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

這對話的二人正是蟲師和大牛,他們悄悄的來到這裏,到底要幹什麼呢?

只見蟲師從腰間取下一個小瓶子,瓶子裏裝的是綠色的粉末。他走到大水缸前,直接將瓶子裏的粉末倒入了缸中。

本以爲他這是在下毒,哪成想,這些綠色的粉末剛剛撒入水中,竟瞬間發生了異變。

就看到……就看到那些綠色的粉末在水中迅速的膨脹擴大起來,僅僅三秒鐘不到,這偌大個大缸裏已然滿是綠油油的大蟲子了。

原來那些綠色的粉末根本就不是毒粉,而是一粒粒令人驚悚的蟲卵。

復仇之戰就此拉開了帷幕,七殺門的末日終於來臨!

精彩不容錯過,讓我們一同期待! 蟲師盯着大缸裏蠕動着的密密麻麻的綠蟲子看了看,接着嘿嘿一笑道:“哎呦,咱家親愛的小寶貝兒們。 是不是等得着急了?咱家這就把你們放出來,嘿嘿……”笑聲剛落,他一腳直接踹在了大缸上。

只聽到“咣噹”一聲響,大水缸被他一腳踹倒,直接摔成了好幾半。

大水缸這一碎,裏面喝水變大的綠蟲子立刻如同散落一地的綠豆似的,滾成一片。

仔細一看這些綠蟲子,總覺得有些眼熟。原來這些蟲子正是童言和千面書生他們在三年前所遇到的豸蟲。唯一不同的是,這些豸蟲還沒有吃人也沒有吸血,所以蟲身才沒有變成紅色。但是它們除了顏色之外,它們的嘴巴卻已滿是利齒,兇猛程度,相差無幾。

蟲師看着它們,興奮的拍手叫道:“哎呦,真是疼死個人嘍。小寶貝們兒,快點兒去找吃的去吧!乖哦,一定要吃得飽飽的哦。”說着,他從口袋裏拿出一個鈴鐺,拔出裏面塞着的棉花,輕輕一晃。

隨着“叮叮噹噹”的鈴聲響起,地上這一大片綠蟲子就像是受到了刺激似的,立刻快速向着門外爬去。

豸蟲有多厲害,已經無需多言,連千面書生這樣的高手都險些命喪於它們之口,它們有多厲害,可想而知,剩下就看它們的精彩表演了。

總舵內的七殺門弟子都已進入了夢鄉,除了走廊裏亮着昏黃的燈光外,各個屋子都黑漆漆的,時而能聽到“呼呼”打鼾聲,以及“吱吱”磨牙聲。

就在這時,幾個房間的房門同時被人打開,然而卻不見人影。除了十分細微的摩擦聲,什麼都看不到。

就這樣過了約莫兩三分鐘的樣子,隨着“啊”的一聲慘叫聲響起,房間裏頓時陷入了騷動之中。

“大晚上的鬼叫什麼?還讓不讓人睡覺了?”

“啊……疼……啊……救命,救命……有東西咬我!”

“哎呦,什麼東西?我也被咬了……”

“啊……有東西鑽進了我肚子裏了……啊……”

“快點兒把油燈點着啊,這黑漆馬虎的能看到什麼?”

隨着“啪”的一聲響,不知是誰打着了打火機,漆黑的房中立刻有了光亮。

藉着燈光一看,好傢伙,那些豸蟲已經爬上了幾個人身上,僅僅一會兒功夫,便有人橫死倒地。

還沒有死的人見此,立刻用腳拼命的去踩這些豸蟲,並妄圖逃離此地。

然而,已經嚐到了人肉人血滋味的豸蟲又豈會輕易的放過這些獵物,幾分鐘之後,伴隨着哭天喊地的嘶吼聲、慘叫聲,屋裏的所有人都被豸蟲吃了個乾乾淨淨。

豸蟲一共兵分好幾路,其他房間的人也不能倖免。

刺耳的尖叫聲,吵鬧聲頓時傳遍了整個七殺門。

“報……門主,十萬火急,十萬火急!”

