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宮玥說的聲音尤其大,不費吹灰之力讓南宮雲煙挨了一點小罰,六如居士果真是個好先生!

「哼!得意什麼?不過是一篇簡單的《陋室銘》。」

一想到自己背書時的景象,沈靜怡就越發不是滋味。

這首《陋室銘》,一年前她就會背了,有什麼好得意的!

「靜怡表姐能寫出《陋室銘》這樣的文章?」南宮玥好奇的問道。

「你有病吧?我什麼時候說我會寫了?」

「那靜怡姐姐說什麼「不過是一首篇簡單的……」這意思不就是說,你寫的比劉禹錫要好?」

「南宮玥你無恥!你竟然曲解我的意思!你……」

。 【選項任務已完成。】

【獎勵:炮彈×100,體質+,精神+,敏捷+1】

安置好獲得河流。

潘閑、陳苗苗一行人馬不停蹄的趕往北方各個資源儲備基地,糧食和水,乃是當下各國的立國之本,沒有這些東西,國將不存。

因此,容不得一點馬虎。

一連兩天。

潘閑都在忙着卸貨,不是在基地,就是在趕往基地的路上。

路線都十分地隱蔽,知道的人寥寥無幾,倒是沒有出現什麼岔子,反倒他的老家,永州地區,出現了不少陌生面孔。

這些人毫無例外,全部處於監視之中,但凡敢靠近潘家小院五百米範圍,都會被一群兵哥哥抓起來。

潘閑極其家人,受到保護的規格,乃是炎黃最頂級的防衛規格,外部勢力想要派人搞破壞,弄死潘閑一家人,簡直難如登天。

而享受這樣的保護規格,潘閑沒有一絲不好意思,享受的理所應當。

因為過去的三周,他給炎黃帶來了,數千萬噸糧食,數千萬噸飲用水,以及各種各樣的資源……還有一條新生的河流,流域面積高達三千平方公里。

這條河,不僅能北地帶來飲用水,還能帶來一片生機,只要保護得當,河岸兩邊將會變成綠洲,開闢出新的糧食種植基地。

未來多幾條這樣的河,必然扭虧為盈,大大地緩解國內的資源危機。

當炎黃枯竭的大地染回綠色,全世界都會因此收益,因為藍星的環境,是息息相關的,牽一髮而動全身。

……

返回藍星的第三個晚上。

京師。

好不容易忙完的年輕夫婦,情不禁加了個班慶祝,揮灑完最後幾分精力,相擁而睡。

翌日,清晨。

潘閑悠悠醒來,看着懷裏酣睡的嬌妻,臉上洋溢着濃濃地幸福,親了媳婦一口,旋即下床洗漱,為愛人準備早午餐。

花了小半個小時,做了兩碗拉麵。

潘閑輕手輕腳走進房間,正想叫醒媳婦,門外便響起門鈴聲。

「嗯~~」陳苗苗睜開雙眸,十分慵懶伸了個懶腰,迷迷糊糊看着潘閑,說道:「老公,可能是我爸媽來了,快去開門。」

「啊……」

「岳父岳母?」

潘閑一溜煙地跑了回去。

打開門。

果然是一對中年夫婦,男的長得比較帥,就是身體有點偏瘦,戴着一副金絲眼鏡,看起來比較睿智。

女的身材很正,年過四旬,仍不見老態,在這個缺少保養的年代,到了這個年紀,還能像朵嬌花,必然是天生麗質的那類女人。

他們正是陳苗苗的父母。

潘閑的岳父岳母。

陳博士和苗主任。

沒錯,陳苗苗的名字,是根據父母的姓氏取的。

「你們好,請問你們是……?」潘閑小心翼翼的問道。

「我們是苗苗的父母。」陳博士微笑道。

「原來是伯父伯母,快請進請進。」潘閑熱情邀請道:「伯父伯母,我剛剛做兩碗拉麵,如果你沒吃早餐,剛好可以趁熱吃……」

陳博士態度非常友好,笑着道:「不用,我們已經吃過了。」

在生物工程院任主任的苗苗母親,面無表情的說道:「都和我閨女扯證了,還叫我們伯父伯母?」

「呃……」

潘閑訕訕一笑,抱歉道:「媽,我剛剛有點迷糊,見諒見諒。」

「乖女婿,不用這麼緊張,我和你媽都很看好你。」陳博士樂呵呵的打了個圓場,把女兒推薦給潘閑,可是他和資源中心的幾位主任,鄭重商量過的事情。

從一開始就看好,現在潘閑搞出這麼多成就,為炎黃帶回這麼多資源,自然無比滿意。

別說他。

便是面無表情的苗主任,都挑不出半個不是。

潘閑這個女婿,唯一的缺點,可能就是樹大招風,容易遇到危險。

但這並不是棒打鴛鴦的理由。

「爸媽,你們怎麼來了?」

不一會,換上居家服飾的陳苗苗,草草打扮一番,從房裏走了出來。

「你樂個什麼勁?」

風韻猶存的苗主任,微笑道:「我是來看我女婿的。」

陳苗苗笑着回道:「媽,那這女婿您滿意嗎?」

「還行。」

苗主任輕點娥首。

隨後,看着着實熱氣騰騰的面,說道:「面做好了,就趕緊過去吃,一會坨了就不好吃了。」

陳苗苗挽起母親的手;「媽,一起吃吧!」

