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琰依舊冷着臉,他發誓,如果這個女人不跟他道歉,他就把那巴掌抽回去。

“吃飽了嗎?”離爵笑嘻嘻的問。

“嗯!”離詩詩後知後覺的覺得有點臉紅。

“謝謝你們救了我!”她說。

“謝謝君琰好了,是他救的你,還幫你…呃…治了傷!”離爵不懷好意的指了指君琰。

離詩詩也看到了他,其實她一開始就注意到了,這兩個男人都英俊高大,而且儀表不凡,只是莫名的出現在這深山老林中,有種男狐狸精的嫌疑。

於是她把目光投向了君琰的身後,想看看他是不是有一條尾巴之類的,發現沒有後,她鬆了一口氣。

“姑娘,你叫什麼名字?哪裏人?怎麼會出現在山腳下?”離爵問得很像個正人君子。

離詩詩這纔想起了她的成人禮,她有些懊惱的和離爵一股腦把事情都說了。

離爵也替她可惜。

“詩詩啊,你先休息,我們明天送你回村子!”離爵說。

離詩詩的頭搖的像個撥浪鼓,目光灼灼的看着君琰。

君琰冷着臉站在一旁,被她看的發毛。

“我有話要跟他說!”離詩詩指了指君琰。

離爵要笑噴了,他知道有好戲看了,於是默默的退出了山洞,臨了還意味深長的看了君琰一眼。

離爵走後,山洞裏就只剩下離詩詩和君琰。

“對不起!”離詩詩開口:“我白天錯怪你了!”

君琰一怔,怒氣頓消。

他一向嚴肅,從臉上看,他依舊在生氣。

離詩詩有些尷尬,不過她很快調整了,她輕咳了一下,問了一句讓君琰這輩子一生都忘不了的話。

“你何時會娶我?”

君琰愣住了。

“我爲什麼要娶你?”君琰下意識的問。

離詩詩的眼眶當時就紅了:“你看了我的身體,我只能嫁給你了!”

婚心計,千金有毒

君琰出了山洞,莫名的煩躁,這個女人讓他頭疼。

可他沒意識到,自己明明頭疼,臉也疼,卻還是賴在這。

七界傳說正傳 “怎麼了?”離爵問。

“她要我娶她!”君琰的臉多了幾分可疑的紅暈,在他這張嚴肅的臉上,顯得有些滑稽。

“早知道凡間的女人這麼麻煩,當初不如讓她躺在那等死好了!”君琰氣急敗壞的說。

離爵都要笑抽了!

“快幫我想辦法!”君琰說。

“其實很簡單,明天直接把她送回村子就好了,你又沒有實質做什麼,我們完全可以不要臉的當什麼事沒發生過!”離爵出了主意。

君琰覺得可行,便進洞把離爵的主意說了。

首長小妻超V5 離詩詩盯着他看了足足有幾分鐘,二話沒說又一巴掌扇了過去。

“瘋女人,找死!”君琰這一次徹底怒了,他揚起手想打回去,可是看到離詩詩眼睛裏的淚,他心軟了。

“我又沒打你,你哭什麼!”君琰有些底氣不足。

離詩詩就再也不理他了。

第二天,他們兩送離詩詩回去,當時他們救了離詩詩帶着她走了反方向,所以這個山洞離納巫村還是有一定距離的。

君琰有些煩躁的問:“爲什麼我們不用飛得,這得走到都什麼時候?”

離爵覺得君琰處理大事很到位,可這些細節上的事,他像個白癡。

於是不厭其煩的解釋:“你想讓詩詩知道你的身份?”

