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這幾個彪形大漢是賭場派來的。

趙偉那天跟錢經理說好,緩幾天再還錢,錢經理給了趙偉五天的時間。

同時,他又讓助理去調查趙偉家裏發生的事情和那張黑卡的情況。

經過兩天的調查,助理把所有的事情都調查了個清清楚楚,把結果跟向經理說了。

這時候他們才知道,趙偉以前刷的那張黑卡,根本就不是他姐的,而是有人給他姐的,只不過最近不知道因爲什麼事情,那張黑卡被註銷了。

擁有黑卡的那個人也不再聯繫他們了,這就說明趙偉他們跟他姐姐肯定是因爲某件事情把對方惹腦了,或者是出現了其它的事情。

總之,現在趙偉他們沒有後臺了,也沒有黑卡啦,那麼賭場就沒有顧忌了。

錢經理也是一個說話算話的人,雖然他們沒有黑卡,但是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錢經理肯定還是會認帳的。

但是,他雖然給趙偉他們緩了五天的時間,但是他覺得有必要讓人上門,威嚇一下趙偉,讓他知道知道,他們已經知道黑卡的事情,讓趙偉他們趕緊想辦法在五天內還錢,否則他們會吃不了兜着走的。

幾個彪形大漢看到趙偉這個慫樣,心裏是一陣嗤笑。

但是他們也並沒有表露出來,只是告訴趙偉,還有三天的時間,如果三天內還不上錢,那麼他們賭場就要按照規矩辦事了。

趙偉連連點頭說:“我知道,我知道,我一定會在三天內把錢還上的。”

幾個彪形大漢警告完趙偉後就離開了。

趙偉他媽拍了拍胸口,說:“嚇死我了,嚇死我了,這幾個人難道是賭場的打手?”

趙偉說:“凡是還不起賭場錢的人都會被這些人招待,天天會被騷擾,還會天天暴打那些還不起錢的人。”

趙偉他爸也被嚇得不輕,他們從來沒有接觸過這類人。

所以猛然看到這些彪形大漢,身上紋着紋身,一個個凶神惡煞的。只要是正常人都會感到害怕的。

他們三人趕緊打開門,進了屋裏面,坐在沙發上,又開始商量起來到底該怎麼辦。

趙偉對他父母說:“爸媽,也許賭場已經知道黑卡被註銷的事情了,否則錢經理不會派人堵在咱們家門口的。所以如果三天內咱們還不上這200萬的話,那麼,咱們肯定會遭受很大的痛苦,他們也不會有顧忌了,會把咱們的家給砸了,會天天過來騷擾我們,利息更是會越滾越多,他們會天天揍我們。”

趙偉父母腦子裏一想到趙偉說的這些畫面,他們就瑟瑟發抖起來。

他們可不想被這些人纏上,那樣他們還這麼生活呀,如果被鄰居們知道了,鄰居們也會看不起他們的,會排斥他們的。

親戚們知道了,親戚們也會瞧不起他們的。

而且利息越來越多,他們肯定還不起。

接下來趙偉又讓他爸和他媽把昨天沒有打錢的人又挨個打了一遍,讓他們趕緊把錢給他們打過來。

那些聰明的人,認爲趙偉家出了事情的那一部分人,雖然電話裏說的好聽,但是還是始終沒有行動,沒有給他們打一分錢。

那些搖擺不定的,但是還想佔他們家小便宜的人,這次有幾個人給他們打了錢過來。

但是總體來說,大部分都沒有給他們打錢。

只有四五個人給他們打了不到二十萬,看着他們銀行卡上的不到70萬塊錢,他們三人都挺鬱悶的。

這距離200萬差的還是太多了。

趙偉對他媽說:“剩下的那些親戚,估計給咱們打錢的人,基本上沒有啦,即使有人打錢,那肯定也是數目比較小,所以咱們還得必須去找我姐要那100萬,加上100萬,這就將近170萬了,咱們再湊一湊,也許就能湊夠200了。”

