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個突然把一部新劇提到暑期檔,也說明了對這部劇的重視程度。

如今的市場情況是偶像劇衰落已成既定事實,所以大家都這部劇一下就有了期待。

「媽的,橘子台怎麼會插上一腳。」

王祥聽到這個消息直接怒了,他特意打聽過易陽的新戲沒有接觸過電視台,而橘子台暑期檔早就定了,他就沒在意。

二度婚寵:厲太太,我們復婚吧! 沒想到這個沒在意的居然成了一個絆腳石。

「王導,據說橘子台一直在拋橄欖枝,包括綜藝節目也邀請了易世界的藝人,我猜測他們可能早就達成了合作協議。」

「現在說什麼也沒用了,聯繫一下,把所有的資源都推上去,易世界的劇沒有我們宣傳期長,這一帳必須要贏。」

同時記者會上有記者對易陽提出了提問:

「易導,請問您對王祥導演的話有什麼回應嗎?」

「王祥,不認識,沒聽說過。」

記者:……

「他也拍了一部偶像劇暑期上映,他說過自己這部劇會是偶像劇里今年收視率最高的,您對自己的劇收視率有什麼預測嗎?」

「去年最高收視率是多少?」

「偶像劇收視率是0.8個點。」

「所有劇。」

「啊?應該是1.3個點。」

「哦,好低。」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有在觀看發布會的一下就爆了。

「易陽好A啊。」

「太霸氣了,我一定要去看。」

「這還是我認識的大鎚嗎?」

王祥手上青筋都出來了,沒想到易陽竟然這麼藐視自己,直接說不知道自己是誰。

「去用我的微克發條消息,就寫希望某些導演不會被現實打臉。」

發布會圓滿結束,當然這是對記者來說,橘子台也沒想到易陽會這麼猛,他們都沒有勇氣說這部劇會超過所有劇的收視,當然了,偶像劇里他們也認為微微就是王者。

娛樂新聞關注度永遠高於某些社會新聞,雖然有點兒悲哀,但是這就是事實。

誰也沒想到易陽這個回應會一下成為了風口浪尖,所有電視劇的導演只要能被記者看到的,就會問對這件事的看法。

有直接抨擊的,也有一些模凌兩可的,還有一些表示支持的,說年輕人就應該這樣。

邪性總 網友也是評價不一,有的認為易陽太過於狂妄,有的覺得這是有底氣的表現,總之不管怎麼說,這部劇一下就進入了大眾視野。

「易導你這宣傳很厲害啊。」

易陽和姚遠又進行了一次會面,討論的就是宣傳問題。

「有人想要當絆腳石,但是忘了也有可能成為踏腳石,送上來了自然利用一下,不過宣傳費是不是給點兒,你看我們這都是小本買賣,你看這網上的評論,你問問他們我這幾天睡眠都不好。」

