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洛爾道。

三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城內又捱了加倍濃煙三天,被路西法處死的人也越來越多,而對於秦羿來說,水源已經大幅度迴歸,雙方都到了鬥法的關鍵時候了。

“侯爺,弟兄們有點疲了,這麼喊下去也不是個事啊,估計路西法在城牆上看咱們笑話呢。”

“小黑已經探查過了,城中穩的很,根本就亂不起來。”

塔里木匆匆走進了秦羿的府邸,遠遠大嗓門嚷嚷道。

秦羿披頭散髮坐在涼亭中,正雙手下棋,聽到了塔里木的大叫也不理,只是一門心思的下棋。

良久,他才和棋而起道:“不是亂不起來,這個火藥桶是缺乏一個引子,無論如何,今晚都將是決定勝負的一刻。”

事實上,情況是不容樂觀的,不僅僅是水源在恢復,而且北方也將在這兩天停了,到時候他所有的殺招都會化爲烏有。

如今一是看天,二是看水,兩者缺一不可。

秦羿的話音剛落,塔里木一看遠處的煙囪,驚叫道:“風停了,風停了,侯爺。”

秦羿也是面色一變,沒想到風停的這麼急,還沒等到他採取下一步的計劃,先將了他一軍。

他微微吸了一口氣,微笑道:“不急,你讓弟兄們繼續喊話,風停了,煙可以暫時停止,今晚子時過後,風會再來,水會繼續斷絕,勝利終將是屬於我們的。”

“好!”塔里木絕不會懷疑秦羿的話,快步而去。

秦羿回到了清幽的住處,神識一放,直接進入了方寸山中。

一進入方寸山中,山中靈氣更勝了,遠遠望去,各種仙果、靈藥、農場都開始有模有樣,這也是得益於姚勝等上洞弟子的融合,連姚勝這等人都對秦羿畢恭畢敬了,掃把星等人沒有搞事的餘地了,自然是上下一心,古清也方便打理了,工作效率大大得到了提升。

秦羿漫步在山中,自覺心曠神怡,愁心事也全都放在了一邊,他已經有許久不曾這麼清淨,享受過如此清新的空氣了。

到了宮殿,秦羿與迎面而來的丹徒子差點撞了個正着,後者一看,連忙整理衣服,恭敬拜道:“帝尊,您來了怎麼也不通知我們一聲,我們好去迎你啊。”

“自己山門不用這麼多禮,對了,去叫姚勝過來,我需要你們幫點忙。”秦羿道。

“帝尊稍等,我這就去叫姚師兄。”丹徒子快步而去。

一會兒的功夫,姚勝與另外一個白髮白眉看起來比譚倫這個神算子還要老上幾分。

“晁不清見過帝尊。”

“姚勝見過帝尊!”

兩人見了秦羿,恭敬行禮。

“看來我們方寸山又覺醒了一位高人,可喜可賀啊。”秦羿看了一眼那個老者,微笑道。

姚勝介紹道:“帝尊,這位是晁師兄是上洞三十六師兄中排行第十九,修爲奇高,他所擅長的是煉器,帝尊來的時候應該看到了後山那座新蓋的木樓,那就是原來方寸山的煉器坊了。晁師兄的煉器之法在三界可是數一數二的,他曾被菩提祖師爺舉薦到老君閣,得到太上道祖親自指點,就是比起佛門的阿依那伐也是不分伯仲的,他煉製的法器不計其數,其中有一樣東西帝尊一定知道,那就是天九齒釘耙,便是晁師兄的傑作,後來還被老君拿去賜給了天蓬元帥。”

秦羿心頭一驚,能打造出九齒釘耙這種神兵,晁不清的本事可見一斑,很可能是因爲菩提一門的低調,所以他的名氣遠遠不如阿依那伐廣大,但這實力確實驚人。

要知道晁不清還只是上洞三十六弟子中的十九,這上洞弟子前十,前三必定都是了不得的大人物。

秦羿甚至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增長力量了,否則單憑不死印法,能唬住姚勝,怕是鎮不住前面那些超強實力的傢伙。

“師弟過獎了,區區微末本事,怎敢在長生祖師面前獻醜,當年帝尊與先師、太上道祖論道談法,遨遊太虛,那才叫真正的神蹟,雖然晁某隻是遠遠看過一眼,但至今亦不敢忘。”

“雖然眼下帝尊尚處在凡身境,但重得大道只是遲早的事。”

晁不清無比恭敬道。

“好了,客套話不多說了,我今天來是有事相求的,正好晁不清在,大家一起幫我想想辦法。”

