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溫泉的少女們最後增加到了四個人——出完任務的井野也來了。

「大腦闊,好久不見呀!」井野一見面就大聲說道。

春野櫻感覺額頭上有條筋狠狠地跳了一下。

這傢伙這幾天也幫她帶過三個學生,估計是那時候聽到的吧。

櫻也是覺得很奇怪,她的容貌怎麼也有8、9分了吧,比原著的小櫻強多了,怎麼大家就光記得她的額頭了呢?

她倒不是嫌棄自己腦闊丑……呸,額頭丑。只是被人接連嘲諷,真的有點火大啊。

「豬!你也好久不見啊!」她翻了個白眼,沒好氣地說道。

井野所屬的山中家族屬於木葉鐵三角「豬鹿蝶」中的豬,也是大家鬥嘴時常拿來調侃的點。

井野從前很討厭別人跟她開這樣的玩笑。她是屬於那種動不動就喊「哎呀!又胖了,我要減肥」的女孩,永遠對自己的身材感到不滿,感覺自己不夠苗條、好看。井野平時喜歡穿兩截式的忍者制服,上衣被特意裁剪縮短過,露出大半個雪白而平坦的腹部和可愛的小肚臍。如果大膽望過去,還能清晰地看到少女呼吸時顯露出的肋骨的下沿。肚臍之下則袒露著微微凸起的下腹,以及盤骨兩邊纖細而性感的人魚線。即便是坐下來,也很難看到贅肉的出現。在櫻前世的地球上,這種身材通常出現在PS作品當中。

其實在春野櫻、水無月白、日向雛田和山中井野四個人中,她的身材無論那方面看都是最好的那個。

春野櫻後來告訴她豬的體脂率只有18%,這個數字在女孩子中屬於最苗條的那種,再瘦就是瘦骨嶙峋的不健康狀態了,井野才不至於每次聽到這個外號都發飆。

不過仍然不喜歡被別人這樣喊就是了。畢竟豬的體型擺在那,龐大圓潤,脫不開個肥豬的印象。

春野櫻和井野的關係,時好時壞——主要是井野單方面的問題。一來她曾經把櫻當作最大的情敵,爭奪佐助的強敵;二來作為一個純正的妹子,井野對身邊的優秀女性總是會暗暗進行對比,而春野櫻作為大部分時候都碾壓了她的同性自然不容易得到井野的喜愛。

關係變好的原因則在於佐助和櫻的身上。自從那次表白佐助被深深拒絕之後,井野就好像一下子成熟了許多,過去那種小女生趕時髦談戀愛的念頭消失了,頭腦發熱地去追求佐助的做法也隨之煙消雲散,順帶的,對春野櫻的看法也擺脫了偏見。

其次春野櫻這樣又優秀又頗為男孩子氣的妹子,對女生們的吸引力是很大的。

帥氣的姐姐大人,又強大,又溫柔,嘖嘖嘖。

見面習慣性地互懟兩句之後,井野和櫻對視一眼,都笑了起來。

「你還是沒變啊,井野!」

「可是你變瘦了……!為什麼可以這麼瘦,有什麼竅門嗎?」

「呵呵。」

【昨天世界盃誰打誰?我真的沒看。晚上還有一章(應該)】 聚餐的過程乏善可陳,倒是溫泉旅館的老闆的臉色變幻很是精彩——

忍者是真的能吃。

作為擁有查克拉的超凡階級,忍者每天都要進行大量的高強度運動,沒有足夠的能量攝入根本沒有力氣到處跑跑跳跳。不過一般性地,忍者會選擇少量濃縮高能量的忍者餐(比如一樂拉麵,享受木葉的財政補貼),甚至是兵糧丸、能量丸此類食物,而不是大量低熱量的普通食物。

一開始時老闆是笑眯眯地鞠躬迎入春野櫻幾人的,畢竟自助餐可是最歡迎苗條纖細的少女光顧了。然而很快老闆額頭上就開始瘋狂流冷汗了,面色更是隨著桌子上的空碟的不斷堆高而越來越沉……

雛田敞開來吃的時候,可是一頓隨便就能吃二十碗拉麵以上的大胃王啊!另外三個也不是善茬,吃得最少的井野都吃了成年男人的分量……

「以後絕對不能招待忍者了!」虧得直想跳天台的老闆臉色蒼白,一臉忿忿不平。在木葉做溫泉自助餐,安全、生意好,完全可以日進斗金,就是時不時會有幾個忍者也來光顧,一不小心碰上個大胃王級別的,簡直能一個人吃垮一家店!

