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了,說不定就回不來了。

即使九州遺蹟裏有什麼法寶能讓我們回來,我也不想冒着跟墨寒永遠分開的危險去那裏。

更何況,那裏還並不一定有匿蹤靈玉。

我們一家人在一起,纔是最重要的。

夜祭言和二二說都沒有再說話,一直躺在地上閉目養神的齊天有氣無力道:“先別吵這個了,洪荒追過來了。”

他與洪荒同爲天道,對洪荒的氣息最爲敏感。

二二戒備的站到邊上,卻什麼都沒有,不由得嘀咕了一聲:“哪裏有……”

話音未落,一道驚雷就在他身邊炸開,幸虧有夜祭言的結界,他纔沒被傷到。

“到洪荒的地界了,都小心些。”夜祭言提醒了一句。

他一直都避開我的要下去的話題,肯定是不願意放我離開了。這裏又是洪荒老巢之一,別說他不會放我走,我自己也不會作死的帶着白焰下去。

只希望墨寒斷後能追上來……

“白焰,到媽媽身後來。”我招呼着小傢伙來到了我身後,聽到齊天喊了我一聲。

“瞳瞳,有沒有九轉玉靈丹?”

這是一種補充靈力的丹藥,墨寒爲我和白焰準備了很多,我從墨玉里拿出來一瓶給白焰,讓他去給齊天服下了。

一道驚雷又是炸起,這一回卻是穿透了結界,虧得二二反應快,及時攔住了。

驚雷的對象又是我和白焰,齊天開始療傷,我和白焰也開始擋雷。

二二不解道:“夜祭言,你的結界怎麼漏電?”

夜祭言攏着寬大袖擺的手一攤:“誰讓這是洪荒的地界,結界只能護住我們不分開。至於漏電,你不想變成烤雞就自求多福吧。對了,建議你保護和冥後母子。不然,冷墨寒得剝了你的皮。”

“還有我。”齊天壞壞的舉起了手,“要是我死了,所有的力量就都是洪荒那糟老頭的了,他肯定也想滅了湯谷。”

二二揮開一道天雷,順勢報復性的踩了他一腳,又瞪了眼夜祭言:“沒用!”

“那你自己去九州?”夜祭言回過頭來,二二隻能閉嘴。

驚雷一道接着一道落下,洪荒的威壓壓在我們身上。齊天恢復過來,又用他同爲天道的威壓幫我們頂了回去。

如果說之前還是一片黑暗的話,洪荒的地界就真的是一片荒涼了、黃沙、大漠、戈壁,一望無垠的荒原。

我們所在的結界宛如一顆流星劃過這片原野,頭頂的天雷對着我們一道道劈下,每一道都恨不得要我們性命。

也不知道墨寒怎麼樣了……

正想着,墨寒的身影卻在結界之外一閃而過。

“冷墨寒?”二二詫異道。

看來不是我的幻覺了!

“夜祭言,放墨寒進來!”我忙道。

夜祭言不爲所動:“那是幻覺。”

“怎麼會呢!我也看見了!是爸爸!”白焰道。

“是幻覺。”夜祭言苦口婆心,“這裏是洪荒的地界,他想殺你們,而你們想墨寒,他當然就用這方法了。”

可就算我會有幻覺,二二和白焰怎麼可能也有?

正疑惑着,那道墨色的身影再次追了上來。

“是冷墨寒!”二二確認道。

“是假的!”夜祭言堅持。

“慕兒,是我!”這時,結界外的墨寒也道。

“開門啦!”白焰又去錘夜祭言了。縱使他力量不弱,夜祭言的法力卻更高深,白焰依舊是奈何不了他。

夜祭言無視掉他,我伸手想要去將墨寒拉進來,卻被夜祭言反身阻止了。

手腕處被他抓的很痛,二二又要去拉墨寒,再次被夜祭言阻止了。

“慕兒,他與洪荒沆瀣一氣,別信他!”墨寒驀然道。

夜祭言反水了?

我詫異了一下,忽然瞧見墨寒墨色的長袍之下,閃過一道異樣的銀白色。

(本章完) 墨寒是陰靈,不會有這樣的顏色吧……

我多長了個心眼,分出一道靈力竄進了墨寒身上。墨寒卻在第一時間將我那道靈力排斥了出來。

他不是墨寒!

見二二又要去將墨寒帶進來,我忙阻止了他:“他不是墨寒!”

二二一頓,結界外的墨寒又道:“慕兒,是我!你別被矇蔽了!”

“你不是!墨寒不會排斥我的靈力,因爲他相信我不會害他!但是你,我的靈力剛靠近,你就排斥了!”我道。

假墨寒的神情一頓,二二思索了一把,打量着墨寒,微微往後退了一步。

白焰回到我身邊,好奇的望着墨寒,還是有些願意相信那是真的墨寒:“真的不是爸爸嗎?”