姚遠:……

這是他認識的易陽嗎?明明是那種社會精英,怎麼突然成了地痞無賴了。

「您別介意,習慣就好,習慣就好。」

周子怡看姚遠都愣了,畢竟他還沒有老林的接受力,這要是老林,早就送客了。

「哈哈,易導還真幽默啊。」

易陽還想說話,被媳婦兒從底下踢了一腳,又把話咽了回去,他想說自己真不是幽默,宣傳哪有免費的。

一笑傾城作為微微的片頭曲,和宣傳片一起被放了出來,第一次打開視頻的,馬上就被劇圈粉了,因為這首歌和宣傳片一播,實在太搭了。

「有新歌,有帥哥,推。」

「帥哥?哪裡,快推。」

闢道立心 「前來報道。」

一笑傾城也順利的登上了熱搜,完整歌詞也被貼了上去。

「我總是輕描淡寫告訴你我的願望

也給你千言萬語都說不盡的目光

這世界總有人在忙忙碌碌尋寶藏

卻誤了浮世驕陽也錯過人間萬象

古城裡長橋上

人如海車成行

你笑得像光芒

驀然把我照亮

你笑得像光芒

驀然把我照亮

風輕揚夏未央

林蔭路單車響

原來所謂愛情

是這模樣

就承認一笑傾城一見自難忘

說什麼情深似海我卻不敢當

最浪漫不過與你並肩看夕陽

我心之所向

並肩看夕陽

我心之所向

想和你游四方賞晴雨的風光

想和你鋪紙筆寫餘生的篇章

笑與淚都分享管情節多跌宕

我們不散場」

一首歌道盡了校園男女的愛情故事。

汪隆在易世界的溝通下,重新開通了社交賬號,上去只更新了這首一笑傾城,但是隨著歌曲的火爆,汪隆的粉絲數也一直在上漲,包括之前的一些老粉,好像重新找到了組織。

「老闆,我……」

汪隆主動來找易陽,就是想感謝他,但是到了又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易陽看著他臉都憋紅了,還一句話說不出來,不由得笑出了聲。

「我知道你的意思,不過你這臉皮太薄了些,後面我讓人給你安排了工作,後期會有專屬的團隊,希望你能走的更遠。」

「嗯。」

易陽沒有覺得他這種反應是不以為然,這個嗯字代表了一個男人的承諾,這種感覺,他懂。

橘子台是所有衛視裡面排前三的存在,注意這個前三包括央視大佬,所以宣傳不用說,上來就是猛推,各種廣告還有網推,鋪天蓋地。

孫浩然和林靜靜還沒有播出粉絲量就已經暴漲了,實在是兩個人的海報還有宣傳片都太吸粉了,對於年輕的男孩女孩來說,毫無抵抗力。

老林知道易陽的網路播放權還在手裡,親自上門談這個事情,他還是第一次來易陽的公司。

「易陽,你這公司不錯啊,我看井井有條,各司其職,沒想到你還有這才能。」

「老林就別埋汰我了,我要有這才能就好了,一會兒給你介紹一下我們公司新的負責人。」

易陽六月末的時候終於找到了一個操盤人叫李傑,是原來王朝娛樂的總經理,也是剛好公司改制,被易陽挖了過來,已經上任半個月了。 「年輕人就是年輕人,說話都不過腦子,你以為這是什麼?你一句話說治療就治好了?還九層把握?」徐德庸嘲諷,滿是不屑的笑意。

不過林楠依舊是不理會,孩子的父母都同意了,那就沒得說了,當即一翻手四瓶神秘小葯出現在手,自己也硬是擠到警車裡,讓孩子的母親將孩子平放,然後一邊喂服神秘小葯,一邊按照以往的經驗,輕撫胸口位置,輔助他們吸收這些藥液。

徐德庸見林楠竟然對自己依舊是不理不睬,更是不滿了。

「糊塗啊,就這麼一個毛頭小子,你們敢讓他給孩子亂喂葯,這不是找死嗎?」徐德庸不滿的大叫,對兩個孩子的家長怒斥不已,林楠看不上他的辦法,看清楚了他的套路,而他同樣是完全不相信林楠,誰都知道林楠沒有學過什麼治病救人的事情,唯獨林楠父母以及劉國棟明白,林楠有著特殊的手段。

兩個孩子的父親態度堅決,他們相信林楠,但孩子的母親還真有些猶豫,滿是擔憂,若非孩子爹堅持,只怕真就讓徐德庸來救治了,再怎麼說也是醫生。

林楠不為所動,擠在車廂內小心的給兩個孩子喂服神秘小葯,兩個孩子的傷勢很重,毒素也蔓延開來,哪怕是送到醫院,救回的可能性也超低,更不要說還要來回的耽擱,完全是要命的,林楠這個時候出手救治,說是九層把握,實則在小小醫館看來,是十層。

周圍,一群人看著這一幕皆是議論紛紛,林長福身為村長原本也想上前訓斥林楠,讓孩子送到醫院比較靠譜,但最終還是選擇沉默,這段時間以來林楠可謂是接連創造奇迹,而且以他對林楠的認識,也不是那種信口雌黃的人,為此一直站在原地未動。

