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了努嘴,我小聲吐槽,“又不是古代皇帝,又不是沒有手,爲什麼每次都要我給你更衣。”

“你說什麼?”殷離不悅的問我。

我聞言立刻擡起頭,臉上揚起討好的笑容,“沒有啊,我什麼都沒說。”

跟着殷離來到裏間的臥室,幫殷離脫掉外衣。

當我雙手拿着脫掉的外衣放進衣櫥時,轉過身之時卻撞到了一堵人肉牆。

嬌小的身子陷進殷離的陰影之中,我還沒來得及反應,他卻不由分說直接將我打抱在懷中。

“啊,殷離你放開我,放開我!”我不斷的蹬着自己的雙腿。

“不許動!”殷離冷聲喝了一聲,他將我放到了牀上,“陪我睡覺!” 所幸殷離今晚並沒有對我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他口中的陪他睡覺,就只是要我睡在他旁邊。

等到第二日我醒來的時候,就發現自己就像是一個玩偶一樣被殷離抱在懷中。

以前我們兩個經常這樣相擁而眠,現在出現這樣的狀況,倒是有些不適應。

動作悄悄的離開了殷離的懷抱,我躡手躡腳的下了牀。

苗月月一離開在牀上安靜的男人,便睜開了如黑夜般沉靜深切的眼眸。

殷離的手觸及旁邊的位置,那裏還留有那個女人的體溫,真是奇怪,他向來是個淺眠的人。

幾百年來都是如此,而如今,只要有這個女人在他身邊他就會睡得很香甜很安穩,這是從來都不曾有的事。

換上一身素淨的衣物,我繼續待在小黑屋裏面。

想着昨天的事情,我就莫名的不敢出門。

忽的,我眼前的鏡子忽然出現了一個畫面。

鏡子裏面一個穿着白衣服長頭髮的女人,背對着我。

看見這樣的一幕,我頓時呼吸一緊。

這一次不是在夢中,而她也終於轉過身了。

她的臉是劉紫寧的臉,一雙纖白的手撫摸着那很是合適的臉皮,那女人的聲音傳來,“哈哈哈,我不會再哭泣了,因爲我有臉了,我有臉了~~”

下一秒,鏡子裏面的畫面又想流沙一樣消散在眼前。

怪不得這無臉女妖每次出現都會哭泣,原因就是因爲她沒有臉。

也真的是可憐劉紫寧,就這樣成爲了那白衣無臉女妖的犧牲品。

不過有一點真的很奇怪,剛纔的畫面好像是親眼看見的,而鏡子裏面的女妖根本就沒有察覺她的一舉一動都被我看在眼裏。她貌似是自己在歡呼。

心裏突然出現一個念頭,我猛地站起身,大步的向外面走去。

殷離也已經起牀了,整個人神清氣爽俊朗極了。

我抿了抿脣上前認真堅定道,“殷離,我要抓住那個兇手!我要殺了那個女妖!”

殷離輕輕的挑了眉尾,似乎不屑的哼笑一聲,“殺女妖?這麼狠毒,果然你一點都沒有變。”

這話聽起來倒是很像變相的諷刺我,殷離會這麼說也是因爲我是火鳳凰,前世做了許多心狠手辣的事情。

不過,他的話沒有動搖我此刻的決定,我依然堅定的說道,“那個女妖怪殺了劉紫寧,她就應該爲自己的行爲得到報應,殺人償命,她還污衊栽贓我。我就是要除掉她!”殺妖怪,還是個作惡多端的惡妖,她根本就是死不足惜。

“報應,殺人償命?你說這話不覺得自己很可笑,很諷刺嗎?”他眸色冷冷的望了我一眼,低聲道。

我聞言先是被他噎了一下,隨即有賭氣的回道,“我知道你看我不順眼,也知道你很討厭我。就算我前世火鳳凰做了很多壞事,可是我現在不也是得到報應了嗎?”

語落,我眼瞳顫抖的看向殷離,“你不就是我的報應嗎?認識你以後,我就被捲進各種危及生命的事情,樹敵那麼多,出個門都要小心翼翼害怕自己被藏在暗處的敵對殺掉,這難道不是你給我的報應嗎?”

“不過,你不是依舊活的好好的嗎?對比那些因爲你而死掉的人,你又有什麼臉面說這些話!”他道,說完便大步朝房門口走去。

眼看着他就要走,我似有委屈的聲音從嘴巴里面傳出,“可那都是幾百年前的事情,現在的我,是苗月月,我是苗月月!”

