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子怡一邊收拾,一邊進行教育。

「身體怎麼了,我身體很好,我沒老,我還年輕,我還要看著我兒子我女兒結婚生子,我要等他們老了我才敢老,還有你,你也不許老,咱們要一起老,聽到沒有。」 大半夜的,和上次一樣,夏冰剛剛睡著,便被林楠一個電話給叫醒,儘管心中有著諸多的不情願,但還是接通了電話,然後林楠讓她注意聽著,並且做好錄音,雖然不知道林楠要幹什麼,但她還是第一時間照做。

但沒想到一直到後來,竟然是這麼一個結果!

這是一樁綁架案,甚至是蓄意殺人案,而且本身還牽扯出不少其他的案情,更甚有失蹤少女的毀屍滅跡案!

當聽到這些,夏冰可謂是觸目驚心,整個人臉色都相當的精彩,萬萬沒想到林楠在這三更半夜的送過來這麼一份大禮!

這件案子一旦公布出來,絕對驚人!

「你別妄動,等我!」夏冰不敢耽誤,直接從床上跳起,一點睡意都沒有了,連忙對林楠交代了一聲,哪怕是這人再惡貫滿盈,但也有法律,林楠不能妄動。

隨即,夏冰直接波動了刑警隊的電話。

「我是夏冰,通知大夥立刻全部出隊,跟著我的手機定位走!」

少卿,夏冰開著車子,一個加速便飛奔而去,與此同時公安局內,三輛警車緊接著也飛奔而去,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夏冰大晚上的打電話,肯定是大事。

磚廠外,這一刻江浩臉上一片死灰,先前驚嚇之下,一切都說了出來,但不曾想竟然直接被林楠傳到警察那裡,一想到那可能存在的後果,想想都讓他駭然,真正的面若死灰,差點暈死過去。

就他做的這些事,哪怕是死不了,也足夠他吃一輩子的牢飯了!

且不管它臉色如何難看,林楠再度動手,這種人渣,沒什麼好客氣的,直接兩巴掌下去,打暈過去,然後丟在一旁,等待著稍後夏冰等人來收拾,他自己直接又回到磚廠,開著自己的車子,直奔江浩所言的小別墅趕去。

與此同時,林楠想了一下,又給吳俊凱打了個電話,先前的閑聊中,林楠基本上完全確定了這傢伙對陳佳影的好感,表露無疑,真若是什麼不靠譜的人,林楠也不會給他機會,不過這段時間的接觸來說,吳俊凱還算是不錯的,之前主要是太遊手好閒了而已。

為此,林楠毫不吝嗇的給他打個電話,要將這個英雄救美的美差留給他。

電話那頭吳俊凱一直沒休息,在等待著林楠的消息,此刻一聽林楠的招呼,哪裡還耽擱,直接攔了一輛計程車,兩張百元大鈔一丟,火速朝林楠發的定位趕了過去。

兩者相距並不遠,不過四五公里而已,林楠心中擔心,速度很快,不過五六分鐘的時間,便趕了過去,此刻大門緊閉,悄然將車子停到一旁,林楠便靜靜的等待著吳俊凱趕來,先前已然從江浩口中得知並沒有對陳佳影下手,此刻還完好無損,林楠也就沒有那麼著急了。

