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天清楚,自己是來當學生臥底的,可不能一進學校,名聲就被搞臭掉!

“小樣,想整我沒門!本來,是想看些能看到,可是老天爺不如意,我就暫時到生命之界中躲一躲。”

南天輕嘆一聲“可惜”,然後整個人就消失得無影無蹤,進入了生命之界。

目前,南天在生命之界中,無法觀看到外面的情況,南天只能靜靜等待着。

花園廁所裏頭,霸王龍剛坐上馬桶。

陶涵就叫了一聲:“姐姐,我剛看見,你旁邊好像有個男人,你仔細找找!”

霸王龍驀然間一屁股起來了,連忙提上褲子,神色尷尬又凌厲。

“有男人,闖入我們的女性花園廁所!我一定要把他揪出來!”

霸王龍頓時仔細地在周圍搜尋了起來。

可是費了好大的功夫,時間也過了十幾分鍾,就是沒發現一個男性身影。

“陶涵,你這個小丫頭,又敢騙騙姐姐,真是討打!”

霸王龍一把將陶涵摁倒,對着臀部就是幾巴掌。

“姐姐,我不敢了!但是,我沒騙你呀!這個花園裏頭,肯定有男人的!他肯定就在附近,我們在好好找!”

陶涵叫喊着。

“找個屁呀!你姐什麼修爲,我都找不到,肯定沒人!”

霸王龍說着,手上的力道又重了幾分。

“姐姐,不要打了!不要打了!我認錯,我說謊了!我說謊了!”

陶涵求饒着。

“對,這纔像話嘛!知錯能改,纔是好姑娘!你可以耍其它男生女生,但是就不能耍你姐!因爲,你姐是霸王龍,脾氣暴躁!我不高興的話,我就要把你屁股打腫!”霸王龍淡淡地道。

說罷,霸王龍放下了陶涵,不快不慢地離開了花園廁所。

生命之界裏頭,南天睡了一覺,估摸着時間差不多,便出來了。

霸王龍早就離開花園,但是陶涵沒有。

陶涵堅信南天一直躲在花園裏頭。

陶涵不放過每一個角落,想要把南天找出來。

“咻!”的一聲,南天神祕地出現了。

偷香高手 陶涵嚇了一跳。

“你剛纔在哪兒?讓我找得好辛苦!”

陶涵抱怨着。

“你看你,搞得給鬼魅一樣,神出鬼沒的!”

“嗬,小丫頭,嘴巴倒是挺牙尖嘴利的。這一次,想整我沒整成吧!”

南天抱負雙臂,嘿嘿一笑。

“你想幹什麼?”

陶涵畢竟是一個小姑娘,心裏頭還是有些害怕的。

“呵呵,知道怕了?現在,天色已晚,孤男寡女,共處花園,你說可以做什麼呢?我覺得可以做好多有意義的事情呢,爲人類的生理學做貢獻呢!”

南天邪邪一笑。

“爲生理學做貢獻?”

陶涵臉一紅,然後便是一黑,色厲內荏地說道:“我姐可是學院裏頭十大女強者,你可不要亂來呀!要是我姐,知道你欺負我,可不會饒了你!”

南天經驗何等老辣,拌嘴自然遠勝一個小姑娘。

“那可不一定呢!我們兩個把能做的事情,都做了,我不就是你姐的妹夫嗎?你姐會打妹夫?”

陶涵又道:“你只要亂來,我就大喊大叫,把保安叫過來!”

南天哈哈一笑:“你叫呀?我有一百多種方法,讓你叫不出來!”

陶涵徹底敗下了陣。

“對不起,是我錯了!我不該喜歡整人,你就饒了我吧!你看看我,發育得也不成熟,沒啥好玩的。要不我把我姐,介紹給你。她身材好,飽滿得很!”

陶涵開始“出賣”自己姐姐了。

“切,拉倒吧!你們姐妹兩個,打包給我,我都不要!”

