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羨,去,先去找爸爸來。”

“不行啊麻麻,你的磁場太低了,寶寶不能離開太久,去找爸爸要去冥界,快來不及了,麻麻堅持一下,很快就能帶你出了。”

馨馨從地上爬起來,拿到鞋子,順着牀,坐到大牀上。

她穿上鞋子,四周遙望。

除了聽見君羨的聲音,什麼都沒看見。

外面長長的通道里,每十幾米掛着一盞幽黃的燭燈,沒有風,連燭火都沒晃過。

宮殿內,如剛纔那般寂靜冷清。

是幻聽還是火光返照?

馨馨害怕剛纔君羨的話都是錯覺,讓她空歡喜一場。

“麻麻,不要擔心,這個地方寶寶找了好久,進去有點麻煩,但是寶寶一定會想辦法進去的。”

六界門 馨馨問:“這在哪裏?”

“是一個地下的宮殿,不是幻境,是實景,下面很多機關,尤其對修者有很大的靈力限制,麻麻你別急,寶寶一定能進去的,把你安全的帶出來。”

“有很多機關?” 總裁我們走着瞧 馨馨着急道:“君羨,你不要獨自闖入,去,去冥界找君凌,再不濟,你去找鍾毓來,不要自己一個人闖入。”

孩子甜甜的笑,軟萌萌的聲音像天生帶了自愈力。

“麻麻,你相信寶寶可以的,寶寶答應過爸爸,要保護好你的安全,把你平安的帶出去。”

話音一落,馨馨牀上的珍珠屏簾,搖晃相互撞擊着,呯呯作響。

接着,陰風四處灌進來,嗚嗚的呼嘯…… 很冷,寒風肆意。

地下宮殿不知從哪個方位慣進來風,吹的馨馨全身發顫。

馨馨把被子披在身上,裹得緊緊的。

聽不見君羨的聲音。

狂風吹動通道盡頭的大鐵門,鐵門上面圍繞着的鐵鏈被吹的嘩嘩作響。

君羨的氣息全無,馨馨心裏猛的揪起來,大喊:“君羨……”

“寶寶在哪裏,聽得到媽媽的聲音嗎?”

“君羨……回答媽媽的話!”

突地,狂風呼嘯,什麼東西猛地一下強烈撞擊到鐵門。

轟隆,天空一道青色的電光直霹下來,霹到大鐵門上。

馨馨這時看見,大鐵門形成一道道的鎖魂鏈,鏈子迅速向四周擴展伸展,緊緊的鎖被中間一個小小的孩子。

孩子被困住,手腳無措,想掙扎着出來,可是越掙扎卻被困得越來越深。

頭頂還有青色閃電圍繞,大鐵鏈子一圈圈盤到身上捆緊,收縮,把圓乎乎的小身體捆成好幾圈,孩子一下嗚哇哇的哭出聲來。

風聲,鏈聲,雷電聲……混合在一起,中間摻雜孩子的哭聲。

聲音太熟了,是君羨!

她的孩子。

馨馨把被子甩開,雙腳落地站起,從冷幽宮殿中衝出去,大喊:“君羨……”

她奔道宮門口,一道青色閃電劈下來,她看見……

君羨白嫩嫩的小臉被勒的漲紅,他還太小,沒受過這樣的苦。^

小身體難受扭動,越扭勒的越緊,哭得更大聲。

馨馨從宮門口奔出去。

她餓的太久了,全身軟綿無力,即便是吃下九轉還魂丹,也只是恢復外表皮膚上的,內耗損失太大,無力支撐起整個身體。

她狂奔出宮門口,猛地一下摔倒在地上,想站起來,手軟下去,沒有力氣支撐她在站起來了。

她伸出手,伸向君羨,看着他被緊捆,青色的電流串在鐵鏈上亂串。

他聲音開始由洪亮的哭着叫媽媽,到現在聲音越來越小,變得沙啞,甚至發不出聲音。

漲紅的臉色變成僵紫色,孩子快不行了。

馨馨聲音嘶啞哭着大喊:“君羨……堅持,一定要堅持。”

馨馨站不起來,爬在冰冷的通道里,一點一點的往鐵門入口處爬去。

她哭了,淚如雨下。

“君凌,快來救孩子,快點……君羨快不行了。”

現在,馨馨才知道,司焰烈困住她,沒有直接殺她,是想把君羨引誘過來。

爲什麼,他爲什麼這麼做,爲什麼要殺掉君羨。

他這麼小的孩子,何其無辜。

千年前恩怨不應該揹負在他身上。

馨馨在地上哭着大喊:“司焰烈,出來……放了君羨,你提什麼條件我都答應你,放了他。”