老闆開始考慮是否對忍者多收一半的餐費。像這樣對於超凡階層的逆向歧視在木葉甚至不算罕見,這種弔詭的社會現象如果是在和平年代可能就是撕裂忍者和普通人社會的苗頭,會導致嚴重的後果,但是在風雨欲來的當下嘛……也就是無關痛癢的疥癬之疾罷了。

忍者妹子們才懶得理會老闆的想法,自顧自地找了個私密的女湯。

跟前世C國的溫泉不同,這邊的風俗是不穿泳衣泡湯的,也就是……全裸的赤誠相待。少女們坦誠而自然地褪下身上的衣物,裸露出青春的胴體,春野櫻一眼望去,全是美麗的404場景。

不過春野櫻倒是很坦然,沒啥好激動的。或許剛穿過來時還會興奮一下——如果嬰兒也能興奮的話,這麼多年過去,看自己都看夠了,妹子們該有的東西她也有(至少理論上有)。

此時已經是華燈初上的夜晚,夜空絳紫,皓月當空,孤星閃爍。地上的溫泉水汽氤氳,雲蒸霞蔚,昏黃的燈光在繚繞的霧氣中顯得黯淡而曖昧。少女們撥開裊裊的水霧,光潔而纖細的身體在銀紗般的月光下反射著瑩瑩的微光,此情此景彷彿有股醉人的美感。

纖足輕巧地滌盪開清可見底的池水,女生們緩緩坐下,將自己浸入池水中,讓暖和的泉水將身體溫柔地包容。

「呼……」櫻滿足地呼了一口氣,閉著眼睛慵懶地靠在泉壁上。

一時之間竟無人說話。

「櫻醬。」井野突然睜開眼,笑著游到櫻身邊。【注】

「嗯?」櫻懶懶地不想動,悶悶地吐出一個鼻音回應了她。

「聽說……這幾天你是和佐助兩個人出去做任務的?難道說……?」井野眼中閃耀著八卦的光芒,湊近少女身旁問道。

金髮少女幾近發育成熟的身軀貼了上來,滑膩而柔軟的觸覺摩擦在櫻的手臂上,說話間一股溫熱的氣息痒痒地撩撥著少女的鬢髮和耳垂,她一個激靈,連連晃動腦袋,將井野推開:「別八卦了!我和佐助真不是那個關係!」

「嘻嘻,井野你就放心吧,她們倆剛剛跟曉的人狠狠打了一架,沒有心思去談情說愛,你的男神你還有機會哦!」雛田也湊了過來。

「跟你說了我已經對佐助沒感覺了!」井野沒好氣地回道。

「呵呵,誰信?」

井野翻了個白眼,知道再說下去也只能越描越黑,連忙轉移了話題:「那小櫻你沒事吧?聽說曉的成員個個都很厲害,能跟火影相比?」

「還好吧,也不算特別危險……基本上能打個五五開的樣子。」櫻輕描淡寫地略過這個話題,在放鬆自我的時候,她不想回憶起緊張的戰鬥。

井野也沒有在意櫻的敷衍,只是趴在池邊,表情略帶幾分惆悵:「小櫻你已經變得這麼厲害了啊……我們才從學校畢業沒幾年呢。」

「是啊。」說到這個話題,雛田也失去了跟井野鬥嘴的興緻,意興闌珊地說道,「小櫻已經把我們甩得這麼遠了……明明我已經很努力了的,還是只能看著櫻的背影……」

突然沒人說話,詭異地沉默了一會。

春野櫻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朋友間實力差距越來越大,她也不可能停下前進的腳步,等待她們跟上來。雛田的實力其實已經進步得很快了,憑著北斗神拳和改良后的家傳絕學,戰鬥力成長甚至能咬住開了紅眼掛的佐助,但是仍然對櫻可望不可即。井野差得更遠,她才剛剛升為中忍。

