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則,關悅饒不了他,徐家也不會同意!

在這雙流鄉,徐家絕對是任何人都無法忽略的!

林楠也被徐曉雯帶到辦公室內檢查,被打成這樣,儘管林楠說沒事,但關悅和徐曉雯都不放心,林楠也只能由著她們了,不過也僅僅是簡單的處理下皮外傷,其它的各種檢查,直接被林楠拒絕了。

自己的身體,自己清楚,絕對沒有什麼大問題。

「小子,你和我妹,還有關悅,到底什麼關係?」檢查過後,徐曉雯去忙了,徐江龍坐在林楠身邊,非常的好奇,他看的出來林楠竟然和徐曉雯、關悅的關係都不錯,在林楠出事的時候,二人顯得特別的擔心。

哪怕是自己先前也動手了,徐曉雯一句問候沒有,關悅來了也是如此,完全如同不存在一般,憑著男人本能的直覺,他打量著林楠,很好奇。

「真沒什麼,就見過兩三面而已。」林楠回道,當然關於在山中救關悅的那一幕林楠肯定是不能說的,他看的出來,這個徐江龍應該是很喜歡關悅的,對她非常的熱情,這種事情若是說出去,肯定出大事。

「僅僅如此?」徐江龍覺得不信,自己妹妹和關悅是什麼人他很清楚,就這麼兩三面的人就這麼上心了?感覺不像,不過看林楠也沒有細說的興趣,他也只好不再過問了。

不過,也許是職業的原因,徐江龍對於林楠先前打架時的事情倒是很上心,若非知道林楠是一個種地的農民,他還真想看看有沒有機會將林楠也拉入自己的隊伍之中,一旦培養的好,絕對是一個大高手。

不過即便是如此,徐江龍也還是想調教調教一下林楠,這種人,不學習格鬥技巧簡直就是浪費在他看來,天生神力?

「小子,你力氣還真不小,不過戰鬥技巧基本上為零,想不想學習點真正的格鬥技巧?」徐江龍開口說道。

林楠原本也只是想坐這裡好好休息一下,先前趁著沒人,已然悄然購買一顆大力丸服了下去,現在就靜等好轉了,不曾想徐江龍竟然提這個。

若是以前,林楠對於這種格鬥打架什麼的還真沒有什麼興趣,但是這段時間林楠前後遭遇了幾次的打鬥,雖然自己擁有極大的力氣,但卻太盲目,打鬥起來完全沒有任何技巧所言,所以每次都傷的不輕。

「你要教我格鬥技巧?」林楠面帶喜色的看著徐江龍。

徐江龍露出一絲意味深長的笑意。

「沒問題,不過我有個問題你要老實回答。」徐江龍開口說道,然後非要詢問林楠到底是怎麼認識關悅和徐曉雯的,作為一位特種兵王,徐江龍有著敏銳的洞察力,發現林楠和關悅她們之間絕對沒有那麼簡單,為此非要得知。

不過,雖然很想學習格鬥技術,但關悅受傷之事,林楠肯定不能多說,這已然是私密性問題,被一個男人知道,肯定要壞事,為此哪怕是不學習,林楠也不能多說。

「小子,你真不想學?你可知道我這種水平,哪怕是許多人哭著喊著找我教,我都沒興趣教,我這也是看你天賦異稟,才有興趣的。」徐江龍開口說道,還在誘導林楠,對於他們認識的過程,很好奇。