一晃幾分鐘過去,兩個孩子依舊在渾身顫抖,林楠的四瓶神秘小葯也分別給兩個孩子喂下,但此刻看起來好像並沒有好轉,相反竟然有著顫抖的更厲害的趨勢,而且更是咳嗽不斷。

「看吧,讓你們不聽,孩子都要被你們害死了!」徐德庸看到這一幕,當即開口奚落道。

「閉嘴!」林長福也看到車裡兩個孩子的一幕,本就擔心不已,此刻再聽到徐德庸在那裡叫囂,一副幸災樂禍的模樣,當即開口訓斥了一聲。

車廂內,看著兩個孩子的情況,林楠並不著急,此刻通天眼一直在開啟,在與小小醫館進行溝通著。

「把孩子小心翻個邊,讓他們趴在你們腿上!」林楠開口。

兩個孩子母親聞言,連忙照做,結果一瞬間兩個孩子顫抖加咳嗽的更厲害了,讓她們一時間擔心不已,都快要急哭了出來,見狀林楠也不客氣,伸手接連在兩個孩子後面拍了兩下,使得兩個孩子再度咳嗽的更厲害,就在兩個孩子母親準備開口阻攔之際,兩團濃痰終於從兩個孩子口中噴出,帶著腥臭味,呈黑色,看上去就讓人有種噁心的衝動。

「這?」周圍人看到這一幕,當即明白了不少,咳出這兩團東西,兩個孩子的咳嗽當即停了下來,也不再顫抖,如同鬆了一口氣一般,再看看臉色,也同樣好了不少。

之後林楠並沒有停下來,直接動手將兩個孩子的後背衣服撕開,當即看到的情景讓他都忍不住一陣心疼,當真是血肉模糊,顯而易見他們應該是被那凶獸擊中後背,血流不止。

再度支付一千靈氣值,林楠購買了一瓶治療外傷的小葯,直接給兩個孩子的後背塗了上去。

直到做完這一切,林楠才算是真正鬆了一口氣,兩個孩子的命算是救回來了,對小小醫館道謝一聲,林楠這才開口。

「孩子脫離生命危險了,現在送衛生院讓醫生處理一下外傷就可以了。」林楠淡淡說道。

聽到他這話,孩子的父母自然是大為高興,不用林楠說他們自己也能感覺到,孩子此刻的呼吸勻稱的多,也沒有了顫抖,身上原本的烏黑也消散了。

「謝謝你林楠,等孩子好了,俺帶他上門給你磕頭!」孩子爹開口。

林楠揮揮手,讓他們趕緊過去吧,雖然自己這裡處理過了,但後續的還是需要到醫院清理,畢竟自己不是真正的醫生,後續的工作可做不好。

徐德庸就站在一旁,親眼目睹著林楠治病救人的一幕,雖然不知道林楠到底用的是什麼藥物,但孩子的情況他也看的出來,應該是真的脫離危險了。

這個結果對他而言,無疑是極大的打臉,他徐大仙都治不好的人,竟然被林楠救治了?而且還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讓他臉色很不好,直接冷哼一聲離去了。

沒有理會徐德庸,林楠再度安排了兩句,當即警車便帶著兩個孩子和他們的父母趕往衛生院,周圍的人這才逐漸散去,有了這次的經歷,村裡所有人都對這鳳凰山產生了一股后怕,林長福一直沉著臉打量著這座大山。

十分鐘后,林楠也回到自家,雖然自己沒什麼大礙,但身上火辣辣的疼痛還是深深的刺激著他,被那凶獸很抽一尾巴,傷的不輕,不過好在他體質好,沒有什麼大問題,回到家簡單清理一下,然後服用一顆大力丸就沒有再理會了。

