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見鬼了,葉知秋剛剛停下,身後就有兩道陰風撲來!

譚思梅等鬼童子早就撲了上去,喝道:“什麼人?”

“冥界負石鬼王、犁泥鬼王,求見茅山葉知秋!”陰風定住,兩個老鬼帶着上百鬼將現形,圍住了葉知秋等人。

葉知秋皺眉:“兩位鬼王來得這麼急,要幹什麼?”

這架勢是求見嗎?明明是圍剿好不好?

負石鬼王是個大力士,身材魁梧,上前抱拳:“葉大師,感謝你的相助,幫助我們冥界平叛。可是兩個鬼王在逃,我們是來追擊三頭鬼王和千眼鬼王的。”

果然是爲了此事而來!

葉知秋一笑,說道:“三頭鬼王和千眼鬼王,都已經被我滅了,魂飛魄散,你們還追擊什麼?”

犁泥鬼王是個大鬍子,豹頭環眼相貌醜惡,脾氣也不好,瞪眼道:“葉知秋,我們得知消息,兩個鬼王都被你帶走了。把他們交出來,否則,別怪我們不客氣!”

葉知秋冷笑:“鬼王這是威脅我?我說了,那兩個老鬼已經魂飛魄散了,叫我怎麼交出來?”

幼藍也生氣,說道:“你們冥界好不講道理!我師公不辭辛苦,冒着危險幫你們平叛,你們現在卻說出這樣的話來,簡直……忘恩負義!”

負石鬼王一愣,耐着性子說道:“我等職責在身,還請葉大師多多包涵。捉拿三頭鬼王和千眼鬼王,是我們的責任。如果葉大師真的不願意配合,只怕秦廣王和地藏王菩薩那裏……”

“你們別拿秦廣王和地藏王來壓我,沒用的。”葉知秋沉下臉來,說道:“我說過,那兩個鬼王已經沒了。把玉皇大帝和如來佛祖擡出來也沒用,我交不出!”

負石鬼王和犁泥鬼王對視一眼,各自無語。

這兩個傢伙也爲難,想動手,又不敢。

葉知秋揮手:“你們可以讓開了,我還有事要辦。”

犁泥鬼王站着不動,說道:“葉大師,如果你不交出兩個鬼犯,我們不敢讓開。不如這樣吧,葉大師別讓我們爲難,跟我們一起去見秦廣王陛下,感激不盡了!”

“我要是不去呢?”葉知秋問道。

“那我們就不放你走,等着秦廣王陛下親自前來裁決。” 小太監的日常生活 犁泥鬼王說道。

他身後的鬼將很有眼色,立刻轉身而回,口中道:“我去請秦廣王陛下。”

騎馬與蘿莉 葉知秋冷笑:“如果秦廣王不來,我豈不是要在這裏等一輩子?對不起,我有要事在身,恕不奉陪。秦廣王來了,叫他自己去找我。”

說罷,葉知秋抽出赤元劍,面相犁泥鬼王,緩步走去。

不讓路,就動手,沒什麼好說的。

反正冥界現在也是大難臨頭自顧不暇,葉知秋不怕他們。

犁泥鬼王一咬牙,從屁股後面摸出兩根狼牙棒,橫在手裏,說道:“葉知秋,你別讓我們兄弟爲難,否則,別怪我們翻臉。”

冥界老鬼們的兵器,大多都是羅剎鬼骨幻化的,可隱可藏,可收可放。

犁泥鬼王的狼牙棒,應該是兩根腿骨,上面黑氣騰騰,算是鬼骨中的極品了。

“翻臉就翻臉吧,是你說的!”葉知秋一揮手,將赤元劍放了出去:“赤元出鞘,飛劍斬兇!”