不過林楠就是一口咬死,在山中偶然間遇到,其它並沒有多少,徐江龍哪怕是威脅說不教了,林楠也不願意多說。

二人坐在一起談論,徐江龍還在誘導著,殊不知徐曉雯不知道何時出現在二人身邊,聽到徐江龍竟然在打這個主意,當場毫不客氣的動手了。

「徐江龍,你想幹嘛?竟然想打探關悅的秘密,你說我這若是告訴她,會是什麼後果?」徐曉雯雙手掐腰,一副兇巴巴的模樣,毫不顧忌這是自己的大哥的身份,直接開口訓斥。

徐曉雯這突然一開口,當真是將徐江龍嚇了一跳。

「曉雯,我就和他開個玩笑而已,那麼緊張幹嗎?」徐江龍這個時候完全被自己的妹妹捏住了命脈,關悅就是他的死穴,從幾年前開始到現在,一直都沒有放棄過。

「哼還說沒有,我告訴你徐江龍,別以為是我哥我就可以出賣閨蜜了!」徐曉雯一副大義凜然之意,有些鄙視的看著自己大哥,不過反過來看向林楠的目光還是非常贊的。

「林楠好樣的,不能聽他胡說,就他那三腳貓的功夫,根本上不了檯面,愛教不教。」徐曉雯說道,這些話讓徐江龍非常的無奈,也不準備多說些什麼了,原本想著這件事也就過去了,不過不曾想徐曉雯下面一句話讓他整個人都驚愕了。

「他若是不教你,你就把今天的事情告訴關悅就行了,反正會有人收拾他的!」

「@#¥%%……&&」徐江龍看著自己的親妹妹,心中簡直是瞬間有著一萬個為什麼縈繞在腦海中。

「你是我親妹妹嗎?」徐江龍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對著徐曉雯。

看著這兄妹二人的對峙,林楠突然間忍不住笑了出來,這樣一對兄妹,估計也是充滿了樂趣。

「哼,就因為我是你親妹妹,所以我要對你負責,想追關悅,憑真本事,少給我打歪主意,你就記住林楠是關悅的救命恩人就行了,其它不需要管,而且立刻馬上教林楠格鬥技巧,以後再遇到這種事情也能將這些壞蛋打個半死,你基本上都不在家,以後遇到啥事了我們還能找他來偶爾保護下我們!」徐曉雯一副命令的語氣對徐江龍說道,霸道之極,直接讓徐江龍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了。

除了沉默認同,他根本沒辦法反抗,死穴現在捏在自己妹妹手上,更何況還從徐曉雯口中得知林楠還是關悅的救命恩人,教點格鬥技巧自然是沒有什麼問題。 易陽的沉默讓氛圍剛有點兒緩解的會議室又沉重了起來,大家都知道這件事情很難辦,大霖也是病急亂投醫,易陽不會懷疑他們是想自己去說情,因為這裡面包括老郭在內的所有人都不知道他認識對方,只能說這就是個巧合。

看著老郭的徒弟們又都低下了頭,易陽到底是心軟了些,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唉,你們啊,就不能讓師兄省省心。」

也不怪易陽說,他自己再鬧騰也是自己家的事,他們鬧騰直接就惹了大麻煩,易陽拿出手機,找到了號碼,還是猶豫了一下,沒有按出去,抬頭看看這些人。

「你們下次不會再犯錯了吧。」

「師叔,不會有下次了。」

「是的師叔,絕對沒有了。」

重生無冕之王 老郭也看出來易陽是想到什麼辦法,但是他也不知道易陽到底是要怎麼辦。

「師弟你……?」

「我來解決吧,就算我為德雲做的一點貢獻,以後真的要嚴管了。」

易陽撥通電話,眾人都盯著他看,每過一秒鐘大家都感覺呼吸緊張,二十多秒后電話接通了,易陽給了他們噤聲的手勢,這才說話。

「阿姨,好久沒見了,您和叔叔還好嗎?我可想您了,您想我了沒。」

電話那頭的女人噗嗤笑了,易陽也就年節的時候想著他們,老爺子在的時候倒是經常來,再就是她兒子在家,要不然平常他們想見易陽比見領導人都難,嗯,主要也是因為他們經常接觸領導……

「你啊,嘴上會哄人,我就不信沒有事情你能給我打電話,你弟弟又不在家,往家裡打電話什麼事兒說吧。」

「您這麼說多不好意思,我這也打算過幾天就去看您,主要是您住那個地方管理嚴格,辦手續也麻煩……」

「行了,爺爺在的時候也不看你們有多麻煩,來的很勤快,每天下期曬太陽不是很開心嗎?怎麼現在覺得麻煩了?說正事,一會兒我還要去開會。」

易陽也不在嬉皮笑臉了,直接把事兒說了,其實他和德雲的關係他們自然是知道的,但是知道了老爺子的事情他們肯定要發聲,這是臉面的問題,他們已經看在易陽的面子上沒有說的太狠,要不然現在整個德雲恐怕都是停業整頓的狀態,再有就是也看看易陽會不會打電話,打了自然賣個面子,這事兒也不是特別大,簡單處理下就行了,要是易陽不打,那說明易陽和德雲的關係也不太好,他們就會另有方法。