正在修煉的黃天虎緩緩睜開了雙眼,接着有些淡漠的道:“何事驚慌?莫非是那魔宗攻打過來了?”

跪在門外的弟子聽此,趕忙解釋道:“不是!稟門主,門內不知爲何多了一大羣吃人的蟲子,門內弟子已經死傷無數,還請門主想想辦法,除掉惡蟲吧!不然的話,傷亡人數繼續擴大,我七殺門將實力大損啊!”

黃天虎一聽此言,眉頭不由得皺了起來。

“吃人的蟲子?我七殺門內怎麼會有蟲子?速速帶我去看!”說着,他當即起身,立刻急匆匆的走出了臥室。

本來還睡意正酣的七殺門門人再也無心睡眠了,他們很多人都蜷縮在角落裏,不敢靠近那傳出慘叫聲的區域。

可以爲他們想躲,就能躲得過嗎?這些豸蟲不僅吃人的速度快,繁殖的速度更快。本來也就是千餘隻,現在恐怕已經達到數萬數十萬只。照此下去,僅僅這些蟲子就足以將七殺門徹底剷除了。

黃天虎帶着手下,直奔有惡蟲的房間奔去。當他看過那些已經吃的圓鼓鼓的肉蟲後,臉上頓時露出了凝重之色。

他不傻,能身爲這七殺門的門主,自然是見多識廣。他雖然不能肯定這些蟲子到底是什麼,但已經料想此事一定跟那蟲師有關。

“竟然有蟲師混入了我七殺門,你們這些廢物,都幹什麼吃的?立刻給我將他揪出來,不除掉他,難解我心頭之恨!”

他身後的門人聽此,一個個都是面露難色。這些蟲子實在太厲害了,誰又敢冒險前往呢?

黃天虎見身後衆人無一動彈,氣得跺了一下腳,隨即身形一閃,迎着蟲子飛奔向前。只要能找到那蟲師,或許就能讓其喝令這些蟲子停止傷人,如若不然,恐怕七殺門真的要大難臨頭了。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此刻的蟲師和大牛,已經在白烏鴉的幫助下,離開了七殺門。

他們的任務已經完成,剩下的事情就看童言他們的了。

黃天虎在蟲羣之中,尋找了約莫半個小時,可還是一無所獲。

雖然這些豸蟲也並非不可除掉,但是勢必要付出極大的代價

思量前後,他終於決定放火。如果七殺門的人都死光了,保全這個老巢也沒有任何意義了。

另一方面,七殺門地下的密室之中。已經聚集了四五個人,這些人都穿着中山裝,恭恭敬敬的站在那位坐在寒冰之上的老者身前。

“師父,那些蟲子弟子已經調查過了,正是出自塞外的蟲師之手。看樣子門主已經決定放火了,咱們是不是也離開這裏?”

坐在寒冰上的老者聞此,呵呵一笑道:“精彩,真是精彩。麒麟才子果然有些手段,老夫的確沒有看錯他。不過現在可不是離開的時候,門內死了這麼多人,難得有這麼多冤死的亡魂,不用來煉製煞鬼,豈不可惜了?你們幾人速速收集鬼魂,老夫要親自出手,煉製七煞鬼軍!”

“七煞鬼軍?師父,你煉製它們做什麼?難道你想助七殺門躲過此劫?”

老者搖了搖頭道:“非也!老夫爲七殺門做的事情足夠多了,這次他們有此劫難,還是靠他們自己吧。至於老夫爲何要煉製七煞鬼軍,自然是另有妙用!事不宜遲,你們這就去吧!”

幾人聽此,趕忙齊聲應道:“是,弟子告退!”