“葉知秋你欺人太甚,看招!”犁泥鬼王忍無可忍,揮動狼牙棒砸來。

負石鬼王本不想動手,但是已經打起來,也身不由己,揮動哭喪棒從葉知秋身後攻來。

夭桃不等吩咐,已經祭出了九柄長劍,迎戰負石鬼王。

冥界的鬼將們也一起發作,展開進攻。

許兆麟等鬼童子不甘示弱,嗷地一嗓子撲上去,互掐在一起。

至此,葉知秋和冥界之間,算是全面大戰開始了。

錚地一聲響,葉知秋的赤元劍射出,正中犁泥鬼王的狼牙棒!

狼牙棒不敵,從中折斷!

犁泥鬼王一愣,卻見葉知秋已經消失在原地。

負石鬼王正在大戰夭桃,忽然間身後一震,鬼影被定住。

葉知秋的身體直接穿過負石鬼王的鬼影,回到夭桃的身邊,笑道:“就憑你們兩個老鬼,想留住我,本事還差了一點!”

負石鬼王被重創,哆嗦着說不出話來。

“葉知秋,老子跟你拼了!”犁泥鬼王大怒,揮動另一根狼牙棒撲來。

“不知死活!神光急照,天心正法!”葉知秋一聲大喝,掌心裏迸出一道雷光。

犁泥鬼王被天雷破擊中,鬼影向後飄去。

夭桃卻一揮手,九柄長劍排成一線,似一串流星,從犁泥鬼王的鬼影裏穿過。

“咿呀……啊!”犁泥鬼王慘叫一聲,鬼影定住,隨後開始虛化,漸漸魂飛魄散。

“葉知秋,你竟敢誅殺冥界鬼王?”負石鬼王驚恐不已,渾身顫抖。

“是你們先動的手,不怨我。夭桃幼藍還有鬼童子,我們走吧。”葉知秋冷笑,扯着夭桃的手,轉身就走。

其實葉知秋沒想消滅鬼王,但是夭桃出手太快,來不及勸阻。

既然已經滅了犁泥鬼王,事實鑄成,多說也無益。

冥界的鬼將們震驚於葉知秋的道行,眼睜睜地看着他們離去,不敢追擊。

夭桃卻覺得不過癮,扭頭回望,說道:“葉郎,還有幾個老鬼,爲什麼不一起殺了?”

青丘狐國沒有冥界地府的存在,青丘國主和幾大長老,就是至高主宰。

所以夭桃對冥界和陰曹地府沒有概念,也不知畏懼。歡迎大家搜一下作者念響的威信,公——衆,號“念響靈異故事”每天都有精彩鬼故事奉獻,全免費。那裏也可以和作者聊天,面對面無障礙交流,提出建議。還有各種有獎活動,獎品豐厚啊! 葉知秋搖頭一笑:“因爲這些老鬼很多,成千上萬,殺不勝殺,所以不用跟他們一般計較。”

夭桃不解,搖頭道:“你們人間道也是奇怪,爲什麼會有這麼多的惡靈老鬼呢?”

譚思梅也是夭桃眼裏的‘惡靈老鬼’,笑着問道:“夭桃公主,你們青丘狐國裏面,就沒有惡靈老鬼?”

“很少很少,我們那裏的人死了以後,靈體不幾年就會消散,不會變成惡鬼的。”夭桃說道。

“奇怪了,難道你們青丘狐國的人,都不用投胎輪迴嗎?”許兆麟問道。

“死了就是死了,像一盞油燈,油盡而滅,哪裏有什麼投胎輪迴?”夭桃一頭霧水。

“不可能吧,怎麼會沒有投胎輪迴?”幾個鬼童子都不相信。

葉知秋說道:“青丘狐國的確是這樣,沒有地府和冥界,也沒有魂魄投胎輪迴的說法。人家也活得好好的,自得其樂。而我們人間道,都堅信有輪迴投胎,都覺得離開冥界,陰陽秩序就會大亂,其實……真的沒有了冥界,日子還是一樣的過。”

鬼童子們互相對視,默然無語。

因爲葉知秋的說法,動搖了他們的觀念。

如果真的沒了冥界,大家也就沒有了善惡報應的畏懼,人間道,還是人間道嗎?