“君羨這麼小,你縱使在恨君凌和鬼王,不應該報復在他身上,出來……你所有仇恨都由我來揹負,放了我的孩子。”

“君凌,救孩子,救君羨……”

馨馨哭的聲音都啞了,看着君羨被勒的,小身子幾乎勒斷,他拼了命用靈力把繩鎖拉開,也是繩子不知什麼材質做的。

拉不開,扯不斷,鬼氣和靈氣全都無用。

不行的,君羨不能出事,否者她沒臉面對鬼後一家。

她在冰冷地面上一點一點的爬過去,爬向鐵門口。

青色閃電下面,馨馨看見司焰烈詭異的笑着,懸空立在幾米開完的半空中。

就在君羨即將斷氣時,司焰烈猛地伸出手,一根鏈子飛到他手中。

他一股鬼氣注入鏈內,勒住君羨脖子鐵鏈鬆了一截。

原本成紫色的小臉,咳咳的咳嗽個不停,他能呼吸了……

馨馨鬆了口氣。

司焰烈雙腳落地,站在鐵門,看向馨馨……

他冷幽的開口說:“馨馨,對不起,我別無選擇,原本我有機會可以恢復成人的,君凌把我最後的希望給抹殺了,你知道嗎?我找了一千多年,千辛萬苦才找到我屍身,保存完好的身體被他燒了,燒的一乾二淨……”

“我實力不夠與他抗衡,我不會就此作罷……”

馨馨眼眸含着淚,臉貼着地面,氣若游絲問:“你要做什麼?”

司焰烈一擺手。

天空青色閃電停止,鐵鏈停止收縮。

君羨哭的聲音都啞了,一雙大眼睛水汪汪的看着馨馨。

司焰烈看了被捆住君羨一眼,得意的開口。

“君羨的心,傳說中的帝王心蘊藏冥界最強悍的靈力,我不想什麼飛昇成仙,壽與天齊,我只想變回人……”

馨馨瞳孔驀地睜大。

“你,你……要奪走君羨的心?不可以……我求你了,你放過君羨吧,他才這麼小,什麼都不知道,你要是生氣不甘心,你殺了我啊。”

司焰烈血紅色薄脣詭異的笑着。

“你說什麼呢?我怎麼會捨得殺了你呢,父債子還,天經地義,他不該燒掉我的屍身的,不該的,你知道我多恨……現在好了,風水輪流轉,君羨落到我手上,我會保留好他的身體,至於能不能活下來,看他造化了。”

司焰烈說完後,轉身對老婦人說:“去,把馨馨姑娘扶起來,送回宮殿內。”

“是,主子。”

老婦人一手挎着籃子,一手拿着柺杖,從門口一瘸一拐的往馨馨走過來。

被捆住的君羨忽然大叫一聲:“媽媽……”

幾條大鐵鏈往黑暗中,司焰烈消失的方向拉去,君羨的聲音漸漸的消失遠去。

馨馨淒厲喊:“君羨,不要,司焰烈你要是敢動我的孩子,我一定不會放過你,不要殺他,不要……”

只剩下嘩啦啦鐵鏈擊打的聲音,什麼都聽不見了。

老婦人拄着柺杖,走到馨馨面前。

單手把她從地上扶起來。

馨馨半靠在牆上,把老婦人一推,她手裏的籃子碗碟嘩啦全撒了。

白粥,湯藥,還有牛奶。

馨馨揪着她的衣服,氣氛的質問:“我的孩子司焰烈帶到哪兒去了,說,快點說……”

“姑娘,主子說了,會盡量留他一條性命,你還是擔心自己吧,你今天要是沒吃東西,會死的,九轉還魂丹都救不了你。”

馨馨揪着他質問。

“我不管,我孩子到底會怎麼樣?”

老婦人撿起牛奶,把管子插上,遞到馨馨面前。

“先吃點吧。” “我……不喝,司焰烈把我孩子移到哪裏去?“

她身體太弱,即便是質問老者,說了幾句就喘氣的厲害。

剛纔君羨被捆失,感覺不到體力流失,護犢情深,想着君羨淒厲的哭聲,被幾乎困成幾節的身體,馨馨無比的憤怒和痛苦。

君羨被帶走後,她甚至連呼吸都覺得乏力。

老人白森森的眼仁注視,帶着威脅道:“姑娘,老身勸你還是喝點東西,人啊,你若是真想死,萬一孩子活下來看你死了,估計也沒活下去的**了。”

“你騙我,司焰烈把我捆在這裏,設下這麼大一個局,無非就是想把孩子引誘過來,孩子有什麼錯,他自己嫉恨君凌,孩子才幾個月大,他爲什麼要這麼對待孩子?”