君琰就明白了。

他揹着離詩詩走過樹林,走過細軟的草地,他能感覺到離詩詩身體的柔軟,讓他心亂的很,甚至有種別樣的感覺。

他想說點什麼,可離詩詩再也不理他了。

她只和離爵偶爾交談幾句,大部分時間是發呆。

三天後,他們到了納巫村,這時候村裏的人都以爲她被野獸吃了,可惜的不行。畢竟離詩詩的樣貌在村裏排第一,想娶她的人很多,只等着她成人禮一過就去提親。

離詩詩被君琰揹回來的時候,村裏人眼光就很複雜了。

君琰也感覺到了人們眼光的不同,可他不知道爲什麼。離爵倒是知道,可他沒說。 回到家,離詩詩的母親看到女兒平安,自然高興,看到君琰她也很滿意。

她的熱情讓君琰有些不自在。

吃飯間,離詩詩的母親旁敲側擊的問了離詩詩和君琰婚事的事情。

情商極低的君琰一口回絕了,說他沒和離詩詩有過肌膚之親。

離詩詩紅了眼眶,離母變了臉。

脣情:總裁的九個契約 君琰不明所以,可他們還是離開了。

用君琰的話說,他是神,是絕對不可以娶凡人的。

兩個月後,君琰玩夠了要回神界的時候忍不住去看了看離詩詩,他想她或許應該嫁人了吧?腿上的傷也該早好了。

可是等他去了,他才發現離詩詩過的很慘,而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

離詩詩和兩個男人失蹤了五天,在當時,不管她有沒有和君琰發生什麼,她的名節都沒有了。

而君琰也沒有娶她。

她在村裏人的眼光下,已然從一個人人想娶的漂亮姑娘,變成了一個不乾不淨的殘花敗柳。

離母一氣之下病倒了,並且把她趕出了門。

君琰來的時候,她棲身在一個破舊的茅草屋,正艱難的點火做飯。

君琰的心像被什麼狠狠刺了一下。

他看着她,她也看到了他,只不過她什麼都沒說,當他不存在。

離詩詩也想怨他,可是怨不起來,畢竟君琰救了她,他沒有對不起她,只是不願意娶她。

可他爲什麼還要回來?

離詩詩不明白。

君琰也不明白。

離爵雖然明白可他沒說。

接下來的很多天,君琰都默默看着離詩詩,他心疼了。

“我能爲你做些什麼嗎?”君琰此生第一次對一個女人這樣說。

“離我遠點,永遠別出現在我面前!”

君琰帶着她這句話回到神宮,神宮還是神宮,君琰總覺得缺了點什麼。

三年後,君琰又一次下凡,鬼使神差的他就去了納巫村。

看到了離詩詩,她更加成熟,漂亮,只是一張臉慘白,她躺在牀上,發着燒,昏迷不醒。

君琰像三年前一樣照顧了她。

離詩詩醒來看到他,起先以爲是在做夢,她輕輕擡手摸了摸君琰的臉,感受到了真實的觸感。

她笑了:“我一直以爲你是隻男狐狸精呢!”

君琰沒走,他在納巫村待了大半年的時間,半年後,離詩詩懷孕了,君琰並沒有多喜悅,他知道離詩詩懷的是什麼,一個半妖,既不是人也不是龍。

註定了要被天地不容。

而且他起了要娶離詩詩的心思,即使不能做神宮夫人,讓她做一個小妾也是好的,於是他想了各種方法,妄圖讓離詩詩成仙,哪怕就是個小神仙也好。

前提是,離詩詩必須放棄孩子。

君琰永遠記得離詩詩的眼神,她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像在看一個怪物。

“君琰,你知道你再說什麼嗎?這是我們的孩子?你的親骨肉!”離詩詩有點歇斯底里。

君琰當然知道:“詩詩乖,我們以後還會有孩子,等你成仙之後!”

離詩詩冷笑:“我不會吃,不會拿掉孩子,更不會給你做小妾!”

年輕氣盛的君琰何時受過這種氣,他好聲好氣的哄一個女人,不就是拿掉一個孩子麼?他們以後還會有的,爲什麼離詩詩就是不肯?