殷離駐足了數秒,隨即便頭也沒有回的離開了。

說完這些我的身子有些癱軟,無力的坐在凳子上。

“咚咚咚~~”房門被敲響了,一個女人清甜的聲音,“離先生,您的早餐。”

我頓時回神起身去開門,當我的手落在雕花木門上時,我停頓了一下回頭看了看殷離的衣櫃。心裏產生了一個念頭。

待我打開房門,就看見門外一個漂亮的女侍人正端着香噴噴的早餐,在外面等候。

我接過他手中的早餐,道,“小姐,你能幫我找把剪刀還有針線嗎?”

這女侍人聞言含笑應着,“好的,您請稍等。”

因爲接下來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做,我快速的填飽肚子。

沒多久之後,那個漂亮的女侍人就把剪刀還有針線送來了。

從衣櫃裏面找到了一套殷離的衣服,我總覺自己現在是危險的,想要把這件看起來很明瞭實際卻撲所迷離的事情搞清楚,我還是得僞裝才行。

殷離和我的身材比例實在是相差太大,好在之前跟媽媽學過改衣服,剪剪縫縫補補之後,殷離的衣服穿在我的身上就合適多了。

又從自己的行李箱裏翻找出一頂帽子,我對着鏡子將自己的長髮窩起來固定住,再戴上帽子。這樣就起到了掩人耳目的作用。

臨走時我帶上了剛剛縫補衣服的針線。

雖然殷離對我下了命令,他不許我獨自一人踏入這房門半步,可事到如今只有我自己幫助自己,我也顧不了那麼多。

再度來到了昨天出事的洗手間。

這廁所的裝修也都是古風的,地面上的木板也都是上好的木料。

廁所裏面是空無一人的,之前劉紫寧陳屍的地上已經沒有任何的血跡了。

不過這些木地板的縫隙裏面肯定還有會遺留的血痕,這纔是我最需要的。

我看了看四周,最後在裏面給廁所上了鎖。

從口袋裏面掏出細線,我又摸出一個事先就備好的玉石。

之前在學習邪書的時候,我學到了一個叫做【玉血追蹤法】,所以就事先準備好了帶有細孔的玉石。

看着手中的細線,我靜了靜心緒默唸玉血追蹤法的咒法。

“以血爲引,以線爲媒,借玉開路!”

咒語落下的時候,落在有着血跡木板的細線閃過了一抹淡淡的黃色光暈,而這淡色的光暈,就是從我手中的玉石散發出來的。

當那淡色的光暈渲染到每一寸線條的時候,線條突然像是碎掉一樣化成了粉末消失在空氣裏面。最後卻留下了一條淡色的線條。

我看見這樣的一幕不禁深吸一口氣,心中有些雀躍,按照邪書上說的,這就表示我的玉血追蹤法成功了。眼前的淡色線條會指引我找到我要找的兇手。

血爲引,線爲媒,玉開路。這血玉追蹤法會沿着現場留下來的血跡需要遺留在空氣中的血氣。

那女妖剝下劉紫寧的臉,並將劉紫寧的臉皮帶走,那臉皮上自然是沾染着鮮血的,這就表示空氣中還會有殘留的血氣,哪怕只是一點血氣用玉血追蹤法都能追蹤的到。

而玉石上散發出來的淡色光線,也會有我這個手持玉石的人能看的見。

離開了廁所,我跟隨着這條淡色光線而去。

就在我跟着光線來到一樓寶塔古樓的時候,看見了玲姐正站在古樓的外面。

聽殷離說,這個玲姐也是個妖,雖然我以前就知道這個玲姐不簡單,卻也沒有想到這個玲姐竟然是妖界裏面的妖怪。看見她的時候我立刻收緊了手中的玉石。這個女人在這裏我還是小心爲妙,玉石被收起來,光線自然也就消失了。

帶我壓低了帽檐靜靜的從玲姐的身邊走過時,卻嗅到了一股聞着很熟悉的馨香。

這股馨香在我腦中停留了幾秒,可我並沒有察覺出異樣便沒有放在心上。

和那個玲姐拉開了距離之後,我纔拿出手中的玉石,玉石在手掌心停留了幾秒,很快,那條光暈線條就又出現了。

看來那女妖殺人剝臉之後,就帶着劉紫寧的臉皮逃出了寶塔古樓去往了別處。

線條指引着一條黑色的巷子,那巷子昏暗極了,我見狀心裏有些發怵。

寶塔古樓前有許多巷子,每條巷子都有建在石牆裏面的屋子,唯有那一條巷子什麼都沒有,卻黑深昏暗的可怕。而且,那巷子裏面很有可能會有一個心狠手辣的女妖再等着我。

我站在原地心中有些躊躇和猶豫,可是想想現在也只有我自己能幫助自己,殷離又不管我,我只能靠自己。

就在下定決心要走近那巷子裏面一探究竟的時候,眼角的餘光卻瞥見不遠處的寶塔古樓前,一個男人走向了那抹纖細的身影。

我的腳步一頓,微微擡起帽檐慢慢的轉過頭去。

看見的那抹畫面讓我立刻躲在一邊的矮樹後面。

現在並非是夜晚,而那些妖市裏面的妖怪只會在晚上的時候出來,那些房子啥的都消失不見,寶塔古樓前是一馬平川,除了還有幾棵矮樹還有石桌石凳子。

眯了眯眼想要看的仔細,我沒看錯吧,不遠處的那一男一女,是宋天寧還有那個玲姐!