趙偉他爸說:“我明天就去趙會平那個臭丫頭公司裏鬧,我就不相信趙會平會不要面子了。如果她不給我錢,我就天天去找她鬧,最後她肯定會妥協的,即使她換一家,我還是要過去鬧,所以我估計她會拿出錢來的。”

趙偉他媽沒有趙偉他爸那麼樂觀,強強擠出一絲笑容說:“希望如此吧。”

第二天,趙會平去上班兒了,因爲頭一天她已經給公司打過了招呼,所以今天她也沒有一點負擔。

等到上午十點左右,趙偉和他父母也到了趙會平單位門口兒。 他們見人就說裏面工作的有一個叫趙會平的,她是一個不孝女,不孝順父母就算了,現在居然還揚言要和父母斷絕關係。

他們今天就是過來討個公道的。

因爲趙會平連門都不讓他們進,所以他們沒辦法,只能到公司了。

他們想進去找趙會平的領導,但是經過保安室的時候,那個保安就把他們攔住了。

當得知他們就是趙會平的父母和弟弟後,立即二話不說就往外攆他們。

趙偉的老爸不明所以,開始一邊哭,一邊兒對保安說他們家的事情。

因爲在趙偉老爸看來,只要人們一聽到他們家的事情,肯定會偏向他們,然後討伐趙會平。

這都是人之常情。

但是保安根本不吃他們這一套。

保安早在前一天就接到了領導的通知,見到趙會平的父母不讓他們進大廳,直接把他們攆走就行了,因爲他們是過來鬧事的。

趙偉和他老媽也在旁邊一個勁兒的說。

但是保安就是不爲所動,根本就不讓他們進去,把他們趕離了保安室門口。

他們三人沒想到會是這種結果。

他們原本還想着到他們公司後,到趙會平的辦公室,到他們公司的領導辦公室大鬧,特鬧,最後趙會平不得不妥協,然後答應他們的條件。

誰能想到他們連門都進不去,這樣還怎麼實行他們的大鬧計劃。

他們不甘心又想進去公司,但是保安還是毫不留情的把他們趕了出來。

趙偉說:“這肯定是我姐搞的鬼。 一品女相 她肯定給保安串通好了,根本不讓咱們進去,就是怕咱們鬧。看來我姐是害怕了,他肯定給了保安什麼好處,否則保安怎麼會聽他的。”

趙偉他老爸覺得他兒子說的對,保安肯定是收了趙會平的好處,所以纔不讓他們進去。

他們現在第一步都前進不了,怎麼進行接下來的計劃呢,他們三個人又開始嘀嘀咕咕起來。

還真讓他們三個人想出來了一個辦法。

中午保安交班兒了,趙偉三人就開始實行了他們的計劃。

他們三人大概換了一身裝束。而且這次他們沒有說是找趙會平,也沒有說是趙會平的父母和弟弟,他們只是說是來應聘工作的。

保安沒有懷疑,就把他們三人都放了進去。

他們覺得趙會平能夠收買保安,肯定不可能收買公司的所有人。

所以他們認爲只要過了保安那一關,那麼其他的事情就容易了。

等他們進去後,就開始打聽趙會平的辦公室,人們以爲他們是趙會平的朋友,就給他們指了路。

他們三人到了趙會平辦公室後,見到了趙會平。

趙會平看到他們後,剛開始表現出了一絲慌亂,但是很快她就鎮定下來了,畢竟她已經跟公司領導彙報過了。

既然公司領導說沒事,讓她上班工作,說明公司肯定有他們的應對。

趙偉他們見到趙會平就開始嚷嚷起來,尤其是趙偉他老爸,更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開始訴說趙會平不是。

當然了,說的都是對他們有利的一面,所有對他們不利的那一面,他們都沒有說。

他們覺得只要一說出來,趙會平肯定會妥協的。

趙會平也沒有理會他們,還是在她的辦公桌上工作着。

辦公室的其他工作人員都開始竊竊私語起來。

趙會平對面兒的女生問趙會平:“趙姐,他們真是你的親生父母嗎?”