「呵。」雛田突兀笑了一下,打破了沉默,轉過頭對井野說道,「你知道嗎?那些男生們,還用樣貌、身材、性格、氣質和實力打分,把小櫻公認為這一屆的女神呢!」

春野櫻頓時臉色一僵,連連擺手,尷尬得無以倫比:「求求你饒了我吧,他們就鬧著玩而已。」

井野才不管粉發少女的求饒,撥開她的手饒有興緻地問道:「真的嗎?原來男生們喜歡高冷女神這種類型?」

「救命啊……我才不高冷呢,」櫻用手捂住臉,發出無助的呻吟,「我很平易近人的啊!」

「平易近人?」

井野瞟了一樣不敢露臉的少女,嘴角挑起,重複了一句。

「平易近人。」

雛田不厚道地又複述了一遍,在第一個字上發音咬得特別重。

「一馬平川。」「板上釘釘。」「窮胸極惡。」「太平公主。」

「別人是,『我想揉揉』,小櫻是,『我想揪揪』。」

……

「你們夠了!」櫻雙手懷抱,攔在胸前擋住了她們不懷好意的視線,惡狠狠地朝她們翻了個白眼,默默地沉下水中。

少女們對視一眼,都笑了起來,空氣中頓時充滿了快活的氣息。

【註:櫻醬和小櫻在日語中是同一個詞,就當火影世界用的語言不是日語吧。這一章本應多一點內容的,但是最後還是刪改掉了。咳咳。】 少女們在溫泉中紅飛翠舞、嬉戲打趣的場景暫且略過不提。

把時間撥到稍早一些的時刻,太陽尚未落山的傍晚,木葉的某個「友邦」,熊之國,星忍村中。

星忍村的名字源於兩百年前,有一塊奇異的隕石從天而降,它具有放射性,並且能將查克拉活化,村裡的忍者都利用它來修行,因此村子得名為星忍村。

村子中最重要的建築物,也正是安置『星』隕石的修行殿;此時此刻,星忍村中所有人,以及一個外來的橙色頭髮少年,正站在修行殿外的廣場上。

總裁畫地爲婚 氣氛與安詳平和的木葉截然相反,這裡正處於大戰前一觸即發的劍拔弩張當中。

「赤星,放下『星』束手就縛吧!抵抗是毫無意義的,只會加重你的罪孽!」紫紅長發的女子站在人群的最前面,面對著星忍村曾經的代理星影,沉聲說道。

「呵呵,夏日星,少給我假惺惺的,你這個吃裡扒外的女人!」被喚作赤星的男人獰笑著喝道,「沒有『星星』,村子憑什麼叫做星忍村,又憑什麼強盛起來,成為第六大忍村?」

他急促地呼吸幾下,惡狠狠地望著站在對立面的星忍村忍者們,冷冷地說道:「是!我是殺了三代星影的兇手!因為那個愚蠢而頑固的老頭,不肯交出『星星』,讓我們修鍊『孔雀秘法』!我只好殺了他。」

「我沒錯!我跟那個老不死的無冤無仇,我為什麼要殺他?還不是為了讓大家能修鍊孔雀秘法,讓村子強大起來?我哪裡錯了?三連、北斗?還有你、你、……你,」赤星一個個地指著場上的星忍村忍者們,「你們告訴我,是誰讓你們能修鍊孔雀秘法的?是誰給予你們強大的力量的?我作為星影為了村子的發展殫精竭慮,你們憑什麼站到我對面?」

「哈! 愛你勝過偏執 有人說,修鍊孔雀秘法有危險,有副作用。」赤星嗤笑一聲,轉頭望向夏日,嘲諷道,「沒錯,我承認,是危險,是有副作用!可是那又怎樣?哪有忍術沒有缺陷的,沒有危險的?這麼怕死,你別當忍者,去種地,去當木匠,去掃大街啊?我逼你們當忍者了嗎?」

