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公佈我們的關係,真的沒事嗎?”

… 明主牽着他的手踩着沙灘走了起來。

晨曦試着脫開他的掌心始終沒成功,最後還是放棄了,明主自個兒都不着急她着什麼急。

“對了你和陳思琪不是同一年級嗎,她怎麼就領證了?”明主忽然想到了什麼似的開口問道。

“思琪說是他爸爸爲了多領一份什麼錢,登記戶口時謊報了她的年齡,所以每次提到身份證上的歲數,思琪都要強調一番自己就比我大兩個月。”

話說,明主爲什麼問這個,他不會還惦記着結婚的事情吧?晨曦還不想那麼早嫁人呢,可是嫁不嫁不同樣在他的身邊,貌似也沒有多大區別。

“吃完午飯,咱游泳去。”明主的手離開了她的手掌,晨曦以爲他終於鬆開手了,誰知那隻手跑到了腰肢上。

隔着薄薄的一層布就那麼緊貼着,怎麼感覺這麼奇怪…

吃過午飯喝過咖啡走進露天游泳池。

奇怪的是泳池竟然空無一人,明主不會連泳池都包了吧。

“就咱倆?”晨曦望着水池開了口。

“老婆穿泳衣的樣子能隨便給別人看嗎,只能給老公看。”明主特自然的先下了水。

果真是明主幹的,嘖嘖,穿了泳衣又不是沒穿衣服,何況她這件泳衣保守的不能再保守,還有什麼不能給別人看的,專屬欲超強的一人,他要是知道她之前學游泳時去過n次公共遊泳館,會是什麼表情。

“老婆,來我扶你。”明主踩着水伸出了一隻手。

他的眼神壞壞的,晨曦纔不讓他扶。

“不用,我會遊。”晨曦踩着階梯下了水,這才發現這詭異的泳池竟然踩不到地面,深水池?

不怕,大不了遊累了扶着邊歇會兒就好。

晨曦一邊遊着一邊尋找着休息的地方,可怎麼找也沒找到適當的地方,四周都是圓圓的邊緣,根本不適合扶住更不能依靠身體。

晨曦平靜自己浮躁的心,不怕,不怕,大不了扶那個剛下水時踩過的階梯好了,咦?剛纔那個階梯呢?沒了?不會撤走了吧?沒帶這麼玩的吧!

這下慘了,腫麼辦?

不怎麼運動的身體沒遊一百米就累的不行,早知有這一天應該跟思琪學學踩水的,就怪自己太懶,思琪要交她卻沒去學。

腿腳發酸,呼吸都困難,好累,怎麼辦?

晨曦看到明主踩着水樂呵呵的樣子,怎麼有種在等待看好戲的的感覺。

你會踩水就厲害了,切,我找地方歇會兒同樣能繼續遊。

晨曦看到相對好扶一點的地方遊了過去,可那地方沒有零零角角根本扶不住,晨曦廢了九牛二虎之力還是滑進了水裏,嗆着水,四肢撲通撲通了起來。

明主卻在一旁看着不扶他,明主,你太可恨了!

晨曦嗆得難受只好喊求助,“明主,救我。”

話音還沒落地,整個身子被明主拖了起來,晨曦終於明白嗆水的滋味兒有多難受。

滿臉的水,怎麼咳都覺得渾身不適,多虧明主在身邊,要不說不好就那麼溺死了。

明主也真是非得她開口求助,纔出手。 等一等,怎麼有種掉進陷阱裏了的感覺,哦,明白了,明主,你太壞了!

晨曦惡狠狠地瞪了明主一眼。

明主同學,明明計劃好讓她主動抱住他的身體,卻像是出手相助!明明讓她主動投懷入抱,卻像是捨身爲己。

腹黑,腹黑,這就是典型的腹黑男,不強迫她,不脅迫她,不要求她,讓她自己乖乖按着他的想法走,太可怕了,腹黑男好怕怕!

“老婆,嚇到了是嗎,臉色怎麼這麼難看,是怕再掉進水裏嗎,那就抱緊一點,不抱緊,萬一我沒保持平衡咱兩就一起嗆水了。”那得意的表情晨曦牢牢地記在心裏。

明主,夠狠,都這樣了,還暗示她讓她抱緊他,都在他懷裏了,她還有得選嗎?