不知不覺中,林楠這次竟然又消耗了一萬點靈氣值左右,看著所剩不多的靈氣值,林楠還真是有著一些心疼。

「還是不夠用啊!」林楠自語,以前覺得幾萬靈氣值不少了,但現在看來,還差的遠,需要儘快多掙點靈氣值。

換了一身乾淨的衣服,身上的傷勢不知不覺中就好上了很多,問題不大,林楠準備再到地里看看情況,順便也好好打量一下這座鳳凰山,不過就在這個時候,自家門口有著說話的聲音,還沒等林楠上前開口,院門已經被推開,村長林長福率先走了進來,緊隨其後的是美女鎮長關悅,竟然在這個時候親自駕到了,在他身後還跟著派出所所長王德成。 「你怎麼來了?」 專屬美妻 看到關悅,林楠自然是有些吃驚,鄉長突然間出現在自家大門口,可想而知他心中的驚訝了,直接開口問道。

一旁林長福見林楠這麼和關悅這位新任鄉長打招呼,心中一陣疑惑,林楠和關悅相識他並不知道,之前修路的時候,無論是林楠還是關悅都不曾提到過。

關悅親自趕來,還帶著派出所所長,自然是有要事。

鳳凰山的事情,第一時間傳到了所長王德成那裡,王德成一尋思這件事不簡單,也就彙報給了關悅,當聽聞兩個孩子差點命損鳳凰山後,她這位鄉長自然坐不住了,連忙帶著王德成趕到衛生院查看了孩子的情況,所幸現在已經沒有了生命危險,從孩子的父親口中,她知道是林楠救了他們,並且也是林楠給兩個孩子進行了救治,否則按照醫生的話來說,這兩個孩子肯定是不行了。

為此,關悅又親自趕到了這裡,一來是表示對林楠的感謝,二來也是來這裡查看情況,第三個也順便看看林楠的傷勢,從兩個孩子父親口中得知,林楠也受傷了。

「來看看你,傷的怎麼樣?」關悅對林楠開口問道,帶著關切之意。

乖乖前任你別逃 「我能有什麼事情,都進來吧,坐!」林楠笑著說道,然後將人都迎到小院內坐下,並且隨手摘了一些新鮮的黃瓜西紅柿菠蘿莓等端了上來給幾人品嘗。

看到林楠沒什麼事情,關悅也就沒什麼擔心的了,對林楠的救人行為,關悅代表孩子的父母,也代表鄉政府對林楠進行感謝,甚至還提議要給林楠頒發一個什麼鄉鎮模範見義勇為獎,連忙被林楠推掉了。

閑聊了幾句,隨即才真正進入正題,甚至林長福將村口的三爺爺也找了過來,論對這鳳凰山的了解,肯定還是村裡的老人知道的多,鄉政府和派出所能知道多少?

而三爺爺,在老一輩人物中,算是了解較多的,這也是關悅這次前來的主要目的,就是要弄清楚這鳳凰山的情況,否則留下這麼一個藏有凶獸的大山在這裡,實在是太危險了。

對於鳳凰山,三爺爺知道很多秘辛,很多是一代代傳下來的,數十上百年來,村裡人都謹記著,臉色凝重的告誡關悅,千萬不要打這鳳凰山的主意,否則肯定會有大亂爆發,這鳳凰山的水,太深太深,而且根據以往的經驗,只要不進入鳳凰山,其中雖然有著不少大凶之物,但卻基本上沒有出現來過。

相對而言,基本上是兩者相安無事,雙石村一代代人早已摸索到了這個經驗,甚至連安全區域都梳理了出來,只要不過界,基本上不會有任何問題,而若是想打鳳凰山的主意,下場肯定很凄慘。

別的不說,三爺爺舉出了一個最真實的例子,幾十年前他還小,村裡的民兵為了躲避小鬼子的追殺,無奈冒險躲進鳳凰山,結果遭到倭寇的大舉進攻,上千人圍山,甚至想要放火燒山,不過結果卻很慘。

上千名小鬼子軍隊一個不剩,盡皆被屠戮,當十幾名躲在山中的民兵從山中僥倖逃出來之後,看到的只是一具具碎屍,沒有一具完整的,先前他們躲在一處,只能聽到一道道尖叫聲與獸吼聲,至於到底發生了什麼,沒有人知道。