趙會平點點頭。

其他人雖然沒有問趙會平,但是也都豎起耳朵,聽着趙會平和她對面兒女生的話。

Tтka n ¢O

當他們看到趙會平點後,“啊”的驚訝地叫出了聲。

他們還以爲趙偉三人是過來碰瓷兒的,過來故意搗亂的,沒有想到他們還真是趙會平的親生父母。

其中一個人小聲嘀咕:“既然他們是趙會平的親生父母,那麼他們說的是不是真的呀?”

另外一個人說:“不知道,咱們先靜觀其變吧,我看趙會平那麼鎮定,肯定是有原因的。”

第一個人說:“如果他們說的是事實的話,那麼趙會平這個人的人品就有問題了,咱們可不能跟這樣有人品的人以後有交集,會把咱們帶壞的。”

這兩個人說話聲音雖然很小,但是這些話也都不一字不落的落進了趙會平的耳朵裏。

但是她沒有理會,她相信公道自在人心,只要時間久了,他們就知道她的爲人了。

她也沒有必要現在站出來,跟趙偉他們理論,那樣只會越描越黑。

她也知道趙偉他們的目的,她是不會讓趙偉他們得逞的。

趙偉他老爸哭了一會兒,見趙會平沒有反應,他就走到趙會平面前,指着趙會平說:“趙會平,你這個臭丫頭,你居然還有心情坐在這裏工作,你難道都不管你爸媽的死活了嗎?”

趙會平擡起頭看向她爸說:“你們來我這裏鬧,無非是想從我身上拿錢,但是我告訴你們,你們想都別想,我是不會如你們願的。”

趙會平說着拿起電話,給門口的保安打去了電話,說這裏有人鬧事,讓保安請他們出去。

趙偉三人不知道趙會平和門口的保安有沒有串通好,所以,他們也不敢繼續留在這裏,就順着樓層開始找經理辦公室或者是主任辦公室。

他們準備到領導面前鬧一鬧。

他們相信,只要他們鬧一鬧,那麼公司肯定會把趙會平開除的,趙會平以後想工作就必須向他們妥協。

否則她如果換下一家公司,他們還會去鬧,那麼趙會平還是會保不住飯碗的。

事情也挺巧的,他們找到了一個門標牌上寫的經理,然後他們就闖了進去。

正好這個辦公室就是趙會平他們部門經理的辦公室。

趙偉他老爸,也不管他是哪個經理,反正是趙會平他們公司的領導。

見了這個人,趙偉老爸就走到他面前,開始訴說趙會平的不孝,忤逆。

剛開始,經理還沒有反應過來,等到聽他們說了是趙會平之後,他臉上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笑容。 他也沒有打斷他們,就讓趙偉他老爸繼續表演。

等趙偉老爸把他想說的都說完以後,他看向經理的時候,經理還是在笑着,看着他們沒有說一句話。

趙偉老爸就有點蒙,趙偉和他媽也有點蒙,搞不清楚到底是什麼狀況。

按照正常來看,這個經理不應該打斷他們,然後詢問到底是什麼事情嗎,怎麼他們說完了,而經理一點反應都沒有,這不符合事情邏輯呀!

經理見他們說完了,對他們說:“你們想說的也說完了,我也聽見了,你們離開公司吧。”

趙偉老爸說:“經理,趙會平。是個這樣的人,你們難道不應該把她開除嗎?”

經理直接反駁說:“你們今天過來公司鬧事這件事情,其實趙會平昨天就跟我說了。”

趙偉三人同時齊刷刷的望向了經理,他們有點兒搞不清楚狀況,他們還以爲出現了幻聽。

趙偉問經理:“經理,你剛纔說什麼?”

