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他們聯合?開什麼玩笑,我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他們又算得了什麼東西?只不過是一羣虛有其表的廢物罷了。”

“你看看他們除了亂叫之外,還能做點什麼?況且讓他們想要對付我,也要把自己的那一攤子爛事處理完才行。”

對此,趙小川不解,穆皇后解釋道:“在這些日子裏面,一些蠻夷進入了華夏國,各個家族勢力開始紛紛劃分地盤,甚至聽說在以前我們相遇的劉莊子出現了一個自稱爲‘妖’的怪物崛起,現在的華夏國可以說比當初三國時期還要混亂,你認爲他們有時間對付我們麼?”

趙小川剛聽到穆皇后這麼說時,確實被下來了一跳,他沒想到短短的一個月時間中,竟然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

不過他卻根本沒有時間來理會這些,因爲穆皇后的說出的第二句話,頓時讓他惶恐起來。

“對了,你的婚期已經定下來了,蘇家那邊也已經同意了,過兩天就會來人,還有你的父母我也派人去接了。”

如果說之前的消息讓趙小川大吃一驚,那麼這個消息對他而言無異於晴天霹靂。

“我應該怎麼樣才能面對我的父母呢?”

回想着前兩天穆皇后和自己的對話,趙小川擡頭長嘆一聲。

而就在此時,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響了起來。

“誰?”

“我,康惠。”

“有什麼事情?”

“陛下,您的父母到了!”

趙小川身體一顫,身影一閃,已經破門而出,向着皇城的大廳中奔去。

康惠只感覺一陣風吹過,在看向遠方,發現趙小川已經消失在拐角處。

“好快的速度,這趙小川的實力居然比起前兩天又增強了。”

一聲蒼老的聲音從康惠身上響起,康惠臉上閃過一絲惶恐。

“師父,你小聲一些,被別人發現了就不好了。”康惠低聲說道:“現在可是在穆皇后的精神範圍之內。”

“呵呵,放心吧!我如果連這點把握都沒有,當初怎麼可以獲得那麼多的鬼器呢?”一個黃鼠狼的虛影慢慢地從康惠的脖勁處升起,貼着康惠的耳邊說道。

康惠俏臉一紅,嘆道:“師父,你確定那個叫做蘇小礙的女人可以將這裏的消息送出去麼?”

“當然!”黃大師肯定道:“畢竟對於各方勢力而言,大多數都是想要得到輪迴者的。”

