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讓他跟方樂蓉道歉,那是玩玩不可能的。

傅靖安低聲說,「你先回家吧,等我冷靜下來,再跟你好好地談談。」

方樂蓉點頭,說:「嗯,那我先走了。這些薺菜餃子,你記得給叔叔吃。他身體不好,吃這些,對他有益。」話說完,她頂著通紅的臉,迅速的離開了傅家。 傅靖安走到門口,關上了房門,滿臉疲憊的以額頭頂著牆壁,腦海里不停地想著清歡的事情,心頭越發的煩悶。

他是在打聽清歡消息時,無意中,聽到容月兒提及,打算出國留學的消息。

原本,他打算跟清歡一起出國留學的。

傅家沒錢,但自己的成績足夠優秀,可以跟學校申請公費留學。

可這個念頭,在從雪薇那裡,知道喬崢也要跟清歡一起出國留學時,被徹底的放棄了。

只要清歡的身邊有喬崢,那自己永遠沒有出頭之日。

所以,他改變了想法。

他不要出國留學了,也不會讓清歡跟著喬崢出國留學。反正妞妞出國留學的事情,瞞著葉簡汐,那麼他就等清歡跟喬崢,一起商量著離開A市時,跟葉簡汐揭發真想。由葉簡汐出面,攔下清歡,不讓妞妞離開A市。到時候,喬崢的出國留學的手續已經辦好了,

再反悔也來不及了,只能撇下清歡一人,獨自離開。

他們倆異地相隔,這段感情肯定不會堅持太久的。

等他們分開了,自己便可以和清歡恢復戀情。

可這一切計劃都被葉簡汐無法挽留清歡,而被打亂了。

自己還能做什麼?

隔著遙遠的太平洋,自己根本沒有一丁點可破壞他們戀情的能力。

想到這會兒喬崢和妞妞在大洋彼岸,卿卿我我的模樣,傅靖安惱怒的恨不得殺人。

手攥成拳頭,一下下的捶打在牆上。

沒多會兒,整隻右手變得血肉模糊。

傅靖安卻一點也不在乎。

他只要清歡。

喬崢,喬崢……

這個混蛋,憑什麼擁有清歡呢?

他真的不服!

傅靖安站在牆壁跟前,瘋狂的怒吼。

……

慕家老宅——

葉簡汐晚上沒出來吃飯,天佑、天寶、菁菁和蓁蓁都奇怪的看著臉色不佳的慕洛琛,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爸爸媽媽又鬧彆扭。

四個小傢伙眼觀鼻鼻觀心,規規矩矩的坐在椅子上,默不作聲的吃飯。

慕洛琛吃了幾口,也沒什麼胃口了,放下碗筷,對四個小傢伙說,「你媽媽今天生氣了,等會兒,你們都去房間里哄你媽媽,知道嗎?」

小傢伙們齊刷刷的點頭。

慕洛琛這才放心。

坐在客廳里,等他們都吃完晚餐,慕洛琛親自監督,他們進了卧室。

而他留在外面,依靠著牆壁,雙手插在兜里,目光深邃的望著院子里的花草樹木,等裡面傳來好消息。

幾個小傢伙,知道葉簡汐不開心,都拿出看家的本領,好好地哄她。

可葉簡汐因為妞妞的離開,慕洛琛的期滿,氣的五臟六腑都疼了,哪裡開心的起來?

