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蘭多的拳影縱使再多,攻擊力不足,那也難以撼動步天。而步天只憑一力降十會,所攻之處,莫不能擋。便是**洶湧狂潮,面對厚重礁石,那也得撞個粉身碎骨,根本不能動其一步。

久攻不下,卡蘭多眉頭緊皺,暗道對手的難纏,明明出手速度差他許多,自己偏偏就是難以攻破對方的防線。

而且對方的一道攻擊就足以抵上自己的三道攻擊,往往一招出手,他就得出數拳抵擋,這真是極度吐血的感覺。

再度交手了十幾招后,卡蘭多無奈抽身飛退。

對方最厲害的是劍法,可自己繼續這般久攻下去,恐怕是難以逼對方拔劍了,只有施展出落日霞光拳,才有資格令對方出劍。

「布倫特,你很強,我難以勝你。但是我還有最後一招要施展,希望能夠逼出你的劍。」

卡蘭多坦言開口,再次拿出了一招之約。

點了點頭,步天也正想見識一番那強於第五劍的拳法,當即開口道:「我等你出招。」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卡蘭多不再遲疑,沉腰立馬,開始了蓄勢。

道道金光涌動如水,緩緩覆蓋了卡蘭多的兩支手臂,頃刻間,他的兩條手臂宛如披金帶甲,金光耀眼。

強橫的能量漣漪**散開,金色光華閃耀中,卡蘭多彷彿化身金剛,道道霞光自他的周身幻化而出,飄浮涌動間,空氣震顫。

落日霞光拳。每一道霞光中都蘊含著渾厚的能量,當霞光萬道,匯聚成虹,中階強者觸之即死,威力絕倫。

卡蘭多現在只能施展出百道霞光,匯聚成光柱,其威力雖不弱,卻也難以對中階強者造成太大的威脅。

步天右手搭在劍柄之上,目光炯炯,卡蘭多這一拳威力驚人,即便他出第五劍都難以抗衡,也唯有施展出第六劍了。

「布倫特,小心了。」卡蘭多低喝一聲,雙腳自地面一蹬,化身金虹,攜著百道霞光飛速臨近。

十丈距離,卡蘭多周身百道霞光匯聚成河,一道巨型光柱陡然顯現,光柱內能量呼嘯肆掠,聲勢浩大。其身形速度不變,眨眼間便攻至步天身前,金色雙拳堅不可摧,巨型光柱猛衝而下。

狂暴的勁風撲面,肆掠的能量令步天的皮膚如被針扎,刺痛陣陣。

拔劍,便在此時。

嗆!一抹烏光乍現,劍吟動天。

步天右手出若殘影,幽冥十三劍,第六劍!

面對如此威力強絕的拳勢,步天直接跳過了前幾劍,出手便是第六劍,只此一劍敗敵。雖然這樣做會跳過一個循序漸進的養劍過程,令自身耗費的能量成倍,但他還是決定如此。畢竟,這已是最後一戰,無須保留。 金色鐵拳迎面而至,巨大的能量光柱掀起一股狂風,步天黑髮飄舞,紅袍獵獵,陰森詭異的第六劍尖嘯刺出。

模糊黑影自身後浮現,猩紅雙瞳猙獰嗜血,一道微不可查的紅芒自黑影手掌傳出,容入幽光濃郁的劍身之中,凄厲鬼泣之音刺耳響起,怨、怒、恨、悲、苦,各種負面情緒紛至沓來。

這一劍,直直刺向衝擊肆掠的巨大能量光柱。

三尺半的渺小劍身,對抗七八丈的巨型光柱,在所有人眼中看來,似乎怎麼都有些不對稱,但是,無人會小看這一劍。

幽光匯聚的劍尖與轟隆呼嘯的巨型光柱猛然接觸,沒有絲毫聲響傳出。 總裁總裁,真霸道

圓形的能量光波擴散處,即將轟中步天身體的金色鐵拳如同陷入了泥沼當中,縱然卡蘭多緊咬牙根拚命催發能量,金色鐵拳依舊難以寸進分毫,如同無形中有一道堅固壁壘橫亘在前。

陣陣陰森鬼泣如魔音灌腦,卡蘭多隻覺心底雜念叢生,煩躁的情緒一**侵蝕他的腦海,令他有種癲狂無比的感覺。

步天眼神如電,第六劍之威還未徹底爆發,之前與雷洛一戰時,因為精鐵劍支撐不住龐大的能量導致破碎,劍體中凝聚的雄渾能量失去了載體,轟然爆開,雖然威力更甚,但也只能算是不完全的第六劍。

