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看來誰都好得罪,千萬不能得罪女的,更不能得罪漂亮的女孩!”說着,雲飛龍真準備朝着牆壁下跪。

“算了吧,你這人就是負荊請罪也改不了這個陋習的。”其實白素根本就不想雲飛龍面對着牆壁下跪,只是藉機出一下氣而已。

“你不生氣了?”雲飛龍小心的問道。他天不怕地不怕,但面對白素就好像遇見自己的剋星一樣,他不得不小心的留意着白素的表情。

“誰說的?”

“我還以爲你原諒我了。”雲飛龍小聲嘀咕道。

白素沒有理會他這話卻說道:“對了,你是不是準備回去?你家裏還有一個漂亮女生在等着呢?”

“啊,你知道了?”雲飛龍心想壞了,只怕白素此時對自己更加誤會。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爲。你在海濱酒樓的時候,難道沒有注意到隔牆有耳?”白素裝作生氣的樣子。

“啊!”雲飛龍心想真的完了,原來她也在海濱酒樓吃飯。

“你的豔福不淺啊!”白素藉機藉機激一下雲飛龍。

誰知雲飛龍說道:“豔福!難道任何一個女子都能成爲我生命中的唯一牽掛?”言語中包含着幾分氣憤,幾分傷感還有幾分委屈,這是雲飛龍真情表露。

白素聽這話感到這樣作弄於他實在太過火了。於是將板着的面孔舒展開來。

雲飛龍繼續說道:“我的確做錯了事,在以前我從來沒有像今天晚上這樣過火過,在之前我真的沒有碰過任何一個女性……”後面的話雲飛龍說不下去,他也不知道自己爲什麼老是揪着剛纔的那一幕?也許是剛纔的手感令他難忘吧。

這話聽起來好像是做錯了事情孩子在認錯一樣似的,其實卻是雲飛龍間接地向白素表明自己男女方面的立場,同時無疑也澄清了自己與雲霞之間並非想象中的那樣。白素本來深知他的爲人,此時怎麼能夠聽不懂雲飛龍話中內涵?她心中不由得放下一塊大石頭,對雲飛龍的氣真的消了。

“別說了,怪丟人的。”白素還是面子薄。

“呸呸呸,我又胡說些什麼?”

“還有什麼臺詞沒有?”白素輕緩的語氣,舒緩辦公室的緊張情緒。

“臺詞?”雲飛龍沒弄明白白素爲什麼這麼說?不過他感覺到白素似乎不再那麼生氣了,他這人對女孩子的心真的是琢磨不透。

白素沒理他,伸手拿起雲飛龍寫得那首小詩,唸了起來。

雲飛龍這回臊紅了臉。

“白素老師,我只是隨便寫來玩玩的。”

“真的只是寫來玩玩的,那場風雨夜,你也只是玩玩的?”白素又故意板起面孔。

雲飛龍暗道:“我的媽呀,女孩子的心事真的是海底針,摸不透。”

“咦,怎麼不說話了?這首小詩還蠻有韻味的嘛,只是女神這個立意太高了。現實中哪有這樣的女神?”白素覺得女神這個立意實在太高了,自己在上面能夠站得穩嗎?

“不,不,現實中就有一個女神。她是永遠神聖的、冰清玉潔的。”雲飛龍說的正是白素。

白素聽後一陣感動,不過她沒有用任何語言來表明自己此時的心情。

“走吧!”白素說道。

“去哪裏?”

“跟我來吧,你不是犯了錯嗎?犯錯就是要接受懲罰,所以今晚你必須聽我的。”

雲飛龍暗自奇怪,現在都接近十一點了,她還不想回家?要自己陪着她? 第104章 自尊(請收藏)

雲飛龍和白素一同出到校門口,白素拿出車鑰匙給他:“你開車。”

雲飛龍接過鑰匙暗自納悶:“這回她要我跟她到哪裏去?”