“我在西方地獄遇到了一件難事,一是用乾坤大挪移之法逆轉水脈時效不夠,其次就是想借一場北風,而如今北風不再,不知道諸位是否能有呼風、逆流之法。”

秦羿問道。

“呼風喚雨,但凡有點氣候的妖精都能有這本事,只是如今我等都是重修,修爲剩下不足十分之一,又不能出方寸山,怕是很難幫到秦侯。”

丹徒子有些爲難道。

“晁師兄,你曾在老君閣裏修道,又一直替三界神魔打造法器,手裏應該有些存活吧,若是有,不如拿出來幫帝尊度過難關。”姚勝看了一眼晁不清,提醒道。

PS:今日更新完畢,明晚自安徽,晚安,朋友們。 晁不清撫須笑道:“爲帝尊效命,排憂解難是我等的榮幸,實不相瞞,我手裏還真有點存貨。”

“帝尊且看。”

晁不清手一揮,一顆暗黃色的珠子豁然而現,珠身上雕刻有無數金色的符文,單從符文來看像是佛門的法器。

流光縈繞,散發着一圈圈神聖光暈,令人不敢有絲毫的小覷。

“帝尊,這顆名叫定風珠,在西遊世界算不上什麼大法寶,唯一的功效就是能止住狂風,同時也可引來旋風。”晁不清笑道。

“哦,這難道就是鬥戰佛藉助定芭蕉扇的定風珠?”秦羿驚然問道。

“那倒不是,芭蕉扇乃是神器,想要剋制神器,豈能用凡物,孫師兄當年用的是文殊菩薩的定風珠,乃是三界有名的寶物。我這顆不過是太上道祖的青牛脖子懸掛嬉玩之物,自然是沒法跟文殊菩薩的定風珠可比。此珠經歷大劫,到了現在法力大損,已不足三成,不過在後天期用來引風應該是問題不大,晁某就送給帝尊了。”

晁不清笑了笑,雙手託着珠子奉送了過來。

秦羿也不客氣,接過珠子大喜道:“好,多謝了,那我就收下了。”

“至於逆轉水龍脈一事,就簡單了,只需一張水德符即可!”

“彭烈師兄最近修爲精進了不少,他是畫符專家,我這就讓他畫,給帝尊加急送來。”

丹徒子道。

“太好了,我就知道這天底下沒有你們解決不了的事情,等日後我重振方寸山,你們今日之功再行論賞。”

“對了,丹徒子,火焰花如何了?”

秦羿大喜道。

“火焰花培育已經成型,花魂保存的很完整,如今已經生出了大片藤蔓,預計等帝尊下次來,就可以看到漫山遍野的火焰花了。”姚勝道。

“嗯,姚勝你是煉藥、煉丹的行家,我過些日子與西方地獄高手之間怕是有一場生死決戰,急需要提升戰力,你可得抓緊研製丹藥。”秦羿滿意道。

“帝尊放心,弟子從今日起就住在花田,一旦開出花,第一時間研製上等丹藥,供帝尊享用。”

姚勝領命道。

衆人正說着,大殿外傳來一個粗糙的聲音:“帝尊來了,帝尊,帝尊!”

來人卻是打着赤腳披頭散髮的魯千秋,這要是在以前的方寸山,此等粗魯無禮行爲必定遭到斥責,但如今大家都瞭解秦羿的規矩,而且元神復活歸來,知道生之不易,師兄弟之間再無昔日那種森嚴、內耗之事,彼此都是一家人親密的很,是以都是一笑了之。

“魯千秋,你這麼急着見我,是有要事嗎?”秦羿笑問。

“帝尊,我上次給你做的飛馬已經成功了,快,快去看看吧。”

魯千秋迫不及待道。

“帝尊,我這師弟爲了給你打造這尊飛馬,可是下足了血本,日以繼夜的想着法子,如今大成,倒也是一番孝心。”姚勝道。

“這還是多虧了晁師兄及時甦醒,給了我提點,要不然就我那腦子,這飛馬怕是打造不出來了。”

“哈哈。”

魯千秋撓了撓頭,憨笑道。

“好,那咱們就去看看魯大師的傑作。”秦羿擡手道。

衆人一同到了魯千秋的住處,只見一匹白色的天馬停在院子中,飛馬渾身散發着白色的流光,雙眼炯炯有神,一眨一眨的,顯然已是擁有了神識,尤其是飛馬那一雙兩邊各達十丈長的羽翼,驚起一陣陣颶風,彰顯着飛馬強大的能量與動力。

“帝尊,我前些時日在後山的馬羣找到了一匹馬王,將它馴服,奪了魂魄注入在天馬內,如今這馬已經有了意識,驅動飛馬的晶石是方寸山保存最好的元石,一次可以飛行十萬八千里,日可行三萬裏,夜可行兩萬裏,十萬裏之地,只需兩日即可到達。”

