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傑第二個不了磨滅的仇家,倭國的第一大社團,阿里。團長阿里旺,十五年前,唐傑接到任務。暗哨當時只是一個小職員的青年,時過境遷。小職員死去多年,唐傑卻怎麼也沒想到。小職員的拜把兄弟阿里旺,竟然成爲倭國最大社團的團長。並且早就放出話來,傾盡家財也要爲兄弟報仇。

許風對唐濤豎起大拇指“真牛逼,唐叔的仇家一個比一個厲害。”

唐濤不好意思的揮揮手“這才哪兒到哪兒呀,厲害的還沒出現呢。”說完捂着嘴,看了一眼窗外遠處的越野車。“這個車裏一共坐了四個人,除了一個司機之外。另外三個都是狙擊手,已經在這裏待了三天了。”

許風站起身,拿着望遠鏡仔細觀察着。全是英文的車身,半搖下的車窗內。四個大漢注視着別墅方向,每個人耳朵上都有一個耳麥。調整倍數,許風可以清楚看大狙擊步槍瞄準鏡的角度。

“嘭”的一聲悶響,許風所站位置的玻璃上。出現一道碎痕,基本上完好無損。子彈慢慢掉落,順着窗臺掉在一樓的地上。發出清脆的響聲,許風驚愕的轉身看着唐濤。

他看的很仔細,眼睜睜看着一顆子彈朝自己飛來。後背一下溼透了,喃喃自語“嚇死我了,真他媽刺激。”

唐濤站起身拍拍許風的肩膀“沒事,這玻璃是防裝甲的。放心站在這兒,***都打不爛。”裝的時候唐濤還特別很疼,兩次任務的錢換來一塊玻璃。

但此時他覺得做得很對,很享受高質量防裝甲玻璃的威力。站在玻璃窗前,衝着越野車方向豎起中指。

接連響起槍聲,許風害怕的向後退了幾步。被唐濤拉了回來,“躲什麼?我還能騙你啊,這玻璃特別結實,怎麼打都沒事。”站在裏面,許風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看到子彈落地的樣子。一顆顆子彈緩緩落下,撞擊玻璃的聲音小到可以忽略。

唐濤拉着許風坐回搖椅“不用我說了吧,你應該知道他們爲什麼不進來了吧?”

許風點點頭,剛纔那些都是逆天的景象。 風臨異世 ,玻璃如此強悍。在牛逼的人也不會輕舉妄動,剛何況唐濤此時都不知道越野車裏的人是誰派來的。

唐濤帶着許風走進一樓臥室“睡吧,明天帶你離開。”說完將門帶上,許風躺在牀上。因爲知道唐敏沒事,心裏鬆了一口氣。沒一會兒就睡着了,迷迷糊糊天就亮了。

睜開眼走出房間,唐濤已經準備完畢。看着一臉睏意的許風“趕緊給我穿衣服,馬上就該走了。”接着在許風屁股上踹了一腳“都什麼時候了,還沒醒呢。”

五分鐘後,許風穿戴整齊的跟在唐濤後面“濤哥,咱這是去哪兒呀?”

“去找敏敏,你不想去?”

“想”許風迅速跟上唐濤,穿梭在下水道里。 一直跟在唐濤後面,足足走了十五分鐘。兩個人才從下水道里出來,呼吸一口新鮮空氣。許風看着周圍的一切,這裏是一處宅子院子。唐濤站起身,朝房門走去。轉動扶手推門而入,許風愣了一秒跟着走了進去。

客廳裏坐着幾個人,許風一個也不認識。唐濤上前打招呼,接着領着許風上了二樓。一間粉紅色背景的房間裏,許風站在門口看着眼前的可人兒。

唐敏淚眼婆娑的看着許風,眼睛紅腫的很明顯。看到許風急忙站起身,撲進許風懷裏。輕聲抽泣着,許風輕輕拍了拍唐敏的後背“對不起。”


唐濤知趣的離開房間,兩個人坐在牀邊。看着眼前哭成淚人的唐敏,拳頭握的吱吱作響。

唐敏告訴許風,這裏是他一個叔叔家。平時沒外人。他們兄妹倆就一直躲在這裏,唐傑晚上回來。一大早就出門了,誰也不知道在忙些什麼。只是好幾次帶着傷回來,因爲這個。唐濤和唐傑吵了一架,連着三天倆人都不說話。