手臂前引,能量催發間,劍身幽光陡然流動如水,一股股磅礴能量波紋自劍身四周蕩漾散出,輻射在巨型能量光柱之上。

圈圈漣漪如雨擊湖面,巨型光柱一陣的劇烈顫抖,其內蘊含的恐怖能量彷彿開水沸騰,波盪不休,這不穩定的樣子,彷彿即將爆炸。

突如其來的一幕令場外觀眾都有些驚詫莫名,不明白被壓制住的能量光柱為何驟然產生異變,如同火山爆發。

就在眾人驚詫不已之時,步天身後的模糊黑影猛然一陣收縮,化作了一道烏黑流光融入劍身之中。剎那間幽光綻放,步天手中之劍低鳴不止,一道道強猛凌厲的漆黑劍芒自劍體浮現,不過一晃之間,如魚兒入水,道道漆黑劍芒紛紛融入巨型光柱之中。

隨著漆黑劍芒的道道侵入,原本劇烈波動的巨型光柱片刻間歸於沉寂,通體晶瑩光亮漸漸暗淡,絲絲幽芒自光柱內緩緩瀰漫。

彷如實質化了一般,咔擦聲響中,光柱表面竟出現了道道長短不一的裂痕,烏黑幽芒自裂痕處飄渺浮現,混亂的能量流肆掠竄出。

卡蘭多頭痛欲裂,紛雜入腦的負面情緒令他雙目如赤、不能自已。

便在這時,破裂不堪的巨型光柱陡然幽光大放,咔咔咔一連串崩裂的聲響傳出,步天手中之劍如熱刀切牛油,頃刻間刺入光柱之內。只聽嘭地一聲,巨型光柱猶如被吹爆的氣球,轟然炸裂,四散的能量如暴風狂掃,卡蘭多的身軀首當其衝被兇猛的氣浪轟飛。

狂猛的能量氣浪衝擊襲來,步天收劍回身,劍芒護體,陣陣幽光瀰漫。任能量狂暴肆掠,他的身體就如同海中礁石,矗立不倒。

一波三折的比賽進行到這一步,所有人都看出勝負已分。

卡蘭多的落日霞光拳已被步天所破,缺少了最強底牌的他,不可能再有絲毫勝算。而這,也似乎與眾人先前預料的那般,比賽在還未開始,勝負就已經明了。

比賽台上,洶湧肆掠的能量流逐漸平息,卡蘭多嘴角溢血,面露苦笑。

看著對面那道屹然而立的身影,卡蘭多心中感慨萬千。

他是亞瑟王室的嫡系子弟,身份超然,即使是克魯克公國的皇室貴胄,也須讓他三分薄面。

崇高的身份地位,令他享有諸多常人無法擁有的特權,就比如修鍊武道所需的物質資源,當常人還在為一項低階1級的技能打拚時,他卻輕易就能擁有落日霞光拳這種低階2級的頂尖戰技。

