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可以凝聚成一個完美團隊的雛形,這也是一種強大的體現。如果給予他們時間成長,說不定真的會變成可怕的怪物啊!”

鄭老目光掃過四人,嘴角露出一絲微笑,心中閃過這樣一個念頭,然後他看到周圍的人都保持了沉默,又看向劉子豪,說道:“我這個問題不是問向你一個人,而是問向你們四個人,所以我希望你們可以根據自己的心中真實的想法告訴我!”

劉子豪轉頭看向趙小川三人,四人的目光在空中彼此交流着,不約而同的點點頭。

趙小川上前一步,說道:“鄭老,你問吧!”

“其實你們不需要這麼緊張,這個問題其實就是你們之前的問題,那就是你們相信我們麼?”

鄭老輕笑一聲說道。

殿下,娘娘跑路了 四人聽到鄭老的問題,身體微微一震,好半天才反應過來。

劉子豪看向鄭老,臉上露出一絲無奈的笑容,心中暗罵道:“這隻老狐狸!”

主任、李明浩還有趙琳、歐陽蘭若聽到鄭老的問題,臉上也露出了一絲微笑。

沒錯,鄭老的這個問題和劉子豪一模一樣,但其中卻蘊含深意,與其說是一個問題,不如說是一個反問。

“你們信任我們麼?”

很顯然,如果說是相信我們,那就不要再問我們其他的問題,如果不相信我們,我們也沒有必要回答你們的問題。

不管劉子豪他們怎麼回答,他們都得不到最後自己想要的其他問題的暗道。

“人啊!就是這樣,總是想要讓別人信任自己,理解自己,但是到了最後卻總是忘記了自己是否信任別人,是否理解別人!呵呵,真是矛盾的生物啊!”

鄭老的目光掃過苦笑的劉子豪,瞅着皺着眉頭的趙小川,看着一臉糾結的郝大寶,望着一臉無所謂的蔣舟舟,嘴角的微笑越來越大。

沉默一會兒之後,鄭老開口問道:“你們想好了麼?”

四人擡頭,看到各自臉上的表情,愣了一下,然後嘴角露出了一絲相互理解的笑容,不約而同的看向鄭老,開口居然說出了同樣的一句話。

“我們不相信你們!” 兩人說話間,汽車停在了夏國中醫協會的大樓前。

秦穆然不是第一次來了,在畢雲天的帶領下,秦穆然走進了中醫協會的大樓裡面。

此時,葯岐,姜素問,以及從未露面的劉仲景都已經在這裡等待著秦穆然。

「葯老,姜老。」

秦穆然對著熟悉的葯岐和姜素問問候道。

然後將目光看向了劉仲景,問道:「這位前輩是?」

「老夫劉仲景,這位便是葯兄和姜兄口中所說的未來中醫的希望?秦小友?」

劉仲景捋了捋自己的鬍子,笑了笑說道。

「原來是三大國醫聖手之一的劉仲景劉老啊!久仰大名!」

秦穆然立刻拱了拱手道。

能夠跟葯岐和姜素問站在一起的,其實秦穆然猜也能夠猜出他的身份了。

「呵呵,連葯兄和姜兄都對你自愧不如,老夫我就更加不如了!」

看到秦穆然謙遜有禮,劉仲景笑了笑,對於他很是欣賞。

「劉老您言重了!」

秦穆然微笑回到。

「好了,被站在這裡互相恭維了,我們幾個老傢伙可不是穆然這個年輕人,沒他這個體力,我們先進去坐著在說吧!」

葯岐笑了笑,便是邀請眾人前往自己的辦公室里落座。

畢雲天很快便是端了幾杯泡好的茶過來。

「穆然啊,路上,雲天都跟你說了吧!」

葯岐喝了口茶,看著秦穆然問道。

「是的,我都知道了。」

秦穆然點點頭。

「這一次的事情發生的比較突然,所以行程有點趕。」

葯岐抱歉地說道。

「沒事,我都習慣了,再說了,我年輕啊!哈哈!」

秦穆然開了個玩笑道。

「跟你,我也不客氣了,主要是你在,我們這群老傢伙的心更加的穩了!」

葯岐真摯地說道。

「這一次,我們需要去給那位看病,之前一直都是劉老在照顧著,可是近期他的情況有些惡化,所以這一次,我們三人一起去。」

葯岐說到這裡,眉頭微微一皺,道。

「什麼病?」

秦穆然隨口問了句。

「老年病了!如今他都快百歲了,身體的各項機能都不行了!」

劉仲景是那位的主治醫生,所以情況也很了解。

「他的意思是什麼?」

秦穆然問道。

「延續生命!」

劉仲景眉頭微微一皺道。

這件事屬於絕對的機密,但是了解了秦穆然的身份以後,眾人也覺得沒有必要跟他隱瞞。

「逆天改命啊!」

秦穆然瞬間明了。

「嗯!」

眾人同時點點頭。

「秦小友,我們想問你下,有沒有什麼辦法延續?」

姜素問看著秦穆然,問道。

「這個具體的情況,我也不知道。但是諸位前輩,你們都是國醫聖手,你們應該比我清楚,我們中醫的精要是什麼?就是順應自然,順應天命啊!」

秦穆然看了一眼藥岐,姜素問和劉仲景,接著說道:「食五穀,順時令,應四季,大道循環,周而復始,一個人的命數,從出生的那一刻就註定了,若是強行更改的話,恐怕會有大厄運!」