一直到二十分鐘左右,吳俊凱火速趕來,一路上司機為了那兩百塊錢,油門很踩,總算是及時趕了過來。

「林楠,人呢?」剛一到,吳俊凱就顯得著急不已,先前電話里也說不清楚。

「放心,人沒事,就等著你來救人了。」林楠輕聲說道。

吳俊凱聽到這話明顯一愣,等自己來救?這是什麼意思,他可是知道林楠的實力,連他都不行的話,自己這點實力,差太多了,儘管他自己非常想救人。

看出了他的疑惑,有些沒有反應過來,林楠索性再度說的明白點。

「裡面有兩個保鏢,佳影就被綁在四樓那個房間內,等會我去把兩個保鏢搞定,你上去救人,懂?」

吳俊凱雖然之前微楞,但此刻林楠這般解釋,他瞬間明白了不少,臉上當即露出喜色,也明白了林楠的好意。

「好,謝謝!」吳俊凱感激的點點頭,這種英雄救美的橋段,在他和陳佳影之間,出現的絕對是最適合的,當即也不遲疑。

隨即,林楠沒有再耽擱,這座小別墅林楠早已暗自打量過,也從吳俊凱那裡得知,這裡眼下也就兩個保鏢,外加二樓一個被他包養的小情人,除此之外也就剩下四樓的陳佳影了。

兩米多高的院牆,一般人或許不行,不過對林楠而言,身形一閃,一個助力,便直接翻過,沒有驚動任何人,別墅大門口的兩位黑衣保安依舊在低聲閑聊著,絲毫沒有發現。

就兩人,林楠也懶得再浪費好東西,身形一閃便出現在二人身前,對於突然出現的林楠,兩人一瞬間甚至都沒有反應過來,林楠雙手一晃,兩人猛然間相撞在一起,剎那間雙雙暈死過去,乾淨利索,毫不拖泥帶水的。

隨即,林楠走來到大門口,悄然打開大門,讓吳俊凱進來。

「剩下的交給你了,二樓有一個女人,不用理會,帶走佳影就行。」林楠開口+交代道。

吳俊凱重重的點點頭,眼中帶著激動之意,直接上樓,絲毫么有耽擱,林楠則隨意的站在大門口等待著。

整個別墅,此刻也就四樓房間還亮著燈,陳佳影依舊被綁著無法動彈分毫,眼中滿是絕望之色,她清楚,江浩不可能輕易放過自己,但卻無可奈何,她想到過死,但卻又不敢。

因為她還有親人需要她照顧,她的母親,她的弟弟,甚至還有她暗自喜歡的人,儘管她告訴自己,他不屬於自己,自己應該放棄,但她依舊不捨得這般遺忘。

這一刻,對她而言,充滿了絕望,但心底,她依舊有著一種白馬王子出現的特殊意願,但她清楚,這是屬於童話故事中的情節,不適合她這個普通人。

就在陳佳影滿臉的絕望,完全不知所措,兩行清淚流出的瞬間,陡然間房門被人打開,第一反應陳佳影的害怕,因為她明白,江浩很快就會真正的侵犯自己,自己或許是真的逃不過這一劫……

然而,就在這一瞬間,一道熟悉的讓她不能再熟悉的聲音響響起,這不是江浩,而是那個在自己腦海中出現過的一個,是那個這段時間一直對自己照顧有加的人。

「佳影!」

這一刻,吳俊凱沖了進來! 一樓別墅大門口,林楠靜靜的等待著,樓上的情形林楠雖然沒上去,但已然很清楚了,真若是碰到什麼,一聲尖叫林楠也能第一時間衝上去。

先前夏冰也打來電話,已然帶隊趕到磚廠附近,將一群被林楠堆在磚廠內的江浩的手下們全部逮捕,與此同時車內被林楠打暈的江浩自然也難逃。

當看到那麼壯觀的一幕後,夏冰以及刑警隊的人再度傻眼了,很多人身上一點傷勢沒有,但愣是暈死過去,奇異不已。

而後詢問了林楠此刻的具體位置后,夏冰安排好人手處理磚廠的事情,便再度帶人趕到這裡。

幾分鐘的路程,很快林楠便能聽到警笛的聲音,與此同時吳俊凱也終於攬著陳佳影從樓上下來,眼中帶著濃濃的懼意,此刻幾乎半個身子都依偎在吳俊凱懷中,這件事著實將她嚇的夠嗆。

先前吳俊凱闖入的瞬間,她簡直絕望,但沒想到是劫後餘生,這種感覺,讓陳佳影一頭直接趴在吳俊凱懷中痛哭出來,直到很大一會,才算是好轉一些,吳俊凱小心的照料著,心中也從之前的擔心轉化為喜色。

通過這件事之後,無疑會讓吳俊凱接下來的打算更加簡單不少!