南天擺了擺手。

“小丫頭,這一次,我就打你屁股一百下,當作懲罰!以防你下次,繼續不分輕重的整人!”

南天臉色一板,腳踩凌波微步,一把就把陶涵放倒在腿上。

“還打屁股?換一個地方吧,哪裏疼!”

陶涵臉色拉了下來。

“嘿嘿,不行!懲罰嘛,就要讓你疼的!”

南天說着,刷刷地打了起來。

一百下打完,南天身影一動,用游龍身法+凌波微步,極速地離開了。

“你這個混蛋!本姑娘,算是記住你了!只要你在學院裏頭,我就會找你麻煩!”

陶涵啐罵着。

另一邊,已經到了晚上,南天無奈,只得去學院旁邊的一個酒店住了下來。

正好,在酒店裏頭,南天遇到了彩虹學院的教務處長。

南天把軍事分部開具的一些電子憑證遞給了處長。

教務處長麻利地審批了一下,便通知,南天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就可以來上課了,並且,教務處長還通過光腦給南天傳了一份彩虹學院的全員地圖和一些校規校紀。 這一次,南天可找記性了,再也不輕易相信任何彩虹學院的女同學了。

南天靠得是教務處長給的電子地圖。

“滴滴,目的地高級部二班已到,導航結束!”

南天擡頭看了看面前這個高大的教學樓,在一樓的正中央,一個大牌子寫得很清楚:“高級部二班!”

“好了,就是這個了!”

此時,在高級部二班的教室裏,班主任王月琦淡笑着道:“同學們,我們班即將轉來一位新的男同學。希望,大家和睦相處,好好學習。”

王月琦此話一出,講臺下一片騷動。

一個痞裏痞氣的女生,湊到坐在最後一排的霸王龍陶寒翠身邊低聲道:“大姐大,又要來一個男生了!你看怎麼處理!”

陶寒翠輕描淡寫地道:“如果那個新生來了,叫他和雞頭他們學學規矩,如果不懂規矩的話,就給他些教訓,然後丟出學院!”

wωω ◆тt kдn ◆¢ ○

“是,大姐大,我這去吩咐雞毛他們!”

痞氣女生點了點頭,便回到了座位上。

正好,南天來了。

“咚咚!”

南天敲了敲教室的門。

“請問一下,這裏是高級部二班嗎?”

南天問道。

“沒錯!”

班主任王月琦柔聲地說道。

“你們看,來人了!這人傢伙,長得挺帥的哦!比先前的那個好不少呀!”幾個女生竊竊私語着。

都市超級雇傭兵王 “議論啥,長得帥能當飯吃?還是你們想他變成面首?”霸王龍不屑地發話了。

“大姐大說得多,不服我們的規矩,長得再帥,也要照樣懲罰!”女生紛紛附和着。

說着,王月琦拿出手機對比了一下教務處長髮來的資料,不禁笑了笑:“你就是新轉來的南天同學吧!我是你的班主任,你可以叫我王老師。我教你們生理學課程。”

南天點了點頭,看了看王月琦。

一襲低胸裝,長長的大腿套着誘人的黑色絲-襪,清麗的容顏,優雅的氣質,和煦的笑容,南天頓時感覺這個班主任很不錯哦。

南天看這班主任年齡不大,應該是畢業沒多久,就來教書的。

南天的這一番表現,落入霸王龍陶翠寒的眼中,又是形象大跌。

“這個傢伙,就是一個小色-胚子!必須要嚴懲!”陶寒翠低語了一句。

“王老師好!”

“好了,也不要老在門口站着了,去找一個空位座下吧!”

王月琦笑了笑。

南天掃了一下教室。

教室很大,座位有一百多個,二班總共就一百來人,有幾十個空位。

當然這百來人中,還是女生居多。

南天正好瞥見了坐在最後排,一個人佔着一排的霸王龍——陶翠寒。

“小妞,倒是挺霸道的!哼,我南天到要去會會!”