「這次就給你小子一個面子,不過我有一個要求,今年過年必須來,臭小子也回來,咱們一起熱鬧熱鬧,就這樣吧。」

到底是部隊的,說話辦事雷厲風行,掛了電話,易陽臉上變的沉重,他打電話大家只知道他聊的很開心,然後也知道了他找的是正主,但是不知道正主到底同沒同意,看著易陽不太好的表情自然都很忐忑。

過了兩分鐘易陽才放緩了表情,笑了出來。

「行了,事情解決了,但是以後你們好自為之吧,這次求他們人情是用盡了。」

話雖然有些誇張,但是到底再求人的時候肯定沒有底氣,而且易陽也不想要求人,雖然熟悉,但是從社會地位上來說,兩家人真的不是一個檔次的。

「還不快謝謝你們師叔。」

老郭看著徒弟們都顧著高興,一拍桌子喊了一句,大家才反應過來,趕緊站起來給易陽鞠躬,易陽感覺……有點兒怕怕。

事情解決了,老郭把人都放走了,留下幾個親近的人。

「師弟,這件事情師兄踏你個人情,不瞞你說,如果不是你我真的不知道怎麼辦才好,唉。」

易陽給老郭倒了一杯水。

「師兄,我也是德雲的一份子,這件事就過去了,喝水。」 「師兄你也別多想了,他們也不是故意的,以後多看著就是了。」

老郭雖然看似平靜,但是易陽知道他的心裡肯定還是不舒服的。

「對了,嫂子怎麼樣,我拍戲忙,也沒時間過去,明天我還打算過去看看嫂子呢。」

算一算老郭媳婦兒應該有六個月了,現在也不讓來公司,完全在家裡養起來了,畢竟也是高齡產婦,而且老郭本身又疼媳婦兒,自然什麼活兒都不讓她干。

提到媳婦兒,老郭終於露出了笑容,這麼大年齡能再有一個孩子他也沒想到,對大兒子他其實是滿意的,只不過家庭使然,導致大霖可能對他有一些怨言,但是自己的兒子當然喜歡,只不過新的生命對他和媳婦兒來說又是一種意義。

「挺好的,你嫂子每天在家就是鍛煉,說是生的時候好生。」

易陽點點頭,畢竟他也沒經驗,討論這個到底有些尷尬,看老郭情緒好轉了一些,也就沒在深入這個話題。

「師兄,不知道喊我回來是有什麼安排嗎,不過說相聲我肯定是不去了,最近實在是有點兒累,上台也容易出問題。」

易陽說的是真的,整部戲裡面他是主角也是導演,雖然林冰承擔了很大一部分工作,但是整部戲印在易陽的腦袋裡,自然是很多東西都要操心,這三個月下來要不是做飯的阿姨和周子怡兩個人勸他,恐怕他拍完戲就要進醫院躺著了。

「不讓你上台說相聲,但是我想怎麼也應該讓你和我們一起見見觀眾,你是德雲的人,還是比較重要的人,這種場合你肯定是要參與的。」

易陽沒猶豫點了點頭,畢竟這也累不到他,出個場,最後反個場的事兒,中間他還能休息。

商定好了,易陽就要走了,臨走的時候大霖跟過來,看意思是怕回家挨罵,想要跟著回去,不過易陽沒有帶他,讓他回去好好陪陪老郭,還有幾個徒弟也在門口等著呢,對易陽鞠躬感謝,只不過這場景易陽很想問一句是不是缺家屬回禮……

