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我們實力低微,根本追不上葉曉倩,而且我們即便追上了也不是她的對手。”

邱邵點了點頭,表示理解他門下的弟子。

他轉過頭,有些爲難的對秦巖說“秦少主,這小子說的沒有錯,以他們的實力根本無法追上葉曉倩,不如我們去追吧。”

秦巖剛剛將葉曉倩放跑了,他怎麼可能再去追。

“葉曉倩乃是龍虎山的大弟子,實力僅次於各大長老,再加上她詭計多端,我們也不一定能追的上她。我看還是算了!”

聽到秦巖的話,闕玉閣的弟子一陣鬱悶:

你都不願意去追,剛纔爲什麼還讓我們去追。

“秦少主,你不是還有地獄僵嗎?讓他去追葉曉倩應該沒什麼問題。”邱邵又給秦巖出主意。

“不行,我只能在十里之內控制地獄僵,超過這個範圍我就無法控制了。”

“哦,原來是這樣啊,那葉曉倩肯定是追不上了。”邱邵有些惋惜的說。

一天後,葉曉倩回到了龍虎山。

此刻的龍虎山,一片死寂,再也沒有了往日蒸蒸日上的跡象。

蘇離聽說葉曉倩逃回來了,他立即召見了葉曉倩。

當葉曉倩走進大殿之後,蘇離眯起眼睛,上上下下地打量了葉曉倩:“曉倩啊,你是怎麼從秦巖的手中逃出來的?秦巖有沒有對你做那種事?”

“師傅,秦巖沒有對我做那種事,我是趁他一時疏忽逃出來的。”

彼之深情,此之毒藥 葉曉倩撒謊道,不敢告訴蘇離真相。

蘇離根本不相信葉曉倩的話,哪有貓不吃魚的。

在蘇離看來,秦巖就是那隻貓,葉曉倩就是那條魚。

不過,蘇離並沒有說什麼。

“好啦,你下去吧,好好休息休息。”

“多謝師傅。”葉曉倩在心中長長的舒了口氣,她沒有想到蘇離居然沒有深究她是怎麼逃出來的。

在葉曉倩離開之後,蘇離對着背後招了招手。

一個妖豔的女人從大殿的拐角處顯露出身形,猶如幽靈般飄到了蘇離的面前。

她盈盈下拜,用嗲聲嗲氣的口吻說:“主人,您找我有什麼事?”

“歌姬,你去幫我辦件事,看看葉曉倩是不是被破了身。”蘇離眯起眼睛惡狠狠的說。

葉曉倩是他豢養了多年的爐鼎,就等着在葉曉倩二十四歲的時候獻祭給他,如果葉曉倩被破了身,那麼他的計劃將徹底破產。

歌姬點了點頭,轉過身飄走了。

歌姬和葉曉倩的關係極好,雖然歌姬是鬼,葉曉倩是人,但是她們卻超越了陰陽阻隔,以姐妹相稱。

回到自己房間,葉曉倩暗自慶幸蘇離沒有仔細詢問,可是她剛剛坐下,門外就響起了歌姬的聲音:“曉倩,你在嗎?” 聽到歌姬的話,葉曉倩的眼睛頓時閃過一陣欣喜。

在龍虎山這麼多年,葉曉倩只信得過歌姬。

有時候,葉曉倩會跟歌姬秉燭夜談,甚至是聊一些極其私密的事情。

葉曉倩打開門,一把抓住了歌姬的手,激動地說:“姐姐,你來啦,我好想你啊!”

歌姬點了點頭,用溫柔的目光看着葉曉倩。

不過她卻在心中嘆了口氣:曉倩對不住了,你雖然把我當成姐姐,但是我卻只能按照掌教的命令辦事。希望你到時候不要怪我,因爲我也是迫不得已。

將歌姬引入了房間,葉曉倩熱情的爲歌姬倒了一杯魂液。

魂液無論是對人還是對鬼都能提升魂力,起到保健的作用。

就像人們吃的保健品一樣。

歌姬接過水杯,一口氣喝乾了杯中的魂液,笑眯眯的說:“曉倩,最近你受苦了。”

她一邊說着一邊似有意若無意的用手指摸了一下葉曉倩的脈搏。

原來歌姬是一名鬼醫,可以通過脈搏查看出女人是否被破過身,以及是否懷了孕。

當歌姬發現葉曉倩被破了身並且懷了孕後,她難以置信地睜大了眼睛。

她萬萬沒有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

“姐,你怎麼了?”看到歌姬突然愣住了,葉曉倩好奇的問。

歌姬回過神,趕快掩飾自己驚訝的表情,她尷尬地笑了笑:“哦!我沒什麼,就是最近肚子有些不舒服。曉倩,我不陪你了,我回房休息一會兒!”