佯裝出笑容,也是勉強。

最後,天佑看不下去了,心疼的拉住葉簡汐的手說,「媽媽,你不想笑的話,那就別笑了,我不想看著媽媽強迫自己。」

葉簡汐聽言,眼淚在眼眶裡轉悠了好幾圈,可忍著沒有掉落。

天佑回頭,看向滿臉擔憂的天寶、菁菁和蓁蓁,說:「咱們走吧,讓媽媽一個人,安靜一下。」

「好,哥哥。」

「嗯。」

「媽媽,你好好休息。」

三個小傢伙不約而同的說話。

葉簡汐挨個摸了摸他們的腦袋說,「出去吧,媽媽休息一晚,很快就好了。」

天佑轉過身,親自帶著他們三個離開。

走到卧室的門口,慕洛琛看到他們都出來了,問:「你媽的心情,怎麼樣了?」

菁菁剛要張口回答。

天佑捂住了她的嘴巴說,「媽媽現在的學心情很好呢,爸爸,你趕緊進去陪著媽媽吧。」

慕洛琛哪裡想到,兒子在坑騙自己,以為簡汐真的原諒自己了,趕緊進了卧室。

天佑的手剛放下來。

菁菁不滿的嘟嘴說,「哥哥,你為什麼攔著我,不讓我說話呢?而且,你在騙爸爸哎。」

「你個笨蛋,我這麼做,是為了爸爸和媽媽好。」

「哼,我才不笨呢,哥哥是騙子,哥哥撒謊咯~」菁菁調皮的辦了鬼臉。

「傻丫頭,你現在不明白,等你長大了,就會明白,我的所所作所為了。趕緊回去休息吧,明天害得上學呢。」

天佑催促兩個小丫頭回去。

蓁蓁和菁菁手拉著手,往自己的房間走。

天佑看著他們走了,對天寶說:「我們也回去吧。」

天寶點頭,跟著他走了一段距離,問:「天佑,清歡姐姐呢?今天,一整天都沒看到她呢。」

「不知道,可能是去朋友家了吧。你別為她擔心了,她那麼大的人了,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嗯吶!」

……

卧室里——

慕洛琛看到葉簡汐緊繃的臉,就知道自己被兒子給騙了。可自己的老婆生氣了,還是得親自哄。

慕洛琛陪著笑,走到床跟前,樓主葉簡汐單薄的身體,說:「老婆,你別生我的氣了嘛。我真的不是故意瞞著你的……」

葉簡汐抖動了下肩膀,把他的手甩掉了。

慕洛琛沒臉沒皮的,再次黏上了葉簡汐,軟聲軟語的賠禮道歉,「老婆,你真的生氣的話,那就打我幾下好了,千萬彆氣到自己的身體呀。來,你多捶我幾下,捶到你不生氣了,我絕對不會喊一聲痛。」

葉簡汐心中氣惱,又看他不知羞的纏著自己,頓時惡向膽邊生,抬起手,用力的捶他。

「再用點力,我沒覺得疼。」

慕洛琛非但不生氣,反倒鼓勵她,打重一點。

葉簡汐使出了吃奶的力氣,狠狠地捶打了他一下,可沒把他打痛,反倒把她的手累的快要斷了。

冷冷的哼了聲,葉簡汐說:「你走,我不想看到你!」

「你是我老婆,這裡是我家,我走能走到哪兒去?」慕洛琛說,「老婆,你不是讓我跪榴槤嗎?我讓傭人準備好了榴槤,現在就跪給你看。」

他起身,走到外面的房間,拎了一箱榴槤,進了卧室里。

從箱子里取出兩顆最大的青榴槤,放在了地板上,隨後擼起了袖子說,「你看,我這就跪給你看了。」

話說完,他沒有絲毫的由於,跪在了榴槤上。

密密麻麻、堅硬的小刺,扎的膝蓋疼痛不已,比起這個疼痛,剛才簡汐的捶打,真的算不上什麼。慕洛琛忍著刺痛,笑著說:「老婆,現在能原諒我了嗎?」 葉簡汐惱怒的瞪了他一眼。他就是故意跪的榴槤,好讓她心疼、心軟,然後順著他的意思,原諒他。

自己才不會上當呢!