晨曦嘟着小嘴抱緊了明主的脖子,感覺整個身子都貼緊了他。

泡在水裏怎麼還這麼熱…

明主帶她游到了岸邊,親了她的鼻子。

晨曦急忙離開明主的懷抱朝着客房方向跑了起來,身後只有明主樂呵呵的笑聲。

明主就喜歡看晨曦緊張兮兮,傻不唧唧的樣子,逗她是他的樂趣。

看着倉皇逃跑的小鹿,明主笑了,晨曦是他的心頭肉,和她在一起怎麼着都是開心的事情,希望來到人間能讓她完全愛上自己。

按現在的進展貌似離那一天不遠了吧。

“愛妻我來了。”明主做出要追逐的樣子,只見那小鹿驚訝的撒腿就跑。

明主開心的笑了,自從他認識了雪兒,他才知道什麼是笑。

晨曦回到客房急忙把門反鎖上,明主剛纔那眼神像是要吃了她似的,還是小心爲好。

晨曦脫下浴袍走進洗浴間衝了個澡,水流打在身上,可滿腦子卻全是明主。

明主的聲音,明主的臉,甚至明主的體溫,佔滿了她的全部思緒。

雖然他腹黑,偶爾也會做出過分的事情,可是對自己確實挺好的,要不隨了他?

晨曦急忙抱住了臉頰,一想到和明主那個什麼臉一下通紅了起來,嗚嗚,怎麼辦,有些話還是不好意思開口的…

話說他們算在談戀愛嗎?喂喂,他是你的夫君好不好。

那他和她算是婚後相愛?喂喂,現世沒結婚好不好。

那算什麼關係,好複雜,要不聽明主的,嫁給他?人間陰間都是他的妻子,貌似一切變簡單了,也不用考慮那麼多。

喂喂,自己想嫁就嫁嗎,哪兒找那麼多借口。

晨曦敲了敲腦門,嘆了口氣。

今天,明主說回去就公佈關係,公佈了真的沒關係嗎?會不會引起輿論?朱爺爺會不會同意?雖然公佈了心裏會踏實也不用顧忌別人的目光,可是總覺得好多看不見的東西限制着這件事。

越想越亂還是別想了,晨曦閉上眼睛讓水流從頭頂流到臉頰。

忽然想到,她要是20歲生日那一日嫁給他,那豈不在人間當好幾十年他的老婆,人間死去,回到冥府還要繼續當他的妻子,怎麼感覺永生和他在一起了…

明主雖然很有魅力吧,可是她要永生和一個男人一起過,會不會膩啊… 越想越離譜了,這都想到哪兒了,吃好喝好過好每一日,不用想那麼遙遠的。 http:xin

咚,咚,咚。

“晨曦換好衣服了嗎該走了,我在大廳等你。”明主的聲音親切而溫厚。

晨曦微微笑了,其實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爲什麼要笑。

可她卻還在笑,那笑容是溫馨的,幸福的。

晨曦拎着小竹筐走出了臥室,要去看火海,還挺激動的。

黃昏時分的大海和天空已經變了色彩,晨曦跟着明主坐上了遊艇。

晨曦第一次坐私人遊艇很是新鮮,看看這兒看看那兒眼睛一刻都沒閒着。

視覺裏忽然出現了兩個身影,一位四十歲左右的大叔和長腿美眉向他們這邊迎了過來。

晨曦的視線停在了他們兩人的身上。

這位大叔估計是明主說的蕭總吧,旁邊的那個女人是他的女兒長得也太不像了那是老婆更不像,啊,不會是小三吧

晨曦對自己的想象力超佩服,不用想了估計就是小三,臉蛋兒雖然不是那麼的美,可這身材簡直模特兒級別了,而且是超模

一直以爲思琪的身材是她見過的女人裏面最棒的,可昨夜見到的短髮女亡靈比思琪還熱火,眼前的這個長腿美眉,不僅,那腿兒和腰肢細的簡直比當紅女憂還要辣。

看看站在對面的美眉,在看自己,自己就是鄉村小美一個,早知不拎竹筐出來了。

“朱總,來了,歡迎歡迎,來的正是時候,一會兒可以一覽火海了。”