當許多人刀口舔血,遊走於生死邊緣,只為賺錢購置一套強力的增幅裝備之時。他不過輕飄飄的一句話,立即就會有人殷勤奉上價值不菲的增幅套裝。

如此之多的優勢,造就了他遠勝同階的戰力。

可是,在斯巴達城的種子選拔賽中,他依然是敗得體無完膚,連第三名的成績都有些岌岌可危。

落差如此之大,怎能不讓卡蘭多心中感慨。

他是個優秀的人,不論是相貌、身份、還是實力,站於人群中就如鶴立雞群。

可在此刻,他才明白,比他更優秀的人還有很多,雷諾、布倫特,他們的身份皆不能與他相比,然而偏偏就是他們,在實力上完全超越了他。

想起離家之前自己的那番豪言壯志,若沒有取得第一名,將不會顯現亞瑟王室嫡系子弟的身份。想想現在,連第三名,他都是個未知數。

心中百轉的念頭在最後化為一聲輕嘆,卡蘭多默然開口:「我認輸。」

步天收劍回鞘,他看到了卡蘭多眼中的一絲黯然,然而此時此刻,他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對於卡蘭多,步天還是有些好感的,對方溫文爾雅,談吐得體,時時以笑臉待人。這樣的一個人即使同處對手,也很難令人產生惡感。

「布倫特勝,得一分,總積分8分,卡蘭多敗,減一分,總積分3分。」比賽結果自肖恩口中宣布而出,他的聲音傳遍了整片角斗場。

暖婚蜜愛:BOSS大人難伺候 ,總分八分,自開賽以來未嘗一敗。

步天卓然而立的身影此刻在眾人眼中顯得無比耀眼,當之無愧的第一名。

全場掌聲雷動,歡聲如潮,所有人都站起了身子,將目光投注在這個新星身上。

或許在此時,因為年齡的緣故,步天還不算強大,但在不遠的未來,誰又能說清這個年輕人的強大,會是如何的震撼人心。

沃倫伯爵雙手激動的顫抖,臉上是壓抑不住的狂喜之色。溫蒂雙眼簇著淚花,亦是為步天的成就感到激動。望著場中那紅袍飄飄的身影,洛克面露微笑,自己的主人,果然言出必行。

自步天與卡蘭多二人下場之後,肖恩的身形落於比賽台上,他雙手微壓,詭異的白色瞳孔掃視全場,一股無形的威壓自其體內散發,角斗場沸騰的觀眾不自覺的噤聲。

待場面逐漸安靜,肖恩方才再次開口,威嚴的聲音從他口中傳出:「種子選拔賽進行到此刻,三十六場比賽已完美結束,按照積分排名,布倫特以滿分8分奪得第一,雷諾以6分位列第二。

