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它一心向往外面的世界。

還找了個祕密基地搭建信號加強器,用手機鏈接人間界。

它還以爲我不知道呢,其實要不是我幫忙,那個信號加強器早就散架了。

我想想,你現在需要些什麼呢?付稿費也得根據個人需求來比較好……”

唐牧北在心中默默刷屏,需要什麼?當然是需要靈石啊,而且是越多越好!

如果折中一下,把那棵可惡的板藍根精給我也挺好的,能拿去賣不少錢。

他的刷屏豆蔻自然是看不見也不會去看的,片刻後她眼睛亮亮的看向唐牧北,“或許你幾次三番出現,是有根源的。

我以育花入道,從未收徒也沒有後人。

這園子裏的花草皆是無處可得的精品,天上地下難得與其匹敵左右。甚至有些絕世花草,即便是諸天萬界恐怕也只有我這裏能找到了。

或許,你就是冥冥之中來傳播我育花之術的人。

你別小瞧這一花一木一草。

它們皆有靈性,各有用途。

比如這種吐霧花,花朵豔麗氣味芬芳清新不膩,採一朵插在花瓶中適當保養可維持三月不敗。

它可以每天吐出靈氣,使房間裏的靈氣濃郁,最適合修煉;

還有這種聚靈果樹,不需要特意凹造型,自然就長得很優美。

不但花色漂亮花期長,結出的果實很美味,最重要的是它種植之地可以隨着時間慢慢在地下凝聚起龐大靈氣脈絡。

好好培養,靈氣脈絡便會化爲靈石礦脈。

適合在空曠之地大量種植……”

唐牧北聽得兩眼直放光,盯着那株漂亮花樹不肯移開視線。

這特喵就是傳說中的搖錢樹吧?

不不不,這比搖錢樹還帶勁!

搖錢樹只能搖下來錢,這玩意兒可是自帶礦脈生成能力!

要是我有那麼一片地種上聚靈果樹,那我將收穫一條靈石礦脈,然後不斷開採,我特喵就是一個不愁靈石花的店主了!

“這樣吧,我挑選些好種好活的花種送給你,順便再給你一本我親自編寫的《靈植花朵種植大全》。

你可以按照上面的指導來種植那些花種。

如果養得好,你也可以有一片漂亮的小花園。”豆蔻看他滿心歡喜被花樹吸引的模樣輕輕一笑,然後引着他去往花間涼亭中暫歇。

帶他離開之際,豆蔻不露聲色看了一眼那朵盛開正好的水晶蘭,然後衣袖一揮那朵花頓時隱匿在草叢中不見了影蹤。

“對了前輩,既然又見面了,晚輩有幾個不情之請。”唐牧北在涼亭中坐下,開口道:“我之前去過一次水晶森林,結果識海就被屏蔽了。

小精靈說只要離開水晶森林過一段時間屏蔽就會自動消失,但到現在還沒反應,您能不能幫我將那層屏蔽打碎?”

豆蔻眯着眼看了看他的眉心,微微一笑隨手上前敲了他額頭一下。

“咔嚓!”唐牧北聽到識海中有一聲輕微清脆的響聲。

像是什麼東西出現了裂縫!

“原來是蒹葭的手筆,以你的實力識海恐怕會屏蔽四五天才能自動解開。

關係到識海動盪問題,所以我沒用力,只是幫你把屏蔽層敲開一個縫隙。

再過幾個時辰,識海中那片屏蔽就會自動碎掉了。” 寶寶軍師:爹地,束手就擒 豆蔻端起茶杯輕呡一口靈茶,慢慢回道,“這樣有個緩衝,你的識海不會受到劇烈震盪。”

唐牧北仔細感受一下,果然隱隱約約有信號了!

他忙一抱拳感謝道:“多謝前輩相助!”

“不用那麼客氣,還有什麼我能幫忙的嗎?”她今天心情很好。

畢竟是水晶蘭成熟的好日子,這朵花的盛開不枉費幾千年的心血,此時的豆蔻差不多是有求必應的。

唐牧北忙打開豪華版天堂地圖,指着自己曾經過的那片宮殿廢墟道:“前輩,我前天從這裏經過遇到一隻可憐的地精。

它們的主人可能早就隕落了,如今天堂即將陷入動盪中,它和其他地精恐怕難逃厄運。

我想着您這裏有一片花園需要打理,地精又是擅長種植採摘的,您能不能收留它們?”

