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反倒愣住了,這小姑娘竟然有五級?不會吧,這樣的戰鬥力,都還不到他一半!

沒等細想,小姑娘咧著嘴:「不過我喜歡,繼續!」

唐宋卻搖著頭:「你先休息一下吧,後勁嚴重不足。你的進攻算是合格,但防禦弱了一大截。而且後勁,絕對是拖後腿。」

小姑娘臉色發黑,喘著氣翻白眼:「你這不廢話,我五級怎麼可能有那麼強的後勁,你速度那麼快……看招!」

還真蹦過來,唐宋頗為無奈,只能迎著她的攻擊。這小丫頭明顯是好戰分子,要不是因為後勁不足,只怕能打一天!

越發越興奮,只是力量跟不上,不管她怎麼攻擊,唐宋都能及時擋住,然後轉化為反擊。不過唐宋也知道自己是陪練,很注意分寸,不會把對方打傷。

兩人你來我往又打了一會,小姑娘實在扛不住,累得滿頭大汗的停下,氣喘吁吁。可她一臉興奮的樣子,喘著氣大笑:「哈哈,爽!痛快!」

唐宋黑了一臉,隱約明白那些人為什麼都是一副同情的樣子。就這好鬥的性子,如果只是五級靈神,根本扛不住她的暴揍。

眼見小姑娘想要坐下,唐宋一個跨步上前拉住:「現在是提升的最好時機,不要輕易錯過任何機會。站著,然後運轉丹田,吸收靈氣。」

「額,不應該是坐下……」

沒等小姑娘多說,唐宋搖著頭:「站著,保持戰鬥狀態,然後快速修復,這樣才可能提升。別廢話,按照我說的做。」

小姑娘被說得一愣一愣的,好一會才反應過來,保持著肌肉緊繃,閉上眼修復。還是頭一回聽說,修鍊要站著…… 時間過得很快,終於到我們出發的那天了。在昨天晚上,陳柏和秦筱筱合力趕着製作出來的打鬼鞭都交到了我們手上,陳柏也把丹藥分給了我們,就這樣我們帶着萬全的準備出發了。

從陳雅琪和我父親李子凡被抓走的那天算起,現在已經過了將近半個月的時間,因爲女厲鬼那邊偷偷派鬼魂給我帶來了話,所以目前爲止我們還是能確定陳雅琪和我父親李子凡還活着。

只要他們還活着,我們就必須去救人,那個奇怪的夢還在不停的出現在我腦海中,陳雅琪和我父親被綁在一個石牢中,兩人都是一副十分悽慘的模樣。就算知道他倆活着,我總是放心不下,十分的擔心。

‘百鬼洞窟’是個大凶之地,我們這次前去也不是到回事怎麼樣的一個結果。雖然陳柏他們看上去沒什麼異樣,但是我知道他們心裏並不像他們表現出來的那麼平靜。

越是這樣,我心裏越是叮囑自己要小心,千萬不能拖了大家的後腿。

‘百鬼洞窟’在橫斷山脈境內,具體在哪裏不好說,總之就在橫斷山脈的其中一座山上。那座山陳柏也說不出名字,不過地形十分的複雜難走,他也是很久以前去過那裏一趟,當時‘百鬼洞窟’的封印還沒被破開。

如今‘百鬼洞窟’的封印破開已有十多年之久,恐怕那裏的環境會變得更加惡劣兇險,在到達橫斷山脈境內的時候,我們就要時刻保持着警覺,小心行事。

很可能女厲鬼和羅博他們已經在哪裏布好了眼線等着我們到達,說不定還會趁我們不注意,暗中對我們出手。

既然他們選擇了把陳雅琪和我父親他倆帶到哪裏,說明他們對那裏肯定比我們要了解熟悉得多,我們不得不謹慎小心一些,不然還沒到達‘百鬼洞窟’我們很可能就受到了重創。

而且橫斷山脈的地界比較複雜,處於幾個省市的交界地帶,勢力範圍極其混雜。說不定除了女厲鬼和羅博他們,我們還會遇到其他的狀況,所以陳柏叮囑我們,到了那裏,我們任何言行都要注意,不要惹上不必要的麻煩。