許風安靜的陪着唐敏,事情來的太突然。對於已經不再執行任務的唐敏來說,顯得更加意外。安靜的生活過久了,心態都跟以前不一樣。許風緩緩走到窗邊,看了一眼樓下的景象。

頓時鬆了口氣,這幾天他實在太緊張了。一次次命懸一線,讓他的精神到了崩潰的邊緣。他沒有遇到過這樣的情況,由於唐敏的原因。許風接到的任務都很輕鬆,雖然會有危險。但對於真正的殺手任務來說,那些根本算不上什麼危險。

躺在牀上安慰唐敏,許風在不知不覺中睡着了。醒來的時候,唐敏雙手捧着小臉看着許風。

“醒啦?”唐敏俏皮的衝許風眨眨眼。

許風坐起身“恩”起身下牀,慢慢走到窗前再次向下看去。他沒有見到唐傑,所以根本不相信這裏很安全。看到樓下沒有異樣,許風再次坐在沙發上。唐敏過去拉着許風朝門口走去“趕緊下去吃飯了,不然一會兒就涼了。”

許風看到餐桌上的菜,疑惑的看着唐敏。“趕緊吃吧,都是我叔叔的拿手好菜。”唐敏給許風夾菜。

桌子上一共六個人,除了許風和唐家兄妹,還有兩個大人一個孩子。三十五歲左右的青年夫婦,一個五歲左右的孩子。勤快的給許風夾菜,其樂融融。

許風很不適應這種場景,低着頭一直吃飯。看到桌上的飯菜,許風在唐敏耳邊小聲嘀咕“你們一直都吃這幾樣菜?”

唐敏點頭“對呀,這都是叔叔的拿手好菜,怎麼?你不喜歡吃。”

許風搖頭,味道確實不錯。許風也很喜歡,但他此時有一個疑問。只有唐敏能幫他解答,但是當着所有人的面又說不出來。許風放下碗筷站起身朝樓上走去,唐敏追了上去。

站在房間裏,許風說道:“你是怎麼到這裏來的?”

唐敏把經過說了一遍,接到唐傑的電話。兄妹倆就開始收拾東西,不到半個小時。唐傑所說的人就到了小木屋,接走了唐敏和唐濤。讓他們感到很疑惑的事,唐傑從那次之後沒有跟他們見過面。雖說每天都回來,卻根本見不到。每次有什麼事都是眼前的青年男子轉達,好幾次唐濤要去問清楚被唐敏攔住了。

許風做出止聲的手勢,,慢慢走到窗前。盯着外面看了半天,轉身回到唐敏身邊。附在耳邊說道:“我現在懷疑你說的那個人,到底是不是唐叔。”

唐敏臉色變得很差“不會吧,難道我會連自己的父親都認不出來嗎?”

許風說道:“那你有沒有感覺那裏不對勁?”

唐敏搖頭,許風坐直身體“這麼跟你說吧,你爸以前吃辣椒嗎?”

唐敏身體一顫,緩緩站起身。走到門口手放在門把上,停頓一下轉身回到許風身邊“你這麼說我倒是想起來了,我說吃飯的時候你怎麼老是看着我。你不說我還真沒發現。我爸有好幾次跟我們一起吃晚飯,叔叔炒的辣椒都讓他給吃了。”

許風說道:“這就對了,你不要忘了。你爸是最不喜歡吃辣椒的,甚至聞到味就難受。”

唐敏捂着嘴,眼淚順着臉頰流下“那,我爸呢,他們難道把我爸。”已經哽咽的說不下去,許風緊緊抱着唐敏。拿出專用手機,許風打給唐濤。一分鐘後,唐濤來到房間。許風說出自己的想法,唐濤直接說出了自己這些天的疑惑。雖然模仿的很像,但是有些小動作是沒辦法改變的。尤其是吃飯的時候,不吃辣椒這件事。

唐家兄妹看着許風,此時只能讓許風拿主意。唐濤雖然也懷疑過,但畢竟是自己的父親。沒有直接證據不好說什麼,許風就不一樣了。“你們在這兒的這幾天,他有沒有跟你們要什麼東西?”