衆人走後,老者這纔將頭緩緩的擡了起來,仔細一看,這竟然是一張已經爛的只剩下骨頭的臉,看着那嘴巴一張一合,實在令人驚悚。

“麒麟才子?萬鬼之厄?傾城紅顏?哼……都是我的,都是我的!哈哈……哈哈……” 萬般無奈之下,黃天虎終於還是決定放火。看着七殺門上千年的基業毀於一旦,他的心中百感交集,一口鮮血,忍不住的噴了出來。

黃椒在旁一看,趕忙扶住他,並安慰他道:“爹,不過只是一個住所罷了。你又何必如此看重?正所謂,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我七殺門一定可以重振往日之雄風。你千萬要保重身體啊!”

黃天虎聽此,苦笑一聲道:“重振往日之雄風?談何容易?椒兒,爲父一生大小經歷上百戰,從未敗過。但是今天,我恐怕要敗的體無完膚了。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那蟲師一定是那魔宗派來的。他們此舉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逼迫我們傾巢而出,再圍而殲之。你看那前方的茂密叢林之中,估計已經埋伏了魔宗上千之衆。爲父是走不了了,也無路可走了。我把七殺門的重擔就交給你了,無論如何,你一定不能讓我七殺門就此隕滅。答應我,你一定要答應我!好嗎?”

黃椒聞此,立刻搖頭道:“爹,我們還有這麼多弟子,你怎麼就知道沒有獲勝的機會?魔宗就算厲害,可我七殺門也不弱啊。再者說,詭門的援兵很快就到了,只要能撐住,到時候我們裏應外合,他魔宗又能奈我何?爹,只要你不放棄,我們一定會贏的!”

看着有膽有識的女兒,黃天虎心中甚慰,然而他早已看穿了一切。童言是什麼人?大名鼎鼎的麒麟才子,他又豈會不知道七殺門找了詭門的援兵呢?

黃天虎現在只有一個心願,那就是保住自己的女兒。這是他所有的希望,也是他唯一的血脈,如果連女兒都死了,或許他真的就什麼都失去了。

“椒兒,你說的對,爹不會放棄的!我們一定可以打敗魔宗,重振我七殺門之名。來,爹還有一個祕密,今天藉此機會,直接告訴你吧。”

說着,他將女兒攬在懷裏,看似要說些什麼,可還沒張口,他竟突然揚起了手,對着女兒的後腦就是一掌。

這一掌拍過,黃椒頓時昏迷過去。

他低頭看了看懷裏的女兒,鼻子一酸,接着有些痛苦的道:“女兒,爹以後不能再陪着你了,未來的路就靠你自己走了。鐵衛何在?你們幾個是老夫最器重的人,我視你們如手足,今天我就將我這寶貝女兒託付給你們了。無論如何,你們也一定要帶着她活着出去。老夫就多拜託你們了!”

幾名鐵衛聽此,立刻單膝跪地道:“門主放心,我等就算一死,也要保住小姐性命。絕不辜負門主的期望!”

黃天虎滿意的點了點頭道:“那就多謝你們了,記得,等她醒來之後千萬不要讓她來找我,也不要替我報仇。我只希望她能平平安安的活着,僅此而已!去吧!一路平安!”

幾名鐵衛重重的向他磕了幾個響頭,隨即抱着黃椒急匆匆的向着遠處奔去。

他們剛剛離開,童言便已經帶着魔宗弟子衝殺而來,一時間喊殺四起,氣勢如虹。

黃天虎聞此,仰頭看了看天空,接着苦笑一聲道:“天欲亡我,人可奈何?麒麟才子,就讓老夫來會會你吧。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是何方神聖!衆弟子聽令,隨我上陣迎敵!”

