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灰原哀冷哼一聲,俏臉上還是一片通紅,那邊那對情侶越來越過火了,她這裏都隱隱能聽到那邊那個女的急促的**聲。

嘖嘖嘖,真是夠開放的,端木軒搖頭一笑,看了眼灰原哀,想了想,一把抱過了灰原哀,然後雙手交叉,護着灰原哀嬌小的身體,讓她躺在自己的懷裏。

“你,你要幹嘛!”灰原哀的聲音有些顫抖,身體一下子就繃緊了。

“好了好了,哀殿下,再提醒你一遍,你現在可是個只有七歲的小蘿莉。”端木軒輕笑一聲,湊到灰原哀的耳邊輕語道。

“你纔是只有七歲的小蘿莉!”本來還緊張的灰原哀,聽到這個,裏面就怒了。

“本來就是嘛。”

“不是!”

“就是。”

“不是!!”

“是…

端木軒抱着灰原哀,靜靜的看着眼前不斷閃爍的熒幕,不時的還低頭看兩眼他懷裏的灰原哀。

灰原哀估計是和他拌嘴伴累了,早就躺在他懷裏睡着了,小巧的瓊鼻隨着她均勻的呼吸而輕輕扇動着。

真想時光就在這一刻停止!

看着灰原哀安詳的睡姿,端木軒的心中有些暖意,一股淡淡的溫馨感在他心底流淌着。

“啊!”突然,一聲尖銳的慘叫打破了這種溫馨的氛圍。

—–

ps:咳咳,抱歉,本來說只任性一天的,結果一個不小心,就任性兩天了,好不容易攢起來的節操掉了一大截!後面恢復平時的五更,另外,拜謝大家對好人的支持,很感激,有你們的存在! ?端木軒臉色一變,連忙看向發出尖叫的地方,藉着前面熒幕發出的微光,他看清了,發出尖叫的是一個女人,她正滿臉驚恐的看着一個地方…

前面那兩個親熱的情侶坐的座位。請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怎麼了?出什麼事了?”本來就對電影劇情感到無聊的觀衆立馬看向那個尖叫的女人。

“唔,怎麼了?”灰原哀也被這聲尖叫給吵醒了,她打了個哈欠,揉了揉冰藍色的大眼睛,慢慢的從端木軒懷裏爬了起來。

“好像是出現什麼謀殺事件了。”端木軒的眉頭緊緊的皺起,那邊座位上,剛剛那對還在親熱的情侶,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都已經躺在地上了,一動不動的。

“恩?謀殺事件?”灰原哀愣了愣,然後順着端木軒的目光看去,才發現那對倒在地上的情侶。

“怎麼了,怎麼了?”影院的工作人員也發現了影廳的動靜,立馬有幾個工作人員跑了進來。

“有,有人死了!”前面那個尖叫的女人恐懼的指着地上的那對情侶說道,因爲座位的遮擋,所以大家並沒有看見倒在座位下面的那對情侶。

“什麼!”所有人都被嚇了一跳,影院的工作人員忙向尖叫的女人指着的方向看去。

竟然又捲進事件裏面去了,端木軒皺着眉頭看着這一切,眼神下意識的就在仔細打量着周圍,不要誤會,他不是在找兇手,不,也可以說他是在兇手,不過是在找間接兇手。

“柯南怎麼不在?”環視了一圈,端木軒意外的發現,他竟然沒有看到柯南的身影。

“工藤新一?他怎麼會來這裏,他現在應該已經回家了吧。”不瞭解柯南死神體質的灰原哀有些不解。

“那還真是奇怪了,他不在竟然還發生了命案。”端木軒也有些不解。這麼久以來,他都快養成一個定勢思維了,只要是有事,柯南就必定在身邊,沒想到這次柯南竟然不在。

這麼想想,這次的事件好像還真的一點記憶都沒有,看來是碰巧趕上了。仔細想了一圈,端木軒有些好笑。碰巧碰上命案這種事,普通人估計一輩子都碰不到一起,沒想到他不過是出來看個電影就給碰上了。

……

“這麼說來,你是想去上廁所的時候,經過這排,就發現了他們的屍體咯。”目暮警部皺着眉頭看着眼前一臉恐懼的女人。

“對,當時往後門走的時候,感覺有什麼東西躺在地上,然後仔細一看。是他們的屍體。”那個女人顯然還沒有脫離恐懼,臉色顯得有些蒼白。

“那當時他們附近還有什麼人嗎?”目暮警部又是皺了皺眉頭,把剛剛那個女人說的要點在一本小本子上記錄了下來,然後又開口問道。

“他們附近?好像是有兩個人,一個男的,和一個小女孩,他們好像是坐在死的兩個人後面一排。”那個女人遲疑了好一會兒。纔開口道。

“一個男的和一個小女孩?”目暮警部下意識的又是皺了皺眉頭,感覺這兩個組合有點熟悉來着。

“他們現在在哪裏?”