不等葉曉倩說話,歌姬轉過身飄出了葉曉倩的房間。

葉曉倩十分詫異,不明白歌姬爲什麼要離開,因爲她能看出來歌姬是裝出來的。

回到龍虎大殿,歌姬趕快拜在蘇離的腳下:“主人,不好了,出大事了。”

聽到歌姬的話,蘇離的心咯噔一下。

其實他剛纔看到歌姬慌張的樣子,他就知道肯定不是好事。

“怎麼了?是不是葉曉倩被破身了?”蘇離將歌姬從地上扶起來,滿臉陰霾的看着歌姬。

“主人,葉曉倩不但被破了身,而且還懷了孕。”

“什麼,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蘇離明明聽明白了歌姬的話,但是他卻不願意相信這是真的,忍不住大聲質問了起來。

歌姬再次說了一遍。

聽到歌姬的話,蘇離就像失魂落魄了一樣,他忍不住向後退了一步,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他沒有想到居然會發生這種事情,這相當於斷了他的後路。

媽咪回來了,爹地要給力 如果蘇離在葉曉倩二十四歲的時候奪走她的第一次,並且吸食掉葉曉倩的魂力,他的實力將衝進天尊巔峯,甚至是達到那個令人可望而不可即的高度。

看到蘇離鐵青的臉色,歌姬不敢說話,安靜地站在蘇離的身邊。

過了好一會兒,蘇離長長舒了一口氣,他擰起眉頭大聲的問:“你是說葉曉倩不但被破身了,而且她還懷孕了對不對?”

歌姬點了點頭。

蘇離霍然站了起來,他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女人懷孕至少要在一個月後才能確認,可是葉曉倩只是被秦巖帶走了兩天。

隨身空間之農門葯香 這說明葉曉倩在很早之前就失身給秦巖了,並且還懷上了秦巖的孩子。

“好啊,這一切居然是你搗的鬼!”

蘇離想到了地獄僵被秦巖收復的事情。

他覺得肯定是葉曉倩在暗中幫忙秦巖,秦巖才能收復地獄僵。

這兩天,蘇離一直在思索地獄僵被秦巖收復的事情。

可是他想來想去,也想不明白秦巖是怎麼收復的地獄僵。

因爲秦巖沒有這個條件,現在他終於想明白了。

“走,和我去看看那個賤人!”蘇離背抄着手,大步流星的向龍虎大殿外走去。

歌姬緊緊的跟在蘇離身後,在心中爲葉曉倩捏着一把汗。

她現在有點後悔將事情的真相告訴了蘇離。

可是事已至此,顯然是不能挽回了。

來到葉曉倩房前,蘇離擡起腿,“砰”的一聲踹開了她的房門。

看到蘇離氣勢洶洶的走進來,葉曉倩的心“咯噔”一下,她隱約中覺的肯定是出事了。

“賤人!你給我去死!”蘇離念動咒語,隔空對着葉曉倩扇了兩個耳光,並且還踢了一腳。

只聽見“啪啪”兩聲,葉曉倩先是被扇的在半空中旋轉起來,然後又被一腳踹的向後倒飛出去,最後“砰”的一聲摔在了地上。

葉曉倩擡起頭望着蘇離,抹去嘴角上的鮮血,裝出詫異的樣子問:“師尊,你爲什麼打我,我做錯什麼了?”

“你做錯什麼了?哼,不要在我面前裝清純了,我問你,你是不是懷上了秦巖的孩子?”

蘇離翹起嘴角,冷笑起來,眼神陰冷的看着葉曉倩。

聽到蘇離的話,葉曉倩愣住了,她沒有想到自己這麼快就被識破了。

她現在非常後悔沒有聽秦巖的話。

她走的時候,秦巖曾告誡過他,最好不要回龍虎山。

我的大佬人生 可是葉曉倩沒有聽秦巖的話,她想將她藏在龍虎山的法器全部拿出來。

與此同時,她十分擔心孩子的安危。

以葉曉倩對蘇離的瞭解,她覺得蘇離肯定不會放過他們娘倆。

“來人啊,給我把葉曉倩押進地牢!”蘇離眯起眼睛冷冷的說,眼中寒芒閃爍。

門外走進來兩個龍虎山的弟子,他們就像利箭一樣向葉曉倩竄去。

葉曉倩催動魂力準備躲閃。

但是她發現,自己的魂力居然被鎖住了。

原來剛纔蘇離扇她耳光的時候就鎖住了葉曉倩的魂力。

兩個弟子抓住葉曉倩,押着她走出了房間。

蘇離跟在他們身後,一直走進了龍虎山地牢。

“你們幫大師姐舒動舒動筋骨吧!”蘇離坐在觀賞椅上,眼神陰沉地看着葉曉倩。

兩個弟子點了點頭,立即拿出四根陰陽鉤,分別勾住了葉曉倩的腳筋和手筋,將她吊拉在半空中,形成一個“大”字。

葉曉倩的腳筋和手筋就像皮筋一樣,從皮肉下被鉤出來,暴露在空氣中。

“啊!”