我們搭坐長途車千萬橫斷山脈境內,途中換了兩三趟車,最後終於在兩天後到達了橫斷山脈境內的一個小鎮上。鎮子就在山脈羣的腳下,從鎮上放眼望去四周基本上都是羣山。

到達鎮上的時間正好是傍晚,如果我們現在進山的話,情況不太理想,所以陳柏讓我們在鎮上休息一晚,明天一早在往山裏走。 重生之暴 反正現在我們已經到了橫斷山脈境內,也不在乎耽擱這麼一個晚上。

做了將近兩天的車,我們都沒怎麼休息好,今晚就趁機會好好的在鎮上休息一晚,補充體力,爭取以最好的狀態進山。

這個鎮子不大,人也不多,屬於比較偏僻的貧窮小鎮。不過很多喜歡爬山冒險的人都會來這小鎮上補給休息,今天我們已經看到不少這樣的人了。

“都注意一點四周的情況,留個心眼,這裏很可能有女厲鬼和羅博他們的人,雖然他們偷偷的讓鬼魂帶消息給老三,要求老三獨自一人前來救人,但我想女厲鬼和羅博他們很清楚,我們一定會跟來,所以他們肯定會在這個小鎮上布上眼線,甚至會安排人來突襲我們。”陳柏領着我們在小鎮上走,然後對我們說道,目光不停的往四周掃,極爲謹慎。

我們也清楚狀況,所以從一開始就在注意四周的情況,不過到目前爲止還沒發現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天色不早了,師父我們還是找個旅店早點休息吧。”這時候,天色已經微微暗了下來,劉宇開口說道。

於是我們在鎮上找起了旅店,鎮子不大,所以旅店也就那麼幾家很小的旅店,更倒黴的是偏偏那幾家旅店都住滿了人。“看來這裏雖然偏僻,但是來落腳的人不少。”李慕顏有些無奈的說道。

劉宇笑了笑說沒辦法,就是因爲偏僻,這附近有隻有那麼一個小鎮,所以來橫斷山脈的登山人才會都到這裏,這也是沒有可以選擇的餘地。

“那現在怎麼辦,難道我們要露宿街頭?”秦筱筱吃着剛剛在街上買的大餅,說道。

陳柏嘆了口氣,說到一旁的店裏問問,還有沒有什麼能住人的地方,他和劉宇一起去了,我們剩下的三人就在原地等着。這裏海拔高,夜裏不僅風大,氣溫還挺低的,街上也沒什麼人,我們這樣站在街上,有種淒涼的感覺。

“這鬼地方還真是冷。”秦筱筱哆嗦了幾下,說道,然後躲到了一個無人的地方化成了小黑貓,撲到我懷裏,讓我抱着她。

沒一會,陳柏和劉宇就回來了。回來的時候,李慕顏問他倆情況怎麼樣,有沒有問到什麼結果。劉宇說問是問到了,只是那裏比較遠,而且也不清楚有沒有住滿人。

“那人說在鎮子最外圍的一個山腳下,還有一個比較老的旅店,那裏因爲離鎮子有些距離,而且旅店太老,住宿環境不是很好,極少有人去那住,所以那裏還有可能會有住的房間。”陳柏開口說道。“而且因爲離山腳比較近,我覺得我們住那裏的話,也方便明早我們進山,所以打算還是去那裏看看。你們覺得怎麼樣?”

我們幾個都沒什麼意見,反正也沒有其他的地方可去了,還不如去那裏碰碰運氣,說不定真的還有房間給我們住,住宿條件什麼的,也沒多大關係,能睡覺就行。

既然決定了,我們就開始往那邊走去,等我們走出了鎮子,有繼續走了十幾分鐘左右,纔在山腳下看到了一家亮着燈旅店。漆黑的山腳下,就只有那麼一家旅店,昏暗的一點燈光,在夜裏看着有些孤寂。

等我們走到旅店外的時候,發現這裏果然很久很老,看起來旅店開了有些年份了。等我們走進旅店裏後,看到一個老婦人坐在櫃檯那發呆,見我們幾個人進來了,趕緊面帶笑容的迎了過來。