挺大黃大師這麼說,康惠望着頭頂的天空的厚厚的白雲,幽幽道:“師父,看起來這天要變了。” 一小時后,石大壯駕車,徑直到達珠江別墅區外。

這裡是洋城最新開發的別墅區,敢來這裡看房的人,非富即貴。

秦穆然下車,朝珠海酒店售樓大廳走去,石大壯緊跟身後。

走進大廳,李家李晴雪正陪陸傾城在看沙盤別墅模型。

「老婆,抱歉,因為剛才那個會議,我來晚了!」

秦穆然笑道。

「老公,你來的正好,你看這套13號別墅如何,面朝珠江,由東向西,我感覺挺不錯的。」

陸傾城笑道。

秦穆然大致晃過一眼,地理位置確實不錯。

「老婆,你喜歡就好,你要確定的話,咱們就買這套了!」

秦穆然笑道。

李晴雪眉頭一皺,驚訝道:「小秦子,你還真成狗大戶了,幾個億的別墅,說買就買了?」

「小辣椒,什麼叫狗大戶?你就不能說句好聽話嗎?」

秦穆然瞥了李晴雪一眼,如果知道李家讓她來陪自己老婆看房,自己說什麼也不會來。

「我不管,狗大戶,你買這麼好一套別墅,中午得請吃飯好好賀賀,對吧,陸姐姐。」

李晴雪嬉皮笑臉說道。

陸傾城微微一笑,目光看向秦穆然,言道:「老公,剛好我也沒吃早飯,交完定金,咱們先吃飯去。」

「沒問題,老婆,都聽你的安排。」

秦穆然言罷,直接掏出銀行卡,遞給石大壯,付過別墅首付后,四人直接去了附近一家西餐廳。

珠江別墅區,本來就是為富人打造的生活區域,所以附近的餐廳,自然也都是高檔次餐廳。

剛進餐廳,一名服務生便迎接了過來。

「先生您好,請問幾位?」

服務生文質彬彬問道。

「四位,幫我找一處環境比較優雅的地方。」

秦穆然客氣說道。

服務生直接將幾人帶上二樓一處靠窗的位置,窗外便是珠江景色,風景怡人。

透過玻璃,看著窗外,這時候,幾輛賓士商務車一字停在了餐廳門外。

「小秦子,你快看,好像是陸家的車!」

李晴雪低聲驚訝道。

「陸家?哼哼……還真是冤家路窄,想不到他們居然也來這裡用餐。」

秦穆然言道。

珠江作為洋城代表性的景點,在這裡遇到陸家人,並不奇怪。

這時候,只見陸天魁從車上下來,陪同陸家人的,還有詹姆斯他們幾個西方人。

「Boss,您能來夏國洋城,實在榮幸,這裡是洋城珠江有名的西餐廳,今天,我提前請你們在這裡喝慶功酒。」

陸天魁賠笑說道。

「Mr陸,明天我們就會對秦家全面出手,不出三天,洋城還是你說了算,希望你今後,好好為組織效力……」

詹姆斯言道。

「那是當然,Boss,裡面樓上請,上面環境比較好……」

在陸家人簇擁下,眾人徑直朝餐廳二樓走了上來。

這時候,坐在秦穆然身旁的石大壯,神情有些驚愕。

「老大,陪陸家來的那幾個西方人,一看就是當過兵的,他們該不會就是咱們要找的人吧?」

石大壯猜測道。

秦穆然眉頭輕皺,大概也已經猜出了幾分。

陸傾城滿臉詫異,此刻,她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這時候,陸家人陪同詹姆斯,已經上到了餐廳二樓,陸天魁一眼便看到了坐在窗邊的秦穆然,神情瞬間驚愕萬分,他也沒有想到,在這裡居然能夠碰到秦穆然。

「秦,秦穆然?」

陸天魁驚訝道。

「爸,不錯,是姓秦的。」

陸永慶驚呼道。

陪同陸家人的幾個西方人,立刻打起精神,不約而同將目光朝秦穆然的位置看了過來。

「Mr陸,他就是秦穆然?」

詹姆斯冷聲問道。

「不錯,就是他,昨天晚上,山狼就是死在他手裡的。」

陸天魁說道。

此刻,幾名西方人臉上,立刻露出一絲殺氣,個個都握緊拳頭,渾身散發出一股殺氣。

詹姆斯冷笑一聲,朝幾個手下使了個眼神,示意他們不要輕舉妄動。

這裡畢竟是夏國境內,他們作為雇傭兵,在這裡鬧事並不是明智的選擇,一旦被洋城執法會深入調查,他們的身份肯定會暴露。

詹姆斯嘴角掛出几絲笑意,朝秦穆然走了過來,身後跟著的幾名手下,寸步不離。

「小秦子,他們朝咱們過來了,該不會是來搞事情的吧!」

李晴雪低聲怯氣道。

「小辣椒,你不是挺厲害的嗎?怎麼怕了?」

秦穆然笑道。

「切,本小姐才不怕……」

李晴雪強撐氣場,絲毫不肯認輸。

這時候,詹姆斯已經走到秦穆然飯桌前,不過他並沒有要動手的意思,他只是想看看,自己的對手,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夏國人,你就是秦穆然,昨晚殺山狼的人?」