唐敏想了想說道:“還真有,已經問過我好幾次了。問保險櫃的鑰匙放哪兒了,當時我還奇怪。怎麼他自己放的東西不記得了,現在想想一切都明白了。”

商量了半天,兄妹倆臉色更加難看。如果一直陪着他們的不是真的唐傑,那麼真的那個肯定出事了。這麼長時間沒有消息,唐家兄妹跟擔心自己父親的安危。

許風拿出手機,當初唐傑給的專用電話。唐敏接過去給伊麗莎白打電話,把大致情況說了一遍。電話那頭傳來焦急的聲音,伊麗莎白讓唐敏保持通話。衛星定位馬上派人過來,三個人在屋裏焦急的等待着。

“嘭嘭嘭”一陣敲門聲響起,許風站起身去開門,青年夫婦站在門口,手裏端着兩個果盤“今天挺熱的,來,吃點兒說過吧。”說完便走了進去,許風猝不及防撞了青年男子一下。對方本能的轉身瞪着許風,一隻手放在腰間。悄悄塞到許風手裏,緩緩走了出去。

房間門再次關上,許風拿出紙條一看。

“趕緊走,唐傑是假的。”

本來還以爲這對夫婦是一夥的,現在看應該是被人威脅了。許風給唐家兄妹看,接着回憶着周圍環境的佈局。唐敏卻癡癡的坐在椅子上,嘴裏不停嘀咕着“我不走,我要在這裏等他們來。”

許風一把拉起唐敏,和唐濤交換一個眼神。推門走了出去,客廳裏四個人猛然站起身,一臉戒備的看着許風“怎麼啦?”

許風笑道:“沒什麼,女孩子家的,在屋裏悶得時間太長了。想處處走走,呼吸一下新鮮空氣。”

四個人臉色微變,站起身朝許風走了過來。將他們倆圍在中間,手裏不知什麼時候多了一把手槍。 許風將唐敏護在身後,唐濤手裏也多了一把手槍。槍口卻對着唐敏,許風臉色極其難看“濤哥,你這是做什麼?”

唐濤一把將槍口頂在唐敏腦門上“呵呵,虧的你也叫了我這麼長時間的哥。今天心情不錯,就告訴你吧。”

許風推開頂在唐敏腦門上的槍“說不說隨你,但你爲什麼要這樣對你妹妹?”

“妹妹?呵呵,這個稱呼真好聽,就是不知道如果老頭子此時在這裏,還會不會這麼想。”唐濤笑道。

唐敏一把抓住唐濤的胳膊“哥,你怎麼啦?”

唐濤剛要發作,許風一把將唐敏拉了回來。“他已經不是你哥了,或者一直就不是。”

唐濤看了一眼許風“呵呵,看來我還是小瞧你了。不錯,我不是她哥,我也根本就不姓躺,我姓李。”說出這句話,唐濤眼睛裏充滿憤怒“我姓李,是老李家唯一的後人。”

唐濤原本是一家大組織頭目的兒子,因爲一場混戰變成孤兒。被唐傑收養,對他如同親生一般。

“你說這些做什麼?”許風不解的問道。

唐濤示意四個人堵住出口,坐在椅子上倒杯茶喝了一口“既然你這麼想知道,那我就告訴你好了。到時候你也可以安心上路,讓你死個明白。”

“我父母被唐傑所殺,他卻留下我在這世上。把我養大,培養成一個殺人機器。你說他是不是很殘忍?”唐濤說道。

唐敏拼命搖頭“我不信,我不信爸爸還是那種人,你肯定是誤會了。”

唐濤拿出一個信封,摔在桌子上。許風拿起來打開,裏面全是照片。雖然拿槍的人有些消瘦,但還是一眼就認出是唐傑無疑。唐敏掙扎的着要把照片撕掉,被許風攔住。

唐濤說道:“怎麼樣,難道這些也是假的嗎?”

許風看着唐濤“難道就憑這個你就認定,養了你這麼多年的恩人就是你的仇人?”