“地精?”豆蔻看了一眼地圖搖頭道:“我不喜歡那些西式的精靈。不過既然你說了,我會暗中照顧它們一下的,讓它們不至於被戰火波及。

但這些地精是真的不適合在天堂裏呆着。

如果牧店主你有合適的地方,我倒是可以隨時幫你把地精們轉移出天堂去。

還有,你經過的那片廢墟是一位副神隕落之地。

至今那片土地上聖劍光芒和邪魔氣息還在做爭鬥,無數尋寶者想進入那片未經探索的領地尋找寶物,結果全都一去不回。

以你的實力,一定要離那裏遠遠地。

越遠越好,否則即便是雙方爭鬥泄露一絲能量,你都會瞬間灰飛煙滅的。”

在遺忘的時光裏重逢 “多謝前輩提醒。”唐牧北微微皺眉,“麻煩前輩幫忙照管地精一段時間,我會盡快想辦法找到合適的地方,然後把它們接出天堂去的。

最後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能不能麻煩前輩告訴我當年上古天庭隕落的原因?

我知道蒹葭仙子尋找的那個地方,她是想找到天道小黑屋,對不對?

其實前輩您不必憂慮,我好像已經卷進來了。

我還知道當年浩劫之後,扶桑宗主隕落至今未復活;

洛水公子安全逃脫;

而溯洄前輩則是被關進了小黑屋。

蒹葭仙子想盡辦法,就是爲了找到關押溯洄前輩之地,救他出來!”

感謝書友喵亞喵打賞,謝謝支持! “你知道他們的下落?”永生者豆蔻微微一怔。

隨即她看向唐牧北的眼神有幾分懷疑,畢竟對方纔是個小小三品店主,能接觸那麼多隱祕?

但豆蔻遏制住了自己使用讀心術的想法,她沉默片刻反問道:“你有什麼證據嗎?”

唐牧北:……

總不能這會兒給洛水公子打個電話吧?

感覺好像不太好。

畢竟他當年是那麼奪目的存在,可如今不起眼的種花小仙子已經修成永生者,洛水公子卻還被困在未知封印裏,人家大佬也是要面子的吧?

識海暫時還沒徹底破解開,不過就算是能聯繫上溯洄和扶桑兩位前輩,估計他們也不會出來相見了,理由同上。

更何況,想當年大家都在上古天庭。

豆蔻對他們每個人都是點了關注甚至像追星一族一樣仰慕過的,現在見了面,他們都不認識人家,大佬們肯定都很尷尬。

他默默想了一會兒,然後召喚出自己的功德之力翅膀,“前輩應該認識這雙羽翼吧?

這便是洛水公子所贈之物。

以前還帶着他的氣息,以至於我經常被誤認爲洛水公子的傳人。

不過後來有位前輩幫我把氣息全部屏蔽掉了……”

不等他說完,豆蔻看到金色翅膀的同時眼神變得異常溫柔。

她伸手撫過羽翼,可惜因爲是功德之力並無實體,所以只能穿手而過。

“當然認識。

天使族的每一雙翅膀都像花朵一樣看似彷彿卻沒有完全相同的。

這是塞西爾大天使的天生羽翼,送給洛水公子的。它的每片羽毛紋路,我都記得清清楚楚。”

撫摸着翅膀,豆蔻似乎又看到當年那個白衣飄飄羽翼飛舞絕代風華的男人。

他身後永遠都站着玩世不恭愛喝酒的溯洄;以及擁有非凡氣度卻臉盲嚴重的扶桑宗主……

那時候的日子,真讓人懷念。

“唉……你還小,不應該揹負這些東西。”豆蔻搖頭嘆息,“既然決定要知道那些隱祕,你今後一定要努力修行,否則一旦捲進來說不定也會落得隕落下場。

牧店主,你剛纔說的那些人……他們都還好嗎?”

唐牧北撓撓頭,認真想了想回道:“還行吧。”

畢竟,洛水公子雖在未知封印裏出不去,但好歹沒隕落;

扶桑宗主儘管要付出代價,但還是有可能復活的;

溯洄前輩嘛,看他一天天樂呵呵對挖坑樂此不疲的樣子,就知道肯定沒什麼大危險。

既然躲過一場浩劫,能活着已經很不錯了。

“那就好!”她微微一笑點點頭,“從哪裏開始給你講呢?