“幾位,是要住店休息嗎?”她熱情的開口問道,笑得滿臉褶子,看着有些詭異,讓人不舒服。

陳柏點了點頭,問她還有沒有房間。她笑着點頭說有,剛好還剩下兩間房。“行,那就這兩間房。”陳柏回道。

我們三個男的一間房,擠一擠,李慕顏和秦筱筱住一間就行。我們回到房間放下行李,房間裏有股比較重的黴舊味,而且就只有簡單的兩張牀鋪,和一張桌子,就沒有其他的東西,更不用說洗澡和上廁所的地方了。

這裏的住宿條件果然不怎麼樣,但也沒辦法,反正只住一晚。

把東西放在房間裏之後,我們出去了,在出去之前陳柏給房間佈下了結界,這樣能防止我們不在的時候有人偷偷跑進房間裏做什麼手腳,李慕顏和秦筱筱她倆那屋也一樣。

我走到旅店客廳的時候,發現有兩個穿着登山服的男人正坐在一張上吃飯聊天,看這樣子是這裏的其他住客。見他們吃飯,我都有些餓了。

“老闆,你們這裏也坐飯菜嗎?”陳柏走到櫃檯那,問那個老婦人。

老婦人說坐,不過就只能做幾道簡單的家常菜,沒有太好的食材可以做。陳柏說沒關係,讓她叫人隨便做幾道菜,能給我們填肚子就行。

於是我們到一旁的桌子旁坐下了,旁邊就是那兩個登山的住客,我看他倆吃的還挺香的,弄得我更餓了。

這時候,一個瘦黑的男人給我們提來了一小壺茶水和一小盤瓜子,讓我們耐心等等,飯菜一會就好。等他走了之後,陳柏倒了一杯茶水給自己,放在鼻子前聞了聞,然後喝了一口。過了一會,他才讓我們喝。

我心裏奇怪,問他怎麼了。他沒回答,倒是劉宇說話了。“剛剛那個老婦人和這個夥計不太對勁,我們小心一點,以防萬一。”他壓低了聲音,緩緩的說道。 沒有打擾小姑娘,唐宋在旁邊靜靜地看著,趁機分析她的力量。

可能是因為能量更加高級,分析起來還真有些困難。很奇怪,她的元氣竟然一絲毀滅之力,難道是因為超脫天道的原因?

等了一會,小姑娘才睜開眼,滿臉喜色:「呀,你這個辦法還挺管用。」

唐宋輕抿著微笑:「自然,不過你還是先回去好好休息吧,損耗不小。」

小姑娘點點頭,回頭沖著後邊的隨從喊道:「小六,給他安排個屋子,換個衣服。哦對了,我不喜歡別人叫我小姐,你叫我李靜。還有,你是我的陪練,可不能跑了。」

說罷,李靜悠然轉身離開。小六快步走上來,帶著唐宋往外邊走去。

跟在小六後邊,唐宋忽然問道:「小六哥,我當陪練,不需要你們老爺同意嗎?」

小六笑道:「不用,我們老爺從不管這些。再說了,我們李家在南陵城是最大的家族,你就算想找麻煩也不可能來這裡找死。」

還真是自信。

唐宋抿著微笑:「我可不想死,就是問問。小六哥,我看你實力好像也不錯?」

小六立即驕傲的昂著頭:「我三級靈神!雖然比不上你們,可我靠自己能到這個境界已經很厲害了。不過小姐說你很厲害,你幾級?」

「我不知道。」唐宋故作憨厚老實的訕笑,「我不懂怎麼測定,他們說五級就五級。」

「那哪成啊。」小六立即停下腳步,「實力可是尊嚴的標誌,怎麼能別人說了算。 變身之陰陽世界 你不懂,我教你。氣沉丹田,然後雙掌推出,元氣通過掌心脈門迸發,前邊就會形成元輪了,你看。」

說話間,小六雙手推出,跟前竟是形成一個圓形能量盾。只不過跟正常的防護罩不同,是一個平面,而且分成了三個層次,很像是樹木的年輪。

唐宋頗為驚奇:「每個人都能做到嗎?」

小六收起了元氣,撇嘴道:「這不廢話嗎,這是最基礎的。只要有元氣,都能做。不是,這你都不懂?」

唐宋尷尬撓頭:「我平常都是埋頭修鍊,根本就沒想那麼多,這是我第一次出遠門。小六哥,你給我看一下。」

等小六再次釋放,唐宋仔細觀察了一會,卻沒有當場演練。小六以為他有所防備,也沒多問,帶著他繼續往前走。

不多會到一個偏院,相比於李靜的院子,這個院子可就擁擠狹窄很多,明顯是給下人住的。

安排了一個房間,送了衣服過來,小六便離開了。

趁著房間沒人,唐宋沉了口氣,學著小六剛才的辦法,雙掌慢慢推出。

嗡!