“不是。”我相信墨寒,正如墨寒也會那般相信我。別人的靈力靠近自己,出了療傷和探查情況,就只有攻擊了。

墨寒不會覺得我要攻擊他,所以他不會排斥我的靈力靠近。但是,如果是洪荒假冒的墨寒,一定會對我心存戒備。

白焰也試着將自己的鬼氣靠近結界外的墨寒,假墨寒下意識的再次抗拒了一下,白焰的小臉就變了。

“他不是爸爸!”

“知道就好。”夜祭言鬆開我的手,養好傷的齊天從結界底端跳起來,手中聚着驚雷就朝假墨寒打去。

他出手奇快,假墨寒躲閃不及,硬生生承受住了那道雷電。

我的心因爲他那張酷似墨寒的臉一瞬間提起,又看見他的身子逐漸泛白,最後也化作一道銀白色的雷電飄散在風中。

“要是剛剛你們去接他進來,我們所有人就都是這個下場。”夜祭言涼涼道。

洪荒真的是太會看穿人心了。

“瞳瞳別怕,有我呢!”齊天寬慰了我一句,想着還不知道能不能追上來的墨寒,我沒心情跟他多說什麼。

白焰又拉了拉我的袖子:“媽媽,爸爸會追上來嗎?”

“會……的!”我這麼告訴他,也這麼告訴自己。

假墨寒被打散,洪荒的天雷再次密集的落了下來。

夜祭言有些支撐不住,要是結界散開,我們所有人就會在這裏分散,分別落入空間裂縫之中。

齊天忙去幫他穩固住結界,二二和我們一起擊退落下來的天雷。

我打落一道驚雷,白焰的頭頂又是一道雷落下,我忙拉開他,那雷就要落在我的頭上,卻突然歪向一邊,劈中了一邊的樹上。

“爸爸!”白焰擡着頭歡喜的驚呼,都要跳起來了。

我擡起頭來,與墨寒眼神相撞。他黑寶石般的眼眸中,只有我與白焰的倒影,那是我熟悉的眼神!

“墨寒!”我終於放下心來。

“是我。”他站在結界上,遞給我一個安心的眼神。

二二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這回倒是謹慎的問了一下夜祭言:“這回是真的了?”

夜祭言打量了墨寒幾眼,微微頷首。

二二這才鬆了口氣:“趕上了就好。”

夜祭言右手微擡,墨寒腳下的結界驀然消失了一小塊,他順勢落了進來。

我緊緊抱住了他。

我回報住我,白焰也摟着他的脖子,歡喜道:“爸爸,還以爲你趕不上了呢!”

“趕上了。”墨寒一如既往的寵溺的摸着小傢伙的腦袋,又趁着他不注意,輕啄了一下我的前額。

齊天見不慣我們好,趁機告狀道:“墨寒,洪荒那糟老頭剛剛冒充你騙瞳瞳!”

他誇大了事情經過後,跟墨寒說了一遍經過,還特臭不要臉的把二二形容成了個大笨蛋,把自己形容成了個滅敵英雄。

氣得二二一把火差點燒了他。

墨寒的鬼氣遮住結界,天雷落下來,全部被他濃郁的鬼氣遮擋住,再也沒有穿透過結界,我們都輕鬆了不少。

“一路追過來,沒碰上什麼兇險吧。”我問。

墨寒淡然:“沒什麼危險。洪荒在你面前冒充了我,我追來之時,也在我面前冒充了你。”

“那你有沒有被傷到!”我忙問。

墨寒搖搖頭,示意我安心:“我看破了,沒事。我知道那不會是你,固然你擔心我,但你不會丟下白焰一個人回來找我。慕兒,你是個母親,這一點你一直都記得,也做的很好。”

被誇了誒……

我的臉微微紅了下。

白焰跳起來努力刷着存在感:“我是爸爸媽媽的小寶貝,我也做的很好!”

我忍不住笑了:“好,你也做的好。”

白焰嘿嘿的笑着,跟我們玩了會兒,又跑去跟齊天玩了。

墨寒突然附到了我的耳邊,語氣曖昧:“你纔是我的小寶貝。”

……

冥王大人,你是不是忘記了,結界裏的所有人修爲都不低,你耳語個什麼勁,聲音再低他們也都能聽得清清楚楚啊!

我看到結界中的所有人都回頭看向我們,除了白焰,其他一鳥、一河和一天眼中都透露出了深深的鄙視。

白焰好奇又不滿的想跟我們爭辯他纔是小寶貝,被齊天眼疾手快的捂住了嘴,調轉了方向正對一頭黑線的夜祭言。

“小白焰,來,我們看看你舅老爺是個多美俊美的美男子!”