“我肚子餓了,你得請我吃夜宵。”白素臉上沒有半點表情,好像是在命令雲飛龍。

“就吃夜宵?”雲飛龍看着不露表情的白素愈發捉摸不透。

“怎麼?我剛纔不是說要懲罰你嗎?”

就以吃夜宵來懲罰自己對她的冒失?雲飛龍更加搞不懂了,不過他很快的啓動摩托,白素坐了上去。


“到哪裏吃?”


“西郊有一間四海風味館。”白素回答的很簡短。

雲飛龍載着白素很快的便到了西郊的四海風味館。雲飛龍停好車剛與白素走進風味館只聽:

“白素老師,我還以爲你不來了?咦,龍老師也來了?”

說話的是同校初中部年級長鍾秀萍,鍾秀萍暗自納悶:“白素怎麼帶了龍雲一起來?”而旁邊的一張臺林麗君、朱時添、與陸富貴等六個教師正坐着聊天。

“我都說白素老師一定會來的,我們七個人加上白素老師正好是八個。”朱時添笑嘻嘻的對白素說道,他壓根就沒把白素身旁的雲飛龍看在眼裏。

“哎呀,我都忘記了。”白素這時纔想起今天上午鍾秀萍邀請自己參加她的生日宴會,自己當時以有事脫不開身婉拒了她,沒料想和雲飛龍歪打正着,居然來到了這裏。

“現在不是來了嗎?正好我們要開席。”鍾秀萍是個自私勢利之人,今天本來有點惱白素不給她面子,不過現在見白素來了,心中的那點不快也就消了。

雲飛龍立在那裏站又不是坐又不是,這些人壓根就沒將自己放在眼裏,他是個自尊心極強的人,這時感覺被白素耍了,原來白素對自己的懲罰就是要讓自己在這些人面前掃自己的臉。

“白素老師,你的目的已經達到,那我就告辭了。”雲飛龍鐵青着臉說完,甩手而去。

白素知道這回雲飛龍誤會了,無意間傷了他的自尊。

白素正要往外出,鍾秀萍拉住了她的手說道:“他要走就走,我們又沒有邀請他。”

朱時添趁此時機貶低雲飛龍:“白素老師,像他那種素質的人,哪能上得了這樣的場面呢?”

“當然了,你們都是正規院校畢業的,素質肯定高嘛,這哪能是半路出家的人可以比得上,只是他現在還欠我一些債務沒有還清,我不追上他找誰還去?”白素一方面冷言譏諷了朱時添等人,另一方面又爲自己離開他們的宴會找了理由。

“他欠你什麼?我們這麼多人還不能幫你還回來嗎?”朱時添知道自己一人奈何不了雲飛龍,現在仗着有這麼多人在這,膽子也隨之壯了起來。

“你?這點債務還是我才能夠拿回來的。失陪了!”

白素轉身向門外追去,不消片刻便追上了雲飛龍。

“你還追出來幹什麼?”雲飛龍臉朝夜幕冷冷的說道。

“鑰匙都還在你手裏,你讓我怎麼回家?”白素隨口應道。

雲飛龍將鑰匙遞給白素說道:“喏,鑰匙在這,你拿回去吧,不過奉勸你一句,這種遊戲以後不要找我玩,我玩不起。”說完便要離去。

“慢!你以爲就這樣完事了?”白素擋在雲飛龍的前面。

“你還要怎麼樣?剛纔我也道歉過了,現在也將送你到這了,你還想怎樣?”

“我都說我肚子餓了,你得請我吃夜宵,可是你卻轉身就跑,這不是明擺着說話不算話嗎?”

“那麼多人蔘加鍾秀萍的生日宴會,難道還會餓着你嗎?”雲飛龍不解的問。

“我是來填飽肚子的,生日宴會有那麼多儀式,等宴會的儀式結束,我都餓扁了,所以我才懶得理會那麼多,總之你欠我的這頓一定要還。”


雲飛龍這下懵了,到底白素在想什麼?