玲姐的手親密的落在宋天寧的肩膀上,宋天寧也面帶笑容看着面前的玲姐,兩人的樣子簡直就像是在談戀愛。

看見他們兩個同框的畫面,我是十分詫異的。這個宋天寧不是非常疼愛自己的師妹劉紫寧的嗎?劉紫寧死掉因爲我恰巧在場,他就誤以爲我是殺人兇手,想要殺死我,一副非常在乎劉紫寧的樣子。

可劉紫寧才死掉一天,他就和別的女人有說有笑。 等我拉回思緒再一擡頭朝寶塔古樓看去的時候,宋天寧還有玲姐全都不見了。

我哼出一口氣,繼續沿着手中的光線朝那條黑色的巷子走去。

妖市雖然是建在地底下的,可是這裏的溫度卻是非常溫和的,而這條昏暗的巷子卻是非常的陰冷。

雙腳剛剛踏入這巷子的時候,我便聽見有細微的冷風在耳邊纏繞過去。除了冷風的聲音,我還聽見有陣陣縹緲鬼哭狼嚎的聲音。

而手中的光線卻依舊在空中向前延伸着。

因爲從外面看來這是一條黑深且不見盡頭的巷子,等我往前走了好大一段距離的時候我才發現,前面有一扇鐵牢一樣的門,而鐵門的外面有兩個穿着盔甲的人守在外面。

我看見他們兩個的時候,他們也看見了我,並冷喝道,“你今天遲到了,下次在再敢來遲,我就告訴妖君大人!”

我聽見這些話,整個人都是懵掉的,可手中玉石上的光線卻蔓延進了那鐵牢之中。

隨着一陣鐵器摩擦的聲音,面前的鐵門緩緩的打開了,這兩個看門的意思是要我進去?

雖然我無解他們爲什麼要這樣做,或者是錯把我當成誰了,可是我現在是真的需要進入這鐵牢之中,因爲那個無臉女妖就在這鐵牢之中。

沒有多想,我走進了這鐵牢之中。

“哎呀,最近我這視力又不好了,回頭換班的時候,可得去找妖醫好好的看一看。”身後其中一個穿着盔甲看門的男妖怪說道。

“我也是,我們這樣修爲不高的妖還真的不適合在人間的地界當職。可沒有辦法,我們又無法反抗上頭的指令。”另外一個看門男妖怪也吐槽道。

我皺緊了眉頭,也有些瞭然了,原來這兩個看門妖怪是眼神不好,怪不得會將我這個陌生人放進來。不過這也歪打正着的幫了我。

不過穿過那鐵門進入這幽冷的巷子裏面,我心中還是有些發怵的。這看起來就像是牢房一樣的地方,怪不會真的關着妖魔鬼怪吧。因爲我的耳朵已經聽見周圍在不斷的傳來一陣又一陣的哀叫呼救的聲音。甚至還有拍打牆壁的‘咚咚’聲。

周圍陰冷的細風在往我的汗毛孔裏面鑽着,我渾身的雞皮疙瘩都出來了。

沒多久以後,便看見眼前有一座非常大的牢房,裏面全部都是面相詭異的妖怪,有的是人身妖怪臉,有的是面目猙獰的人類模樣,不過那樣子看起來就不像是人類。

“啊,救我們,快救救我們!!”那些牢籠裏面的妖怪看見我就像蜜蜂看見了蜂蜜似的,一個勁兒的朝我求救,耳邊那呼救還有鬼哭神嚎的聲音更加的聒噪。

而我手中玉石的光線卻已經消散在空氣裏,徹底的消失不見了。

線條在這裏斷了,可是我並沒有找到那個無臉女妖。

而就在這個時候,身後傳來了一陣穩健沉悶的腳步聲。

有人來了!