……

天亮時分,衆人再一次來到崑崙山塔格峯之頂。

距離上次雪兒出事,已經過去接近一月了。

葉知秋站在峯頂之上,仰望天穹默默發呆。

這時候已經是八月初秋,山頂的風雪更大,頃刻間,葉知秋的雙肩上,便落滿了雪花。

夭桃也擡眼望天,問道:“葉郎,從這裏便可以進入天人道嗎?”

“是的,上次就是在這裏,我和雪兒被分開,天人相隔。”葉知秋說道。

“葉郎不必難過,我們上天去找玄女娘娘就是……可是,這高天虛空,我不一定可以達到那個高度。”夭桃說道。

“不要緊,我會帶着你上去的,進入虛空結界以後,你可以抵擋天雷就行。”葉知秋說道。

夭桃點頭,神色肅穆莊嚴。

“夭桃,我們就地休息吧,一個小時以後,就上天。”葉知秋說道。

上次搭建的幾個窩棚都還在,只是裏面灌滿了積雪。

幼藍帶着鬼童子,打掃了窩棚裏面的積雪,招呼葉知秋和夭桃休息。

葉知秋鑽進窩棚裏,點了一根安神香,盤腿打坐,讓自己的心情平靜下來。

夭桃也坐在葉知秋的身邊,一言不發。

一個小時過後,葉知秋睜開眼來,問道:“準備好了嗎,夭桃?”

“可以了。”夭桃點頭。

“強沖天人道,很危險,如果公主後悔了,可以說出來。”葉知秋又說道。

“玄女娘娘是我們青丘狐國的神,又和葉郎有夙緣,即便是再大的危險,粉身碎骨,我也要去找她,不會退縮的。”夭桃堅定地說道。

葉知秋點點頭,彎腰鑽出窩棚,招呼鬼童子和幼藍,還有三頭鬼王和千眼鬼王,也被放了出來。

“三頭和千眼,你們聽着。我現在要上天,如果我出了事回不來,你們就離開這裏,自尋前程。你們不是要去天山嗎? 作繭自縛,孽緣 這裏距離天山不遠。”葉知秋對兩個鬼王說道。

“老大,我們剛剛纔跟隨你……”兩個鬼王都是一呆。

“我知道,我說的是假如,假如我回不來,你們就離開。”葉知秋又看着鬼童子和幼藍,說道:

“如果我和夭桃回不來,你們就帶着幼藍,去閣皁山,會合柳煙她們。然後,你們安心修煉,不要尋找我們。如果有機緣,自然還有相逢之期,如果沒有機緣,你們也找不到我們。”

幼藍眼圈一紅,垂淚無語。

譚思梅也哭了:“老大,你這番話……就像生死離別一樣,我們不想跟你分開。”

葉知秋也有些心酸,卻強自淡定,揮手道:“我就是做個預防,大家不用難過。我和夭桃走了,鬼童子護法,幼藍和鬼王等在這裏吧。”

說罷,葉知秋摟着夭桃的細腰,忽然縱身而起,冒着風雪直衝天穹。

四個鬼童子也隨後縱起,護在葉知秋的身後,以防萬一。

幼藍捂着嘴巴,努力地不讓自己哭出聲來。

師公這一去,或許就和師父一樣,再也回不來了。

兩個鬼王也不開心,對視無語。

重生之和親皇后 這兩個傢伙投奔葉知秋,是指望葉知秋帶着他們躲開無極之亂的,可是葉知秋卻冒險強沖天人道,讓他們有些失落。

如果葉知秋回不來,兩個鬼王也就失去了依靠,命運未卜。

……

歡迎大家搜一下作者念響的威信,公——衆,號“念響靈異故事”每天都有精彩鬼故事奉獻,目前正在連載天師捉鬼往事,全免費。那裏也可以和作者聊天,面對面交流,提出建議。還有各種有獎活動,獎品豐厚啊!