「木葉的忍者,你見多識廣,你來說說,修鍊什麼沒有危險的?當忍者憑什麼不會遇到危險?」他哈哈狂笑,又指向橙發忍者,「哈哈哈!少來一副正義使者的樣子,裝得一臉正派,可是我知道得清清楚楚,你們木葉的人山長水遠來星忍村,不就是覬覦『星星』的能力,想來奪走我們的『星星』秘寶的嗎?」

這些話實在是誅心,剛剛還堅定地站在赤星對面的星忍們,聽了這話都禁不住交頭接耳,紛紛議論起來,還不時把異樣的眼光投向站在最前面的那個木葉忍者身上。

他們確實有理由懷疑。

夏日卻又氣又急:「你這個妖言惑眾的混蛋!分明是你野心太大,明知孔雀秘法危害極大,卻為了讓自己能成為第六大忍村之影而放任大家修習這種後患無窮的忍術!我——」

「夠了。」一隻手突然伸了出來,打斷了夏日的話。

「鳴、鳴人?」

「讓我來吧。」漩渦鳴人回頭,給了夏日一個充滿自信的微笑,說道,「赤星先生,我並非代表木葉而來,也沒有覬覦『星星』的力量……」

「因為……星星帶給你們的力量遠不夠強大,憑藉它是絕對沒法成為與木葉比肩的強大村子的!更何況,一個村子,最重要的不是忍術的力量,而是村子里的每一個人!作為一個影,應該把每一個村民都當作自己的家人一樣對待,而不是誘導他們學習後患無窮的忍術!」

鳴人肅然說道。

「少在這裡教訓我!」鳴人話語中對星星的不以為然讓赤星勃然大怒,他猛地將隕石按在胸口,「敢看不起星星的力量,我會讓你後悔說出這樣的話!」

「喝啊啊啊啊——!」

伴隨著赤星狂怒的呼喊聲,一股暴躁而巨大的查克拉從他的胸前油然升起,迅速蔓延到赤星全身上下,最後,像是有生命般在赤星背上凝聚起來。

呼——!

毫無徵兆地,突然颳起了大風,一時間飛沙走石,颳得星忍村眾多忍者們叫苦不堪。

「夏日阿姨,麻煩你將大家護送到安全的位置。」鳴人的聲音在狂風中仍然保持著穩定和鎮靜,像他筆直挺立的身影那樣毫無動搖,「這裡,就交給我吧。」

赤星身上的查克拉波動越發強烈,背上查克拉已經凝聚到了極點,散發著令人不安的氣息,然後——

嘭!

一條深紫色的查克拉龍,從赤星背上猛地竄出來,它迎風而漲,轉瞬之間便成長為一條幾十米高、兩人懷抱粗細的巨大龍型造物!

赤星握緊拳頭,感受著自己的力量。前所未有的龐大查克拉充盈著他的身軀,查克拉凝聚而成的宛如實質的巨龍似乎給他帶來了無窮無盡的力量。他飛到半空,昂起頭來,深吸一口氣,空氣中彷彿瀰漫著舉世無敵的香甜氣息。

沒錯,就是這種感覺。

「哈哈哈哈哈哈——!」

狂風呼嘯中,赤星癲狂的笑聲傳來:「你看到了嗎,木葉的小子?這就是星星的力量,無敵的力量!現在,你還敢口出狂言,小看我們星忍村了嗎?」

他低下頭,想在腳下的木葉小子臉上看到驚惶失措的神情,想看到他痛哭流涕、跪地求饒的場景,但是他看到的只是一雙平靜的蔚藍眼眸。

他看到鳴人昂著頭望著半空中的他,眼裡的神情卻彷彿在俯視著他、在憐憫著他,而不是在敬畏著他。

「就這樣了嗎?」鳴人平靜地問道。

「你說什麼?」赤星一愣。

「付出生命為代價……」鳴人垂下眼帘,聲音低沉,查克拉卻漸漸湧出來,他緩緩說道,「就是為了這種程度的力量嗎?」

充滿著不詳,充滿著邪惡氣息的龐大查克拉湧出少年體表,如同一股涌動著的黑色煙霧。

那是何等恐怖的查克拉氣息!