我頓然回神,眼睛瞄向四周便看見尋了個可以藏身的地方,我快步的朝那個走去。

看着眼前的籠子,因爲沒有別的選擇我只能躲在籠子的後面,這籠子在拐角的陰暗之處,若是不注意不仔細看,我想那來人是不會發現我的。

我心中非常的疑惑,玉石散發出來的光線在這裏斷掉,可是那個無臉女妖卻消失了。按理說,我現在應該能尋找得到她的。可我現在非但沒有找到無臉女妖,卻還讓自己陷進這樣危險的地方。

這個地方有人把守,又是關押一些妖怪。現在又有其他人進入這裏,我的心情頓時緊張了起來。

那陣平穩的腳步終於來到了關着妖怪的牢籠前,而剛纔還不斷髮出鬼哭狼嚎的牢籠卻在瞬間安靜沉寂了下來。

這一點倒是很奇怪,我好奇小心翼翼的露出半個頭往外面看過去。就發現一個穿着古風黑袍的男人站在牢籠前。而牢籠裏面的妖怪就像是看見什麼可怕的剋星一樣,縮在籠子裏面瑟瑟發抖,不敢再發出任何的聲響。

這個男人就像是雕塑一樣穩穩的停留在原地,一動都不動。

這傢伙好像很厲害的樣子,那些妖怪那麼的害怕他,我也躲在籠子後面不敢再發出任何的聲響。

“妖君,剛纔那個女人明明就進來的,現在怎麼不見了?”剛纔放我進來的看門妖怪有些摸不着頭腦。

“你先出去。”這妖君一開口,便是一種魔獸一樣粗噶的聲音。

這妖君聽起來就感覺很厲害的樣子,待那個看門妖怪離開的時候,一道帶着陰冷的目光便落在了我的身上。

我看見一張帶着面具的臉,那抹粗噶猶如魔獸一樣的聲音再度傳進我的耳朵裏。

“出來吧。”

緊張的嚥了咽口水,我悄悄的露出了半張臉,看來這個所謂的妖君,早就知道我躲在這裏了。

既然來到了這個地方我也是做好了準備,現在被發現了也沒有什麼好逃避的。

我站起身子朝外面走了幾步。

在這妖君的面前現身時,一陣涼涼的風忽然朝我吹來,吹落了戴在我頭上的帽子。

這下我的相貌就完全在妖君的面前暴露了。

“你是誰?爲什麼要混進妖怪牢房?”他低低的問着。

“我來這裏找無臉女妖,並不是故意要闖進來的。”我道,雙目淡淡,卻又時時刻刻的警惕提防前面的戴着面具的妖君。

“是嗎?”雖然他戴着面具,眼睛是黑洞洞的,可是我仍舊能感覺得到,他正在打量着我。

“可是你這個女人看起來並非是普通人,我總覺得在哪裏見過你。”他道,那聲音壓的極低。

“你走吧!”他道。

雖然心中是不情願的,可是這個妖君看起來確實是不好惹的角色,我只能離開這關着妖怪的牢籠。

本來滿是自信的用血玉追蹤法來到了這裏,可折騰了這麼半天,最後卻是一無所獲。

我本是垂着頭離開的,卻不想聽見了一陣帶着迴音的高跟鞋的聲音。

“噔噔噔噔~”

我頓時擡起頭,看向發出聲音的地方,我竟然詫異的看見,來人竟然是那個玲姐。

之前那兩個看門的妖怪之所以會放我進來,是錯把我當成跟妖君會面的人,原來要和妖君會面的人竟然是這個玲姐。

“苗姑娘,你怎麼會在這裏?”她看見了我,臉上依舊是那副標準式的笑容,現在看起來卻是那麼的虛假。

這個玲姐也是妖界的妖怪,我聞言,淡淡道,“我隨便逛了逛就來到這裏了。”

這回答倒是有些敷衍,玲姐聽見之後也淡淡一笑,然後繼續朝裏面走去。

等我離開這條深黑藏匿着妖魔鬼怪的地方,便看見遠處的矮樹前站着一抹頎長的身影。

看見這身影的時候我覺得十分眼熟,便走近他,而他也轉過身了。

我有些小意外,“殷離,你,你怎麼在這裏?”

“找到那女妖了?”他問,聲音還是那麼的淡薄,雙目似是不悅的看着我身上的男裝。

我沉了口氣,想起之前在他面前誇下海口說得話 ,現在卻又因爲沒找到那女妖而感到沮喪,我搖了搖頭隨即又堅定道,“但是我不會放棄的。”

“若是你開口,我倒是會考慮幫你的。”

“不需要!”雖然我現在也察覺到自己的力量其實非常的薄弱,可是我也不想再依靠現在的殷離。

“不自量力。”殷離對於我的回答,冷漠無情的回了這四個字。

看着殷離離開的清冷背影,心中也有些負氣。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