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世豪一邊在山上圍著一棵樹跑著一邊對姜辰吼道!

「老子就是天道!怎麼的!不服啊!」

說著一棍子「啪」打在周世豪屁股上,頓時周世豪便跳了起來,然後使出吃奶的力氣開始跑!姜辰趕緊咬著牙追了上去,又是一棍子打在背上,而這個時候太子黨的護駕才急急忙忙的趕來!把姜辰給圍了起來。

「哈哈!行啊!牛逼啊!又上啊!怎麼不上了!你知道你今天打的是什麼人嗎?太子黨也是你敢動的,你知道不知道太子黨在華陽高校完全就是隻手遮天的存在,就你以為帶著一群烏合之眾也想和太子黨作對,我告訴你們!你們完了!都完了!」

這個時候一個太子黨的娘們兒耀武揚威的看著姜辰道!

「我呸!還隻手遮天!還太子黨!記住老子是你們太子黨爸!快跪下叫阿瑪,老子是炸天幫,總幫主姜天辰!專炸你這個所謂的隻手遮天!」

姜辰無比氣宇軒揚的吼道!你別說這氣勢還真震懾住了全場的人。

「我的天啊!這華陽高校什麼時候成立了一個炸天幫啊!我怎麼不知道!」

「我也沒聽說過啊!不過姜辰這傢伙創立的,應該不會差到哪裡去吧!你看敢公然打羅凱和周世豪的這華陽高校自古以來應該是千古第一人吧!」

「就是!而且這對於我們來說,這可是好事兒啊!有了炸天幫,那太子黨再也不是一家獨大了,也不可能在學校里肆無忌憚的耀武揚威了!」

「沒錯!我們炸天幫的宗旨就只有4個字,替天行道!哪裡有以強欺弱,哪裡就有我們炸天幫!嵐天社兄弟姐妹們!現在讓我們一起並肩作戰吧!正義他可能永遠會遲到,但是他永遠都不會缺席!讓我再次點燃向黑暗勢力進攻的號角!」

說著姜辰直接大喊一聲「有老師!」

一下子所有人都朝著姜辰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見姜辰快速衝破了圍著他的人群,飛起一腳直接向正在檢查背後傷口的周世豪踹去,姜辰這個人就有一個習慣,小雨蝦米他不喜歡,要逮就要直接逮大魚。

「後面是不是出血了?」

正在一旁彎著腰,讓一個女隊員檢查後背的周世豪剛詢問道!

便被一腳踹在屁股上飛了出去,滾在了小山坡下去了。

「豪哥!」

一群人頓時驚呼道!

「還愣著幹嘛!對方將領以被我KO,趁對面軍心渙散,現在就是我們最好出手的時機!上啊!」

看著很是有大將風範的姜辰蘇安嵐最近漏出了一絲無語的笑,立馬吼道!

「嵐天社!還能動的隊員們,給我上!看來天都不滅我蘇安嵐啊!」

說著蘇安嵐的號角聲一響起,倒下的戰士們,終於等來了反衝鋒的號角,直接對著太子黨的人沖了上去。

「蘇安嵐!你去打羅凱那混蛋啊!你去打那些死魚爛蝦有什麼意義!你難道喜歡殺豬殺屁股嗎?」

蘇安嵐被姜辰的話弄得無語,直接帶著人去沖羅凱,而羅凱嚇得連滾帶爬的向山下跑去!

「老大!你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瞎幾把指揮?你讓蘇安嵐帶著7,8個人去追羅凱一個,而讓我們剩下的10個人打這30個!」

「對啊!老大不會帶兵打仗,就不要瞎指揮啊!雖然氣勢上你是有了,但是這個頭腦上!你看著30個人看我們的眼神!」

「行了!不玩兒了!都散了吧!」

姜辰趕忙笑嘻嘻的對太子黨的這群人如同餓狼一般看著自己的人笑道!而太子黨的這群人哪裡肯聽姜辰的這些屁話紛紛摩拳擦掌的朝著姜辰和他身邊的人步步逼來。

而就在這個時候誰的微信視頻聲音響起了,你說都這個時候了,誰居然還有心情聊微信視頻啊!