……

葉知秋帶着夭桃,展開奇門遁形之術,向天飛遁。

越往上,耳邊越是安靜,目光可及之處,只有雪花飄零。

達到一定高度以後,鬼童子也難以追隨,終於被葉知秋丟開。

空蕩蕩的天地間,只有葉知秋和夭桃的身影,在奮力地向上飛遁。

看着身邊的雪花漸漸凋零稀少,葉知秋知道虛空結界就在不遠處了,便說道:“夭桃,前方就是虛空結界,準備九劍分雷!”

“明白!”夭桃精神一振,揮手祭出了九柄長劍。

在夭桃的催動下,九柄長劍寒光閃閃,排成一座寶塔的陣列,前一中三後五,向天刺去。

葉知秋帶着幼藍,躲在五把長劍的後面。

全力飛遁之下,頃刻間,已經衝到了虛空結界的邊緣。

劍陣就着慣性,啵地一聲刺破結界,長驅直入!

葉知秋和夭桃的身體都是一震,急忙調整身形,互相擁抱着,緊隨劍陣進入虛空。

“成功了夭桃,我們進入虛空結界了。只要從虛空結界裏衝過去,前面應該就是天人道!”葉知秋激動地說道。

這次藉助夭桃的劍陣,葉知秋感覺到,進入虛空結界,比上次容易了一些。

夭桃自然也興奮,說道:“葉郎放心,我們一定可以進入天人道,找到玄女娘娘!”

然而,夭桃話音剛落,就看見前方的高空中,一道電光射來!

虛空天雷,再一次降臨。

“天雷來了,夭桃小心!”葉知秋急忙祭起天罡紫氣,護住了自己和夭桃。 “九劍分雷,護我金身!”夭桃也看見了那道閃電,急忙出指控劍,讓排列在最前方的長劍,迎着閃電而去。

第一把劍方向調整,整個劍陣的方向也隨之調整。

葉知秋和夭桃也調整身形,躲在最後一排寶劍的正後方。

咔嚓嚓一聲巨響,那道閃電襲來,在葉知秋和夭桃的頭頂上炸開!

爆點恰好在第一把劍的劍尖之上。

虛空震動,火光耀眼。

葉知秋不敢眨眼,緊盯着前方的劍陣。

只見雷光爆開之後,順着第一把長劍延伸而來,進入第二梯隊的三把長劍,便一分爲三了!

隨後,雷光延伸到第三梯隊的五把長劍,更是細分爲五道。

其中,五把長劍中,最中間的一把,將一束電光傳遞下來,直射葉知秋。

而另外的四道電光,卻擦着葉知秋的身邊,射了一個空!

如此一來,雷暴威力被一分爲五,葉知秋只要頂住最中間的一道雷光就行!

“神光急照,天心正法!”葉知秋一擡手,以天雷破硬抗射來的雷光。

轟!

兩股力道在空中相撞,又是一聲巨響。

葉知秋感覺到身體一震,但是還能承受!

他和夭桃都被震得向後一退,但是後退的距離不是很大。

天雷雖然厲害,但是被夭桃的劍陣分流,威力削減了五分之四,葉知秋已經可以抵擋了。

葉知秋隨後調整身形,再次追上劍陣,一邊說道:“夭桃,你感覺怎麼樣?”

“我還行,收了一點震動衝擊,但是沒有受傷。”夭桃大聲說道。

“那就好,看來我們可以衝過去!”葉知秋信心大增。

“放心吧葉郎,實在頂不住,我還可以變化劍陣。”夭桃說道。

原來夭桃還藏了一手?

葉知秋更是精神大振,繼續前進。

但是在虛空結界裏,行動非常不利索。

因爲這裏沒有風水條件,沒有空氣,沒有地水風火四大元素,不能施展任何法術和遁術。

葉知秋只能憑着自身的修爲,向前突破,在虛空裏掙扎。

前方亮光耀眼,又是一道天雷劈到!

夭桃再次控制劍陣,迎着天雷而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