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羽直接開口道“我不需要上你的賊船!我一個人也可以。”

蔣小魚聽到這犯了難,心裏吐槽道:向羽怎麼就油鹽不進呢。

突然他想到了一個人,接着開口道“你看,我們的賊船現在只有兩個人,其實我們是有三個人的,還有一個陽光還沒有過來,這是我們商量好的。”

旁邊的魯炎,一臉無奈的看着吹得天花亂墜的蔣小魚。

他知道這條臭魚再扯虎皮拉大旗,陽光的影子都沒有見過,還敢說陽光也參與了進來,不過他也懶得揭穿。

向羽聽到馮陽光的名字,心中的警戒心全都放了下來,開口道“你們確定陽光也會來?”

他心裏其實想得很簡單,只要有他跟馮陽光在一起,島上的所有人加起來都打不過他們兩個,在附帶幾個人也沒用多大問題。

蔣小魚眨巴了一下眼睛,睜着眼睛說瞎話。

“那必須的,他肯定在全速趕過來,不過這個島這麼大,他來肯定要時間。”

蔣小魚很聰明並沒有把話給說死,給自己留了一條後路,至於如果馮陽光真的來了,那他相信馮陽光也會上他的賊船的。

向羽開口道“可以,我答應你們先合作。”

蔣小魚聽到這句話,露出了喜悅的笑容。

向羽看着蔣小魚,給他打了預防針,接着開口道“但是你也別搞笑等我太早,如果明天早上陽光還不出現,那麼我就自動退出。”

蔣小魚聽到這依舊笑容滿面。

“成,沒問題!”

蔣小魚答應的很快,他心裏覺得反正向羽上了他的賊船,那下船可就難了。

監控室。

“龍百川,你說向羽都進去快十幾分鍾了,怎麼還沒有傳出信號槍的聲音?”

武鋼看着聚在一起的三人有些好奇。

龍百川笑了兩聲,道“都說抽屜這張嘴會說,他肯定把向羽也給規勸到自己隊伍中去了。”

“誒,我沒記錯的話,他們雙方不是不對付麼?怎麼突然就搞在一塊了呢?”

龍百川聽着武鋼的話也是攤了攤手,道

“我又不是他們,我怎麼會知道,等結束之後問問就知道了。”

“也是!”

張衝那邊也出了問題,在水庫邊飲水的時候,碰上了大名鼎鼎的水妖廖勇。

廖勇先是把張衝推到水裏,但是幸好張沖水性也不錯,掙脫了出來。

兩人就這樣從水中打到陸地上,在陸地上廖勇絲毫不是張衝的對手,最後廖勇使了一個奸計,把張衝給害到懸崖底下去了,步了巴郎的後塵。

此刻馮陽光來到了一個廢棄的化工廠。

他看着眼前已經殘破不堪的龐然大物,裏面滿是已經廢棄的各種儀器,這個地方最適合藏肉。

馮陽光在裏面轉了一圈,並沒有發現有任何人,隨後坐在一塊突出的石頭上休息起來。

“欸!臭魚他們跑哪去了?”

馮陽光連上這個地方,他已經跑了好多個地方了,都是他判斷好藏人的地方,但都一無所獲。

路上其他人到解決了不少,沒有八九個也有五六個了。

馮陽光正準備離開這個化工廠,前往下一個地方的時候,突然他感知當中出現了一個人,正在迅速的靠近他。

對方在距離十米左右的時候,在馮陽光側邊停了下來。

馮陽光趕緊朝那個方向尋找過去,看到了那個人,對方也在看着他。

馮陽光注意到這個人身材不是很高大,臉的樣子活像一隻猴子。

就在馮陽光打量對方的時候,對方開口說話了。 “欸!你是來幹什麼的?”

馮陽光實話實說道“我是來找人的!”

沒想到對方直接警惕的看着馮陽光,臉上帶着嘲諷,大聲問道“是不是一個叫林濤,長得比我還醜的人,叫你來找我的?”


林濤是誰?聽到這個名字馮陽光回想了一下,好像在那裏聽過這個名字,不過他想不起來了。

“我不知道林濤是誰!”馮陽光搖頭一五一十道。

對方居然不信,嘲諷道“你就別裝了,如果不是他,誰還會來着鳥不拉屎的地,你的演技太差。”

馮陽光直接無語了,對面有被害妄想症吧?自己都說的這麼明確了。

馮陽光剛想反駁,又聽到對方開口道“我的信號槍就在這!”

對方從腰間拔出信號槍,在馮陽光眼前晃了晃。

“有本事你就來抓我,沒本事就滾回去,找你的林濤狗去!”

這話馮陽光可就不愛聽了。

馮陽光都說不知道林濤是誰,本來時間緊迫,說放他一馬的。

但對方偏偏要撞槍口上,而且還出言不遜,馮陽光不給對方這人點教訓,也太丟臉了。

再說人家主動送上信號槍,他沒理由拒絕對吧!

對方說完把信號槍插回自己腰間,然後帶起耳機,一副準備開戰的樣子。

馮陽光捏起拳頭,也準備大幹一場。

可沒想到,對方居然轉頭就跑,這操作把馮陽光看蒙了,不是說好要決一死戰的嗎?這逃跑算哪門子的戰術?