兩個人爭論不休,最後唐濤一生氣。拿起手槍頂住許風的腦門,惡狠狠的說道:“我他媽說是就是,少在這跟我唧唧歪歪的。不管結果怎麼樣,都不能留着你們。”

許風緊緊抱着唐敏,他沒想到事情會演變的這麼複雜。唐傑失蹤,已經讓事情很難控制。卻又冒出個唐濤的事,甚至連反應的時間都不給。許風迅速在腦海裏思考着對策,身邊走來兩個人拉着唐敏。死死抱着許風的胳膊,許風擡起一腳踹在兩個人身上。鬆開唐敏的手,兩個人倒在地上。

另外兩個人馬上走了過來,兩把槍頂着許風的腦門上。唐濤站起身一腳踹在許風肚子上,抓着許風的頭髮狠狠摔在桌子上。唐敏死死拉住唐濤的胳膊“哥,不要再打了,求求你了,不要再打了。”眼淚順着臉頰流下,唐濤看着痛苦的唐敏。停住手裏的動作,緩緩轉過身去。

在唐濤身邊生活十五年,和唐敏朝夕相處。唐濤早已把這個單純善良的女孩當做親妹妹對待,如果不是那個人。在一次執行任務的時候,帶他來到一個廢棄的莊園裏。告訴他這些,並給了他那些照片。他會一直安靜的生活下去,安心的守護着眼前的妹妹。

但這一切都不復存在了,他要報仇。爲死去的父母討一個說法,要親口詢問唐傑當年的一切。唐濤慢慢走到大門口,打開門從外面走進幾個人。同樣的打扮,門口停着一輛商務車。上面放着兩個空麻袋,一切都準備就緒。做掉眼前的兩個人,拉走丟進海里。等到有人發現的時候,不知道已經是多少年之後的事了。

唐敏說道:“哥,咱爸去哪兒了?”

唐濤說道:“我告訴你多少遍了,那是你爸,跟我沒關係。誰知道他跑哪兒去了,老傢伙跑的挺快。剛準備行動,他就離開了。不過他也真狠心,丟下你不管。”說完瞥了一眼旁邊的許風。

許風慢慢朝唐濤走去“你要報仇,找唐傑就是。別傷害敏敏,有什麼衝我來。”

唐濤嘴角上揚,面目猙獰的看着許風“衝你來?你算老幾,不就是唐傑撿回來的孩子嗎?你真把自己當個人物了,實話告訴你吧。就算什麼事沒有,敏敏的母親最終也不會讓你們在一起的。不信就試試看。”

許風不以爲然“那是我的事,用不着你操心。你打算怎麼辦?”

八個大漢將許風圍在中間,唐濤擡手用槍指着唐敏“你最好給我老實點,老傢伙對你真好。教了你那麼本事,就連從不外傳的暗器都交給你了。看起來對你是真傷心吶,就是不知道是你的暗器快,還是我的槍快。老實點別亂動,不然我的槍容易走火。”

許風兩隻手裏都有飛刀,剛落到手心。聽到唐濤的話收了回去,舉起雙手“開什麼玩笑,這點自知之明還是有的。濤哥,沒有迴旋的餘地嗎?”

唐濤走到許風跟前,一把抓住衣領提了起來“少他媽跟我討價還價,我受夠了。唐傑喜歡你,敏敏喜歡你。就連敏敏特別挑剔的媽媽和舅舅都喜歡你,你他媽就該死!”說完擡手頂住許風的腦門,眼看就要扣動扳機。

許風一把抓住唐濤的手,死死盯着對方“想殺我?可以,只要你告訴我唐叔的下落,放敏敏走。隨你處置,怎麼樣?”

唐濤後退一步,將手裏的槍緩緩放下“你以爲我傻?再者說,你對我沒有一點利用價值。他們對你那麼好,你想報恩?我偏不讓你如願,我就先殺了唐敏。讓你體驗一下失去摯愛的滋味,然後再慢慢折磨你。”

許風拉住唐濤的胳膊“你這是何苦呢,我知道你捨不得對敏敏動手。這樣吧,你想要什麼,只要我能做到。只要你放過敏敏。”

唐濤眼神頓時變得貪婪起來,緩緩坐在椅子上“呵呵,真有意思。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我就給你一個機會。唐傑保險櫃的鑰匙,只要你把它找出來給我。馬上讓敏敏離開,怎麼樣?”