而鑒於第三名暫時空懸,排位賽將在十分鐘后舉行,爭奪第三名的比賽選手分別是卡蘭多以及科茲莫。

待排位賽結束,種子選拔賽的前三名將最終確定。這三名參賽選手,將會前往克魯克公國帝都,參加最強的巔峰對決。」

一頓話說完,肖恩閉嘴沉默。如此平平淡淡的一番陳述,許多人都有些消化不良了。

索性一些機靈者大聲咳嗽幾聲,然後一臉激動的鼓著掌,那興奮的模樣,彷彿聽見了什麼金科玉律、雲篆瑤章一般。

步天撇了撇嘴,對於肖恩說話的方式實在有點不感冒,無奈別人拳頭大,說出去的話自然擲地有聲,多的是人獻殷勤、拍馬屁。

「恭喜啊,第一人。」一道略顯妖嬈的聲音從耳旁傳來。

步天微微一笑,偏頭看去,卡莎蒂嫵媚的臉龐顯於眼前,琥珀色的大眼睛中滿含笑意。

「美人讚譽,倒使我面上生輝啊。」步天嘴角微掀,語氣中頗有一絲調侃。

卡莎蒂聞言面色一紅,隨即又翹起紅唇打趣道:「沒想到啊,第一人不僅實力強橫,連油腔滑調的本事也挺厲害呢。」

「沒有、沒有,我可句句是肺腑之言,哪敢戲弄佳人呀。若是讓你的粉絲團知道了,我可就吃不了兜著走了。」步天將腦袋搖得跟撥浪鼓似得,一本正經的道。

「粉絲團?是吃的嗎?」卡莎蒂眼睛睜得大大的,一臉的好奇,這是她第二次聽步天口中說出的新奇之語,不由得對步天更感興趣了。

俗話說得好,當一個女人對一個男人產生好奇之時,就是她淪陷的開始。

卡莎蒂沒有察覺到一絲朦朧的情緒自心底產生,步天更不會有其他臆想。

他此刻面露古怪之色,卻是沒有考慮到這茬,別人根本就不知曉粉絲團為何物。當下唯有搖頭解釋道:「粉絲團不是吃的,呃……它所代表的含義就是,那些支持你的觀眾。」

「啊?支持我的觀眾?」卡莎蒂愈顯茫然了,不明白為何會有如此說法。

「呃、就跟之前的給力一樣,只是一種象徵性的形容詞罷了,嗯,就是這樣。」

步天頭疼得解釋著,面對卡莎蒂那明亮的好奇眼神,心裡暗罵自己,總喜歡沒事找事。

「哦……好吧。給力…粉絲團,呵呵,有趣。」有些大大咧咧的卡莎蒂沒有再追問什麼,咯咯笑著,聲音宛如銀鈴。 與卡莎蒂一番交談之中,時間很快度過。

卡蘭多與科茲莫兩人此時已在比賽台上展開了激烈的交手,場外的觀眾面色赤紅、吼聲如雷。

這一戰不僅關乎到第三名的得屬,更關乎到許多人的切身利益。

就比如說,在角斗場外由雷鳴商會開設的賭場,專門設有一系列的賭局。而關於種子選拔賽第三名的得屬,也被設入賭局之內,像卡蘭多,他的賠率是2.5:1,而科茲莫的賠率則是3.1:1。

這一場,不論是誰勝誰敗,都會有人歡喜有人愁。

雖然看似卡蘭多的贏面要大一些,但最終的結果,又有誰能夠打包票保證呢?


像之前關於第一名得屬的賭局,步天的賠率是誇張的9.6:1,而雷諾則是1.4:1。

雖然很多人知曉,若是押注在步天身上,一旦爆了冷門,肯定會大賺特賺,但真正這樣做的人終究在少數。

對於雷諾的實力,很多人都心知肚明,明知道第一非他莫屬,幹嘛還要冒這個風險?不如押注在雷諾身上,即使贏得錢少一點,但蚊子腿也是肉嘛。

不得不說,風險和收益是成正比的,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面對步天這匹一飛衝天的大黑馬,許多人的眼珠子都快掉到地上去了,就連那些一開始押注在步天身上的少數人,都有些難以置信。

他們當時只是懷著一種僥倖的心理,下得注也並不多。更多的人在下注之後也沒有抱什麼希望,僅是花錢圖個樂子罷了,結果倒是贏來了一筆意外之財。

轟!比賽台上火蛇飛竄。

科茲莫手中魔杖揮揚,一連串的火球彈射而出,2級魔法連珠火彈。

炙熱的炎浪滾滾而來,卡蘭多面色嚴峻,望著全身被綠色光幕籠罩的科茲莫,心中暗自下了決定。

這場比賽,不能繼續拖延下去,否則他將毫無勝算,最多也就拼個平局而已。若想取勝,唯有背水一戰。

七八枚連珠火彈迎面而至,卡蘭多一咬牙,身形毫不避讓,沉腰立馬,竟直接開始了落日霞光拳的蓄勢。

突如其來的一幕,使得觀眾席上一片驚呼傳出,許多人都看出了卡蘭多的打算,如此冒險之舉,令一些少女嚇得花容失色。

嘭。一枚火彈猛然撞擊在卡蘭多的胸前,煙火四散中,一股衝擊力爆發產生。

然而便在此時,卡蘭多身著的那套青色皮衣陡然光芒閃爍,火彈爆炸產生的強猛衝擊竟沒能傷害到卡蘭多分毫。

科茲莫目光一凝,卻是沒想到卡蘭多到了此等地步,仍舊藏有底牌。不過看那皮衣產生的青光受火彈一擊之後,已然暗淡,或許下一擊就會徹底失效。

場外的諸多觀眾也是頗為意外,原本以為卡蘭多會因此受傷,沒想到竟有此等手段一直隱忍不發。這張底牌在之前未曾動用,估計也是經過了他的一番深思熟慮。

卡蘭多身上穿著的那套青皮衣,很可能是一件卓越級別的增幅裝備。而剛剛突然顯現的青光,則可能就是這件增幅裝備附帶的某項護身技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