葉簡汐抿著唇角,別過了腦袋。

慕洛琛見她不肯鬆口,不停地哎呦哎呦的喊痛。

葉簡汐實在聽不下去了,說:「你想虐待自己,別在我跟前,滾到外面,跪個痛快!」

「我跪外面,你不就看不到了嗎?老婆,我可是真心實意的求你原諒我呢,總的讓你看到我的誠意吧?」

葉簡汐:「……」

頓了幾秒,她沒好氣的說:「你愛跪就跪吧,我不會搭理你的。」

話說完,她翻身下了床,朝著外面走去。

慕洛琛趕緊跟了上去。

「老婆,你要去哪兒?」

「我去哪兒,用得著跟你報備嗎?你把清歡送出去時,怎麼沒想到,跟我說一聲呢?」葉簡汐冷笑著問。

慕洛琛嘆氣,看來自己是真的把簡汐的心給傷透了。

「老婆,對不起,你就原諒我吧,我再也不會瞞著你做任何事情了。」

他像是一隻被主人拋棄的寵物,可憐兮兮的望著她,乞求原諒。

葉簡汐沒說話,快步離開。

……

另一邊。

飛機經過十幾個小時的飛行,終於抵達了米國的NY市。妞妞從飛機里出來,扶著喬崢的手,吐了個昏天黑地。

歸緣紀世約 喬崢心疼的幫她拍著背,遞水問:「你沒事吧?」

「沒事,我很好。」 邪帝狂妃:鬼王的絕色寵妻 妞妞頂著蒼白的臉色,搖頭。

「我們先去酒店裡休息吧,等你緩過勁來,再去你爸安排的地方。」

「不用了,還是坐車,趕緊去吧。」

妞妞不喜歡住酒店,還是住在自己的地方,比較舒心一些。而且,喬崢的身體那麼差,她想讓他,早點回到家裡休息,轉道去酒店,實在太折騰了。

喬崢只得聽從了她的話。

兩人從機場里出來,前來接機的人員認出了妞妞,立刻熱情的接待了他們,並將行李裝上了車,載著他們說前去住處。

米國跟華國完全處於不同的兩個半球,因此,在華國A市正值春天時刻,米國剛好是秋天。

看著街道兩旁,完全不同的風景和人情,妞妞心裡的難受少了許多,瞪著小鹿般的眼睛,不停地望著窗外,歡喜的跟喬崢說話。

喬崢曾經來過米國旅遊,但以前的每一次,都不如這次來的讓他心動。

因為身旁得人是清歡。

喬崢滿是寵溺的望著她,根本沒注意到,窗外是什麼。

妞妞察覺到他一直盯著自己,不好意思的眨巴了下眼睛,說:「你看看外面嘛,不要一直看著我。」

「我在看外面呀。」喬崢睜著眼睛說瞎話。

妞妞輕推了他一下,說:「別鬧。」

喬崢笑著,握住了她的手說,「你在我眼裡是最美的風景,不管世界怎樣,都比不上你。所以,我只看著你就滿足了,其他的……我不關心。」

妞妞臉上的紅潤,瞬間瀰漫到了脖頸。

恰好是紅綠燈,車子停了下來。和他們并行的一輛摩托車上,載著的兩個白皮膚的米國青年,看到他們恩愛的模樣,吹了聲口哨,嘴裡哦~哦~的起鬨。

妞妞趕緊把自己的手抽了回來。

喬崢也不覺得尷尬,坦然、大方的面對別人的調侃。

……

車子開了大概一個半小時,停在了一棟私人別墅跟前。別墅前面,是綠色的人工草坪,和精心修剪的花朵,中央則有一處噴泉,汩汩的流著乾淨的水。

五六名黑白膚色的傭人,恭敬地站在門口,歡迎他們的到來。

妞妞和喬崢從車裡下來,幾名傭人客氣的打招呼。令他們感到意外的是,他們說的不是英語,而是中文。

似乎看出了他們的疑惑,站在旁邊的管家富特解釋道,「馬修先生,害怕你們不適應這裡的生活,特地吩咐我找了懂得中文的來做傭人。」

馬修是慕洛琛的美國友人。

來之前,他已經跟馬修打了招呼,讓他幫忙安置這邊的一切。

這棟別墅,傭人,包括管家,都是馬修安排的。

妞妞感激道,「謝謝。」

「安小姐不用謝我,改天,等見到馬修先生后,可以當面向他致謝。」富特微微的頷首,紳士道。

「馬叔叔什麼時候,才能回到NY?」

「馬修先生暫時去了西雅圖,估計要一周后才能回來。」

「嗯,我知道了。」

「安小姐,喬先生,裡面請。」

富特簡單的寒暄完,引導他們朝別墅里走。

喬崢和妞妞跟著他進去。

一同前來的傭人,也紛紛將行李,往別墅里搬。

……認識了房間里的卧室、客廳、書房、以及其他的等等,富特說,「馬修先生還安排了我們當地最有名的產科專家——瑪麗,她會照顧您的飲食起居,安小姐,您大可以放心,我們絕對會保障你和肚子里的寶

寶的安全。」

妞妞聽到他的話,忍不住撫摸了下小腹部。

現在剛好滿六個月了,之前在國內,醫生說她骨盆發育的並不成熟,建議她在孩子八個月時,進行剖腹產。免得寶寶長得太大,對她的身體造成進一步的損傷。

算起來,離孩子的出生,已經不用太多的時間了。

她並不期待這個孩子的到來,反而充滿了深深地害怕。

好在,身邊有喬崢陪伴著她。

妞妞抬眸看向了喬崢。

喬崢溫柔的抱住了她,同時將手輕輕地落在了她的小腹上,說:「清歡,別怕,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會陪在你身邊。」

「嗯。」

妞妞微微的點頭,唇角翹起,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富特看著眼前親密的小夫妻倆,識趣的說:「沒有其他的事情,我先退下了。」

「富特,我還真的有件事情,要麻煩你。」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