「跟老子上!」

周世豪此刻被幾個人扶著一瘸一拐的吼道,身上到處都是泥土和枯草,手臂上還磨掉了幾處皮!

一下子這群人像吃了興奮劑是的朝著姜辰衝來!

「噓!」

姜辰立馬比著禁聲的手勢,然後把對大伙兒吼道!

「STOP!」

「你TM搞什麼飛機?」

沖在最前面的一個高三的很是拽的詢問道!

「教導主任跟我談視頻!噓!你們都別說話,都站開一點,別被看到了!中場休息!都快站開一點!」

說著姜辰還把手機拿給他們看,然後不停的揮手道!

而這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情不自禁的往後退著。

「喂!教導主任我是姜辰你說!」

「對了!姜辰你們班的那個複習冊是一直還沒確定要哪一冊還是怎麼的?」

聽著的確是教導主任的聲音,這群人紛紛站的老遠了,生怕出現在鏡頭中,被拍了下來。

「哦!這個啊!這個得看班上同學們怎麼決定!還要和老師商量!」

「你在哪兒啊!我看周圍環境怎麼有點像學校後山呢?」

「哦!是學校後山!我無聊嘛!在山上來鍛煉一下呼吸一下新鮮空氣!」

「那行吧!記得早點回去!那我就先掛了!」

一聽教導主任要掛,周世豪的人立馬準備向前!

「別!教導主任我還有個事兒想請問你!」

一聽姜辰這麼說,這群人立馬又後退了回去,而姜辰趕忙對身旁不遠處的十個人揮舞著手勢,快向山下走!然後一邊接著視頻一邊走著。

「就是!我們還想在訂購一套額外的複習資料,覺得這個資料不是太全面!」

「哦!那你們現在有目標嗎?」

「豪哥!那個傢伙好像是準備要跑啊!要不要上去攔住他!」

太子黨的成員立馬警覺道!

「別!到時候不是直接暴露了嗎?緊盯著他!他應該聊不了多久!」

周世豪冷哼了一聲道!

20分鐘以後!

「姜辰同學我還有點事兒,要不你明天再我辦公室來找我你看可以不?」 聽著教導主任都這麼說了,而姜辰看了看四周,發現已經看不見周世豪他們的身影,在掛了視頻說好!

「周世豪他們呢?」

掛了視頻以後,姜辰立馬對身邊的人詢問道!

「應該是走了!你說都到了市中心呢!他還敢帶著4,5十個人在大街上成群結隊的走嗎?更別說對我們動手了,那個時候來的就不是老師了,而是警,察了不過辰哥還真有你的,居然能想出這種不費一兵一卒便可以逃之夭夭的計謀來!」

大娃很是佩服的對姜辰比著大拇指道!

「這不你們說的嗎?說我不缺乏勇氣就缺乏智商,我不證明一下怎麼可以呢!行了!時間差不多了,你們也快回去吧!回去的路上小心點,明天來上課的時候,最好相約抱團,我怕太子黨的那群人抓單!」

「嗯!知道了!辰哥!你也小心點,有啥事兒記得隨時呼叫!」

「OK!」

說著幾個人相互寒暄了一會兒,便各自分開,開始各會各家,各找各媽了!

而姜辰看了看時間,也覺得不早了,便準備攔一輛計程車準備撤退,因為這裡離自己的公司好像有點遠。

而正準備攔計程車的時候,只聽見背後響起了一個女孩兒的聲音「姜辰!」頓時嚇得姜辰一個機靈,以為是周世豪他們追來了,結果回頭一看是蘇安嵐。

此刻蘇安嵐身邊有胖豬和另外一個嵐天社的成員。

「你還真能跑啊!追了好久才追到你!對了!周世豪他們回了嗎?」

蘇安嵐四處張望著,可能也怕被周世豪他們再次圍堵吧!