回到了家,和周子怡聊了一會兒,易陽知道兩個人的那層窗戶紙應該是快要水到渠成了,他也在想用什麼方法來捅破這層窗戶紙,只不過還沒想好。

易陽開始了剪輯的忙碌,整個剪輯其實很順利,畢竟他只要告訴剪輯師怎麼弄就行了,了解了之後剪輯師自然操作也很快。

油豆網的老對手也正在忙碌中,不過不同的是他們那邊畢竟沒有金手指,所以拍攝進度自然沒有易陽快,但是也寒假期間上線是沒問題的,爭取寒假檔也都是大家的共識,畢竟網路上學生還是一股強力軍的。

「老闆,要不然你先回家休息吧,等德雲那邊結束了再回公司。」

張明開著車,看見易陽明顯是很疲憊,這兩天易陽一直在追趕進度,但是金手指再強大也不能讓設備變成機器人,只能是加快,為了儘早投入新劇的拍攝,他也算拼了命了,不說別的,男女主角為了這部戲都推了好幾部別人的了,他要是不抓緊開機,他自己都過意不去。

「沒事兒,今天去公司處理完事情,明天德雲綱絲節,結束后直接送我去剪輯,咱們自己的後期團隊也要抓緊弄起來,這樣我也能輕鬆一些。」

揉了揉腦袋,還是有點兒脹,一天睡不到五個小時,還真是費身體。

到了公司,很多人在問好,也有很多人好奇,上次來還是拍戲之前,沒想到這次再來公司都是三個月後了,要不是公司一直流傳著易陽的傳說,可能很多新來的人都不知道老闆是誰。

「老闆,要了解一下什麼部門,是單獨叫過來還是我們一起開會?」

易陽實在是沒經歷一個個面談,讓大家一起到會議室開會。

其實易陽的到來讓大家還是很忐忑的,畢竟老闆總也不來突然來了必然是有事情,大家都怕自己出什麼問題,要知道公司的福利待遇很不錯,而且人相處的也好,這樣的工作大家當然都想留住。

這兩天忙,沒查錯別字,也沒仔細審核內容,請見諒 徐江龍只能領命,原本還想從林楠這裡得到一些關悅的小秘密,不曾想反倒是讓自己的小辮子被二人捏住,對於教導林楠格鬥技巧之事自然沒什麼問題,對他這位兵王而言,簡單之極。

我拍的片子都很猛 而且他本身也很看好林楠,這種天生神力之人,胡亂動用蠻力的情況下都能和這十幾名混混搏鬥,一旦真正掌握格鬥技巧之後,他很期待。

「林楠是吧,以後就跟著我混了,正好這幾天我休假,一直會在鄉里,你什麼時候有時間,我好好教教你,只要悟性夠好,三天的時間就足夠讓你脫胎換骨了!」徐江龍很自信。

「那就多謝了,我這幾天都有時間,不過今天還有其它事情要做,就先不學了,明天我再來找你!」林楠笑著感謝了一聲,對於格鬥技巧,林楠很期待。

先前徐江龍出手林楠看的很清楚,論力氣和速度,他不一定比自己強,但對付這些小混混的手段,絕對比自己強上太多太多,一切都行如流水,收放自如。

真正的速度沒有自己快,但動作卻比自己快,而且是快准狠并行!

這份實力,林楠自問不是對手,以前他倒是沒什麼覺得打架實力的重要性,他本身也是一個老實的人,除去村裡林宏等人喜歡欺負他之外,其它人也不會主動權欺負這麼老實的一個人。

但是最近,他發現了這個嚴重的問題,實力的重要性完全體現而出。

就好比昨晚,若非自己有點實力,只怕性命都不保。

還有今日,也危險之極,這一切都還是實力來保障,靠別人永遠不行,而且他還需要以自己的實力去保護身邊之人不受欺負,有著徐江龍教授,林楠自然願意。

隨即,林楠和徐江龍說好,留下了電話號碼,約定明天林楠去找徐江龍,然後徐江龍便騎著摩托車帶著墨鏡,帥的掉掉渣的離去了,惹得徐曉雯一陣鄙視,說他這是裝酷的模樣,好像這對兄妹有些性格不對路。