厚寵邀婚 葉曉倩淒厲地慘叫起來,額頭上的冷汗就像雨點般滴落在地上。 “你居然敢背叛我!我從小將你養大,你不但不知恩圖報,反而還幫助秦巖收走了我的地獄僵。”

蘇離憤恨無比的說,眼神就像釘子一樣,緊緊的盯着葉曉倩。

這一刻,蘇離恨不能將葉曉倩扒皮抽筋。

“師傅,據我所知,你收養我也是另有目的,因爲你想把我當成爐鼎,不但要吸走我的元陰,還要融化我的三魂七魄。”

既然已經和蘇離撕破了臉,葉曉倩覺得自己也沒有必要裝下去了。

停頓了一下,葉曉倩接着說:“咱們龍虎山到目前爲止,已經有二十多個女弟子被你吸走了元陰,煉化了魂魄。”

聽完葉曉倩的話,蘇離眯起了眼睛,眼中寒光閃爍。

歌姬和另外兩個龍虎山弟子愣住了,不敢置信地向蘇離望去。

過了一會,蘇離突然哈哈大笑起來。

他從椅子上站起來,一步一步地走到葉曉倩面前,翹起嘴角冷笑起來:“想不到你知道的事情還挺多,我真是小瞧了你。”

葉曉倩沒有理會蘇離,目光掠過蘇離的肩膀,向歌姬以及另外兩個龍虎山弟子望去。

她大聲對他們說:“蘇離是一個人面獸心的傢伙,他遲早有一天也會吞噬了你們的元陰,煉化了你們的魂魄。”

聽到葉曉倩這樣說,歌姬和另外兩個弟子心頭一怔,眼中都漏出了驚恐的眼神。

同時也爲自己的未來擔心。

蘇離冷哼了一聲:“葉曉倩,你這一招挑撥離間果然厲害,不過他們沒有機會離開這裏了。”

說罷,蘇離的身影突然消失在原地,等他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站在了兩個龍虎山弟子的中間。

他伸出手按在兩個龍虎山弟子的頭上,念動咒語,將兩個龍虎山弟子的三魂七魄將頭頂吸出來。

他抓住其中一個龍虎山弟子的魂魄,伸出手接連拍在他的頭頂上。

“啪!啪!啪!”

蘇離每拍一下,龍虎山弟子的魂魄就矮小一寸。

當蘇離接連拍了幾十次後,龍虎山弟子的魂魄變成了巴掌大小。

他握在龍虎山弟子的魂魄,張開大嘴,一口咬在魂魄的脖子上。

只聽見一聲慘叫,魂魄的脖子被蘇離咬斷了,脖子上冒出濃烈的黑氣。

那是魂魄身上的魂力。

蘇離翹起鼻翼輕輕一吸,魂力紛紛涌進了蘇離的鼻子。

緊接着,蘇離將魂魄的身子塞進嘴裏,就像吃糖豆一樣,“咔嚓咔嚓”的咀嚼起來。

看到這裏,另一個龍虎山弟子嚇破了膽。

他全身顫抖,雙腿打顫,就連牙齒都因爲驚恐不停的撞擊在一起,發出“噔噔噔”的聲音。

蘇離轉過頭向這個弟子望去,眼中露出了既殘忍又戲弄的眼神。

“掌教,求求你饒了我吧,我絕對不會把你的祕密說出去,更不會背叛你。”

這個弟子驚恐的大聲說起來,他想跪下去請求蘇離饒恕他。

但是他發現自己全身上下都被定住了,根本跪不下去。

蘇離咧開嘴“嘿嘿嘿”的笑起來:“在這個世界上,我只相信我自己,我從不相信別人,所以你只能死。”

說的最後,蘇離猛然拔高了聲音,語氣爆虐無比。

他伸出手,就像剛纔一樣,不停的拍打在龍虎山弟子的頭上。

不一會,這個龍虎山弟子也被蘇離拍打成小人吃進了嘴裏。

做完這一切,蘇離抹了抹嘴,就像剛剛享受完一頓美食大餐一樣。

歌姬被嚇壞了,她瞳孔放大,驚恐的看着蘇離,沒有想到蘇離這麼殘暴。

蘇離轉過身,又向歌姬望去。

看到蘇離寒光閃爍的眼神,歌姬的心“咯噔”一下:是不是該輪到我了?

“掌教大人,你不會也要殺了我吧?”歌姬聲音顫抖的問。

“歌姬,你是我的愛妾,我怎麼可能殺了你,我疼你還來不及呢!來來來!讓我們好好的歡快歡快。”

蘇離一邊說一邊向歌姬走去,眼中帶着兇厲又爆虐的目光。

他一把抓住歌姬的胳膊,將歌姬攬入懷裏。

如果是平常,歌姬肯定會非常愜意的躺在蘇離的胸口上,享受着小鳥依人的感覺。

但是此刻歌姬害怕極了,她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會被蘇離殺掉。

“歌姬,你是不是很怕我,身子怎麼抖成了這樣?”

蘇離擡起歌姬的下巴,笑眯眯的看着歌姬,只是那笑容中卻隱藏着一份殘暴。

歌姬本能的點了點頭,但是她怕蘇離生氣,又趕快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並不害怕。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