「在大街上他敢動老子!老子不讓他進局子裡帶十來天,我就不姓姜!」

姜辰很是自信的笑著道!

「瞧你那自信嘚瑟的樣兒,既然那麼自信就不用跑啊!直接和他們硬鋼不就得了!」

說著蘇安嵐給了姜辰一個白眼道!

「嘿嘿!這你就不懂了!所以說啊!女子啊!天生就不適合帶兵,孫子兵法看過沒有,今天我用的完全是孫子兵法裡面的招式,先是敵疲我打,讓他們和你們打累了我在上,然後擒賊先擒王,最後在三十六計走位上計。就算我鋼過了對方,我這邊的人多多少不也得受傷,而你看現在我這邊毫髮未損,小妹妹沒有頭腦,怎麼當老大啊!」

「行了!你難道忘記了,第一次我們打劫你收你保護費的時候,你差點嚇得尿褲子的畫面了?」

胖豬頓時忍不住道!

「行了!胖豬別接人家短了,總之今天還是謝謝你!來救了我們,不過我好奇,你什麼時候創建的這個炸天幫還能召集這麼一群人,感覺這群人都很護你啊!而且我看個個還都英勇善戰的,不像是隨便湊弄的唱戲班子啊!」

「嘿嘿!這個你就問到點子上了,不是我吹,我這差不多10個人,完全可以打你們嵐天社40個人,這兵不在多,在於精,懂不懂!我要的是精兵,說簡單點就是我的全部都是特種兵,等你都能明白這些道理的話,那你的嵐天社也不至於快瓦解了!」

「行了!你不裝B要死啊!我來找你呢!就是跟你說兩件事兒,第一千萬要小心,你這個初生牛犢不怕虎的牛犢子居然一來直接打人家的兩個總舵主,肯定這件事兒不可能這麼簡簡單單的算了的,所以你一定要小心,第二就是我們嵐天社向和你結盟,這樣我們聯合起來,應該更能夠抗擊太子黨的橫行霸道。」

「結盟可以!但是有沒有什麼好處啊!」

「你TM還想要什麼好處啊!要不是因為你的話,嵐天社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胖豬再次忍不住吼道!

「怎麼能怪我呢!那個許華升罩著你,你同意跟他拍拖,現在你要讓我炸天幫罩著你,是不是!」

「是不是啥?你就明說你想怎樣?」

「沒啥!就是想調戲一下你,看看你的反應!畢竟我有女朋友的!嘿嘿!行了!那就這樣吧!我先回去了大姐頭!就這樣!」

說著姜辰看見開過來一輛空的計程車,趕忙揮手攔下,上了車對蘇安嵐她們揮手道別道!

而看著計程車遠去的背影,胖豬忍不住感慨道!

「真TM搞不懂這種逗比傻X也能組建一支小隊,去把太子黨的周世豪和羅凱都打了,關鍵還毫髮未損?」

「哼!我早就跟你說過,這個傢伙不簡單嘛!搞不好華陽高校還真要被他給弄翻天呢!行了!時間不早了回去吧!」

說著蘇安嵐也感慨了一聲,想著剛才姜辰所謂調戲自己的那句話,無語的笑了笑。

打了個車回到公司,就連計程車大哥都挺驚訝,這鳥不拉屎的地方居然還有這麼一家公司,本以為姜辰是來接誰下班的,但是他可能做夢都沒想到姜辰居然是這家公司的董事長。

回到公司裡面,此刻剛好6點鐘,按理說已經下班了,但是公司里的員工一個都還沒走,可能是大家幹勁兒都很足,想在公司創業初期,多努力一下,順便證明一下自己,每台辦公區坐著的人都敲打著鍵盤有的撥打著電話,而李丹和她的幾個創業開發夥伴正在休息區熱火朝天的商量產品的研發。

只見姜辰背著書包弔兒郎當的走進來,最先看見姜辰的一個女員工,立馬喊著董事長好,而聽著這個聲音大家都看了過來,紛紛喊著董事長好,而正坐在沙發上品功夫茶的黎胖子頓時好奇的過來道!