林楠也只是輕笑了一聲,貨的事情,劉桂蘭已經去安排了,謝虎等人被抓,一時半會也做不了惡了,林楠也就稍稍放心一些了。

坐在病房內,楊老二也從昏迷之中醒來,這次他的傷勢很重,沒有個十天半月肯定好不了,這些事情他肯定是處理不了,林楠還要另外安排人幫忙,否則劉桂蘭一個普通村婦根本安排不了這些事情。

「林楠,楊叔眼下是沒辦法再給你忙乎了,之前我也考慮過,隨著你產量的增加,俺和劉桂蘭也根本忙不下,你若是不嫌棄的話,可以聽聽小瑾的建議看看,俺覺得很有道理。」楊老二低語,身體還異常的虛弱,但卻還在想著林楠黃瓜和西紅柿的事情。

說來林楠的鳳凰牌黃瓜和西紅柿完全是他和劉桂蘭二人推起來的,也是有著他們的心血,他很在意。

聽到楊老二的話,林楠看了看楊瑾,不知道他有什麼建議,關於種植的事情林楠倒是想了很多,但銷售的事情,他真不在行。

「楊瑾,你說說,有什麼建議?」林楠看向楊瑾,應該二十歲左右,比自己少幾歲,但不知為何,會癱瘓在輪椅上,整個人也看起來比實際年齡要大上一些,不過很沉穩。

楊瑾看向自己的父親,以前這些想法實則他就和父親提過,不過父親並沒有放在心上,但這次受傷,讓楊老二突然間意識到這個問題,這才讓楊瑾道出自己的想法。

別看他此刻坐在輪椅上,但在兩三年前,楊瑾年僅十八歲,獨自在東海市闖蕩,便擁有著自己的公司,成為當時東海市最年輕的一位自主創業的年輕總裁。

沒有高學歷,沒有資金,甚至是沒有人脈,但他卻憑藉著自己的聰明才智在東海市立足,若非關鍵時刻遭遇不測,慘遭人出賣,也不會淪落到這個地步。

對於經商,他有著極其敏銳的嗅覺,先前楊老二給林楠提出的那些營銷方案,實則也都是楊瑾做的,楊老二也就是一個大老粗,哪裡懂這些,基本上都是楊瑾平日說的多了,他也受點影響而已。

「林大哥,其實我始終覺得,您應該成立公司,以最正規的途徑進行銷售,有自己的銷售網路和渠道!」楊瑾沉聲說道,給予林楠這個建議。

「成立公司?」林楠聞言,有些微愣,這個暫時他還真沒有考慮,自己眼下也就是賣點黃瓜西紅柿而已,頂多會逐步加上一些菠蘿莓而已,還真沒有想過當大老闆的那種。

「不錯,以您現在的規模,完全可以成立自己的公司,與其將這些東西交給我爸他們進行銷售,反倒是不如自己,以鳳凰牌黃瓜和西紅柿的口碑,完全不愁銷售,而且相比與街邊的擺攤出售,自己搭建銷售平台,更穩定,一切都掌握在自己手中,哪怕是出現今日的意外,也不會因為找不到人而無法出貨。」楊瑾沉聲說道,在給林楠分析這個問題。

楊瑾繼續道出自己的分析和建議,相比與林楠,絕對的專業,對於鳳凰牌黃瓜和西紅柿的銷售情況,他很清楚,甚至連產品定位,真正的市場在哪裡,他也很明白。

「林大哥,我問您,您的種植僅限於這兩個大棚嗎?僅限於這兩個產品嗎?」楊瑾道出這些之後,最後反問了林楠一句。

林楠陷入思索之中,他以前一直以小農民的身份上考慮問題,而楊瑾應該是站在一個商人的身份上考慮,自然不是林楠所能媲美的,有些東西對林楠而言,太陌生了,他不懂,但楊瑾卻很懂。

尤其是關於最後一個問題,林楠可以直接告訴他,自己的目標自然不僅僅是這兩個大棚,而是需要更大的產量,若是有可能,他會做到大規模擴展。

而真若是到了那個時候,就不得不讓林楠更多的深思了,自己的這種模式根本不行,也不是三五個人可以操控的,而是需要一個完整的,細緻的團隊,這就是公司! 從衛生院回去的路上,林楠一直都在考慮楊瑾的話,之前他沒有多想,但是現在看來必須提上日程了,若是以後每日數千斤的產量來看,直接甩給他們而言,存在不少弊端。

