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嵩放開了少女冰涼的手,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身後,傳來了教堂的鐘聲,還有生氣依依不捨的犬吠。

「走吧,咱們。」周嵩對郁盼望說。

「啊,好。」

郁盼望回頭看了一眼袁月苓。

她抱着狗,有些失魂落魄地站在教堂的鐘聲里,望着倆人離去的背影。 頂級器武魂,禁書目錄,第一魂技:無限火力!

被動狀態:增加自身及周圍百米內標記之人魂力修行速度百分之百,身體能承受魂環年限提升百分之百。

主動:所有魂技與魂骨技能的吟唱時間,反制時間全部歸零,釋放魂技不消耗任何的魂力。

從陸梟口中說出的「樸實無華」的效果,給雪清河帶來了無比的震撼!

「這是人能獲得的魂技的效果?哦,不對,這是一個十年級別的魂環能賦予的魂技???」

千仞雪感受着自己體內活躍的魂力,只覺得自己這十來年活到狗身上去了。

以前一直認為自己是一個天才,畢竟她先天魂力二十級啊,但是現在和陸梟比起來,她感覺自己要自閉了。

但凡將陸梟的第一魂技說出去,放在哪個勢力都是要被小心藏匿起來然後重點培養,生怕被人知道后搶走的天才吧!

雖然單看第一魂技,陸梟依舊沒有戰鬥力,但是只要是有腦子的人都能看出來,陸梟的未來不可限量!

這不單單是個人不可限量,百米範圍內標記之人修行速度提升一倍,這完全可以大規模的培養強大的魂師啊!

「真的不愧是,禁咒啊······」

千仞雪幽幽的吐出一口氣,她撫了撫額,緩緩的站起身,雙手撐在了書桌上,兩眼盯着陸梟。

「給我當書童,委屈不?」

「殿下,這話,不該從你的口中說出來。」

陸梟輕笑一聲,收回了自己的武魂和魂環,幫雪清河蓋好了綺羅鬱金香的蓋子之後,就轉身離開了書房。

「宴會在明天的下午五點,還請殿下早做休息。」

嘎~

門被關上了,千仞雪無奈的坐了下來,臉上掛着不知名的笑意。

「少主。」

一道身影出現在了千仞雪的身邊,低沉的聲音讓千仞雪的臉色驟然一凝。

「我記得和你們說過,在這裏叫我殿下。」

千仞雪那平靜的臉上露出一絲不喜,半路跟着她的陸梟都一直提醒他有哪些地方做的不如以前,怎麼這一直跟着自己的長老連話都記不住?

「少主,我們要將他的事情,上報回去嗎?」

然而,突然出現的人影並沒有改口,或者說他早就習慣了這個稱呼。

「不必了,沒必要讓那個女人知道陸梟的存在。爺爺那邊······放心好了,他不會管的。有一個全心全意幫襯我的人,他開心還來不及呢」

千仞雪有些頭疼的按了按太陽穴,隨後用手指舒緩了一下自己緊皺的眉頭,那充滿溫和氣息的男子面龐也逐漸變得無比柔美起來。

禁書目錄,無限火力······

陸梟啊陸梟,本來只想將你留在身邊當一個知心朋友,但是你這突然露底不就是想要告訴我,你有野心嗎?

雪清河沒有重視你的野心,所以他死了。

你是想提醒我,用好你這把刀嗎?

足智多妖的她自然不難看出來,陸梟有着自己的秘密,不論是綺羅鬱金香又或者是禁書目錄,都是足以讓一方勢力都為之所動的秘密。

但是他卻在自己的面前毫無保留的展現了出來,還真的是一個妙人呢!

「佘叔,從今天開始,陸梟如果找上你們的話,只要是不違背你們內心想法與我們利益的事情,都聽他的吧。」

佘龍的臉上露出一絲震撼,雪清河的意思不就是,只要不違背他們的利益,陸梟有指使他們這兩名封號斗羅的權利?

這還是一個普通的書童嗎?

佘龍用擔心的眼神看向自己的少主,他很擔心,自己的少主是不是······

「放心好了佘叔叔,我可沒有那個方面的想法。」

千仞雪沒有看佘龍都能猜出佘龍在想什麼,她拿起筆,沾了沾墨,隨後在紙上一筆而過留下兩個充滿氣勢的大字!

天斗!