「今天雜了?怎麼這麼晚才放學回來,出啥事兒了?」

「沒什麼和學校里的扛把子他們去學校後山打架去了,你不知道我帶了十個人直接硬沖對面40個人,扛把子並沒有惹我,我是英雄救美的,嵐天社曾經對我有嗯,扛把子打嵐天社我去幫嵐天社!」

聽著姜辰繪聲繪色的說著,這群所謂的大學生直接聽得懵逼了,這些名牌大學的研究生,博士生,此刻正在聽自己的董事長背著書包去後山和學校里的小混混打架!你說這滑稽不滑稽!

「我說我的祖宗啊!你現在可是天辰集團的董事長啊!未來商業帝國的引領創始者啊!你能不能多保護一下你的龍體,你說你天天還背著小書包去上學也就算了,你怎麼還為了所謂的非主流女的,去和學校里的小混混打架啊!要不我直接安排人跟你解決了?」

「別!這是我自己的事情,如果這點事情我都駕馭不了,我還怎麼駕馭自己的人生,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江湖就是戰場,而這個戰場正是磨鍊我的時候,還有那群富家子弟身上還有很大的利用價值,你就等著看我怎麼把他們變廢為寶吧!」

說著姜辰眼裡漏出無比得意的神色,這種神色根本不是稚嫩的高中生眼裡該有的,而是叱吒商場多年的老江湖才具備的神色! 「行了!大伙兒都別看我了!繼續工作吧!我也要做作業了!」

說著姜辰便去裡面找了一個空位置,拿出今天所布置的家庭作業開始做了起來,而這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臉上掛著有些奇怪的笑,也紛紛開始自己忙活了起來。

9點鐘的時候,姜辰才把作業做完,而員工們也差不多都下班走了,黎胖子端過來一盤盒飯道!

「剛才看你做作業太認真,沒忍心打擾你,叫你吃飯!對了!跟你說個事兒,今天下午又坑了唐家榮他們200萬!」

「我去!有你的啊!怎麼坑的!」

姜辰一邊收拾作業一邊好奇道!

「就是今天中午那個事情啊!他那個堂弟的所作所為讓我很生氣,然後我又扯到了這個場子的事情來,我說現在做這個已經越來越危險了,我勸他們退出去,然後每人給他們100萬的利潤,我說我有一個朋友,想進來和我合夥做這個事情,他準備多出200萬,參與進來,而你們這短短兩三天能賺100萬已經很不錯了!」

「我說得比較委婉,你說唐家榮也是個老江湖,當然知道我話里的意思,心情不爽有點不像讓他們做了,立馬說那自己多出200萬,投進去算是自己的賠禮道歉,就讓他們繼續做下去吧!在大的風險他們都不怕!唐家榮說得好聽是投進去,肯定是準備那200萬是孝敬我的道歉費,這個人很機靈的!」

聽著黎胖子這麼說完,姜辰直接笑了道!

「有句話怎麼說來!這就叫聰明反被聰明誤,他自認為的聰明,小心的摸著石頭過河,其實忽然不知道,這一路上的石頭都是我們提前準備的,行了!明天準備收網!」

「明天就收啊!會不會太快了一點啊!」

黎胖子有些擔心道!