「謝謝你林大哥。」陳佳影開口道謝,也知道這件事主要是林楠在動手,並不傻。

「沒事就好,江浩已經被公安局的人帶走了,估計這下夠他受的,這傢伙還真是個人渣,干出了很多畜生般的行徑!」林楠罵了一句,哪怕是現在依舊很是痛恨這個人渣,抱有很大的成見。

隨即,二人帶著陳佳影來到門口,讓她先坐在車裡等候著,夏冰等人馬上就要趕來,還需要簡單的問詢,這件事陳佳影作為主要受害者,自然需要指控江浩,林楠和吳俊凱一直陪同著。

很快,夏冰趕到,依舊是自己的跑車,連帶著一輛警車跟隨,直接開到林楠車子邊上停了下來,在看到車內依舊一臉驚懼的陳佳影后也才算是真正放下心來。

「人沒事就好,你們先帶她休息會,我先處理下這裡的事情!」夏冰沉聲說道,也帶著怒意,在這片地界上,竟然干出這種事情,實在是讓她暴怒,當即指揮著手下闖入別墅,兩名保鏢直接被拷起來,連帶著二樓江浩的那位情婦也都抓了起來,四樓綁架陳佳影的房間,更是做了仔細的現場勘查,這一次夏冰是打定了主意,定然要讓這人繩之於法,決不能有半點遺漏。

當夜,一直忙碌到凌晨三四點鐘才算是結束,林楠吳俊凱一直陪著陳佳影,她被驚嚇過度,許久都不曾好轉,在公安局內做了筆錄,連帶著林楠也少不了,畢竟那麼多人都是被他弄暈的,不過半步香的事情自然不能說,林楠依舊推脫到自己的祖傳秘方上,讓人無奈,但卻又問不出什麼。

而且公安局的人也知道,林楠是又幫助他們辦了個大案,也不為難,搞清楚之後便直接放行了,而後馬不停蹄的,要趕在各方都知道這件事之前,將整個事情梳理清楚,不允許有任何串供的可能。

大半夜的,出了這種事情,家肯定是不能回了,否則家人也會異常的擔心,索性直接將陳佳影帶到吳俊凱家,這是一套剛剛在縣城購買的三居室商品房,算不得大,但到也不錯,林楠一進入便感覺還不錯,裝修的看上去很大氣別緻的那種,暗道這小子還蠻會享受,搞了這麼一套不錯的房子。

有著二人的安撫與陪伴,陳佳影也著實又困又累,很快直接在一間客房內睡著了,林楠和吳俊凱倒是沒什麼困意。

給林楠拿了一瓶飲料遞了過來,吳俊凱也坐了下來,之前他是全程幾乎是一步不離的守護在陳佳影身邊,整個人也是累的夠嗆,但依舊精神十足的模樣。

「謝謝了老表!」吳俊凱真誠道謝,第一次用上了老表這兩個字,這可是二十多年都沒有的。

儘管二人的表兄弟關係,按理說林楠算是表哥,但吳俊凱這傢伙還真沒有叫過,正常而言,都是直呼其名!

但這次,他是真誠的道出,真正的有著這種感覺,林楠今夜的安排,可能對林楠自己而言沒什麼,但對他而言,意義重大,從別墅內救出到現在,很明顯的陳佳影對吳俊凱有著特殊的依賴感,無形之中在陳佳影心中都有著一種白馬王子的形象,有著一種被人保護的感覺。

自然而然的,吳俊凱下一步的行動,也就水到渠成了。

林楠聞言輕笑了一聲。

「難得啊,還知道老表關係,不過佳影可是個好姑娘,以後可要善待人家,不能再瞎混了,好好乾,過段時間我可能還有其他的安排。」林楠笑道,隨即看著眼圈都要黑了的吳俊凱,林楠也不吝嗇,翻手間拿出一顆大力丸遞了上去。