但這個結果,顯而易見,是山中的凶獸出動,蕩平了這些人。

從那以後,這鳳凰山便被村裡謹記,萬萬不能闖入,一代代口口相傳,甚至這數十年來也有著人不信邪的闖入,但留下的都是血的教訓,也有人晚上看到后鳳凰山中有龐大的身影出現過,獸吼之聲更是毫不奇怪,見怪不怪了。

當聽聞這些,小院內哪怕是林長福臉色都是一陣難看,有些隱秘哪怕是他這位村長都不知道,可見這鳳凰山的可怕之處。

林楠靜靜的坐在一旁聆聽著,心中也在暗暗回憶著之前在山中的遭遇,在兩對父子逃下來之後,再度出現一頭凶獸,一起圍攻林楠這個獵物,一頭凶獸林楠還不懼,兩頭他也只有跑路的份,現在想想最後兩頭凶獸確實是在某一處突然間停下來的,正是村裡人所說的危險區交界線附近。

林楠甚至還回頭看了一眼,兩頭凶獸惡狠狠的盯著林楠,但卻沒有辦法,根本出不來!好像一層無形的東西將它阻攔在其中,最終才不甘心的消失在山林之中。

「這麼可怕,這座山到底有什麼傳說來歷?」作為一個現代青年,對於鬼神傳說一直以來關悅都不相信,但眼前的事情擺在這裡,她不得不去研究下,這麼特殊的地方,肯定要有些說法的。

自然,關於鳳凰山的傳說由來已久,這個林楠自己也知道一些。

傳言之中,鳳凰山是一對鳳凰的棲息地,左右兩座大山,實則就是它們的大墳,鳳凰山的大名也由此而來,而這山中的凶獸,被稱為是這對鳳凰的守護者,也是現在的守墓者,任何人只要擅闖其中,都會遭到它們的襲擊。

雖然對於這種傳說林楠一直以來也不敢認同,但自從得到了通天店鋪后,再加上這次的事情,讓他對一些特殊的,以前嗤之以鼻的鬼怪傳說有了新的認識。

通天店鋪內,有著太多讓他吃驚與不敢想象的事情,還有傳說中的修鍊之法,甚至還有能夠教人長生不老之法,相對而言有些凶獸鬼怪之類的又算得了什麼,更何況這些僅僅是凶獸而已。

先前他接觸的並算不得鳳凰山真正的深處,還差的很遠很遠,可想而知真正深入到鳳凰山深處,會遭遇到什麼,林楠甚至都不敢想象,也許傳說中的各種事情都會出現,絕對刷新林楠的世界觀。

小院內,眾人沉默,越是了解,越是覺得無解,原本來的時候關悅還和王德成商量著能否動用特殊的力量,將這山中凶獸清理乾淨,如此的話周圍村子也能藉助這座山富裕起來,但現在看來,這條路完全行不通。 「易總,林總我們好久沒見了。」

老林哈哈一笑。

「我還說易陽挖了誰過來,沒想到竟然把你挖過來了,圈裡人估計誰都想不到吧。」

易陽猜測兩個人也應該認識,畢竟李傑也屬於圈內有名的人物,老林掌握著油豆網的資源,不認識沒道理。

「既然你們認識也不用我多說了,後面的事情我一概不管了,你們聊,所有事情李總可以做主,我終於可以當甩手掌柜了。」

說著,易陽還伸了個懶腰。

老林倒不覺得易陽是在敷衍他,李傑的身份完全可以和他對等談話,而且他也知道易陽早就不想管事了。

「李總,你來了這小子算是解放了,不過我可為你的未來擔憂啊,主要是身體,小心被工作壓榨的未老先衰。」

易陽懶得聽這些老狐狸的對話,找了個借口出去了。

到外面就聽見有人在吵吵鬧鬧的,自從李傑來之後這還是第一次,李傑剛來的時候非常婉轉的說:

「易總,這公司您沒有規章制度嗎?」

易陽:……

「易總,部門之間沒有一個快速溝通渠道嗎?」

易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