苗主任:「我吃過了。」

「嘗嘗嘛!這麼大一碗早餐,我們吃不完的。」說着,陳苗苗回頭道:「爸,你也來嘗嘗。」

雖然來的時候吃過早餐,可是面對女兒的熱情邀請,陳博士和苗主任,很難拒絕女兒的好意,只能上桌。

很快。

兩碗拉麵,便下了四人的肚子。

吃飽喝足后。

兩女人進廚房收拾餐具,兩男人坐在客廳閑聊。

聊著聊著。

陳博士的臉色忽然變得鄭重起來:「小閑,你的存在已經嚴重威脅到他國的利益,如無意外的話,北美、歐羅巴、北極熊等國,已經暗中串通過……」

「只要在獵場中相遇,他們國家的獵人,包括你的朋友宋智賢,都可能會不惜一切代價,殺死你。」

「所以,今後進入次元獵場,除了炎黃同胞,他國獵人都不能百分百信任。」

「我不想苗苗年紀輕輕就守寡,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明白。」

潘閑點了點頭。

岳父說這麼多,核心只有一個。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今後在次元獵場遇到他的工具人宋智賢,都得小心防一手,不能隨隨便便將後背暴露給對方,給予對方偷襲的機會。

國家利益高於一切。

友情在利益面前,不堪一擊。

或許現在的宋智賢不會,可是一旦南高麗出現糧食危機,需要她帶回更多的糧食回去,解決糧食問題。

那麼為了提升排名,宋智賢就很有可能背後捅刀子。

這是一個大概率的事情。

競爭往往都是殘酷的,容不得半點馬虎。

陳博士見女婿沒有敷衍了事,而是把話聽進肚子裏,嚴肅表情隨即舒緩下來,伸手拍了拍女婿的肩膀,說道:「傍晚你就要回到獵場狩獵,我們就不打擾你們了,加油!」

「爸,不多坐會吧?」

「不了,我和你媽也有很多事要忙。」

「……」「雖然我很想親自動手殺了他,但是我們這一脈身負血脈咒,實力永遠敵不過他。」

說完,鬼谷醫聖滿臉的無奈之色,宋梵看在眼裡,心裡默默的作下決定。

「師父,我答應你,當我實力足夠強大了,我一定會將冥閻斬殺,完成你的心愿。」

……

《蓋世殺神》第587章滾的越遠越好!自己越來越能夠想到眼下自己在這裏獃著的意義究竟是什麼?

難道就是和柯震辛開始進入兩個人的爭吵之中?

還是說讓柯震辛繼續這樣誤會自己。

不管是哪種情況,都不是夏語寒想要看到的結果。

可是我偏偏這樣的,結果再一次出現,夏語寒才隱約的……

《招惹》第四百六十章他的心意 「結果還是一樣對嗎?」李巧花試探性的問道。

「嗯,哪怕我親自去了。也沒有起到多大的作用!其實你應該明白,這件事的源頭還是出在你家裡!」凌雅說道。

「好,這次真的是麻煩你了!這事還是讓我自己去解決吧。」李巧花嘆了一口氣,說道。

「花姐,你也不用那麼氣餒嘛。凡事總是有解決的辦法才對!對了,不如你把這件事告訴張玄,他鬼點子多。說不定能幫你搞定!」

躲在衛生間里的張玄沒想到,自己竟然會被cue到!

「不用了。我自己的事,就讓我自己來了結!」李巧花搖了搖頭。

「花姐,介意我借用一下你們家的衛生間嗎?我是剛從鎮上回來就趕過來的,這都憋了一路了都!」凌雅說著就朝著衛生間這邊走來。

「好……」李巧花剛剛答應,想起張玄還躲在浴室。連忙制止道:「不行!」

凌雅的手都已經握在門把上了,被李巧花這麼一叫也就停了下來!

「怎麼了?」凌雅問道。

「那,那個最近水壓不夠,我怕等下不好沖!」李巧花找了一個借口。

「沒事,我就是小號而已!我用臉盆裝點水就可以沖了!」

凌雅已經轉開了衛生間的門把,她已經把門打開了一道縫!

躲在浴室里的張玄甚至能看到她那雙潔白的左手!

張玄嚇得連氣都不敢大喘!心跳越來越快,就像要從胸膛跳出來一樣。

唯一能阻止凌雅進入廁所的李巧花,卻找了一個不能成為借口的借口!

要是實在不行,也只能趁著她進來的時候用極快的手法將她擊暈了。

至少要保住花姐的名聲!

以張玄的本事,他有一百種方法可以讓凌雅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就陷入昏迷。只不過多少會對凌雅的身體造成一些傷害就是了!

不到萬不得已,張玄是絕對不會這麼做的!

就在這個時候,院外卻傳來了李秀蘭的聲音。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