「這是啥玩意?」 附身 吳俊凱先是連忙點頭,表示自己會好好努力,隨即看向這枚大力丸則是充滿了疑惑,不知道林楠給的是什麼好東西。

「能讓你身體變得更強壯的東西,對你眼前而言,等若是靈丹妙藥。」林楠解釋了一句。

「不要的話我馬上收回來。」

吳俊凱一聽是這種好東西,哪裡還會客氣,直接一把給抓了過去。

「我要!」

隨即毫不耽擱,一口給服了下去,他相信林楠自然不會害自己,既然能被林楠這般形容的,還以靈丹妙藥來稱呼,可見不同凡響,而後在林楠的要求下,吳俊凱找來一個毯子裹在身上,最終倒在沙發上睡了起來。

也就是一個普通人而已,折騰了一天一夜,早就累了困了,而今一顆大力丸,等他醒來后,估計所以的精神都回來了。

第二天一大早,林楠親自在吳俊凱這裡準備了一些早飯,別看這傢伙人前不怎麼樣,有時候弔兒郎當的,但家裡置辦的東西倒是不少,各種做飯的東西都齊全,冰箱內吃的也不缺,看了一眼睡的正香的吳俊凱,還有房間內暫時還沒有醒來的陳佳影,林楠這才悄然離去了。 聽著易陽的酒話,周子怡無奈的搖了搖頭,不過心裏面還有一些甜,哪個女人不想和愛的人一起到老呢。

「媽,看來爸還是最愛你。」

易小芊在旁邊偷偷的笑。

「快睡覺去吧。」

易小芊做個鬼臉上樓了。

周子怡把易陽的衣服脫了,換上乾淨的,又用毛巾擦了一遍,她好久沒仔細看過自己的男人了,看著這張熟悉的臉,她在想,如果沒有遇見他,或許自己就普普通通的過一生吧。

「媳婦兒,我想喝水。」

易陽眼睛都沒睜開,感覺口乾舌燥的,閉著眼睛要水喝,喊了兩聲也沒人答應,他睜開眼,發現媳婦兒趴在床邊睡著了。

其實不只是周子怡好久沒仔細看過老公了,易陽也一樣,有了孩子之後,他們的重心好像都放在了孩子身上,兩個人相處的時間反而少了,等到孩子不在家了,他們也過了那個每天談情說愛的年紀,說起來,真是有些對不起媳婦兒。

「嗯……老公你醒了,我去給你倒水。」

周子怡睜開眼睛看到易陽醒了,就要起身,結果沒站穩,一下倒了,易陽直接抱住了媳婦,這場景就像偶像劇一樣,美色在前,誰不動容,易陽俯下身,周子怡也閉上了眼睛,然後……

「媽,我爸醒……啊,對不起對不起,我不知道,你們繼續,繼續。」

易小芊慌慌張張的跑了,易陽現在都能感覺到頭頂上有烏鴉再叫。

「都怪你,被女兒看到了,成什麼樣子。」

周子怡羞的臉都紅了。

「媳婦兒,我看你剛才也挺配合的……啊,疼疼疼。」

收拾好下樓一家人吃飯,易陽和媳婦兒總覺得女兒目光里透漏著點什麼,只能裝作什麼都沒發生的樣子,快速解決了早餐。

「為什麼我們國家不能有科幻呢?」

這是近期網上的一個討論,易陽也上網,他看到了這個命題,不知道為什麼,現在國家軍事力量確實很強,但是在某些方面一直追著外國的腳步,而且現在對方明顯已經成年了,而自己這方還是個剛出生的孩子,會不會半路夭折都不敢說。