話聲剛落,他帶着七殺門弟子立刻迎向了急衝而至的童言等人。

下一刻,雙方衆人已經對峙起來。

童言單手握着黑蛟匕首,冷冷的看着前方的七殺門衆人,渾身上下殺氣騰騰。他的親人就命喪在這些惡賊的手上,他爲了這一天等得實在太久了。在他看來,眼前的這些畜生都該死,所以,他今天一個也不會放過。

黃天虎盯着童言看了看,接着上前幾步道:“你就是魔宗的少宗主童言?果然一表人才,氣度不凡!爲了蕩平我七殺門,你可真是煞費苦心啊!那蟲師應該就是你派來的吧?”

童言聽此,冷冷的道:“你既然什麼都知道,又何須明知故問呢?老賊,今天就是你的末日,乖乖受死吧!”

黃天虎聞此,哈哈一笑道:“我的末日?就算你聰明絕頂,可想殺我,僅憑腦子恐怕辦不到吧?就讓老夫看看你的修爲是不是也跟你的腦子一樣厲害!”

說到這裏,他一摸腰間,隨即將一條紅色長鞭抽了出來。

只見這鞭子長約兩米左右,鞭身之上滿是尖刺,通體血紅,似是用鮮血染成一般。剛剛被黃天虎握在手中,這鞭子便如同靈蛇一般,不安分的扭動起來。

童言盯着鞭子看了看,就要衝上前去與之搏殺。

而就在這時,千面書生卻一把將他攔了下來。

“少宗主,還是由我先跟他較量較量,如若不行,你再出手不遲!”

童言雖然報仇心切,可也知道千面書生是爲了他好。這黃天虎既然能成爲七殺門的門主,本領自然非同小可。就連七殺門門內的十大護法都極其厲害,這黃天虎自然更加強悍。

反正只是爲了報仇,犯不着講究什麼公平,能弄死他就足夠了。

“好,那你就替我試試他的本事,多加小心!”

千面書生笑着點了點頭,隨即從袖中抽出一柄短刀,一點地面率先向着黃天虎衝去。

黃天虎見此,輕蔑一笑,當下舞起手中長鞭,一鞭子直接抽向了千面書生。

千面書生本領也是不俗,眼見長鞭襲來,一個華麗的翻身,輕易躲過,接着腳尖點地,猶如利箭一般,猛地攻上前來。

黃天虎一鞭子打了個空,立刻橫鞭在前。千面書生一刀劈下,正好被長鞭擋住,並被黃天虎順勢一繞,反將這斷刀纏在了當中。

千面書生見此,臉色大變,就要抽刀後退。可他終究還是慢了一步,黃天虎抓住機會,一腳直接踢出,正中千面書生的胸口。

後者心頭一痛,忍不住的噴出一口鮮血來,並隨之敗下陣來。

這剛三個回合不到,千面書生竟然就敗了,黃天虎的實力之強,的確不容小覷。

童言狠狠地咬了咬牙,身形一閃,猛地衝了上去。他已經下定決心,今天就算是丟了性命,也一定要將七殺門的惡賊全部剷除。

面對實力強勁的黃天虎,他真的能報仇雪恨嗎?那個潛伏在七殺門地下密室中的老東西,又到底有什麼陰謀呢?敬請期待! 黃天虎見童言終於出手,眼中寒光一閃,一鞭子直接向着童言的面門掃來。這鞭子之上滿是尖刺,若是真被打中了臉,就算不死,估計也得毀容。