赤星本來還因為鳴人的話語而狂怒不止,看到這股查克拉的瞬間,竟驚懼得手腳冰涼,渾身僵硬,目瞪口呆,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連剛剛將星忍村其他忍者帶到安全地帶,然後折返回戰場邊緣的夏日星,見狀也屏住了呼吸,驚疑不定地停住了腳步,不敢往前再邁一步!

「查克拉凝聚出來的實體嗎?」鳴人望著赤星身後的巨龍喃喃說道,一雙碧藍的漂亮眸子不知何時變成了妖異的橙黃豎瞳。

黑色煙霧不斷湧出,最後化作黑色絲帶包裹在少年身上,將少年的身形模糊成一隻狐狸的影子。

犬牙伸長,突出,變得尖利。

一.二.三。……四。

第四條尾巴出現在腰后。

「正好,我也有一招查克拉實體化的忍術……來較量較量吧?」鳴人裂開嘴,淡淡一笑。

「你……你到底是何方神聖?!」

「我叫鳴人,木葉忍村,下忍。」

瘋狂的查克拉外衣下,是鳴人平靜的表情。

陌上繁花綻 【昨天看了一本很精彩的書《戰略級天使》(不在本站),差點沉迷小說忘記碼字】 修行殿附近的一座小山上。

蛤蟆仙人高大的身影遠遠站著,一頭白髮極為醒目,遙望著鳴人與赤星的戰場。

「鳴人這小子……」自來也默默地自語道,「一上來就全力以赴了啊。」

「看來他確實很希望得到那個叫『星星』的隕石……」

他並不怎麼在意這場戰鬥的結果。因為,當鳴人毫不拖泥帶水地使出四條尾巴的尾獸外衣時,勝負已分。

星忍村的所謂星影,即便是最大限度地使出孔雀妙法,實力也遠遠比不上五大忍村之影。不要說影級,恐怕就連精英上忍級別都勉強——忍術的力量很強,但戰鬥的技巧和經驗卻完全不夠;自來也嚴重懷疑,木葉隨便拉一個身經百戰的老牌上忍都能擊敗他。更不要說進入了四尾外衣模式的鳴人,實力已經無限接近於影級,在單純的查克拉量和忍術破壞力上更是遠遠超出一般的影級忍者。

孔雀妙法看起來妙用無窮,實際上卻缺陷多多,上限不高;赤星以為憑藉星星隕石的力量就能比肩五大忍村,這種想法真是生動而形象地說明了什麼叫做夜郎自大。五大忍村的底蘊,哪裡是這個山旮旯地方的偏僻小忍村能想象的?沒有複數位的影級忍者支撐,忍村說的話就沒有分量,更別提得到五大國的承認。

自來也關心的是他最後一個弟子,漩渦鳴人的想法。

星忍村這件事,至始至終他都沒有摻和進去,只是遠遠地看著鳴人,確保他的安全的同時,看著他獨立一個人去解決問題,算是一場小小的考驗。

看著場下失去懸念的戰鬥,自來也陷入了沉思。

幾天前。

帶著鳴人四處遊歷的自來也來到了熊之國。

兩人正在旅館附近的飯店就餐時,一個面容憔悴的女人認出了自來也,並懇求他幫忙解救星忍村。

自來也見多識廣,老江湖了,那女人說的星忍村他也知道一些東西,包括孔雀妙法的眼中後遺症。

所以他一開始就沒打算摻和這件事——別的忍村的內政,他干涉來幹什麼?給木葉招黑?別人願意承受副作用來獲取力量,他自來也有什麼立場來阻止?以自來也的人生經驗,一個外人攙和進這種事,往往不會有任何好處,只會惹得一身騷。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