「快啥啊!該榨乾的油,我們都榨乾了,這兩個人身上也沒什麼東西可榨了,你要知道多演一天戲,我們的開銷就會增加很多,人工演員費,電費,還有我們投進去的錢之類的,這不可細算的!所以明天我請一天假!咋們就把這個事兒給辦了!」

「那聽你這麼說,我覺得根本都不用明天了,直接今天晚上吧!畢竟明天的話,你還得等到晚上去了,畢竟晚上好演一些,咋們今天就安排人去給辦了!你看看少拖一天又得節約多少錢!」

「行啊!看不出你小子現在越來越會精打細算了!行吧!就今天,快速度調集人,把高娃喊上,今天晚上就收網!」

說著姜辰快速狼吞虎咽的吃起了飯來,然後黎胖子立馬開始打電話布置戰術。

晚上11點,城鄉結合部的一處農家小院里亮著燈,唐家榮這個時候打開了鐵門,給外面站崗放哨的一個人兄弟發了一支中華,然後拿著手電筒,坐在了外面的石頭上抽起了煙來,而這個時候吳馨也玩著手機出來,把唐家榮剛刁在嘴上的香煙拿過來,抽了起來。

「我說你那個堂弟也真TM是的,平時嘴巴臭也就算了,今天嘴巴臭害我們白白多虧了200萬,那個混蛋心眼兒也真TM小,不就是被罵了一句娘嗎?一下子就不想讓我們幹了!有錢了不起啊!等我把這一票給幹了,我還真不搭理你了!」

吳馨說不出的氣氛,這200萬,唐家榮拿不出來了,直接把自己的首飾包啊!這些全部拿去賣了,而且還貸了差不多80萬的高利息投進來。

「行了!事情都發生了說這些還有什麼用,這200萬算在我頭上,到時候分賬的時候,我多給你250萬行了吧!忍一忍吧!我們這賺得肯定比貼得多得多了,到時候我們買一艘小遊艇,天天去海邊玩兒,按照這個收益下去,到時候分6000萬都不是問題,咱們現在苦點累點沒什麼,但是後面咱們就一輩子衣食無憂了,你說是不是?」

說著唐家榮搭在了吳馨的肩膀上輕輕揉捏了起來道!

「這還差不多!畢竟我為你付出了這麼多,而且這個貴人是我介紹給你認識的,我當然要多分一點了。」

而正說著前面小路上突然亮起了汽車的燈光,而無比警惕的唐家榮立馬一揮手,身後小屋的燈便熄滅了起來。隨著車的燈光越來越近,發現是一輛白色的路虎。

「哎喲我去!是黎富帥來了!我以為誰呢!嚇我一身汗!」

「呵呵!看來堅守崗位很用心嗎?今天怎麼樣,流水高嗎?」

說著黎胖子從路虎車上跳了下來,給唐家榮發了一根特工煙道!

「你猜猜!」

唐家榮還給黎胖子賣著關子道!

「150萬?」

黎胖子好奇道!

「你少猜了一半,目前已經300萬了,今天好像來了大肥豬是的,有一個就在上面栽了120萬!」

「哎喲!我去!行啊!看情況我們要發財啊!走!裡面去坐!外面蚊子多,對了!放風的都認真點知道不?」

進門前黎胖子還不忘給看門的提醒道!然後趁不注意,眨了一個眼神,而看門的立馬回了一個眼神。

此刻唐家榮無比沾沾自喜的對黎胖子介紹道業務,小聲的說著外麵線下玩的情況。

「那個胖子今天輸了17萬!還有那個禿頭也輸了4萬,外面的流水今天可能都有70萬!」

而唐家榮不知道的是,當他在看這群人笑話的時候,這群人也在看他的笑話,因為這麼多人都是假的,下這麼大盤棋坑他們兩個才是真的。

「不錯!可以!看你們兩個這麼努力和帶財的情況下!我準備多分2個點給你們,你們可別小看這兩個點啊!還是有好幾百萬了!」

黎胖子很是豪爽大方道!

「那就謝謝黎富帥了!真是太感謝黎富帥了!」

兩個人激動的一語難表,不停的對黎胖子彎腰磕頭感謝道!

「砰!」

突然外面響起了鐵門的撞擊聲!

「什麼情況?」

聽著外面大廳鐵門的撞擊聲,三個人頓時便不嚇得愣住了,而下一秒內部線上參與室瞬間一片漆黑!

「都別動!全抱頭蹲下!JC辦案!」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