那四十多歲的大叔眯着眼睛笑嘻嘻的握住了明主的手。

“蕭總客氣了,這位是我的乾妹妹晨曦,晨曦,蕭總。”明主抽出手摟住了晨曦的肩膀。

晨曦點頭說了句你好。

蕭總卻沒說你好兩字,“你就是晨曦,千聞不如一見”

晨曦傻眼,什麼叫千聞不如一見,自己有那麼有名嗎,太會擡舉人了。

“沒有,沒有。”晨曦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明主就沒給人回話的機會,也沒問對面的美眉是誰。

“是不是已經開始了,走,去前面看看去。”明主摟着晨曦的肩膀大步邁了過去。

晨曦怎麼覺得有種反客爲主的感覺。

晨曦扶着欄杆,遙望那西邊的火紅的太陽,太陽慢慢滑落,大海越變越紅,紅的不能再紅,赤紅的顏色宛如走進了火海一般壯觀,很難想象早上的碧水藍天是同一個天同一個海。

火海火海就是這麼來的吧。

明主摟着的力度加強了,晨曦擡頭望他,明主卻俯瞰了她一眼,繼續遙望遠處,手掌卻在她的肩膀上了拍了兩下。

像是表達一種情感似的。

晨曦含着笑容閉緊了雙脣,因爲她的思緒聯想到,明主和她在火海的中央接吻的場景。

要是真能在火海中央接吻,那估計終身難忘了吧,可能每次見到火海就會想到他

晨曦忽然想到昨天的短髮女亡靈投海的場景,終於多少理解她的心。

一個地方會讓人記住一個人,來到那個地方就會想起那個人,那位短髮女亡靈估計也是想起了他,纔會走進海里的吧。 明主的雙手握住她的肩膀,把她整個人轉了一百八十度。

“走吃飯去,邊吃飯邊體驗黑幕的降臨,會讓你有不同的感受。”明主在她的身後低聲說道。

晨曦見明主走在了前面,回頭再看了眼那正在變色的火海纔跟着明主去了露天餐廳。

餐桌上擺着各種海鮮,晨曦不是不愛吃海鮮,只是在特別的地方,想到了特別的事兒,她的心思根本不在飲食上。

那美眉發嗲的聲音時不時傳到耳邊,聽着讓人肉麻,更沒了食慾。

晨曦機械式的嚼着嘴裏東西,關注周圍的變化。

太陽一落,大海一下變成了黑色,雖然四周有明亮的燈光,可晨曦總覺的深夜裏的大海很神祕。

奇怪的是,明明害怕那深的一望無際,黑的什麼也看不到的大海,卻叫她難以釋懷。

晨曦想趕緊吃完去看那黑色的海,吹吹海風。

“晨曦小姐,是不是不和胃口,要不要再要點別的?”

晨曦這才反應過來有人在和她說話,原來是蕭總,他估計看出自己失神的樣子了吧。

晨曦搖了搖頭,“不用,不用,這麼多呢,這些還吃不完呢,多浪費,不用叫。”

旁邊的美眉撲呵笑了一聲,蕭總瞥了眼美眉,美眉才收住了笑容。

晨曦不解的望向明主,明主根本不多看她一眼,吃自己碗裏的龍蝦。

怎麼了嗎,自己又沒說錯什麼,這美眉太不禮貌了,哪有這麼取笑人的。

“我吃飽了,你們慢慢吃,我去吹吹海風。”

晨曦纔不管呢,出來又不是陪客人,她是出來玩的,纔不要管那麼多,吃不下去就不吃,看不下去就不看,該幹嘛幹嘛去。

“明主我去了。”晨曦迅速離開座位跑去了夾板。

“好純真啊,原來朱總喜歡這一類啊。”蕭總說着摟住艾米的肩膀。

艾米笑着把身子往蕭總身邊貼了貼。

明主沒說話,悶頭吃盤裏的龍蝦。

蕭總推開艾米使了眼色,叫她離開,艾米識時務的起身離開了餐桌。

“這個是合作方案,只要我們兩家合作,保證拿得到那片地。”