「老公,你這幾天怎麼這麼關心這個啊?」

周子怡弄了點水果,坐在易陽身旁。

「我在想,拍攝一部我們國家自己的科幻片可不可以。」

「別想了,多少導演都有這個想法,最後的結果是什麼?觀眾不買賬,賠錢不算,還不被認同,這種事,我看還是穩妥一點好。」

易陽也知道,媳婦兒說的是實話,但是他記憶里有一部國產的科幻電影很成功,但是不知道在這個世界能不能一樣被喜歡。

「回頭再說吧,兒子學校要組織什麼和家長一起去旅遊,帝都大學現在可重視父母關係了,兒子打電話問我們參不參加,參加有兩個學分,不過他說有沒有都無所謂,他也不會掛科。」

帝都大學現在除了走精英路線,也開始做另一些嘗試,父母關係就是其中之一。

「兒子打電話來,應該是想讓我們去的,你問問,如果有這個想法,咱們就去,你說這兩個孩子學習好肯定是和我一樣,腦袋好,我當初要是報帝都大學,就是兒子的學長了,哎,當年啊……」

易陽說的高興,壓根沒看見自己媳婦兒的臉色都變了。

「哎,媳婦兒,你怎麼不說話呢?」

「你說誰腦袋不行?」

「啊,不是,我真沒說,真的,我錯了。」

路過的易小芊,不知道爸爸為什麼經常認錯,還總是犯錯,樂此不疲。

「大千,你爸媽能來嗎?我爸媽是肯定來,特別我媽,恨不得今天就飛過來。」

「我爸媽也是,我說活動還要半個月,非要後天過來,真是,煩。」

易大千看著手機,自己的消息發過去好久了,爸爸媽媽也沒有回消息,他知道,現在爸爸很忙,媽媽要照顧爸爸,或許,他們不會有時間吧。

「大千,吃飯去。」

「啊,走吧。」

易大千一天都是精神恍惚的,果然,到了晚上也沒得到回復,雖然有了心裡準備,但是還是很失落。

而他失落的對象,此時正在家裡收拾東西。

「去玩兒,又不是搬家,不用這麼多東西吧?」

易陽看著媳婦兒在那裝行李,很無語,去哪都不知道裝什麼啊,裝了夏天的去很冷的地方怎麼辦,裝了冬天的去很熱的地方怎麼辦,都裝的話,行李誰拿?等等,好像不對。

「媳婦兒,你和兒子說了嗎?」

「說什麼?」

「咱們陪他一起去玩兒的事情啊?」

「你沒說?」

「不時你說嗎?」

夫妻兩個來了個尷尬的對視。

「大千,你爸媽來嗎?要是來我這回好好和我大哥喝點兒,嘿嘿。」

說話的是易大千見到的第一個舍友,王陽明,他總和別人說自己是和易大千爸爸稱兄道弟的,所以易大千應該管他叫叔叔。

「滾蛋,我爸他們忙,可能……」

「嗡……」

話沒說完,手機響了,易大千一看是媽媽打來的,趕緊接起來,說話還要帶著我不在意的樣子。

「大千,我和你爸鄭重的商量了一下午,你爸本來不想去的,再媽媽我的努力下終於同意了,這個家還是媽對你好吧。」

易陽從洗手間回來,看見媳婦兒一邊打電話,一邊對自己笑,不知道為什麼,總感覺這笑容很詭異啊。

「兒子的電話?」

「嗯,和你爸說兩句吧,剛才是我們母子的秘密,不要告訴他,你們聊吧,我去弄點水果。」

易陽接過電話問了下大千這幾天在學校怎麼樣,聽了聽外面沒有聲音,趕緊說道:

「兒子,我和你媽商量了一下午,你媽說什麼都不同意,幸虧你爸在家地位還是很高的,我說必須陪兒子去,這你媽才同意,知道這個家誰對你最好了吧。」

易陽覺得自己在兒子面前樹立了父親的威嚴,有些洋洋得意。

「爸,我媽剛才說的話和你一摸一樣。」

易陽:……

「行了,就這樣吧,回頭再說,嘟嘟嘟……」

易大千掛了電話,可能因為宿舍太過安靜,室友們都聽到了這奇葩的對話。

「行了,別忍了,想笑就笑吧。」 一大早的出來,林楠閑來無事,在縣城內閑逛著,說來縣城這個地方林楠還真沒有好好逛過,只是有著一些模糊的印象,來的次數屈指可數,吳俊凱的這套房子正處於縣城中心地帶,距離最近的一家門店倒是不遠,這點林楠倒是勉強能認的出來。