“這次影院裏的人都還沒有離開,他們就坐在旁邊的房間。”目暮警部身邊的一個小警員連忙回答了目暮警部的話。

“那帶他們過來吧,看看他們是不是知道些什麼。”目暮警部點了點頭。

“目暮警部,又見面了。”端木軒淡然的衝着目暮警部微微一笑,打了聲招呼。

“誒。端木先生?還有小哀?”目暮警部吃驚的看着端木軒,和被端木軒拉着手的灰原哀。

“是的,今天毛利先生在頂樓請客,我和小哀吃完飯,沒事就來看看電影了。”端木軒依然是一副淡然的樣子。

“還真是巧啊。”目暮警部有些感嘆,他這可是真的感嘆,而不是懷疑端木軒有什麼。說到底,他也是人,下意識的就選擇了相信自己認識的人,當然,他也沒相信錯。

“確實是有點巧。”端木軒無奈的撇了眼灰原哀,好不容易出來看場電影,本來還以爲沒有柯南在,就不會發生什麼事情的,沒想到柯南不在,也照樣出命案。

看來以後得離開柯南遠點了,死神體質原來是會傳染的啊,端木軒腦子裏瞎想着。

“那端木先生,你坐在後面一排,有沒有發現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呢?”

“沒有,我沒有怎麼注意他們。”端木軒微微搖了搖頭,他今天確實是沒怎麼注意那兩個死掉的情侶,要不有人在他身邊出事,他怎麼可能發生不了。

這事說起來,也只能怪那兩個人情侶作死,一直都在大尺度的親熱着,端木軒又不是個偷窺狂,特別是女的長的一般的情況。

他更不可能感興趣了,不要說不感興趣了,爲了不被那兩個情侶親熱的聲音打擾,他還特意忽略了那邊的情況,而且,和灰原哀在一起的時候,他大部分的心神都放到灰原哀身上去了,哪裏功夫去在意兩個小角色啊。

“那這就難辦了,連坐在後面的端木先生都沒有發現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嗎?”目暮警部表情有些凝重。

“那兩個人應該是氰化物中毒吧,目暮警部可以往這方面去查一下。”

看着目暮警部凝重的樣子,端木軒有些無語,目暮警部好像是被“毛利老弟,拜託了”“工藤老弟,拜託了”“端木老弟,拜託了”各種各種的拜託,給弄的智商下降了。

前面的那兩具屍體端木軒看過了,雖然這次,他不能預知劇情了,但好歹也算是個牛逼的殺手了。

對於那兩個人的死因,也還是看的出的,這次事件應該不是有柯南在的時候的那種高智商犯罪,而是普通的案件罷了,按照目暮警部從業那麼多年的警察經歷來看,應該不難偵破纔對。

不過好像一直以來,出現的都是高智商犯罪,目暮警部也只能跟着打打醬油,都要靠着柯南他們才能偵破,都已經造成他的信心嚴重不足了,出了事,下意識想到的就是求援。

“氰化物?”目暮警部眉頭一舒,眼前一亮,然後猛的擡頭盯着端木軒,眼中都閃着一種名爲期望的光芒。

“端木老弟,拜託了!” ?米花町,帝丹小學門口。∏∈,

“唉,週末又結束了,又要陪着這羣小孩子過這種無聊的生活了。”柯南無精打采的看着眼前人來人往的人羣,不禁有些抱怨道。

“哦~其實習慣了也還好,還是感覺很不錯的。”不遠處的端木軒看着柯南無精打采的樣子,感覺有些好笑。

“習慣…嗎?我才習慣不了這種生活。”柯南低聲輕喃了一句,搖了搖頭,擡頭看向了端木軒和端木軒身旁的灰原哀。

“軒,你這幾天到底去哪裏了?上次電話出什麼事情了?”