府邸角落的偏房中,陸梟躺在木桶中,感受着水流的溫暖,腦海中已經開始盤算起來。

「兩年時間,從雪清河身上薅到了四百點氣運點。殺了雪清河掠奪了三百點氣運點,然後兩個月時間,從千仞雪身上薅到了兩百點氣運點。

搶先主角一步幹掉曼陀羅蛇兩百點氣運點,搶奪冰火兩儀眼中的天材地寶一萬點氣運點。

可惜了,那冰火兩儀眼中的兩株仙品以及泉水下方的兩套魂骨根本不是我能獲取的,哪怕帶着兩個封號斗羅,貿然行動也只有死路一條,否則的話應該能一波肥。」

手掌輕輕的拂過水麵,陸梟閉上了眼睛,腦海中浮現出這九年間的點點滴滴。

他不是這個世界的人,或者嚴格意義來說他是這個世界土生土長的居民,但是卻有着不是這個世界的人的記憶?

斗羅大陸,千仞雪,雪清河,唐三······一個個銘記在心的名字在他的腦海中浮現。

這些人本來和他沒多少關係,然而他的金手指卻與這些人息息相關!

諸天氣運掠奪!

作為大半個存在都屬於異世界的異類,他不被這個世界所接納,常人冥想就能提升魂力,他做不到,想要變強只能依靠掠奪他人身上的氣運。

將氣運精算到點的話,他每掠奪一百點氣運可以提升一級的魂力,一萬點氣運可以解鎖自己武魂禁書目錄中的一個禁咒。

氣運,用通俗的話來說就是一個人的運氣,出門撿錢或者出門被鳥屎砸頭都是氣運所控制的。

身懷小氣運可以讓你修行平穩前進,身懷大氣運則可以讓你心想事成,無往不利。

類似於唐三那種帶有主角光環的氣運之子,更是可以憑藉氣運達到不死不滅。

之前在雪清河身邊待了兩年多的時間,雞毛蒜皮的事情做了不少他才掠奪了四百點氣運讓自己提升到了十級魂力,這速度不可謂不慢。

然而雪清河死了以後,他幾乎什麼都沒幹就在千仞雪的身上薅到了兩百點氣運!

這就是個人身上氣運的差距!

「嗯,魂力也達到了十七級,按照我的年齡來說也算是不錯的了~」

陸梟哼著歌站起身擦拭了一下自己的身體,明天藉著給七寶琉璃宗送禮,沒準還能薅一波寧風致和寧榮榮的羊毛!

寧靜的一夜就這麼過去了,第二天的府邸一如往常的安靜。

書房內,陸梟幫助千仞雪處理了一些在朝堂上雪夜大帝刻意分給「雪清河」處理的政務,這是雪夜大帝對大皇子的考研與栽培。

也正是因為有這種事,以前的雪清河才根本不考慮兩個弟弟可能對自己地位造成威脅。

時間來到了下午,兩人帶着侍從離開了天斗城,前往了距離天斗城不遠的七寶琉璃宗駐地。

七寶城!

·

· 工業。

從漢字來釋意,業:行為。

工業就是「工」行業。

以東方文化統治哲學來看,當一種行為被允許大規模存在,變成「行業」。那麼必然是有利於安定的助力,

所以近古時代在東方,工業被大力扶持的理由是:安定社會。繼承的是古典時代「以工代賑」的道統。

工業在西方英文辭彙中為「industry」,有勤勞,工匠生產,作坊的意思。

在西方社會學中,工匠聚集起來統一工具生產,重點在於創造財富。如果工業不能創造足夠的財富,那麼其社會運轉就很難維持。

在二十七世紀,地球主流文明對工業概念的認知基本源於上述兩類。

西方觀物哲學能認準並抓住了物質運轉核心,開啟了工業革命,而東方「人文哲學」的社會協作、共同參與,也能讓工業規模膨脹到史無前例。

而在這樣一個異世界中

工業神格,如果由地球上不同文明理念的穿越者來托舉,會因為一開始時著眼的目的不同,而產生巨大差異。

~

3572年,鮮歌鎮,雪盪河被截斷,一座水壩建成了。隨著水壩的合攏,由小鎮工匠鋪打造的一台纏繞大量線圈切割磁感線的轉子發電機,開始採集這裡的電能,然後輸送到一個個石墨烯構建的電容中。鄉土的說法,叫做魔力池。