經理說:“我是說你們今天要來公司鬧事這件事情,昨天趙會平已經告訴我們了,而且我們已經向公司領導彙報過了。所以你們今天肯定是得不到任何好處的,你們還是走吧!”

趙偉三人到現在才確定了,他們剛纔沒有聽錯,確實是趙會平昨天就已經跟公司領導彙報過了。

趙偉他爸還在傻呵呵的問經理:“我們這麼鬧事,難道你們不應該開除趙會平嗎?”

“我們爲什麼要開除她?”

“她對她的親生父母不好,憑這一點,她的人品有問題,你們就應該開除她呀!”

趙偉老爸還在那裏說着。

經理說:“昨天趙會平給我打電話說這件事情的時候,雖然剛開始我有點猶豫她說的真假,但是後來我還是選擇相信她,畢竟是她主動說出來的這件事情。但是經過你們今天這麼一鬧,我更加確定趙會平這個人沒有問題,有問題的是你們。你們口口聲聲說趙會平對你們二老不好,那我問問你們,你們以前吃的,喝的,住的,用的是不是都是趙會平給你們出的錢。而她弟弟趙偉是不是也都是花的他姐姐的錢。你們憑什麼說趙會平對你們不好,難道就因爲你兒子現在欠了賭債,讓趙會平來還錢嗎?”

趙偉三人沒有想到,趙會平不僅跟公司說了他們今天會來鬧事的事情,而且還跟公司說了,他們家裏發生的事情。

那麼他們剛纔所做的一切是不是就像在小丑表演一樣,被人當成了笑話。

怪不得剛纔他們進來哭天喊地的,而經理就坐在他的辦公桌前,一動不動,只是微笑的看着他們。

看來經理早就知道了他們家裏發生的事情,所以,他纔會不爲所動的。

這樣看來,經理肯定是站在趙會平那邊的。

趙偉他老爸說:“就算讓趙會平拿錢來替她弟弟還債,這又有什麼不對,她這會兒明明有那個能力,憑什麼不給我們拿出錢來。”

經理無語的搖搖頭,對他們說:“我已經無法跟你們溝通了,根本原因在於你們二老,你們二老的思維觀念就有問題,所以我沒辦法跟你們溝通,你們立刻出去吧,否則我就叫保安上來,把你們丟出去了,到時候你們會更難看的。”

“經理,不管怎麼說,趙會平是我們的女兒,我們作爲父母,讓他拿出點錢來不過分吧,讓她孝順點兒我們錢也不過分吧,你不能說是作爲她的領導就偏向於趙會平。”

經理說:“趙會平是我公司的員工,我不向着她,難道還向着你嗎?再說了,我們都認爲趙會平做的是對的,所以我們纔會站在她那邊。”

趙偉老爸不可思議的睜大眼睛說:“你認爲趙會平做的是對的?難道她不孝順我們也是對的?”

“孝順也要分情況,如果她再繼續孝順你們,那麼她就是愚孝了,別說她現在沒有那個條件,即使她有以前那個條件,也不應該再繼續慣着你們了,否則你們只會胃口越來越大,更會得寸進尺,那不是在孝順你們,反而是在害你們。我該說的都已經說完了,總之,你們不會得逞的,你們無非是想在我公司裏鬧,然後讓趙會平被開除,或者是讓趙會平妥協給你們錢,但是,不光是我,還有公司的上層領導都已經知道了這件事情,所以,我們是不會開除趙會平的,而你們如果再繼續鬧,我們只能把你丟出去,或者是報警處理了。”

趙偉和他老爸還想說什麼,但是趙偉他媽拉住了他們,對他們說:“咱們還是先出去吧,出去後再說。”