“哦,具體的晚上再和你說吧,快上課了,我們先進去吧。”端木軒淡笑一聲,指了指手上的手錶道。

現在離上次的電影院的那起命案已經過去了一天了,端木軒說的變小的期限也到了,他又變回了小孩子的樣子。

“好吧好吧。”柯南無奈的聳了聳肩,其實對於端木軒到底去哪裏了,他不怎麼在意了,因爲他心裏已經有了大概的答案了。

“啊!軒,你回來了!”端木軒一進教室,就傳來了步美清脆的聲音,本來坐着座位上,和元太光彥不知道聊着什麼的步美,看到端木軒,臉上有些驚喜。

驚喜中還隱隱帶着絲期待和興奮,旁邊的元太和光彥也是如此,一臉的興奮。

“軒,你到底去哪裏了,上次還說叫我們等在步美家,結果你自己卻不見了蹤影。”他們立馬圍住了端木軒。

“軒,你回來了,你和灰原同學是出什麼事情了嗎?怎麼都請了一天假?”端木軒在學校的人緣不錯,除了步美他們,班上還有一大羣人圍了上來。

“有事回家了一趟。”端木軒先是衝着班上那些問候的同學和善的一笑,解釋了一句,然後纔看向了步美他們。

“步美,抱歉了,突然出了點事。所以就沒去,結果竟然都忘記聯繫你們了。”

“誒,軒你邀請過步美他們聚會嗎?”柯南不知道端木軒爲了讓步美他們避開綠地公園,特意叫步美他們等在家裏的事情。所以他有些好奇。

“本來是打算一起玩的,結果我有事就去不了了。”端木軒隨口說了一句,沒有詳細的解釋。

“軒實在是太過分了,有事去不了,竟然都不聯繫我們。害我們在步美家等了那麼久。”元太一副生氣的樣子,不爽的撇過頭去,眼睛卻是有些忍不住的偷瞄着端木軒。

“就是就是,枉我們等了那麼久。”光彥跟着附和道。

“軒必須用實際行動道歉才行。”步美一副鄭重的樣子說道。

“你們有事要找我?”端木軒一眼都看穿了元太他們拙劣的演技,顯然,步美肯定是有事要找他。

“什麼叫有事找你嘛,軒,現在可是你錯了,我們是想給你個戴罪立功的機會罷了。”被端木軒看穿了,元太有些惱羞成怒。

“好吧好吧。你們說說是什麼事情,要是事情不難,我就幫你們解決吧。”端木軒有些好笑。

“真的!”步美有些驚喜。

“怎麼說也算是我失約了,如果不是什麼很過分的事情的話,當然沒問題。”

“吶,吶,其實軒,這次園遊會我們打算…”光彥看到端木軒答應,立馬衝到自己作爲上,拿出了一個小本子。炫耀式的說道。

“園遊會?”端木軒有些疑惑的打斷了光彥的話。

“誒,軒你不知道嗎?再過幾天不就是園遊會了。”光彥有些不解,不過馬上,他就恍然大悟。“對了,老師說的時候,軒和灰原同學都請假了,怪不得不知道,不過,柯南沒有和你們說嗎?”

“這種這麼無聊的事。軒應該沒有興趣吧。”一旁的柯南打了個哈欠道,小學的園遊會對他來說就像是過家家一樣,他當然不感興趣了。

“哪裏無聊了,爲了這次園遊會,我可是想了好久纔想到一個好的節目呢。”光彥不滿的看着打哈欠的柯南。

哪裏都無聊,柯南瞪着死魚眼,心裏默默的吐槽了一句,卻沒有反駁熱情高漲的光彥。

“好的節目?什麼好的節目?”看着無聊的柯南,端木軒有些好笑。

“軒,你看你看,假面人打敗壞蛋,拯救少女的故事。”聽到端木軒提到自己的節目,光彥立馬把柯南給拋到了腦後。

“假面人打敗壞蛋的故事…”聽了光彥的話,端木軒有些無語,他看了眼光彥手上的本子,本子上是個簡易的假面人草圖,擺着一個羞恥的動作,嘴裏還在大叫着,正義必勝。

這是要我來扮演假面人?這麼中二的事情我可不幹。

“這個忙我可不幫,假面人我不會演。”端木軒想也不想的就拒絕了,扮成假面人,嘴裏大叫着正義必勝這種事他可幹不來。

“誰說你演假面人了。”光彥卻是奇怪的看着端木軒。

“誒,不是我演假面人?”端木軒有些愣神,剛剛步美一走過來,他就現了步美好像有點期待來着,再結合光彥說的,假面人打敗壞蛋,拯救少女的話,步美應該是在期待他來扮演假面人才對啊。