就從蒹葭仙子來到天堂的目的吧。

在此之前我不知道她來過天堂,也不清楚爲什麼,現在答案很明確了。

她要找的不是什麼另一個世界的通道,而是一處洞府。

確切的說,應該是天堂隕落主神的傳承之地!

相傳,這位天堂的主神天資聰穎,在西方修行界可以說是順風順水。

你應該知道每位修行者都有自己的天賦技能吧?

主神的天賦技能很罕見。

他在五品開啓天賦技能時就很無敵了。

因爲他的天賦技能是空間逃離。

不是空間跳躍也不是穿梭,是逃離。

也就是說即便懟上九品謫仙對他使用空間之力,都無法將其禁錮,因爲他隨時可以逃離。”

唐牧北頓時目瞪狗帶。

這特喵是開外掛吧?

氪金玩家都不帶這麼牛逼的!

“後來在主神成爲永生者之後,他潛心閉關分析了自己的天賦技能,然後據說創造出一種祕術,可以犧牲或捨棄某種東西爲獻祭,然後實現空間逃離。

傳說中的天道小黑屋,其實就是一種天罰。

類似於人間界的懲罰監牢。

凡是被關進小黑屋的修行者只能日復一日呆在靈氣限量供應的一小塊空間裏。

勉強維持生機,無法修行。

直到刑滿釋放。

然而我從來沒有聽說過哪位被羈押小黑屋的修行者還有機會能再出來。

畢竟除非修行踏入永生,否則無論多厲害多有手段的修行者都有壽元限制。

他們多數在沒有刑滿釋放之前,就已經耗盡壽元死去了。

天堂裏一直傳聞,主神隕落之後他創造出的祕術藏在其傳承之地,只有大機緣者才能找到。

我想,蒹葭應該就是在找尋祕術,想要利用空間逃離之術進入小黑屋再將溯洄帶出來。”

原來如此!

唐牧北頓時恍然。

繼而他又想到溯洄前輩總說自己狀態不對,而且連本命武器都沒有,還極有可能並不是本體。

那也就是說,他使用了某種方式從天道小黑屋裏逃出來的!

會不會……溯洄前輩本身就掌握了主神所創造的空間逃離祕術?

可惜,在這裏出去以後不管位於哪裏,談話都會被天道監聽。

並且隨時可能嚴查敏感詞,也不知道能不能不屏蔽從溯洄前輩那裏得知更多情報。

“那上古天庭究竟是怎麼回事?爲什麼會突然隕落了呢?”唐牧北好奇問道。

他太想知道了,好不容易逮住個經歷過那場浩劫的永生者,又可以不被屏蔽,自然知道越多越好!

雖然一般情況下,小說或者電影裏知道越多的那個人越容易掛,但這本書離完結還早,自己應該很安全。

“當時我只是個很普通又不合羣的修行者。”豆蔻邊回憶邊徐徐道來:“雖然接觸不到核心勢力,但洛水公子他們卻是知道不少隱祕。

而且他們談論隱祕時從不避諱蒹葭。

我的大多數消息,都是從蒹葭那裏聽來的。

據說,上古天庭的主帝和副帝們拉攏了很多大勢力首領,百分之九十九都是永生者,而且不少是老牌永生者。

他們在研究天道。”

“天道?”唐牧北一臉懵逼。

那有什麼好研究的?不就是規則嘛,研究透徹了又能咋滴?

把它滅了咩?

“他們研究了很多很多年,當初組建上古天庭的目的大概也是因爲此事吧。”

像是談起了某些觸動心絃的事情,豆蔻的聲音都壓低許多,“根據蒹葭轉述,主帝他們研究的最終結果是:天道並不是規則,而是人!

而且,並不是同一個人,也就是說天道在不停輪轉。”

噗!

唐牧北驚得一口靈茶直接噴出來,“天道是個人?!

這靈感來自於那首歌吧?

叫啥來着?

《god is a girl》?

不是,你們那時候的主帝腦洞可真不小啊,如果天道是個人,他打哪來的?

修行到了永生者不就止步了嗎?

再往上怎麼修?

如果真的是個人的話,那……也就是說真的有天道私生子咩?”

豆蔻:……

這小朋友的關注點好奇怪,天道私生子什麼的,那不都是開玩笑的嘛! 手忙腳亂把桌子上的茶水擦了擦,唐牧北道歉道:“不好意思,您繼續!

主帝的這個結論真的有點嚇到我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