他們三人隨後,就灰溜溜的離開了經理的辦公室。

他們進來的時候,本來是想着大鬧特鬧一翻,所以就沒有關門。

此時經理辦公室門口,有幾個人竊竊私語。

他們也聽到了經理和趙偉三人之間的對話。

他們這時候才知道,趙會平家裏事情的大概情況。

他們原本還以爲是趙會平做的不對,畢竟那是她的親生父母,但是當他們聽說了事情的經過後,他們從心眼兒裏都認爲趙會平的父母真不是東西。

兒子欠了賭債,他們居然讓女兒來還。

而以前他們所有的花費都是趙會平給花的,現在趙會平沒有錢啦,出來工作了,他們還想從趙會平身上榨取金錢,這樣的父母不認也罷。

很快,這件事情就在公司裏傳開了。

他們都紛紛爲趙會平打抱不平,覺得趙會平付出了那麼多,但是他的父母居然這樣污衊她。

本來對趙會平有偏見的人,這時候也對趙會平改觀了。

通過這一件事情,趙會平和公司的工作人員拉近了不少關係,本來她是剛進公司的,對公司內部業務都不熟練。

往往一個公司對於新員工都有一定的排斥,但是,趙偉他們三人鬧事,不但沒有開除趙會平,反而讓趙會平一下子得到了所有員工的認可,人們也不再排斥她了,一下子融進了公司裏。 這真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啊!

趙偉三人離開後,趙偉問他媽:“媽,你剛纔爲什麼要拉着我們,我們應該繼續在公司裏鬧。我們也不知道這個經理說的是真是假,我們還應該找更高的領導,也許那個經理在騙我們呢,也許他是和我姐串通好了呢!”

趙偉他媽說:“趙偉,夠了,你姐既然把家裏的事情都跟他們公司領導說了,也說出了黑卡的情況,這就說明你姐沒有隱瞞,所有的事情都說了出來,我也相信這個經理說的是對的,公司上層領導也知道了這件事情,如果咱們接着鬧,那麼最後沒有面子的還是咱們。最後咱們都會被保安給丟出來的。”

趙偉老爸說:“那怎麼辦,這和咱們預想的可是完全相反的,沒有想到會平居然會把這樣的事情告訴公司的領導,也沒有想到他們公司的領導居然相信了趙會平,站在她那一邊。”

趙偉老媽說:“我想會平肯定也是做好了被辭退的準備。如果她昨天不向領導們彙報,今天經過咱們這一鬧,那麼會平肯定會被開除,昨天她向公司領導彙報了,正好公司領導是一個明事理的人,就這樣,他們公司相信了會平,所以他們纔會留下會平,這說明他們公司領導都是不錯的。”

“媽,你到底是站在哪一邊的?”

趙偉老媽說:“趙偉,我也想清楚了,咱們不能再這樣下去了,這件事確實是我們做的不對,你們想想,只要瞭解事情經過的人都認爲你姐做的對,都認爲我們做的是不對的,這說明我們確實是做錯啦,在外人看來,都認爲咱們是錯的,現在我也意識到咱們做錯了。”

“媽,你到底是怎麼回事啊,你怎麼能這麼說呢?”

“你要我怎麼說,咱們以前確實是花了你姐很多錢,你姐對咱們都非常不錯,對於你的要求基本上有求必應,這一點你不否認吧!”

趙偉沒有吭聲,算是默認了他媽說的話。

“而且你姐對於我和你爸的要求也從來沒有拒絕過。這次小雨出事,再加上黑卡的事情,咱們不但不關心他們,反而還想着怎麼算計他們,將心比心,如果咱們和你姐的位置調換一下,你會怎麼辦?”

趙偉更是不吭聲了,如果他是他姐,他肯定會做得更狠,說不定他會把給他們的房子給收回去,把他們以前花的錢給收回去。

趙偉老媽繼續說趙偉:“其實你姐做的已經挺不錯啦。咱們把她逼的都已經要跟咱們斷絕關係了,咱們還是回家再商量辦法吧!”

他們三人回到家後,距離五天期限又近了一天。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