“軒你當然不演假面人了,假面人可是我,你是壞蛋!”元太生怕端木軒和他搶假面人的位置一樣,連忙出來解釋着。

“不是假面人啊。”聽到不是要他演假面人,端木軒鬆了口氣,相比於什麼假面人,他還是更喜歡壞蛋這個角色多點來着,雖然最後還是要被打倒的,但至少沒有假面人那些羞恥的臺詞和動作了。

“如果只是壞蛋的話,那倒是沒什麼問題,不過,少女是誰?”

“少女當然是我。”步美興奮的看着端木軒,然後不知道想到了什麼,臉莫名的一紅。

“哈?”看着期盼中隱隱帶些害羞的步美,端木軒更是有些糊塗了,步美這是期盼元太英雄救美?

“好,既然軒答應了下來,那我們下午放學就去找個地方排練吧,我最近現了一個很安靜的地方呢。”聽着端木軒答應下來,光彥立馬拍板道。

——-

ps:今天也暫時只有兩更,節操掉了一下,節奏就完全亂了,暫時先兩更幾天,找回以前的節奏。 readx;下午三點,米花町,廢棄大樓。

“好,軒剛剛的動作非常到位,簡直就像是天生的壞蛋一樣。”光彥手握着一本被捲成筒狀的本子,裝着他在電視裏看到的那種導演的範兒,滿意的衝着端木軒說道。

天生的壞蛋一樣!端木軒一頭的黑線,有這麼夸人的嗎?而且,你哪裏看着我表演的像了,即使壞蛋不用說什麼羞恥的臺詞,也沒有什麼誇張的動作,但這種小孩子過家家一般的遊戲,他也像柯南一樣,不怎麼感興趣。

所以他表演起來也只是平平淡淡罷了,不過相比於元太各種浮誇的大吼臺詞,他這種平平淡淡就要好的多。

“接下來是什麼場景,早點排練好,早點回去吧。”

“接下來啊,因爲卑鄙的芋頭魔人的暗算,假面超人暫時不敵芋頭魔人,少女被芋頭魔人搶走了。”光彥打開手上卷着的本子,一本正經的念着。

還真是老套的劇本呢,英雄因爲壞蛋的偷襲,暫時不敵,少女被搶走了,然後英雄就爆種了,打敗了壞蛋,就不能換個新鮮的嗎,端木軒心中吐槽着。

“這種劇情也太無聊了吧,接下來就是假面超人爆發,打倒了壞蛋吧。”柯南和端木軒想的一樣,也感覺這種劇本實在是老套的無趣。

“纔不會這麼簡單呢,我仔細思考了一晚上的劇本,怎麼可能會這麼簡單,我的故事絕對會出乎大家的意料。”光彥卻是否定了柯南和端木軒的想法。

“誒,不是這種?”端木軒和柯南來興趣了,光彥難道還能想出什麼有新意的故事?

“對對,不是那種,接下來,衆人才發現,那個壞蛋根本就不是什麼芋頭魔人,而是一個仰慕少女的追求者,爲了和少女在一起。纔會誤入歧途,變成了邪惡的壞蛋。”

還沒等光彥說話,步美就興奮的開口道。

“假面超人站出來,幾下就打倒了邪惡的壞蛋。”元太也有些興奮的接道。

“最後。邪惡的壞蛋在少女純潔的親吻下,幡然悔悟,知曉了自己的罪過,變回了原來的樣子。”說到這裏的時候,步美的小臉已是一片羞紅。

親吻?端木軒有些愣神。

“不行!”