哦,這剝離石墨烯,然後將其排列好的工藝,需要依靠這個世界奧術的才能規模化地做到:只需要二環法術,就可以使得自然界不規則的石墨快速有序的進行微觀上的排列。

這個位面上奧法師們夢寐以求的知識,衛老爺系統資料庫中是不缺的。

~

電能充沛后,自然就是用於鍛機了。衛鏗大約借了五千枚金幣作為啟動資金。

雖然作為繼承人,能否繼承這片領地還是有變數。但是對商人們來說,倘若未來真的變成領主,沒借錢的那可就是完蛋了。

拿到錢后,作為出資方的衛鏗和新芽教會這個大壩修建中的出力方簽訂了一個契約,契約中確定了農具的貸款和農產品收購的方法。當然,契約沒有那麼死,若農民因為天災,病害等情況欠收,也會有貸款的減免。

這個世界的天災和病害很大程度上都歸咎於神或者詛咒。傳統契約概念上是不管這些的,遇到這些倒霉事,算神沒有保佑你。

新芽女士不是什麼強力的神祇,教會組織也頗為鬆散。

由於世界有造糧術這種餓不死人的東西。種田這件事也不是完全由新芽來決定的,季風,光輝,還有大地等神祗都有參與,她的神職只是最後一步:讓種子頑強的發芽。

衛鏗:如果未來無土化栽培,構建溫室。新芽女神的神職也許會強一些吧。

~

3572冬天,糧食成功的種植出來了。

作為未來的領主,衛鏗履行了承諾,只收取農民糧食。隨後請來了泰爾神殿的牧師並與這邊的神殿達成了一個新的契約,新建的糧倉將處於這位正義之神的庇護下。

因為啊,糧倉在防水,防火,防蟲,乾燥的基礎上,天知道還會不會有某些邪惡神祇的信徒來搞事情。至於正義之神的牧師們也不會白乾,契約上明確約定了足夠的報酬。

縱然,神殿組織中會存在一些貪瀆,但是衛鏗覺得:給予了足夠的報酬,又壓上了自己神術根源的信仰,總不會沒事把糧食全坑了吧?

系統提示:「如果在你的統治區外圍出現了大量飢荒,正義之神的祭祀們也許會尋找繞過契約的方法,例如拿捏住你的其他要害,逼迫你放開契約口子,放棄糧食的所有權。」

衛鏗:「嗯,的確。不過,如果那樣的話,可以好好商量,正義的善舉我也是樂意的,只要分划好責任的分配,可以再補一個契約。

嗯,如果我願意,秩序神也願意,那麼中間就不應再有聰明人操作的餘地,除非有陰謀和謊言信徒的插手。」

系統停頓了數秒后,回應道:「神沒有那麼柔和,不會與你打太極。」

~

高大的糧倉在神殿牧師的祝福下剪綵。

看著一車車糧食運送到倉庫中,人們因自身財富所系,所以更加默信泰爾這位正義神祇能夠給予公正。

而正義呢,也必須在某些重要的事物上有所體現,得到尊重。

在鮮歌鎮中,信仰之力瀰漫。

在神殿內的牧師們一副崇高的樣子,顯然是得到了他們神祇的回應。——貌似,這位神還投影了。

衛鏗與這位正義之神的契約很受到重視,這位神好像想讓這場交易更進一步。

~

監察者空間中。

白靈鹿:「等等,情況不對。」

秦曉寒這邊也沒有否認白靈鹿,而是配合的查找資料。

白靈鹿打開界面,和衛鏗進行了對話。

白靈鹿:「恭喜你,你幫助了一位神明。」

在物質界的衛鏗吐了一口氣:「達成契約?這是必要的發展方向。」感覺到白靈鹿莫名其妙的話中,可能有詢問的意思,進一步解釋道:「這個世界的神祇存在是客觀事實,想要發展一些事情繞不過他們。」

白靈鹿點頭,將秦曉寒那邊查到的資料調過來,看了一眼后說道:「這位神祇的力量已經聚集了,並且開始指示他的信仰者去做一些事情。」

衛鏗:「嗯,針對我的嗎?」

白靈鹿:「是的。」

衛鏗:「要搞我?」

白靈鹿:「想把你扶持成領主,當然如果你樂於更進一步,他們會支持你成為帝國繼承人。作為擁有神眷的你,的確是潛力股。」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