“雖然在先天期,這還比不上孫師兄一個筋斗雲,但在如今的天地間,論速度應該是無與倫比的了。”

“帝尊,快,快試試。”

魯千秋介紹之餘,已經迫不及待的請求了。

“好,我就試試這天地間的第一天馬。”

秦羿豪氣大笑,縱身立於馬首,大喝一聲:“走。”

天馬狂嘯一聲,張翅疾飛,直衝雲霄。

秦羿這已經是第二次上天了,上次是秦龍,只是秦龍修爲有限飛行的高度遠遠不及天馬,天馬一直在極限加速,那種張狂的爆發力,把蒼山、白雲全都踏在腳下的刺激感,令秦羿興奮的渾身雞皮疙瘩都快起來了。

飛行在雲層間,那種蒼茫、高曠、縹緲的感覺,縱看大好河山,真讓秦羿體會到了何爲仙,何爲長生之樂趣。

天馬內的馬王有着極強的靈性,秦羿只需要一個意念,它便能隨着意念精準的調控方向與角度、飛行速度,只是短短不到一個時辰,一人一馬已經神念融合,完全沒有任何的生疏感。

一圈廢了下來,秦羿回到了方寸山。

“帝尊,怎樣,這馬還不錯吧?”魯千秋問道。

“好,只是如今方寸山尚未完全蓋成,我又沒有大法力,這馬有靈,算是活物,能帶出去嗎?”

秦羿問道。

這一問,倒是讓魯千秋等人目瞪口呆了,誰都知道方寸山裏的元神準確說來,都是虛妄的,只能生存在這個獨立的空間內,目前除了秦羿,還沒有裏邊的元神能夠離開此地。

但若是隻帶木馬出去,而無馬王的靈魂,這馬又完全沒有了意義,這的確是個大難題。

“我看先留在方寸山,我每次來過把癮就好,待日後時機成熟了,再想辦法帶它出去,對了,魯千秋,這馬既然有靈,便不可再把它當成器物,依我看,把他放回後山馬羣與同伴在一起,待我有需要之時,再進行召喚吧。”

秦羿拍了拍馬首,縱身跳了下來。

啾啾!

天馬揚啼大喜,作爲馬王,臣服是他的宿命,但若是能自由自在,亦是畢生所願,能得到主人如此厚愛,實乃有幸。

“好,一切就依帝尊的意思,去吧!”

魯千秋揮袖道。

天馬屈膝向秦羿拜了拜,一展翅豪氣萬千飛入空中,直往後山而去了。 放了天馬,彭烈的水德符也已經做好了,親自送了過去,敬呈給了秦羿。

地獄戰事吃緊,秦羿不敢多逗留,連古清都懶的見了,徑直回到了地獄。

此時已經到了子時時分。

對於路西法來說,這絕對是一個值得慶賀的日子,因爲風停了。

卡洛爾與布魯斯兩人一直在觀測着風向,在風停了以後,兩人迫不及待的向路西法彙報了這個消息。

卡洛爾自然是想着熬過這一關,而布魯斯則是深深替秦羿感到擔憂,他迫切的想要知道路西法的下一步計劃,如果秦羿實在熬不過去,他不介意偷出城去,向秦羿透露路西法的計劃。

“大人,你果然料事如神,風已經停了,城外的煙囪也停止了排放毒煙,看來秦侯是真的無招可使了。”卡洛爾大喜彙報道。

路西法端起茶杯,美美的品了一口,咂了咂嘴道:“一切都在我的預料之中,我就知道他就這兩板斧,使完了也就那樣,跟我耗,他也不看看有幾斤幾兩。”

正說着,擺在臺子上的一座水鍾陡然發出嘀嗒的一聲,竟然開始嘀嗒嘀嗒的滴起了水來。

這個水鍾與地脈項鍊,是監測城中水流的法器,此時鐘內突然滴水,正是水脈迴歸的跡象。

路西法等人一看,皆是狂喜,“看到了嗎?看到了嗎?我早就說過秦賊的手段撐不了多久,熬過了這幾天,咱們就能挫敗他的奸計,如今天助我也不僅僅風停了,連水也來了,我看他還怎麼囂張,哈哈。”

路西法激動的跳腳大叫。

“天使長威武,天使長威武。”

卡洛爾等人齊聲爲路西法慶賀,高歌。

布魯斯則是心涼如水,秦侯的謀略再高,不得天時,不得地利,再精妙也是於事無補,這一仗下去,只怕是必輸了。

事實確實如此,秦羿能掌握主動權的就是毒煙、水源來壓迫路西法,以製造城內的民暴,如今城內的民衆對路西法的不滿情緒已經到了臨界點,只需要一個火引子就能點爆達到目的,而沒想到的是,在這時候一切戛然而止。