秦穆然不是迷信,而是出於對三人的尊敬,很誠懇地說道。

尤其是現在他接觸了一些東西,連人皇伏羲都存在,還有伏天戒,以及自己丹田之中的那團精氣,這一切的一切,按照現在的說法,那都是迷信的,仙人根本就不存在,可是這些東西怎麼解釋呢?

空間戒指都出現了,你跟我說什麼都沒有,怎麼可能呢!

「話是這麼說,可是終究有些虛無縹緲不是嘛。」

劉仲景感慨了句道。

「那麼以氣運針呢?」

秦穆然反問了一句。

「以氣運針?這怎麼可能呢!」

劉仲景沒有見識到秦穆然以氣運針過,下意思地反駁道。

「哈哈!老劉啊,我忘記跟你說了,穆然,他會太乙神針,十三針以及就九龍針法,這三種絕學,都需要以氣運針!」

葯岐看著劉仲景不相信的目光,笑了笑,說道。

「以氣運針?」

葯岐都這麼說了,那必然是真的了,可是劉仲景還是有些難以置信。

「秦小友,展示下吧,要不然老劉是不會相信的。」

姜素問也是微微一笑道。

「好吧!」

秦穆然無奈,看到葯岐的都這麼說了,只能露一手了。

眼睛四處看了看,看到葯岐桌上的針袋,秦穆然運轉丹田之中的內勁,隔空儘是將針袋給取到了手中。

「劉老,我看你頸椎最近有些不舒服,我知道你也能夠自己調理,但是小子就給你針灸下吧!」

秦穆然打開針袋,從中取出一根銀針道。

「嗯?」

重生之悠悠然 劉仲景有些意外,因為他今天確實脖子有些不舒服,早上起來的時候,落枕了,不過他也摁壓了穴道舒緩了很多,打算晚上回去好好治療下的,沒想到被秦穆然給看出來了。

不過剛才秦穆然的那一手隔空取物,確實震驚到了自己。

「好!」

劉仲景點點頭。

秦穆然拿著銀針,走到了劉仲景的身旁,手持銀針,迅速刺入到了劉仲景脖子上的幾處穴道,雙手捏住針尾,輕輕下沉,同時丹田之中的勁氣順著手臂,注入到了針尾之中。

「嘶!」

突然,劉仲景能夠明顯的感覺到自己脖子上的這根銀針突然熱乎了起來,一股暖流順著脖子沖入了身體之中,然後脖子酸痛的部位突然暖和了起來,那種感覺,好似春日裡溫和的微風吹面而來。

「嗯?」

劉仲景感覺到了異樣,瞪大了眼睛,但是這個時候,秦穆然卻是已經收針了。

「好了,劉老,你扭扭脖子!」

秦穆然將銀針收入針袋,看著劉仲景說道。

「嗯?」

劉仲景微微扭動脖子,竟然…….真的沒有感覺了。

這……效果也太快了吧!

「哈哈哈!老劉啊,穆然的太乙神針厲害吧!」

葯岐大笑道。

「這就是傳說中的太乙神針嗎?」

劉仲景想起剛才的那種感覺,好奇地問道。

「嗯!太乙神針燒山火。」

秦穆然點點頭。

「匪夷所思!太匪夷所思了!老夫活了大半輩子,還是頭一次見到傳說中的神技啊!」

劉仲景很是震撼地說道。

「現在老劉你相信了吧!」

葯岐笑了笑道。

「相信了,匪夷所思啊,匪夷所思!」

劉仲景感受著身體的變化,驚嘆道。 最美愛上你 “哦?爲什麼?”

周圍人,包括鄭老在內聽到四人異口同聲的回答,都微微一震,但很快鄭老便反應過來,眼中露出了一絲感興趣的目光打量着四人。

四人對視一眼,劉子豪輕笑一聲,說道:“這個問題不管我們怎麼回答你們都不會告訴我們想知道的,既然如此,我爲什麼要回答了?”