南天想着,便走了過去。

南天一屁股坐在了陶寒翠的身邊。

“我給你三秒鐘,趕快滾蛋!”

陶翠寒雙目快要噴出火來了,這最後一排從來都是她的專屬位置,平日裏頭,就算一般的女生過來,也不一定給坐。

這個臭男人,竟然大大咧咧坐在自己的旁邊?

他想幹什麼呀?

想當我的同桌?還是想佔我便宜?我呸!

陶翠寒恨恨地想着。

“哎呦,同學呀!不要那麼兇呀!我們好像見過呢!”

南天嘿嘿一笑。

陶翠寒冷冷一笑:“老套的搭訕方式,真是俗氣!”

南天心裏頭偷笑:hello,美女,我們真的見過,就是昨天,在那個啥女廁所裏頭!你的妹妹,還被我大屁股了呢。

“我想和你廢話了,趕快滾,否則的話,馬上要你好看!”

陶翠寒捋了捋衣袖,做出一副要動手打架的姿勢。

南天絲毫不懼,指了指王月琦班主任:“同學,不要那麼暴力嘛!班主任都在呢,你現在就要動手?”

一提到班主任王月琦,陶翠寒泄了氣,陶翠寒對其他老師絲毫不尊敬,想打就打,想罵就罵,但是對於班主任王月琦還是很尊重的,私下裏頭,陶翠寒還以姐姐稱呼“班主任”。

“哼,看在王老師的份上,今天放學之後,讓你好看的!”

說罷,陶翠寒拿出手機,噼裏啪啦地發了一些消息給雞毛。

雞毛是高級部二班衆男生中的頭子,也是陶翠寒的忠實手下。

雞毛得到了命令,早就磨拳搽掌了,躍躍欲試,就等放學,在門口堵住南天,把南天海扁一頓。

南天淡然的用武神系統,掃描了一下,二班裏頭,所有人。

班級同學平均機甲修爲都在九品機甲戰士以上。

但是,陶翠寒是一個例外,各項屬性數據,奇高無比。

人物:陶翠寒

身份:銀河聯盟一等男爵,京棋市副首席執政官之女

財富值:一萬億銀河幣

體能:20.9(10.9)

精神力:19

生命力:20.8(10.8)

力量:20.7(10.7)

敏捷:20.6(10.6)

綜合戰力:20.4(12.4)

主職業:機甲戰士/九品機甲戰師

第一副職業:暫無

天賦等級:通靈級

“一個班級學生,竟然達到了九品機甲戰師!這個女恐龍,的確有些變-態呀!”

南天暗道。

饒是海藍星上數一數二的星陽大學機甲社長寒九星,機甲修爲也不過是三品機甲戰士。

這天棋星綜合實力,可見一斑呀!

不愧是位列三等殖民星!

南天也特意留意了一下,班上男同學的機甲修爲。

如果蝸牛有愛情 南天也就發現一個小黃毛,機甲修爲突出一些,達到了七品機甲戰士水準,其它男生都是八九品機甲戰士。

南天心道:就這等戰力,也怪不得,一直被班上的女生欺負呢!那個霸王龍陶寒翠,九品機甲戰師的實力,基本上可以橫掃一切呀!

南天心中,正想着事情。

遽然間,陶寒翠,一巴掌扇了過來。

“你過三八線了!”

陶寒翠暴怒地道。

好在,南天反應靈敏,古武祕技“四兩撥千斤”率然而出,巧妙地將陶寒翠的巴掌上的力道給卸掉了,並且,還讓陶寒翠身體情不自禁地往後一仰。

陶寒翠心中震驚無比,她十分清楚,自己手上的力量有多大,這個看起來,弱不禁風,白白淨淨的小子,竟然能夠輕鬆地格擋掉,不簡單呀!

但是,很快陶寒翠就輕蔑了起來!

現在是機甲時代,一切戰力,還要召喚機甲再說!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