不過以童言的身手,又豈是他想打就能打得到的?眼見鞭子近在咫尺,童言當即一個後仰身,鞭子立刻從他的鼻尖掃過。

雖然身體下彎,但他仍舊向前滑去。

黃天虎一鞭子抽了個空,身體一轉,揮手又是一鞭。

看着第二鞭再次抽來,童言冷哼一聲,一點地面高高躍起,身在空中,一刀直接劈了出去。黑蛟匕首乃是靈器,縱是不能近身,刀身內的黑氣仍能斬敵於數米之外。

現在是凌晨,黑氣出現,也很難讓人發現。

黃天虎輕易的戰勝了千面書生,心裏豪氣萬丈,以爲這童言再厲害也厲害不到什麼程度。於是童言隔空這一刀劈來,他根本就沒有多加理會,反而抽出第三鞭,打算要了童言的命。

的確如他所想,若論真正的修爲本領,童言確實跟他差一大截。但凡事無絕對,童言雖然沒有高深的修爲,可卻有如黑蛟匕首這般的神兵利器。

一個武功高強的人,恐怕也打不過一個手拿機關槍的女人,道理就是這樣。

還未等他來得及將第三鞭抽出,黑蛟匕首內冒出的黑氣已然劈到了他的肩頭上。

只聽到“啊……”的一聲慘叫,黃天虎頓時連退數步,再看他肩膀之上,已經被劈出了一條深深的傷口,幾乎從肩頭一直斬到了胸口。

這一切發生的實在太快,剛纔還趾高氣揚的黃天虎頓時陷入了驚恐之中。如此一來,不僅爲魔宗找回了顏面,也在氣勢上壓倒了七殺門的反撲之火。

童言飄然落地,當即高聲喝道:“魔宗衆弟子聽令,剷除七殺門餘孽,一個不留!”

圍在七殺門周圍的魔宗門人聽此,立刻揮舞兵器,頓時衝殺而去。一場亂戰,就此拉開了帷幕。

黃天虎單手按住肩頭的傷口,眼中殺氣騰騰。雖然他早就料到,今天在劫難逃。可是末日真的來臨之時,他卻有些不能接受了。

童言緊握黑蛟匕首,狠狠地道:“惡賊,今天我就要替我死去的父母、妹妹報仇。納命來!”說到這裏,他身形一閃,再次衝殺而去。

黃天虎咬緊牙關,來不及理會受傷的肩頭,再次揮舞長鞭與童言鬥在了一起。吃過一次虧,他變得更加謹慎,而如此一來,童言想在短時間內將他除掉,也變得困難起來。

千面書生雖然負傷,但卻足以有自保之力。而其他魔宗弟子數倍於七殺門人,兩三個打一個,結果自然可想而知。

一場大戰,足足維持了三個小時,這才漸漸的止息下來。

七殺門門人是死的死,傷的傷,最後還有戰力的已經不足十人,再看魔宗弟子,已經大開殺戒,可謂越戰越勇,結果已經明朗起來。

黃天虎一邊跟童言惡鬥,一邊留意着周圍的戰況,直到後來,他已經不忍再看,七殺門上千年的基業,至此毀於一旦。

“童言,你毀了我七殺門,我要跟你同歸於盡!啊……”

隨着黃天虎的一聲嘶吼,他的上衣頓時被震的粉碎,一個北斗七星的印記,立刻在他的身上出現。

他將手裏的長鞭扔在地上,雙手攥緊拳頭,仰頭怒吼道:“七殺訣,破!”

破字一出,象徵着北斗七星的印記一個一個泛起血光,直到最後一顆點亮,他的身上已然流露出強大的氣息。

再看他的雙眼,已經泛起血光,看樣子這惡賊是要施展最強殺招了。

童言把這些看在眼裏,一摸腰間把金剛降魔杵也抽了出來。黑蛟匕首,金剛降魔杵,這是他最爲仰仗的法器。只可惜體內沒有真氣,發揮不出金剛降魔杵應有的威力,否則此戰也不會如此膠着了。

黃天虎活動了一下脖子,接着殘忍地道:“童言,你不是想殺我報仇嗎?今天我就跟你一同上路!”話聲剛落,他一點地面,猶如離弦之箭一般,嗖的一聲便來到了童言的跟前。

童言一看,趕忙揮出手中黑蛟匕首,可沒想到的是,他手中的黑蛟匕首還未揮下。黃天虎已經一拳重重的砸在了他的胸口上。

“噗……”童言忍不住的噴出一口鮮血,身體一下子猶如斷線的風箏一般,不受控制的向後摔去。

只等他連續撞斷了七八棵大樹,這纔算是穩住了身形。

而就在這時,那黃天虎竟然已經追殺而來。

看着黃天虎高高躍起,一腳猛地踹下,童言只覺得身體宛若被千斤巨石壓住一般,難動分毫。

就聽到“轟”一聲響,童言直接被踩進了泥土之中。

黃天虎用力的踐踏了幾腳之後,這才心滿意足的從坑中跳了出來。

“哈哈……哈哈……看到了嗎?這就是跟我七殺門作對的下場!從今天起,魔宗亡了,你們這些螻蟻,一個也別想活!”