許風扭頭看了一眼唐敏,兩眼無神渾身發抖。唐敏是驚嚇過度了,許風心疼的走過去“乖,沒事的,我們一定可以出去的。”唐敏緊緊抱着許風,輕聲說道:“小風,我怕。”

“別怕,有我呢。”輕輕拍拍唐敏的肩膀,許風衝唐濤點點頭“我可以答應你,但是你現在就要放敏敏走。”


“可以!”

“不可以!”

衆人齊齊看着樓上,青年夫婦走了出來。青年男子慢慢走下樓,站在許風旁邊看着唐敏“她不能走,說什麼都不行。” 許風疑惑的看着眼前的青年男子,剛纔的確是他給許風報的信。此時卻又攔住不讓唐敏離開,唐濤看着青年男子笑了起來。

“哈哈,叔叔,你果然很瞭解我。放心吧,今天他們倆誰也走不了。既然抓不到唐傑,就讓他們倆先下去陪我父母吧。”槍口對準唐敏,許風上前站到唐敏跟前。擋住唐濤的槍口“有本事你就開槍。”

唐濤臉上露出一絲不屑“你真以爲我會放過你嗎?”說完手指看是扣動扳機。唐敏緊緊抱着許風,將臉深深埋在許風懷裏。

“嘭!”一聲槍響,許風卻沒感到任何疼痛。緊緊抱着唐敏,慢慢睜開眼。 男主前女友的分手日常[穿書] ,眉心中間位置一個彈洞。驚愕的睜着眼睛,躺在地上。

唐濤和剩下幾個人急忙轉身,看着外面遠處的高樓上。附近沒有小區,只有幾個工廠。十幾層的大樓就在對面,唐濤憤怒的看着盯着對面的高樓“都過去,一定要找到他。”接着掏出手機撥了出去,簡單的幾句之後掛斷。臉上的表情緩和一些,扭頭看着許風“讓你們再多或一會兒。”

轉身離開屋子,唐敏睜開眼“剛纔,剛纔是怎麼回事?”

許風深深出了口氣“應該是你爸爸,這麼遠的距離。就算是職業軍人也不行,更何況一槍爆頭呢。”

“那他爲什麼不過來?”

“他肯定知道這邊有陷阱,放心吧。既然你爸沒事,咱們馬上就能出去了。”

唐敏點點頭,不捨得撒開手。許風靜靜的抱着唐敏,看着對面的高樓。兩千五百米的距離,沒有相當專業水準的狙擊手。根本做不到這一點,更何況一槍斃命。許風只能認爲是唐傑,因爲他不認識其他有這個本事的人。雖然他也沒見過唐傑出手,但感覺上就應該是。此時能來救他們的,只有這麼一個。

一個小時過去了,唐濤氣呼呼的回來了。身後跟着一幫人,身上的衣服五花八門。站在一起唧唧歪歪說着什麼。許風聽不明白,卻看明白了。裏面有許風認識的人,紅玫瑰的殺手和阿里社團的團員。

全是唐傑最大的仇家,甚至還有兩撥人許風不認識。隨機一想也猜到了,四大仇家都到齊了。

幾個人走到許風跟前,指指點點了一會兒。走過來一個短髮女孩,露出陰森的笑容看着許風“不用害怕,我們不會把你怎麼樣的,只是需要你配合一下。”說完拉着許風朝裏面走去,唐敏掙扎幾下。被旁邊的人按住,靜靜的呆在客廳裏。

許風被帶到地下室,綁在老虎凳上。前面是一盆燒紅的木炭,上面一把烙鐵。通紅的烙鐵散發着熾熱,剛走進去一股熱風撲面而來。短髮女孩走了過來,站在許風跟前。拿起盆裏燒紅的烙鐵,掀起許風的衣服。

“呵呵,事情很簡單,說出唐傑保險櫃的鑰匙在哪兒。我馬上放了你,給你一筆錢遠走高飛。”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