劉子豪回答的理所應當,周圍人對於他的回答沒有什麼好奇怪的,因爲有時候聰明人之間是不需要說太多的廢話的。

郝大寶聳聳肩,說道:“我不相信你們,你們給我的感覺不太好!直覺告訴我,如果信了你們,你們把我賣了,我還會幫你們數錢。”

“直覺麼?呵呵,倒是個率真的傢伙!”鄭老輕笑一聲,心中閃過這樣一個念頭。

但隨即郝大寶又看着歐陽蘭若說道:“不過,我相信歐陽老師,我相信歐陽老師是絕對不會害我的。”

歐陽蘭若看到郝大寶灼灼的目光,臉色一紅,看向周圍,發現其他人動用一種古怪的目光打量着自己,當即怒道:“郝大寶,你個混蛋亂說什麼!”

“歐陽老師,我沒有胡說,我說的都是真的,天地可鑑啊!”郝大寶立刻大呼冤枉,引起了周圍人的一陣輕笑聲。

聽到郝大寶這麼說,就連一直淡定的劉子豪臉上都露出了一絲無奈的笑容。

“好了,別鬧了!”鄭老聽到看着率真的郝大寶的樣子,心中也有些好笑,但還是打斷了他,看向蔣舟舟問道:“那你的原因是什麼呢?”

蔣舟舟給他的感覺一向很平凡,相對於其他的人來說,他更像知道爲什麼蔣舟舟會給他什麼答案。

“啊,我?”蔣舟舟見鄭老向着他望來,臉上閃過一絲慌亂,撓撓自己的腦袋,不好意思的說道:“我其實不知道該不該相信你們,只不過我和你們相比,我更相信趙小川他們三人!”

聽到蔣舟舟的前半句,其餘的人都顯得有些詫異,但心中卻也覺得符合蔣舟舟的性格。

可是當他說出後半句的時候,心中卻有些一些對他有些敬佩。

“相信自己的同伴麼?呵呵,倒是也算是一個有趣的傢伙!”

鄭老笑着看着蔣舟舟微微點點頭。

之後,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趙小川的身上,有些期待他會給出什麼樣的答案。

趙小川有些猶豫的看着衆人,說道:“其實在剛來這所學校的時候,我就遇到了很多詭異的事情!”

趙小川說道這裏的時候,微微一頓,想起了在學校中奇怪的飲料,廁所中的女鬼,詭異的王大爺,還有黑白裙學姐蘭雨欣等等事情。

聽到趙小川這麼說,周圍人的眉頭都皺了起來,鄭老看向主任,眼神中露出一絲詢問,主任臉上露出了一絲驚異的表情。

趙小川繼續說道:“經歷了這些詭異的事情中,我認識了許多新的朋友,這些人陪我走過了不少的事情,雖然只是一些瑣事,但是我很快樂!”

“這種快樂是我以前沒有感受過的,但是這種感覺讓我感到心安,我喜歡和他們在一起享受這種快樂的感覺。”

“這和你不相信我們有什麼關係麼?”

趙小川說到這裏,歐陽蘭若餘光看到臉上露出微笑的郝大寶,心中有些不爽,立刻打斷了趙小川。

“可以說是有關係,也可以算作是我的自言自語!”

趙小川轉頭看向歐陽蘭若微微一笑,然後低聲說道:“經歷的越多,我越察覺這所學校,乃至這個劉莊子其中的詭異,所以我腦海中有許多的疑問。”

趙小川掃過衆人的臉龐,然後直視着鄭老說道:“爲什麼你們會出現在這裏?真的是爲了幾十年前的那間案子麼?說實話,我不太相信!”

“還有歐陽老師和趙琳老師,你們的身份恐怕也不是那麼簡單吧?其實在聽說你當了四年的輔導員還沒有轉正的時候,我就猜想你是不是得罪了學校裏面的那位高層?”

“但是在看到你和主任的關係,又覺得並不是我想的那樣,反而更像是你特意要當四年輔導員,就好像在監視我們這些學生?還有趙琳老師,你的身上表現也完全不像一個正常的輔導員。反而身上有種類似李明浩身上的氣質。”

修仙從沙漠開始 “這些都是我其實都是我所懷疑的!”趙小川深吸一口氣,看着衆人震驚的目光,嘆道:“其實我只是想要過一個平靜的大學生活而已,所以纔將這些東西不說出來。”

“只不過今天既然提到了,按我乾脆就全部說出來吧!說這些沒有別的意思,而是因爲這些天的詭異讓我隱隱有些擔心。”

“擔心?小川,你在擔心什麼?”

劉子豪聽到趙小川的一番陳述,眼中充滿了震驚,但聽到他這麼說,又好奇的問道。

趙小川看了劉子豪一眼,回道:“正如你剛纔所說的,這一切的詭異都是因爲中元節,而今天離中元節還有多少的時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