馮陽光立刻拔腿衝了上去,緊跟對方的腳步。

就這樣兩人開始了你追我趕的遊戲。

馮陽光越跑越心驚,沒想到對方其貌不揚,速度到還不慢,甚至能跟馮陽光跑個五五開

再加上這是個廢棄的化工廠,裏面的雜七雜八的東西多到數不勝數,對方如同一隻猴子一樣,在這些東西上翻來覆去,躲避馮陽光的追捕。

其實對方也同樣心驚,他已經使出渾身解數,還是不能把他們兩人的距離拉開,在心裏暗道“林濤這小子找的人果然厲害。”

監控室。

武鋼抱着雙手,看着視頻裏馮陽光追着凌子風到處跑,忍不住笑出聲來,沒辦法太有喜感了。

“龍百川,你過來看看,陽光這小子總算是遇到對手了!”

武鋼那叫一個樂啊,如果馮陽光這次沒有抓到凌子風,那麼武鋼結束之後,一定會取笑馮陽光的。

龍百川走到武鋼旁邊看着視頻裏的人開口道“凌子風,人稱猴子,顧名思義身手敏捷,跑的快,海軍陸戰隊障礙越野就是他保持的,傳說他只要撒腿跑,那就沒有人能夠追上,不過可我相信陽光,這小子肯定會有辦法的。”

龍百川很相信馮陽光,打心底裏相信。

回到化工廠裏面,兩個人就這麼你追我趕,從太陽還未落山的時候,到天已經有些擦灰,兩人還是沒有停下。

不過凌子風的狀態要差的多,經過那麼長時間的奔跑、跳躍、挪移,他力氣和精力已經消耗的差不多了。

而反觀馮陽光臉不紅,心不跳,半點喘氣的樣子都沒有。

凌子風越跑越心驚,根本不知道馮陽光是何等神聖,耐力那麼強,簡直跟狗皮膏藥一樣,甩都甩不掉。

最終凌子風堅持不住了,他連忙爬上一個廢棄車架子,突然轉身對馮陽光大聲喊道“停一下!停一下!”

馮陽光站在原地,饒有興趣的看着眼前這人,他可是來了很大的興趣,要知道馮陽光的速度本就不慢,十米他全力爆發只需要七八秒而已。

而眼前這人一直跟他拉開一個距離,從開始這個距離就沒有縮小,當然也沒有擴大過。

剛開始他是覺得對方在像他挑釁,但越到後面讓他原本有些枯燥乏味的生活來了一點樂趣,這也是他爲什麼追這人這麼久的原因。

如果凌子風知道馮陽光心裏所想肯定得哭暈在廁所裏,你也太無聊了吧!

凌子風望着馮陽光,氣喘吁吁道“林濤到底給了你什麼好處,讓你這麼樣一個人來折磨我。”

馮陽光剛想開口,對方又搶答道“我跟你說啊,我跟林濤可是私人恩怨,他也是我們連隊的,從進連隊我們兩個就不對付,你知道爲什麼嗎?”

馮陽光搖了搖頭。

沒想到凌子風嘿嘿一笑,道“因爲他跟你一樣傻,我說話就是爲了恢復體力,拜拜了你嘞。”

凌子風說着正準備朝一旁跑。

咻!咻!

突然他耳邊傳來了兩聲破空聲。

凌子風只感覺自己的腿疼到邁不出步伐,他引以爲傲的速度消失了,整個人癱在廢棄車頂棚上。

嘭!

甚至於因爲他劇烈的掙扎,使他從廢棄車子上滾了下去,但他還是移動不了半步。

馮陽光手裏把玩着彈珠,一步步向凌子風走去。

踏踏踏!

每一步像是踏在凌子風心裏上似的 凌子風臉色一變再變。

馮陽光在距離凌子風一米的時候停下,臉上扯出笑容,道“跑啊,你怎麼不跑了?不是還要拜拜嗎?”

凌子風驚恐的看着馮陽光,嚥了一下口水,拋出一大堆問題道“你是怎麼做到的?難道你一開始就猜出了我的意圖?”

馮陽光並沒有說話,而是用行動來說話。

他捏住手裏的彈珠,朝十米左右的一個小圓盤丟去。

當!

珠子撞擊在鐵上面發出清脆的聲音。

凌子風看到這忍不住苦笑道“你還會這手,我輸得不冤。”

馮陽光緩緩開口道“至於第二個問題我想不用回答了吧,這點小計謀我還是看的穿的。”

突然馮陽光想到了什麼補充道“而且我真不是什麼林濤派來的,那個人我都不認識。”

凌子風接着苦笑道“後面我看出來了,他沒用本事請你這樣的人,而且我也不配。”

他恨不得給自己兩巴掌,怪自己嘴賤,叫住了馮陽光。

馮陽光點了點頭,向凌子風伸出了手,道“把信號槍給我吧!我也不想對你用強。”

凌子風手裏握着他的信號槍,認真的望着馮陽光道“我會把信號槍給你,如果後面有機會遇到這個林濤,希望你能幫我淘汰他。”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