跟前形成一面元輪,一層一層的,倒是讓唐宋驚喜不已。仔細數了一下,居然是十二級!

沒有仔細研究,唐宋趕緊把元氣收回,然後淡定的盤腿坐在床上。李家可是有高手,不能這麼輕易暴露自己的實力。

這個世界遠比想象的要複雜,最好還是多留一個心眼……

不過,唐宋心裡還是很高興。原本以為自己也就六級靈神,沒曾想竟然是十二級。雖然相當於那些百級來說還是弱爆了,可多多少少也算有點安慰。至少,自己不至於處於底層。

也不知過了多久,房門外傳來小六的叫喊:「喂,吃飯了。」

唐宋跑過去開門,正是烈日當空。小六滿是怪異打量了他一眼,也沒說什麼的轉身走了。

跟上去,唐宋又問道:「小六哥,南陵城內有賣丹藥嗎?」

小六猛地停下腳步回頭看著他,眼神更加怪異:「你想買丹藥?」

唐宋苦笑點頭:「是啊,我已經很久沒提升了,想買一顆丹藥試一試……丹藥是不是很貴?」

「那肯定啊。」小六饒有興緻的解釋起來,「我跟你說,我見過丹藥,就在寶丹閣。那丹藥,晶瑩透徹,蘊含著濃厚的元氣……可惜,我買不起。你不知道,就算是一級丹藥也要一百兩。我一年工錢才多少,一千年都不夠!」

握草,這麼誇張!

唐宋倒吸了口涼氣,臉頰不自然抽搐:「那我豈不是,沒戲了?」

小六信以為真,深表同情的拍著他的肩膀:「你知足吧,至少你現在最少是六級,我才三級,什麼時候才能追上你啊。我們這種層次的人,很難買得起丹藥,就算是小姐……不,是我們整個李家,也很少有丹藥。放眼整個南陵城,丹藥不超過十枚!」

預料到丹藥珍貴,可沒想到這麼珍貴。看樣子,想要煉丹,需要付出的只怕更多……

邊走著,唐宋又問道:「小六哥,你說的那個寶丹閣,就只有一級丹藥?」

「我去,你這話問的,一級丹藥已經很了不起了好嗎?」小六翻著白眼,「只要是十級靈神以內,一級丹藥效果非常顯著。就算是十幾級,一級丹藥都還有很大的效果呢。我聽說,以前有人吃了一枚一級丹藥,直接提升三個等級,羨慕啊!」

果然,丹藥藥效要比之前的世界更加明顯,要不然也不會那麼昂貴。

唐宋沒再詢問,跟著小六走到另一個院子,準確的說應該是廚房。一幫下人在排隊等吃,唐宋也跟著過去排隊。

伙食到是不錯,看得出來李家確實很大方。

拿了飯菜,唐宋跟小六坐在一個桌子旁。想了想,唐宋忽然將碗里的大雞腿抓給小六,道:「小六哥,算我謝謝你的照顧。要不是你跟我說這麼多,我什麼都不懂。」

小六眼前一亮,不由笑起來:「哈,你小子會做人,也沒看不起我,我喜歡。那我就不客氣了啊。」

看他抓過去狼吞虎咽,唐宋倒是有些同情。無論哪個世界,底層的人都不好混。

這個世界,只怕比以前所有的世界都要殘酷,因為這裡沒有天道法則限制,強者為尊的思想可能更加明顯……

「喲,這不是小六嗎?」

正吃著,一個陰陽怪氣的聲音傳來。轉過頭去,兩個年紀差不多的男子走過來。說話的是連比較長的男子,雖然也是下人的衣服,卻比小六和唐宋要整潔光亮了不少,顯然是等級比較高…… 看到來人,小六的臉色發黑。但他並沒有吭聲,低著頭繼續吃雞腿。唐宋則是打量著兩人,最前邊的長臉男子明顯是跟小六有仇,一臉的鄙夷。