按照楊瑾的話來說,這種東西,還是需要掌控在自己手中,如此才能真正的做大做強,哪怕一開始有些麻煩,但到後面,會越來越順,一切都會水到渠成,和現在的模式不同。

回到家,林長河二人都還在大棚內,否則看到林楠這個樣子肯定又要擔心了,雖然挨的不輕,但這小半天的時間林楠身上的傷勢好上了不少,能嗅到一些腥臭味,這就是大力丸的特殊作用,直接將林楠身上的傷勢治好。

沖了個澡,林楠坐在小院內翻看著手機,查詢有關公司的事情,以前他從來沒有想過這種事,但是現在,需要提上日程了,只不過對於這一塊他太生疏,只能抽空在網上補補腦。

半個小時后,結合楊瑾的介紹,林楠已然查了個大概,簡單明白要如何操作,並沒有太多的複雜,林楠想要創辦公司,直接到縣城工商局辦理就行,唯獨麻煩的就是剩下的瑣事,這些東西讓林楠看上一眼都覺得很複雜。

按照這上面的估計,想要完全辦好,沒有一個月的時間肯定不行,程序太繁瑣,還需要各種證明手續。

這些也僅僅是創辦公司時需要的事情,在公司成立之後,他總不能成為光桿司令,還需要各種人才的填充,顯然林楠自己不是這塊料。

「算了,過幾天問問楊瑾吧。」林楠果斷將這件事放了下來,楊瑾對這些更懂一些,準備請教一下,現在不是時候,楊老二還重傷住院,他還要照顧楊老二。

說來楊老二一家也不好過,也就剩下他們父子二人,楊瑾的母親七八年前就走了,就剩下他們爺倆相依為命,楊瑾還癱瘓在輪椅上,想要照顧楊老二都不容易,先前林楠回來的時候專門給楊老二找了一個陪護。

摘了幾顆菠蘿莓,林楠所幸給楊胖子打了個電話,這段時間一直沒有聯繫,也不知道他過的如何了,上次女朋友要買房的事情,鬧得他心中很不舒服,林楠能夠感覺的出來。

電話接通,傳來楊胖子一陣迷糊的聲音,讓林楠頗為意外,這可是下午四五點鐘左右,而且還是工作日,怎麼可能讓他有時間睡覺?

「我說楊胖子,你幹嘛呢?還在睡覺?」林楠疑惑的問道。

電話那頭,林楠只聽得一陣迷糊的聲音,直到少卿才反應過來,但依舊不是很清醒的模樣。

「林楠啊,來喝酒,哥們等你,陪我喝個痛快!」 戰天龍魂 楊胖子的聲音顯得有些沙啞,如同在嘶吼,幾年的好兄弟死黨,只是一句話他就聽出了楊胖子的不對勁。

大白天的不上班在酗酒?發生了什麼?

「胖子,沒事吧?」林楠擔心的問道,這是他最好的哥們,絕對的死黨,也基本上是唯一的哥們,兩人之前可謂是無話不談,楊胖子的情況讓他很擔心。

「哈哈,我能有啥事,就是喝點酒而已,林楠你說的對,女人也就那回事,走了就走了,哥們現在和你一樣了,特么的被甩了,找了個金龜子,特么的說拜拜就拜拜,真特么的沒一點情義!」楊胖子大笑一聲,隨即直接怒罵起來。

這句話一出,林楠也就知道發生了什麼,原來是和自己一樣,也被女友甩了,怪不得楊胖子這麼大白天的酗酒了,雖然沒有林楠之前的戀愛時間長,但算下來到現在楊胖子的戀愛也有著兩三年,也是為了她楊胖子才進入魔都東海市,一直在努力。