“我不要看舅老爺!我纔是小寶貝嘛!爸爸!爲什麼!”白焰不滿的囔着,小胳膊小腳在齊天懷裏拼命的伸展着,一個勁的委屈:“媽媽!”

我看向墨寒,墨寒一臉無辜,我盯着衆人的鄙視,硬着頭皮走上前去將白焰接了過來。

小傢伙噘着嘴。

我忍着發燙的臉頰,蹲下身來與白焰直視,厚顏無恥道:“你是媽媽的小寶貝。”

“那爸爸呢?”白焰嘟嘴又看向墨寒。

“爸爸的寶貝是媽媽。”墨寒宣佈着他的主權。

我怕白焰直接委屈的哭出來,忙補充道:“所以你也是爸爸的小寶貝!”

白焰看看我,又看看墨寒,努力掙扎思考着我們兩個的話,過了好一會兒才理順了思路,豁然開朗:“原來是這樣啊!”

這孩子這麼好哄,真傻……

墨寒說白焰性子像我,到底是在誇我還是在損我?

白焰又歡天喜地的在結界裏玩了起來,墨寒的頭低下來又

想說什麼,被我先一步捂住了他的嘴:“你別說話!”

其餘幾人都會意的笑了,冥王大人一雙眼睛寫滿了無辜。

哼哼!你賣萌我也不會讓你開口的!

掌心驀然傳來一陣溼漉,他居然順勢吻了下我的手!

我一驚,下意識的收回手,對上墨寒那得意的眼神,臉上一下子更臊了……

冥王大人你看看場合呀!

齊心協力對付洪荒老魔頭呢!有老有少、還有齊天和二二這種唯恐天下不亂的傢伙在,你幹什麼呢!

我白了他一眼,白焰玩了一圈又回到了我身邊:“媽媽,我們是不是離開洪荒地界了?”

他不說我還沒注意到,仔細感應了一下,結界外似乎真的沒有洪荒的氣息了。

和墨寒玩鬧着,倒是不知不覺間過了那段讓我最心悸的地方。

墨寒收起了鬼氣,結界上籠罩着的黑色逐漸淡去消失,視野裏再次出現結界外的畫面。

依舊是空間裂縫中穿行,洪荒世界版圖四分八裂,據夜祭言說,只有穿過各個界面之間的裂縫,才能得幸進入九州。

他現在大概就是帶着我們不斷的在各個界面的縫隙之間遊離,尋找着那一處通往九州的縫隙。

好在沒了洪荒天道的壓制,我們都可以喘口氣。白焰期間還美美的睡了一覺,醒來後,還纏着要吃零食。

來之前,我也寫了清單讓紅鬼去人間採購了不少零食。

給白焰發了袋乾果,給齊天發了盒小熊餅乾,二二和夜祭言很高冷的沒有要這些“愚蠢凡人”的小玩意。

兩人正吃着,白焰忽然站起身來:“媽媽,小烏龜!”

我好奇的找了一圈,什麼都沒看見:“哪裏有小烏龜?”

白焰指着前面,興奮的跳了起來:“那裏那裏!小烏龜就在那裏!”

前面什麼都沒有啊……

不對!

我細細感應了下,似乎隱隱約約的,有混沌氣息!

“前面是什麼地方?”墨寒顯然也注意到了,出聲向夜祭言問道。

夜祭言微微一笑,看着白焰的眼神帶着幾分讚許:“找到前往九州的界面縫隙了。”

所有人一下子都來了精神!

夜祭言控制着結界全速往前飛去,迷濛的空間裂縫中,逐漸閃過一道赭石色的光芒。

“媽媽,小烏龜就在那裏。”白焰開心的對我道,“我帶你去看!”

我被他說的越發好奇,連齊天都忍不住問了夜祭言一聲:“白焰說的烏龜究竟是什麼東西?”

夜祭言搖搖頭:“我不知道。”

“那邊有蛇嗎?”我又問,我記得白焰也嚷過有小蛇。

夜祭言道:“當年有,如今,卻是不知道了。”他說着看向墨寒,“你們進去之後,萬事小心。我已多年未去過那裏,裏面究竟是個什麼情況,我也不清楚。這是我知道的一些,你們留着用吧。”

他擡手,一道黑光自他的指尖閃出,沒入了墨寒的眉心。

“多謝。”墨寒道謝。

夜祭言淡淡一笑。

“夜祭言!”

眼看就要進入裂縫,忽然傳來一道女聲大喊着,一股神祕的力量將我們所在的結界愣是從裂縫入口出撞開了。

“誰!”二二怒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