「小六,聽說你最近跟著小姐混得不錯。怎麼,這是你新收的小弟?」長臉男子的語氣帶著輕蔑。

小六放下雞腿,含糊沉聲道:「他是小姐的陪練。張雲中,我現在不惹事,你少來打擾我。」

然而,張雲中兩人卻自顧自的坐在旁邊,挑著眉頭:「嘖嘖,居然是陪練。小子,你幾級?你不知道我們小姐的陪練,最多只能支撐三天?呵,我可跟你說,三天內你肯定要被小姐打得半死。」

小六張嘴想說什麼,唐宋搶先一步,憨厚老實的笑道:「多謝提醒,我會注意的。都是混口飯吃,總要付出點代價。」

早就預想到了,李靜一定是威名赫赫,估計是出了名的火爆。就她那陪練,沒有絕對的後勁,遲早被打殘。

見他居然沒在意,張雲中端是驚奇:「嘿,你小子還真不怕死。我跟你說,你小六哥當初要有你這份勇氣,他現在早就比我厲害了。可惜啊,他是個孬種。」

小六按捺不住豁然站起來,綳著神色死死盯著張雲中,元氣不自主迸發。

張雲中毫不畏懼的抬頭笑道:「咋,想打?我四級,你三級,你又打不過我。再說了,我也沒說錯啊,當初就是你慫,要不然哪有我的機會,嘿嘿……」

小六緊咬著牙,雙拳緊握的顫抖著身子,極力壓制著火氣。

唐宋慌忙站起來,乾笑著:「別生氣別生氣,有話好好說。張大哥,你真厲害,竟然是四級。」

「那是!」張雲中驕傲的昂著頭,「以前他比我厲害,現在么……我讓他一隻手都打不過我。」

唐宋雙眼雪亮,滿臉的羨慕:「我什麼時候也能像你這樣厲害就好了。」

這話說得張雲中更是傲氣十足,恨不得把下巴翹上天。小六壓制了火氣,綳著腮幫拿起飯盆就走。

唐宋想要跟著站起,張雲中卻伸手按住他的肩膀,撇著嘴:「你跟著他幹嘛,還不如跟我混呢。我現在在前院,還經常能見到老爺。你要跟我混,以後吃香喝辣少不了你。」

唐宋嘴角一抽,尷尬訕笑:「張大哥說笑了,我就一陪練,保不齊哪天就被打死,哪敢跟你混啊。」

「唐先生……」恰在此時,一個丫鬟的叫喊傳來。

張雲中兩眼頓時雪亮的站起來,屁顛屁顛跑向走來的丫鬟:「小蓮,你怎麼來了,是不是想我了?」

小蓮鄙夷斜眼:「少自作多情,小姐讓我來找唐先生。」說著小蓮卻側頭朝著小六露出笑容,「小六哥。」

那甜膩的樣子,讓張雲中臉色頓時發黑,撇嘴輕哼:「他就一孬種,你還喊他。小蓮,這裡哪有什麼唐先生……哦,你說他?就一陪練,你還喊他先生,呵。」

小蓮嫌棄撇嘴:「張雲中,你就懂耍橫。唐先生是小姐的陪練沒錯,不過小姐說了,唐先生最少是八級靈神,比你強多了。」

繞過張雲中,小蓮走到唐宋跟前,輕柔道,「唐先生,小姐請你過去吃飯。小姐說了,以後你不用來這裡,跟小姐一塊吃。」

這下張雲中尷尬了,臉頰不自然抽搐的看著唐宋,冷汗直冒。

小蓮可不會拿這種事開玩笑,畢竟跟小姐一塊吃飯那可是大事。剛才自己竟然在這人面前吹噓自己四級多厲害,可真是讓人無地自容!