明主擦了擦嘴擦了擦手,接過合同放在了一邊。

“方案我會查看,具體怎麼做還得和老爺子商量商量,有消息就聯繫你。”明主推開了椅子。

蕭總的心裏很是不悅,在怎麼說他在火城也是數一數二的人物,已經很款待這位月城來的貴客,這貴客倒好一點也不賞臉,說話不客氣吧,帶來的女人更是弱智,根本不懂得什麼場合說什麼話。

明主起身看到艾米和晨曦在說話,總覺得有點不對勁兒,急忙下了樓梯跟了過去。

艾米從餐桌起身就去找了這個鄉下土妹子,就這姿色還迷住了月城的大款,說話蠻橫不說對蕭總更是無禮,以爲自己是誰,她今天怎麼也得警告土妹子,什麼身份說什麼話的道理。

“喲,吹海風想什麼呢,這麼入神?”艾米撅着屁股弄出優美的姿態來。

“沒什麼。”晨曦就想一人待着,誰知還沒站一分鐘呢,就被那個發嗲的聲音失了氣氛。 艾米見她悶悶不樂,得意了起來,沒身材沒底了吧,就這身板怎麼取悅男人!

“你有意思嗎,在這兒裝清高,都是陪男人的用得着甩臉色,我們蕭總可是火城的大人物,以後跟蕭總說話客氣點。艾米挽着胳膊斜看土妹子。

晨曦納悶兒了,她愛怎麼說就怎麼說話,火城大人物就了不起了,不就是中年大叔嗎,跟了都能當爹的男人還好意思在這兒囂張,真是沒有頭腦的女人。

看在明主的分兒上纔不跟她着急,晨曦沒理她急需望向黑乎乎的海水。

“你個土包子,當我空氣是嗎!”艾米見那小個子不吭聲更來氣了,氣的她都嚷嚷了起來。

“誰是土包子。”明主威震四方的聲音蓋住了海浪聲,蓋住了引擎聲。

艾米尷尬的不知所措。

“那個,大海,大海是土包子。”艾米知道自己越說越描黑,可實在找不到和土包子相當的物體。

“艾米,回房間去。”蕭總大吼了一聲。

這折騰什麼啊,晨曦連頭都懶得回,繼續看自己眼中的風景。

“哎呀,朱總,艾米不懂事,我替她道歉,對了,今兒帶了1982年的拉菲,走品品酒去。”蕭總圓場子笑着說道。

晨曦見明主不回話,只好回頭說道,“去吧,我想一個人待會兒。”

“蕭總先去,我一會兒就到。”

對於明主來說這已經夠給蕭總面子了吧,這算緩解糾紛了嗎,算是吧,晨曦回過頭繼續看遠方。

明主走到晨曦身邊抱着晨曦的肩膀溫和的說道,“沒事嗎?別太在意了,人嗎,喜歡弄事端,不弄點事情就不是人了,咱們這種身份的就不和人一般計較了。”

晨曦笑了,“拜託,咱是冥界的,還不如人類級別高呢。”

“那是人類自己這麼認爲而已,你我都知道,事情並非如他們的想象。”

“好了你快去吧,蕭總着急了,我在待一小會兒就回去,放心。”晨曦挪開明主的胳膊轉過了身。

“就一小會兒,夜裏的海不能看太久,會把你吞掉,一會兒你要不回來,我可還出來找你。”

明主低頭盯着她的臉,微微一笑,用食指颳了下她的鼻子。

“知道了,知道了。”晨曦笑着一手摸着鼻子一手推開了明主。

明主走了,甲板上就她一人。

浪聲消去,只有引擎聲一陣一陣傳到了耳邊,晨曦望着漆黑的空間,閉上了眼睛。

微風輕輕的落在臉頰很是舒服,火海雖然只是一瞬間的景象,可還是很美,不知道明主有沒有和她想到一起,在火海的中央親親…

他都親了她無數回,估計不像女人一樣在乎地方吧。

晨曦深深地吸進鹹鹹的空氣轉過身回了屋子。

船微微搖晃,晨曦也搖晃了,納尼!就一張牀!怎麼睡?

晨曦看了眼門口,看看牀,竟然想到了一個好辦法,那就是她斜着躺着把牀鋪全部占上,那明主只能睡沙發了,hoho!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