也就是說秦羿所做的一切努力都白費了,而路西法即將取的地獄的主動權,一旦伊通合圍,以秦羿的力量,只能是敗走,甚至被剿滅的下場。

“大人,我這就去告訴全城的百姓,水已經來了,風也停了,讓他們別整天在那瞎咋呼了。”卡洛爾道。

“嗯,沒錯,你最好是讓咱們的人,也抽出上千個大嗓門,去城牆上喊,不僅僅要讓我們的百姓知道,也要讓秦侯手下的士兵嚐嚐願望落空的滋味。”

路西法點了點頭,又加了一句道。

“嘿嘿,一想到那些士兵吃癟的樣子,就有趣,我這就去安排,羞不死他們。”

卡洛爾大喜道。

一會兒的功夫,卡洛爾就抽調了上千個大嗓門,在城牆上扯着嗓子大喊:“風停了,水來了,路西法大人顯神威……”

塔里木一直在高塔上給底下喊話的士兵加油打氣,說實話隨着風一停,原本喊話的弟兄也不傻,都知道放毒煙是沒戲了,計劃已經面臨破產。

雪上加霜的是,這時候寶羅城牆上突然喊起了話來,連水也來了。

蠻兵本來就性子急,這下是真不幹了。

“大人,寶羅城已經來水了,秦侯大人的法子也不靈啊,這下別說裏面的人投降了,接下來該輪到咱們的日子不好過了。”

“是啊,統領,大夥兒這幾天嗓子都喊啞了,我看就算了吧。”

幾個偏將上了高塔,紛紛抱怨了起來。

“瞧你們這點出息,秦侯大人神機在胸,一切自有勝算,眼下計劃是受挫了,但是大人正在尋找解決之道,你們聒噪個什麼?”

“依我看,路西法是鬥不過秦侯的,再不濟咱們回到愛羅城死守就是了,再慘不過頭掉地,有什麼好抱怨的,都滾回去吧。”

塔里木沒好氣的大叫道。

士兵們是捱了他一頓吼,但這並解決不了實際的情況,塔里木帶着壓抑的心情,再次去了秦羿的府邸。

他並非不相信秦羿,只是形式實在太糟糕了,若是再想不出確切的法子,早點更改方案纔是正道。

一進府邸,秦羿正坐在大案前看書。

塔里木是個粗人,急的大叫道:“我的侯爺,這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有心思看書,你聽聽寶羅城牆上,都在喊些什麼。”

秦羿並不計較,微笑道:“喊些什麼,無非就是爲路西法歌功頌德,無非就是來水停風,咱們計劃失敗了。”

“你都知道了,哎,侯爺,我知道你有謀略,咱們快點想法子吧,要不然弟兄們都得急死了。”

“大家都眼巴巴的等着跟您打勝仗呢,咱們輸不起啊。”

塔里木焦急道。

“不急,咱們喊了一陣,也該讓他們喊一會兒了。”秦羿道。

“侯爺,你是不是已經有計劃了?”

塔里木見他如此氣定神閒,忍不住問道。

“嗯,水隨時可以停了他們的,風也隨時可以來,一切都掌握在咱們手中,路西法不是想要彰顯神威嗎?正好,讓他先去喊,先去顯擺,到時候他下不了臺,被欺騙的民衆憤怒會是現在十倍、百倍,到時候城中必亂。”

秦羿笑道。

“嗨,我的大人,原來你早就有法子了,早說啊,我這都快急死了。”

塔里木終於長舒了一口氣。

他就知道什麼事情到了秦羿這,都不會絕望,總能找到應對的法子,如今看來路西法的苦日子還在後面。

“行,我這就去讓他們繼續喊話,順便把這個消息傳遞給兄弟們。”塔里木道。

“不急,讓他們好好休息一晚上,明天有得是他們喊話的機會。”

秦羿笑道。

有了方寸山的支持,事情又柳暗花明了,而路西法必須要爲他的狂妄與自大買單,已經接近崩潰的民衆,如果被欺騙,那後果將會是不堪設想的。

PS:今日更新完畢,明晚再會,晚安,朋友們。 蠻兵們一撤下,路西法愈發的自信了,直接在城主府內開起了派對,宴請了城中守軍將領,對衆人這一次貫徹他的高壓策略表示讚賞。

守將們得了賞賜自然是無比高興,而同樣興奮的還有城中百姓。

雖然水還沒來,但至少風是真停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