唐宋故作無奈的放下碗筷:「這樣不好吧,我就是個陪練……」

不等說完,小蓮鄭重道:「小姐說了,你必須得去。唐先生,請吧!」

唐宋嘆了口氣站起來,沖著張雲中拱手:「張大哥,我實在沒辦法跟你混,小姐她太不講道理,哎……」

這話說得張雲中臉頰火辣辣的,有種想死的衝動。顫動嘴唇想說什麼,唐宋已經轉身離開,順勢喊著:「小六哥,你也別吃了,到那邊一塊吃。小姐要是不給,回頭我分你點。」

小六想了想,急匆匆吃了吃了幾口,也跟著唐宋兩人走了。

看著幾人走出院子,張雲中的臉色頗為難看,腮幫不自主顫抖著,低聲咕嚕:「小六怎麼可能找到這麼厲害的陪練,肯定有問題……不行,我得跟管家稟報……」

出了院子,小蓮噗嗤笑起來:「唐先生,你剛才跟張雲中說了什麼,他臉色那麼難看。我還是頭一回見他這麼難看呢,平日里他仗著自己在前院,總是囂張跋扈,還經常欺負小六哥。」

唐宋側頭看了一眼小六,笑道:「我也沒說什麼,就說他很厲害,我不配跟他混。四級,好吊。」

有人就有江湖,連下人之間都是紛爭……

小六沒有吭聲,臉色看起來不太好,估計還在生氣呢。

小蓮頗為心疼,低聲安慰著:「小六哥,你別聽他亂說。張雲中就是個王八蛋,當初要不是他,你現在……」

沒等說完,小六低著頭快步走了。小蓮端是無奈,唐宋不由問道:「怎麼,他們有仇?」

小蓮點著頭:「他們是一起進來的,有一次考核,張雲中那王八蛋在小六哥的飯菜動了手腳,小六哥考核沒過。要不然,現在小六哥應該是在前院,指不定都能跟著老爺了。」

唐宋更是奇怪:「跟著小姐沒前途?」

「那不一樣。」小蓮撇著嘴,「雖然跟著小姐也不錯,可小姐實力低。跟著小姐,錢都少一些。在前院的話,能見到很多大人物,偶爾還能得到一些高手的指點,老爺也看得到。哎,小六哥一直都記著這件事。」

能不記嗎,明擺著就是毀了小六的前程!

換做是唐宋,早就想辦法弄死對方了。在這個吃人的世界,往上爬一步都那麼艱難,何況小六這算是好幾步……

小蓮忽然想到什麼,猛地盯著唐宋:「唐先生,你這麼厲害,幫幫小六哥行么?」

唐宋一怔,尷尬撓頭:「這個,我盡量。你也知道,我給小姐當陪練,不見得有時間能幫得到他,只能說,盡量。」

小蓮喜上眉梢,感激著:「多謝唐大哥……你人真好。」

這好人卡發得可真是,尷尬! 劉宇的話,讓我心裏一驚,難怪剛剛陳柏這麼警覺,要親自試了這茶水才讓我們喝,原來是怕這茶水有問題。不過我看着櫃檯的老婦人和那黝黑的男人不像什麼壞人,也很客氣,到底是那裏有問題?

“怎麼回事?”我也壓低了聲音,小聲的問道。

這次陳柏中於是開口了,他解釋道:“不管是守櫃檯的那個老婦人還是剛剛那個黝黑的端茶夥計,手掌和手指的關節上都有很明顯的繭子,那些一看就是老繭,只有常年把刀劍拿在手裏的人才會有這種明顯的老繭。雖然還不確定是不是和女厲鬼他們有關係,但這裏的確有些問題。”

他要我們都小心點,一會上菜了也不要着急着吃,都先讓他試試,要是真的飯菜有問題的話,我們也不會一次全都中招。

我們都點了點頭,沒了剛纔的那種輕鬆,而是謹慎起來,不過我們表面上還是裝着有說有笑,沒什麼事的樣子。過了一會,旁邊那桌吃飯的兩人吃好了,都離開回房間去樂。

那兩個人剛離開沒多久,先前那個黝黑的男夥計給我們端來了飯菜,他把菜放到桌上的時候,我特地注意了一下他的手掌,發現果然如同陳柏說的一樣,他手上佈滿了老繭,沒有漫長的歲月是不能形成的。

“各位,菜都好了,趕緊趁熱吃吧。”他臉上帶着殷切的笑容,對我們說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