“走吧,豎在這裏很好看嗎?”

兩人又重新回到風味館。在鍾秀萍他們旁邊的在一張桌子坐了下來。

“白素老師,快過來吧。”鍾秀萍叫道。

白素對雲飛龍說道:“你在這兒坐一會兒,我去去就來。”

白素走到鍾秀萍跟前,拿出一隻紅包說道:“鍾老師,祝你生日快樂,永遠青春美麗,生日宴會我不能參加了,待會還有重要事情要辦。”

“現在都這麼晚了,還有什麼緊要的事情不可以等到明天呢?”鍾秀萍奇怪道。其他教師也暗自納悶,該不會真的和龍雲有什麼祕密?朱時添更是心慌慌,對雲飛龍的妒意更深。

雲飛龍也在想:“那麼晚了白素還有什麼事情沒辦?”

白素笑道:“明天還有明天的事,所以今天能夠辦好的就今天辦完。”說完她回到雲飛龍的身邊坐下。

“你是不是真的還有什麼事要辦?”

白素說道:“能不能先吃了再說?點了菜沒有?”

雲飛龍身上常年沒有多少錢的,見白素這麼一問,倒是不好回答了。

“點了沒有?”白素再一次問道。

雲飛龍大窘道:“下次到望江樓吃好一點的,這次就隨便點了。”

白素當然知道雲飛龍身上的幾個錢,她哪裏在乎吃呢?

朱時添一直在看着雲飛龍的表情,聽到雲飛龍說出這話,不由的笑着對鍾秀萍他們說:“這個龍雲也不照照鏡子,身上就幾個子還想請白素?”

其餘的人也附和着笑起來。

這時,服務生走到雲飛龍跟前說道:“先生,吃什麼?”

雲飛龍說道:“下兩碗麪條,外加兩碗三鮮湯。”


“兩碗麪條?三鮮湯?”服務生以爲聽錯了,因爲來這裏消費的不是幾百就是上千甚至上萬的,雲飛龍叫的合起來才十元錢。

“怎麼?不行啊!”雲飛龍看了服務生一眼。

服務生看到雲飛龍那充滿寒意的眼神忙說:“有,有,稍等。”

而朱時添他們不由得又笑了起來。雲飛龍看了過去。

“別理會他們。”白素說道。

這時,隔壁的一張桌子又有兩個人坐了下來。

“咦,那不是蘇渙渙的爸爸嗎?另外一個女的,我就不知道了。”白素小聲說道。

“他就是蘇渙渙的爸爸?好,先別驚動他們,看看他們說些什麼?”

“你又想出了什麼招了?”

“你怎麼知道?”雲飛龍笑笑道。

“看你神經兮兮的,就知道你又要耍鬼點子了。”白素也抱之一笑。

“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嘛。” 第105章 窩囊的男人(收藏)

只見中年男子眼露茫然之色,坐在一旁的女子正不停地夾着菜到他的碗中。

“小花,不要這樣好了,也許這裏有熟人。”男子用筷子擋住女子的筷子。

“虎子哥,你不要總是前怕狼後怕虎的,我們本是青梅竹馬,只因爲命運多變,沒能在一起,如今我們雙雙又成了單身,爲何你就不能像小的那樣對待我?”

“虎子哥?”白素內心一震。但隨即又恢復神色,她知道這中年男子絕對不是自己幼時念念不忘的虎子哥。

雲飛龍則暗笑了一句:“怎麼?他也叫虎子?”後來又看到白素的神色有異便問道:“你怎麼了?”

白素說道:“沒什麼?吃麪吧。”

雲飛龍便也沒有追問下去,如果追問下去,說不定便可以掘開此中的祕密。

中年男子嘆了口氣說道:“小花,我們都是老大不小的人了,要是被渙渙知道可怎麼行呢?”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