“只是一個心而已,身體破壞,還有靈魂體,本就是鬼子,不會魂飛魄散的……”

馨馨不知道哪裏來的戾氣,伸手把老夫人身上的牛奶拂了出去。

一個心而已,說的多輕巧。

她和君凌上輩子的感情糾葛,就是從君凌把自己的心獻給君無邪,導致魂飛魄散,她前世化爲袋靈,收集君凌的魂魄,纔有的今天。

如此輕的說自己的兒子,叫她如何不生氣。

老婦人手躲開,躲開之後把那盒牛奶放塞進她手裏,沒有跟她再廢話,一手撬開她的嘴,一手捏着奶盒。

吸管端的牛奶全進她嘴裏。

太急太快,她邊嚥下邊咳嗽,嘴角流下白色牛奶漬。

喝掉大半盒,確定她不會餓死後,老婦人提起她的厚領子,把她往宮殿裏拖。

拖到宮殿門口,像丟垃圾一樣,毫無憐惜的丟棄在地上。

“你安心的待着,主子不會對你趕盡殺絕,孩子取了心會給你帶過來,倘若你等不到孩子就死了,那麼是你這個做母親的絕情了。”

老婦人轉身,住着柺杖走到剛纔籃子倒地的通道,把籃子和碗碟撿起來。

馨馨把半盒牛奶放開,扶着牆站起來。

剛站立,又倒下去。

一下躺在地上。

看了眼旁邊半盒牛奶……

她還不能死,現在不能死,她要等君凌過來,君凌一定會來的,她丟了這麼久,君凌這麼愛她,怎麼會置之不理呢。

伸手把牛奶拿起來,咬着吸管,把剩下的喝完。

肚子有東西墊下去,胃沒那麼疼,何況最養胃的牛奶。

她慢慢的爬向滿口,扶着門口,想要站起來。

忽然,遠處一頓火光直衝下來,把整片地宮照亮。

遠遠的,她看見一雙巨大火紅翅膀,從遠處飛過來,越飛越近,最終在鐵欄處停下。

翅膀依舊拍打着,撲哧撲哧的……

翅膀無數火星子掉下來,把漆黑的通道地面撒了一層火星子。

是火鳳凰,君羨契約神獸。

火鳳凰一落到欄杆上,又一條鐵鏈迅速纏住它的腳,沿着腳向上攀爬,想纏繞它的身體。

火鳳凰發怒了,一爪子按住鐵鏈,張開翅膀飛起,想把鐵鏈從鐵門上拆下來。

鐵鏈極有靈性,好似遇到強大的對手,變得懼怕了。

想要收縮,想自動放開火鳳凰。

火鳳凰不會如鏈子的意,兩隻腳抓住,不斷往後飛行。

被火鳳凰抓住的鏈子一頭,片刻後被雙足高溫,燒得通紅炙熱無比,且開始融化鐵鏈。

紅色的鐵水,一寸寸的融化,從半空中落到地上,冒出一頓黑煙。

馨馨站在門口大喊:“不要管我,不要扯鏈子了,去就君羨,快點去……”

“完了就來不及了,我不要你管,快去。”

火鳳凰停下,仰着頭看馨馨方向,好像能聽明白她說的什麼,但卻沒有行動,反而又飛到鐵門上,巨大燒火的雙足,揪起鐵鏈拍打翅膀往後飛去。

它這次揪起鏈子時,天空一道青色閃電劈下來。

火鳳凰毫不在意,任青色閃電劈在身上。

馨馨看見青色閃電沿着大鐵門,迅速向下蔓延擴張,最後落在地上消失。

第二道,第三道……

閃電越來越大,擊打到火鳳凰身上,對她造不成任何的傷害,反而整個鐵門,纏繞在鐵門上的鏈子,鐵門兩邊沒入的圍牆,還有鐵鏈根部埋的地下……

咔嚓嚓……

有破土而出的鬆動,火鳳凰奮力的揮動翅膀,使用出火紅色靈力,往外拉……

咔……

地上的土層最先被瓦解,長長的鏈子被拉起來。

兩節鏈子的地下,連接兩個玄武像。

玄武龐大,後殼呈黑色,伸長脖子,脖子上捆着鐵鏈……

剛拉出來,看着像個活物,只是埋下去時間太長了,石化了。

拉出來後,兩隻玄武神像立即活了,見到遠古神獸火麒麟,物種級別的剋制,加上火麒麟渾身火焰發出巨大威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