“你不吃藥,就是不願意跟我回神宮了!”君琰問。

“我不願意給別人做小,我的孩子也沒有什麼見不得人的,我不會拿掉它!”離詩詩很倔強。

“你別後悔!”君琰說。

“我不會後悔!如果非要讓我後悔什麼,我最後悔的就是認識你!”離詩詩的話徹底激怒了君琰,他把藥扔了轉身就走。

離詩詩其實很想他留下來,而君琰也很想她叫住他。

可惜兩個人都是驕傲的,誰也沒有先開口。

於是就這麼錯過了一時,也錯過了一世。

君琰回到神宮不久就接到了天界的任務,讓他去北地消滅妖獸。

君琰當時在氣頭上,沒想什麼就去了,然後再也沒能回來。

離詩詩也沒能等到他!

君琰走後,離爵迅速收攏勢力,剷除異己,成了新一任神宮的主人。

寵婚練愛法則:早安,老公大人

君琰說完長長的舒了一口氣:“我想詩詩一定到死都不原諒我!”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我沒想到母親和君琰居然是這樣的。

“離爵也喜歡我母親嗎?”我問。

君琰點頭:“大概是吧,他的心太沉,誰也看不透!”

我想起了母親,她的確很漂亮很有風韻,可是沒有君琰說的那麼潑辣,或許是因爲太傷心了,所有的情感都掩藏了。

她死的時候怪不怪君琰我不知道,我只記得小時候她總是抱着我,站在院子口望着那條小路,一看就是一整天。

“外公?”

我們正說着話,一顆小腦袋從臥室裏探了出來,喜滋滋的叫了君琰一聲。

君琰難得的溫柔起來,一把把景鈺寶寶抱了起來。

“你怎麼又重了!”君琰皺了皺眉,這麼個吃法可不行啊。

景鈺寶寶偷偷看了我一眼,趕緊轉移了話題:“外公,我想你了!”

馬屁精景鈺寶寶在君琰臉上親了一口。

君琰摸了摸他的頭:“院子裏的花草是你種的?”

“嗯!”景鈺寶寶自豪的點頭。

“技術不怎麼樣!”君琰直接評價。

景鈺寶寶一愣,看了看院子裏的花草,明明很好了呀。

“外公教你幾招!”

“嗯!”景鈺寶寶眼冒精光。

君琰牽着他的小手出去。

一直沒說話的景文問我:“你怎麼看?”

我眯了眯眼睛:“他不願意說離爵的事我們問也沒用,不過我敢肯定,離爵沒個千八百年別想出來!”

景文似乎也這麼想。

“我去問問你的血的事情!”

我拉住他:“他知道的,如果有辦法他會告訴我,沒有的話,問也沒用!”

景文還是擔心,坐立難安的,不過他知道我說的對。

幾個小時後,景鈺寶寶自己回來了。

“你外公呢?”景文着急的問。

“外公走了!”景鈺寶寶說。

景文就要去追,我拉住他:“沒用的!”

景文有些失落。

“外公讓我把這個交給你們!”景鈺寶寶攤開小手,一顆泛着金光的石頭就出現在我們面前。

“龍靈!”景文一喜。

君琰生前是龍,龍靈是他死後身體的靈氣凝結而成的。

有了這個,我體內的龍血自然就能控制住,甚至還會增強我的實力。

景文欣喜接過石頭,遞給我:“蘇蘇,太好了!”

景鈺寶寶睜着大眼睛萌萌的看着我們。

景文拍拍他的頭:“乖寶寶,真乖!”

他高興的語無倫次,又抱着景鈺寶寶親了好一會兒,最後連景鈺寶寶都受不了他,嫌棄的推開了他。我握着石頭,一時間卻有些傷感。我想,君琰大概永遠不會回來了,而我那聲“父親”卻始終沒有叫出口。 一年以後,我們迎來一個特殊的人,我盯着她看了半晌纔看出她是誰。

從前她是很豐滿的,可是如今的她,瘦的幾乎脫了形。

“金小玉?”我詫異的看着眼前的金小玉。

金小玉點點頭,隨即眼淚就啪嗒啪嗒的不停的落下來。

我給景文遞了個眼色,景文帶着景鈺寶寶出去。

把金小玉讓進屋子,給她倒了杯水。

金小玉喝了水,也不說話,就只是哭,我耐心的看着她,不知道她是怎麼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