起老子了!

鹿一凡冷笑了一聲道:「阿姨,我本來和菲菲就只是普通朋友而已,沒有您想的那種關係。

還有,你覺得我沒資格和菲菲交朋友,我卻覺得跟菲菲交朋友是看得起她!」

玉皇大帝都跟老子一起玩過遊戲!

天上的紫霞仙子的肚兜老子都拿在手裡聞過!

黑白無常跟老子稱兄道弟的!

這裡面隨便挑一個出來,就是國家主席都比不上!

區區一個明星又算得上什麼?

「呵呵,隨便你怎麼說吧,反正只要你不纏著我們家菲菲就行。」劉菲菲的母親言罷,厭惡的甩了甩手上的水珠離開了衛生間。

鹿一凡也淡淡一笑,不去理會這個嫌貧愛富的女人。

回到宴會廳,鹿一凡突然眼前一黑。

只聽一陣銀鈴般的笑聲道:「哈哈,你被我整了!」

鹿一凡摸了摸臉上,全是奶油,不禁苦笑了下。

劉菲菲見鹿一凡臉色不好,馬上道歉道:「怎麼了?臉色這麼差?是不是我做的太過分了?如果是,我向你道歉。」

「嗨,不就是一塊蛋糕嘛!這有啥!」鹿一凡搖頭笑道。

「那我幫你擦乾淨吧。」

說著,劉菲菲拿出一條貼身的手巾,開始仔細為鹿一凡擦拭面龐。

距離鹿一凡的臉不到一厘米的距離,劉菲菲只感覺自己的心臟怦怦亂跳。

太帥了!

距離這麼近一看,鹿一凡那俊逸的面龐就更顯得帥了!

劉菲菲的眼睛不禁有些迷離,看到鹿一凡嘴角上還有一點點小奶油,她鬼使神差的伸出舌頭,在上面輕輕舔了一口。

「菲菲!你在幹什麼?!」

就在這時,一聲怒吼從大廳門口傳來。

劉菲菲扭頭一看,不禁跑上前去叫道:「爸媽,你們來了啊!」

只見劉菲菲那嫵媚母親的身旁站著一名中年軍人。

看他肩膀上的軍銜,居然已經是少將級別了!

要知道現在華夏國已經沒有大將了,這麼年輕就能成為少將,說明這男人不僅能力強,背景也很牛逼。

鹿一凡現在才知道為啥劉菲菲在演藝圈這麼久,也沒人敢潛規則她了。

這麼牛逼的家庭背景,就是江東四大家族都比不上!

「哼,虧我還千里迢迢的跑到這裡來為你慶祝生日。

你居然當著我和悅海的面子,跟別的男人親熱!」劉菲菲父親震怒道。

「他就是菲菲的父親?我以前怎麼沒見過?」

「早就聽說劉菲菲的父親身份神秘,沒想到他居然是軍區的少將!」

「不對,你看看他的肩頭,有一個狼牙的標誌。他的父親是狼牙特種大隊的!」

「卧槽,狼牙大隊的!怪不得,怪不得!」

對於劉菲菲父親的身份,鹿一凡雖然很震驚,但也沒有太過在意。

讓他最感到震驚的是,他父親居然是一位修鍊者!

而且修為已經返璞歸真,臻入化境,在凡間已然是高手中的高手了!

這時,有人用驚疑的聲音低聲道:「菲菲的父親,怎麼看起來那麼像劉震撼?」

「劉震撼?你說的可是震天撼地的『撼地軍神』劉震撼?!」

這話一出,眾人皆是一驚!

如果說劉震撼的名字比較陌生的話,那撼地軍神的外號就如雷貫耳了!

華夏國十大軍區之一的江海軍區總統領,曾經隻身一人滅掉一個上千人武裝的恐怖基地,卻毫無損,江海省屈指可數的幾位大佬之一的撼地軍神劉震撼!

如果說江東四大家族的家主在江東市是土皇帝的話,那劉震撼就是高高在上,萬國朝宗的無上帝王!

區區四大家族的人,跟他一比,只不過是螻蟻罷了。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筆趣閣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 之前劉菲菲只不過是一個娛樂圈的明星而已。

甚至江東四大家族的子弟都玩過不少明星。

但是如今她搖身一變成為了劉震撼的女人,這消息要是傳出去,娛樂圈就要掀起軒然大波了。

「爸,我已經19歲了!心上人這件事,難道還要你來安排嗎?」劉菲菲梨花帶雨的望著劉震撼說道。

「你!」 腹黑少爺也溫柔 劉震撼的手瞬間舉了起來,但是看到劉菲菲那堅定而倔強的眼神,卻最終沒有下得去手。

這時,站在劉震撼身後一位儒雅的老者說道:「將軍,我聽說菲菲小姐是因為迷戀這小子的才華,才喜歡上這小子的。

若是能讓海少證明他比這小子更有才華,那事情不就好辦了嗎?」

劉震撼聞言,點點頭,然後扭頭問道:「悅海,你有信心嗎?」

吳悅海眼中抹過一絲殘忍的點頭道:「放心吧劉叔,打打殺殺的事情我不行,但是才華方面,我敢打賭同齡人沒有比我強的!

這小子要是敢跟我比才華的話,我會讓他知道什麼叫做吊打!」

劉軍皺了皺眉想開口說些什麼,但是最終他選擇了沉默。

悄悄的走到鹿一凡身後,劉軍拍了拍鹿一凡的肩膀。

「咦,老哥?你酒醒了啊?」鹿一凡笑著道。

「沒想到你就是鹿一凡。你小子很合我的口味。」劉軍滿意的上下打量著鹿一凡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