但是而今,還是被甩了,雖然他沒有說出來為什麼,但想到之前楊胖子吐槽的內容,林楠也能猜測一二來。

若是在身邊,林楠會毫不猶豫的陪著這位兄弟好好喝一場,這種痛苦他承受過,只不過他沒有酗酒,而是將自己完全放在地里,不讓自己停下來,足足一個月的時間才稍稍好上一些。

「沒什麼大不了的,胖子要停住,哥們當初不比你強,但現在哥們告訴你,我反而覺得慶幸,上次見到她了,竟然沒有一點感覺了。」林楠開口說道,直接拿自己做例子,希望讓楊胖子能好受點。

「不是有句話嗎?天涯何處無芳草,哥們告訴你,我找到真正屬於我的那一個了,這才是真正的愛情!」林楠顯得神秘兮兮的說道,他估計這對楊胖子好使,楊胖子之前對自己的八卦絕對好奇!

「啥?」果不其然,哪怕是有些迷糊,聽到林楠這麼說,楊胖子也反問了一聲。

「林楠,你小子可別騙我,哥們這兩天過的可不爽了,雖然不想難受,但特么的真的堅持不住,老子在這裡伺候了她兩三年,但依舊是這個結果!」楊胖子帶著怒意說道,越說越是悲涼,不過還是在詢問林楠之事。

「我騙你幹嘛!」林楠給楊胖子解釋道,隨即將自己遇到周穎之間的事情道了一遍,當然具體身份並沒有說,現在還不是時候,但不妨礙林楠道出心中的那種感覺。

等林楠說完之後,楊胖子才有著反應。

「好小子,哥們祝福你,不過哥們這道坎真特么的難過,魔都都不想待了!」楊胖子先是一聲祝福,隨即再度怒罵了一聲,顯然這次傷的不輕,整個人都不好了,以前的楊胖子是非常開朗的一個傢伙,更是信心十足的想過在魔都立足!

這麼一個不願意輕易放棄,不怕苦累的人都能這般說,可見一斑。

若是正常而言,林楠會勸他堅持,林楠自己就是一個很能堅持的人,但這個時候,他突然間想到了公司的事情,不是正缺人嗎?有著楊胖子過來,說不得正好,兩個死黨又能重聚在一起。

相比與在魔都受苦受難的,倒不如回來,開創一番他們自己的天地!

「好,胖子你回來吧,我請你當總裁,到時候還怕找不到心儀的妹子?」林楠半開玩笑半認真的說道。 老闆發話公司的領導自然響應積極,十分鐘不到會議室就已經坐滿了人,本來還想讓易陽休息一下的張明只能又把他叫了起來,易陽到了會議室大家都站起來問好。

示意大家坐下,易陽拿出來準備好的本子,看著有些人還有點兒拘束。

「大家不要有負擔,這次來也不是什麼大事兒,主要是很久沒到公司來,所以來看一下,也認識一下新的同仁,另外就是商量下我們下一項目,看看我們有沒有可能儘快解決資金的問題,大家都說一說自己的意見。」

聽到不是來找問題的大家都鬆了一口氣,但是同時又感覺頭疼,易陽的下一步計劃他們也不是不知道,只不過沒想到會這麼快就提出來,其實公司的財務狀況不是特別好,所有的收入都用來還債了,同時新劇的收益現在還不知道什麼情況,所以很多人都不贊成這個時候拍攝新的電視劇,只不過大家和易陽都不熟悉,沒有人願意先站出來說這話,特別財務部的人都不說,他們更不想說了。

「大家都很沉默,看來是有些顧慮,這樣,張明,你現在負責公司的大部分業務就你先說吧,而且平常我不在也都是你代表我,這件事情你是什麼看法?」

張明心裡也叫苦,他要是說不同意,萬一一會兒財務的人弄個什麼法子把錢湊齊了他會很被動,但是他要同意萬一有人借這個事情搞他也很被動,還真是進退兩難,但是老闆發話,他又不能什麼也不說。

「老闆,是這樣,我之前了解過公司一些人的想法,大家覺得現有的項目我們還執行完,上馬新的項目會不會有些快,而且我們的髮型渠道現在也是問題,上星的頻道我們入不了他們的眼,如果地方台好像我們又不太情願,但是等現在這部劇上了,有了口碑,我們的底牌也就有了,當然我們可能想的比較短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