說話的是一直在旁邊看着的灰原哀。一聽到步美說要親端木軒,她就下意識的喊道。

“誒!”衆人都是驚奇的看向灰原哀,雖然一直以來,端木軒和灰原哀看上去好像是一副很親密的樣子,但好像都是端木軒自動來着,灰原哀一直都是一副冷淡的樣子,現在這麼激烈的反應他們還是第一次見。

“咳咳,這種劇本好像不太好來着,我們還是換個故事吧。”端木軒也反應了過來,他乾咳了一聲。略微有些尷尬的說道,他算是明白步美爲什麼隱隱有些期待了,原來神轉折在這裏啊。

“哪裏不好了。”聽到端木軒說他劇本不好,步美還沒說話,光彥就忍不住的開口了。

“對啊,對啊,這種劇本不是蠻好的嘛,看着應該很不錯啊。”本來對光彥劇本沒興趣的柯南聽到竟然有這種轉折,也一下子就興奮了起來,對於能捉弄到端木軒的事情。他可是不遺餘力的。

“咳咳,那就讓柯南來當壞蛋吧,我演的不太好,要是柯南來。應該會比我演的好多了吧。”端木軒瞪了眼柯南道。

“那可不行,你都演到一半了,怎麼能放棄。”柯南戲虐的看着端木軒。

“還是換個劇本吧,這個我真的演不了。”

“軒,你是不是討厭我…”看到端木軒一直拒絕,本來一臉期待的步美的眼神漸漸的黯淡了起來。眼眶裏也蒙上了層水霧。

“步美,你想到哪裏…”

看着步美失落的樣子,端木軒有些頭疼,正打算開口安慰,外面突然傳來一陣腳步聲,然後就聽見一聲大喝。

“別跑。”

隨着這聲大喊,廢棄大樓拐角處,突然出現了一個鬍子拉碴的男人,他踉蹌着往端木軒他們這邊跑來,看到端木軒他們的時候,那個鬍子拉碴的男人略微有些愣神,不過馬上又反應了過來,快速的從端木軒他們身旁跑過,奔向了廢棄大樓的樓梯。

“再跑我就要開槍了。”前面那聲大喝的主人也出現在了衆人眼前。

“誒,佐藤警官?”所有人都是驚異的看着突然出現的佐藤美和子,就是步美,也暫時忘記了端木軒的事情了。

“軒?柯南?你們怎麼會在這裏?”手上拿着把手槍的佐藤美和子進來看到端木軒一行人也愣了愣神。

趁着她愣神的功夫,前面那個鬍子拉碴的男人快速的踏上樓梯,往上面奔去。

“我現在有事,等下來找你們。”佐藤美和子甩下一句,也趕緊追了上去。

“佐藤警官是在追捕逃犯?”元太步美還有光彥他們一臉的興奮,對視了一眼,趕忙也要追上去,哪裏還記得什麼表演的事啊。

“喂,你們要幹嘛!你沒看到佐藤警官手上拿着槍嘛,追上去實在是太危險了。”柯南忙攔住了他們,要不是他們在,估計他是會是第一個追上去的人,他纔是所有人裏面,對於各種事件興趣最大的人。

“是佐藤警官拿着槍,又不是那個男的拿着槍,而且,我們可是少年偵探團,碰上這種事情,怎麼能袖手旁觀。”自詡爲少年偵探的元太他們哪裏肯聽柯南的話,他們趁着和柯南說話的機會,分開突破了柯南的防線。

“我都要成保姆了。”柯南忙無奈的跟了上去,不過,他也沒有太緊張,從剛剛的情況來看,佐藤美和子顯然是佔上風了,相信只要不是作死的故意撞上去,應該就不會有什麼事情。

“果然,帶着柯南出來,就不會碰上什麼好事。”端木軒也有些無奈,不過無奈的同時,他也有些慶幸,要不是這事突然冒出來,他都不知道要怎麼安慰步美了。

“糊塗殺手先生,是不是很失望,看來你好像是不能被可愛的少女親吻了呢。”灰原哀面無表情的看着端木軒。 ?“咳咳,我纔沒有想被什麼可愛的少女親吻呢。”端木軒被灰原哀的話給嗆到了,即使灰原哀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他也看出來了,現在灰原哀肯定是在吃醋,他趕忙做出一副完全沒那個想法的樣子,至於他心裏到底有沒有那種想法,誰知道呢…

“是嘛。”灰原哀又是面無表情的撇了眼端木軒。

“當然,當然。”端木軒訕笑了一聲。

“誒,軒,還有…灰原同學,你們怎麼會在這裏?”廢棄大樓又有一個人跑了進來,是高木涉。

“高木警官,這個問題應該是我們問你纔對,我們是因爲學校園遊會的表演在這裏排練。”看到高木涉進來,端木軒忙藉此轉移着話題。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