魔宗衆人見此,頓時面露震驚之色,都不由自主的向後退開。

千面書生盯着黃天虎的腳下看了看,眼中滿是悲憤之色。

“畜生……你這個畜生!你竟敢這樣對待我們少宗主,我跟你拼了!”

話聲剛落,他不顧身上的傷,猛地撲向了黃天虎。

然而,他又能改變什麼呢?還未等他的短刀接近黃天虎,他已經被一拳重重擊飛,在空中翻滾了幾下,隨之重重的摔在了地上,生死未卜。

此時的黃天虎就如同戰神一般屹立着,他身上所散發出的強大氣息,恐怕都不弱於魔宗宗主雄擎蒼。

而實際上,他之所以能夠變得如此強悍,完全是因爲透支了自己的所有壽元才得以辦到的。七殺訣本就是殺招,而且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殺招。他雖然能在短時間內獲得超凡的實力,但是過了時間期限,等待他的將是瞬間死亡!

魔宗弟子已經沒有再戰之力,事實上無論是誰遇到了這樣的對手,恐怕都會心生懼意,畢竟活着比什麼都重要。

黃天虎惡狠狠的環顧一週,接着仰頭狂笑道:“哈哈……現在知道怕了吧?什麼狗屁麒麟才子,什麼狗屁魔宗,在我面前,不過都是廢物罷了。你們魔宗敢亡我七殺門,我就讓你們有來無回!準備受死吧!”說着,他眼中殺機畢現,眼看着就要大開殺戒。

而就在這時,異變突起,他身後的土坑之中竟突然響起了劇烈的咳嗽聲。緊接着,就看到一隻血紅色的手從土坑之中緩緩的伸了出來…… 身後傳來動靜,黃天虎猛地回頭去看。 緊接着,就看到紅髮紅眼,身着半身甲的童言從土坑之中慢慢的爬了出來。

眼見童言顫顫巍巍的重新站到了自己的面前,黃天虎的眼中滿是震驚之色。

“臭小子,你……你竟然還沒有死?”

童言聽此,冷冷的道:“惡賊,不將你碎屍萬段,我是不會死的。我說過,我一定要將你七殺門徹底剷除,一個不留!”

黃天虎聞此,眼中的震驚之色慢慢消失,接着殘忍一笑道:“好,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死不了!縱然我七殺門徹底隕滅,今天我也要親手宰了你。”話聲剛落,他雙拳一握,猛地急衝而來。

童言見此,面無表情,而是低頭深呼了一口氣。緊接着,就聽到“啪啪”的撞擊聲在童言的身上連續響起。

黃天虎的拳頭如同大錘一般,結結實實的砸在他的身上,可他不躲也不閃,而是默默的承受着。

剛開始黃天虎還越打越興奮,可是幾分鐘過後,他漸漸的意識到了不對。

他的拳頭雖然厲害,力道也足夠強勁,但是打在童言的身上,卻如同打在鋼板上似的,無論他如何發力,始終無法將童言擊倒。

童言就那麼面無表情的站着,就好像是丟了魂的木偶似的,但沒人知道,此刻的他早已完全扭轉了敗局。

瘋狂的打出幾十拳後,黃天虎終於無法淡定了,他突然覺得自己很沒用,縱然施展了七殺訣,可是仍舊不能將面前的小子擊殺。這就好比明明勝券在握,卻總是無法完成致命一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