一個人,也沒什麼事情,更不趕時間,沒走多遠,便看到一個公共汽車站,正好有到雙流鄉的車子,索性連打車都不用,十塊錢買一張票,靜靜等待著開車。

剛坐上車,夏冰的電話便打了過來,林楠三人三四點鐘回來休息了,夏冰等人卻在公安局內加班加點的審訊,不敢耽誤時間,爭分奪秒。

「情況怎麼樣,審訊出來了嗎?」一接通電話,林楠便直接開口問道,很關切這件事。

一來是涉及到陳佳影的安全,二來也是因為這種人渣實在不該放任,早就該讓他吃一輩子牢飯了。

夏冰坐在自己的辦公室內,身前剛剛泡了一杯咖啡,一整夜的時間,整個人都憔悴了不少,但總算是臉上有了笑容,一切的材料都準備妥當,連夜的突擊審訊,有著巨大的作用,這群人想抵賴都不行,更沒有串供的機會,一波波的轟炸,終於有人抵擋不住,老實的交代出各自的罪行,自然而然江浩乾的一些勾當也都暴露而出。

哪怕是一開始他不承認,還想等待著其他的機會,但在各種證人證詞面前,他無法抵賴,徹底奔潰,終於吐口坦白,而今都記錄在案,一旦正式上班,這件大案會直接呈報縣委,對這件大案夏冰表示必然會嚴肅處理。

而且,也通過江浩這裡,也查出了一些其他的犯罪勾當,比如他們江家的其他人,著實被這個坑爹的貨給害了,甚至還有一些其他人和江浩沾邊的,一起干過壞事的,全部記錄在案,就等待著上頭領導的首肯,一舉全部擒拿歸案,完成這個震驚的大案!

「幸不辱命,你就等著晚上看新聞吧,這次的案情太大,我已經連夜上報了,很快就會將其他人全部抓獲,江浩等人一個都逃不掉法律的制裁。」夏冰沉聲說道,很是自信,以目前掌握的情況來看,完全屬實,證據足夠了。

「還是要謝謝你,又幫我們破了一個答案,我這副隊長當的,因為你的幫忙,馬上就要轉正了。」介紹完案情,夏冰對林楠笑著說道,對他表示感謝。

從豆蔻年華會所的事情,到大名鼎鼎的黑鷹,還有禍害已久的三劍客,再到此刻的江浩案,任何一個拿出來都是大案要案,但無一例外,都有著林楠的身影,更甚者本身就是林楠搞定的,然後交給自己的,自己啥事都沒幹,然後就這般被局裡三番五次的表彰……

夏冰自己都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受之有愧了,自然也要對林楠表示表示。

「你什麼時候有空,我請你吃飯感謝,畢竟也算是陞官了。」夏冰笑著,主動發出邀請,能讓這個大美女相邀的,不知道多少人排隊等候著,不過林楠卻無所謂,而且也沒有什麼太大的興趣,此刻人已經在中巴車上了,還是回家的好,和其他美女,林楠不準備深交,否則會再度被爹娘誤認為林楠腳踏兩隻船就麻煩了。

謝絕了夏冰的好意,林楠的車子也開動了,一整夜林楠基本上沒怎麼休息,此刻坐上大巴正好可以輕鬆休息一下,倒也算是不錯。

公安局夏冰坐在辦公室內,沒想到自己的主動邀約都被拒絕了,自然而然的讓夏冰有著一絲的不高興,甚至是鬱悶,腦海中不時的浮現出林楠的身影。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