詹姆斯雖然臉上掛著笑意,聲音卻充滿寒氣。

秦穆然目光微瞥,悠然笑道:「不錯,看樣子,你們就是死神公司來的人吧?」

聽到秦穆然的話,詹姆斯臉色一沉,內心暗吃一驚。

他們這次來夏國執行任務,都是做過高度保密工作的,除了陸天魁知道他們的身份外,應該沒人知道才對。

但是秦穆然居然一句話點透了自己的來路,這讓詹姆斯有些意外。

「夏國人,你是怎麼知道的?」

「這一點不重要,你只要知道,你們來錯地方了,這就足夠了!」

秦穆然笑道。

詹姆斯驚訝過後,緊接著嘴角一揚,露出一絲冷笑。

「沒關係,反正你馬上就是一個死人了,知道我們的底細又如何?」

詹姆斯笑道。

秦穆然眉頭一皺,不禁冷笑一聲。

「你說什麼?我馬上就是死人了?我自己怎麼不知道。」

秦穆然淡然回道。

「哈哈……夏國人,你敢和我賭嗎?」

「賭一下,三天後之內,我們誰先死。」

詹姆斯冷聲言道。

「好,我賭你活不過三天,不信的話,咱們拭目以待。」

秦穆然笑道。

「很好,那就讓時間來證明一切吧,三天,看看我們的這場賭局,誰會贏。」

詹姆斯言罷,轉身離去,只留下一道冰冷的背影。 天空要變了,說變就變,一點預兆都沒有。

一層層細密如同鱗片的積捲雲在趙小川頭頂盤旋,投下的巨大隱隱將整片皇宮籠罩其中。

遠處一具具受到穆皇后控制的行屍走肉來回行走着,而臺階之上一羣人站在上面,其中有着兩個唯唯諾諾的老人,很明顯和其他人各個不入。

樸素的衣服,蒼老的容顏,還有身上那股樸實的氣質和身旁氣度不凡,西裝革履的中年男子形成鮮明的對比。

“哼,你們就是趙小川的父母?真是粗鄙之人,就憑你們也想攀上我們蘇家的大戶?”中年男子用鄙夷的眼神看着兩人,冷聲說道。

兩個老人滿臉堆笑,連連點頭,但是身體卻縮成一團,神色間充滿了拘謹。

“那個,大哥,是不是小川那崽子闖什麼禍了?那啥,你告訴俺,要是那小崽子真做錯了,我給你賠禮道歉,你就原諒他吧!”趙父擔憂地說道。

“滾,別稱兄道弟!”那中年男子一把推開靠近的趙父,怒道:“土狍子,在靠近我我打折你的腿,至於你們家的那趙小川,告訴你們,他攤上大事了。居然妄想癩蛤蟆吃天鵝肉,這是不知好歹.。。”

譁!

遠處還未靠近的趙小川看到眼前的情景,當即心頭竄起一團邪火,瞬間化作一道黑影竄到中年男子面前,然後一腳將對方踹飛。

轟!

中年男子狠狠地撞在身後的房子上,牆壁崩摧,灰塵四起,整個地面劇烈的搖晃起來。

衆人驚恐的看着突然出現的趙小川,眼神呆滯。

趙小川掃了一眼衆人,看到父母用驚恐的眼神看着自己,心中一酸,想起剛纔的情景,大喝一聲後,竄進進了灰塵中。

“啊~”

一聲慘叫聲響起,衆人一驚,連忙向着灰塵中望去,只見灰塵中一道人影慢慢地走了出來。

“爸,媽!你們終於來了,兒子都等得不耐煩了。”

趙小川嘴角一咧,露出潔白的牙齒,一臉開心的說道。

衆人一愣,蘇家的一幫人驚恐地後退兩步,顯然猜到了對方就是最近風頭正勁的趙小川,而剛纔的慘叫聲顯然是自己家族的代表已經遭遇了不測。

“小川,你怎麼?”趙父隱隱猜到些什麼,但是不敢確定。

趙母雖然沒有說什麼,但是卻不斷打量着身後漫天的灰塵,眼中充滿了擔憂。

趙小川自然不能讓父母看到其中的情景,說道:“爸媽,這裏環境不成,我們還是換個地方吧。”

說着,趙小川便半推半就的將父母帶離了這裏。

所有人面面相覷,不知該如何是好。

就在這時,蘇雨晴急匆匆地從遠處趕來,正好和趙小川撞了個正面。

“趙小川,這究竟是怎麼回事?”蘇雨晴一上來便看到沖天的灰塵和滿面死灰的蘇家人,出聲質問道。

蘇父蘇母被蘇雨晴的美貌和氣質所攝,不敢說話。

趙小川嬉笑道:“沒事!晴晴,他們在玩耍呢,等他們鬧夠了就消停了。”

蘇雨晴心中竄起一團邪火,剛想說些什麼,但是卻看到趙小川揹着父母,臉色瞬間冷了下來。

蘇雨晴心中一寒,頓時僵在原地。

趙小川不再理會她,轉頭再次恢復了嬉笑,然後帶着父母遠去了。

原本還在發呆的蘇家人看到蘇雨晴在不遠處,立刻圍了上來。

“大小姐,你可算來了!那個趙小川實在是太囂張了,你可要爲我們做主啊。”

“大小姐,二爺已經死了,你看我們應該怎麼辦啊?”

“大小姐.。。”

衆人一陣吵鬧,蘇雨晴打了個冷顫,回過神來來。

“天啊,好可怕的眼神,好強大的殺意,我感覺我再被趙小川注視幾秒鐘,我的靈魂就要完全被凍結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