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羽也懶得與二人廢話,直接亮出龍爪就準備去殺人。林直一和井月光身體緊繃,準備迎接一場硬仗。

他們都知道喬羽被黎曉曉重創,戰鬥力不知道還剩下幾分,不管怎樣,先打打看,打不過再逃唄……

就在這時,臥室的門吱呀一聲開了,亨尼斯牧師捂着腦袋走了出來,滿臉迷糊的一邊走一邊發問,“發生什麼事了?什麼聲音那麼吵?”

“亨尼斯!”

躲在沙發後面的比曼一驚,趕緊跑出來一把拉住亨尼斯想要把他拽進房間躲起來,但瘦弱的他哪裏拽的動一個二百斤的胖子?

結果是,倆人拉扯着擋在了喬羽的面前。

喬羽才懶得理會這些NPC,他腳尖點地疾衝向前,從兩人身前掠過,直撲林直一和井月光!

亨尼斯和比曼被喬羽撞的飛了出去狠狠的砸在牆壁上,然後軟軟滑落地面,在牆面上留下兩灘觸目驚心的血跡!

林直一知道,他們死了。

“混蛋!”林直一很是惱火,擋在井月光身前,一拳迎上了喬羽的龍爪!

嘭!

純粹的力量碰撞,結果是重傷的喬羽站了上風,要不然怎麼說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呢?喬羽再不濟,帝皇級玩家的底子在那裏呢!

輾轉又念 林直一再強,也不過是比海氏兄弟高一線的水平,哪裏有和喬羽正面剛的實力?!

所以,碰撞之後,喬羽原地沒動,林直一噴着血倒飛了出去,還順便撞飛了他身後的井月光,倆搭檔一塊兒從破掉的窗戶飛上了夜空。

這兒可是二十樓!摔下去肯定變老乾媽啊!

林直一慘叫着下墜,手舞足蹈的想要抓住點什麼,可惜他距離酒店牆面太遠了,什麼都抓不到。

井月光在空中一閃身,出現在林直一背後,雙手穿過林直一腋下扯住了他的大臂。

“別嚎了,有我在摔不死你!”

幾個閃身後,林直一和井月光平安落在了地面,不過井月光卻是消耗過度,臉色蒼白如紙。

還在吐血的林直一也沒好到哪去。

“完全不是對手,趕緊跑,去找黎曉曉!”林直一拉着井月光就跑。

井月光有些無語,“我們上哪兒找黎曉曉啊……”

林直一:“隨緣吧!”

井月光:……

你特麼可真靠譜! 康斯坦丁緊了緊風衣,左右看看,有些不知道該往哪兒去。

城市那麼大,加百列可能在任何一個地方,但康斯坦丁卻毫無頭緒。一想到此時加百列可能帶着安吉拉去和曼蒙圖謀人間界,康斯坦丁就有點着急上火。

這種感覺實在是太糟糕了!

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康斯坦丁思索了一下後,朝米耐的酒吧走去。

他當然不是想去慰問下不來牀的米耐,而是想找個半惡魔詢問,說不定能有一些線索,這樣無頭蒼蠅一樣到處亂轉根本不可能找到加百列!

剛剛走了幾步,前方的路燈忽然滅了!

康斯坦丁愣了一下,默默的掏出火龍息瞄準了那個方向,“不要藏頭露尾的,給我出來!”

一個渾身裹在黑色斗篷裏的人鬼魅一般的出現在康斯坦丁前方的陰影處,他開口說話,聲音低沉:“我並沒有惡意,只想問一個問題,康斯坦丁,你是不是幫助一個穿着金色鎧甲的人去過地獄?”

康斯坦丁挑了挑眉,依然用火龍息指着他,問,“你找他做什麼?”

“看來是了。”黑影點點頭,“我不是我要找他,是路西法要找他,康斯坦丁,這件事不是你有資格攙和的,告訴我他在哪兒。”

“呵。”康斯坦丁不屑的笑笑,“我要是不告訴你呢?”

“那你恐怕得提前下地獄了,路西法一定會非常高興。”黑影冷冷說道。

聊天聊到這份上,已經算是聊死了。

跟地獄的惡魔沒什麼好說的,康斯坦丁直接對着黑影開火!

轟!火龍息噴出大片的火焰,可是卻什麼都沒有燒到。

黑影已經瞬息之間來到了康斯坦丁側面,一拳狠狠的砸在他的臉上,將他打的飛出一米多摔在地上。

隨後,還沒等康斯坦丁緩過神來,黑影已經再次來到他的面前,捏着他的脖子將他提了起來。

康斯坦丁用力掰着那隻捏着他脖子的手,卻如掰鐵鉗一般,怎麼都掰不動;想要用他的大長腿踢那傢伙的臉,但卻怎麼都夠不着……你特麼胳膊真長!

“康斯坦丁,我給你最後一個機會,那個人在哪兒?”

康斯坦丁剛想說打死我也不會說的,不過轉念一想,這麼說的話這個惡魔可能真的就要把他給打死了,你還能指望一個惡魔大發善心?

而且,雖然他面對這個惡魔毫無還手之力,但黎曉曉可不一樣,那可是一個能在地獄殺的七進七出、殺到路西法都要親自來逮他的狠角色啊!

這個惡魔會是黎曉曉對手嗎?

肯定不會啊!

康斯坦丁對黎曉曉的實力擁有着蜜汁信心,他想通了這些之後,改口說道,“你確定要找他?他可不會放過任何一個惡魔,你會死在他的手裏。”

“這就不用你操心了。”黑影說道。

“那好,你跟我走。”

黑影將康斯坦丁放下來,看着他咳的要死要活的,警告道,“別跟我耍花招!”

康斯坦丁嘲諷的笑笑,轉身朝酒店走去。

……

黎曉曉正在趕路的時候,系統提示忽然冷不丁的響起來:“很遺憾,因爲相關角色死亡,您的支線任務‘康斯坦丁的得力助手二’已經失敗。”

嗯?

這個支線任務的要求是保證亨尼斯牧師活到劇情結束,那,相關角色死亡的意思就是……亨尼斯牧師死了?!

在林直一和井月光的保護下死了?!

wωw☢Tтkǎ n☢¢ 〇

誰能做到這一點?路西法?或者是……喬羽?!

如果是路西法找到他那兒的話,那林直一和井月光絕對無法倖免,倆人在路西法面前就跟螞蟻沒什麼分別。

而黎曉曉並未收到系統提示隊友死亡的消息,也就是說倆人還活着。

那麼,就是喬羽了?

這傢伙竟然趁着他不在去獵殺林直一和井月光,太狡猾了!

黎曉曉趕緊又給柳澄打了個電話,讓她去他的酒店與他會和,然後調轉方向使出吃奶的力氣拼命奔跑着。

“希望能趕得及救下那倆貨吧……林直一你挺住!”

……

黎曉曉跑到酒店樓下的時候,感覺到一股來自地獄的邪惡氣息,與巴爾薩澤身上的氣息同出一轍,應該也是路西法的爪牙。

黎曉曉愣了一下,不是喬羽?他猜錯了?

黎曉曉沒走電梯,直接飛到了自己房間的客廳窗戶外。

他看到,屋子裏一片狼藉,地上躺着亨尼斯和比曼的屍體,康斯坦丁單膝跪在屍體邊上,一臉的傷心和憤怒,而在康斯坦丁的身後,有一個高大的黑影,那股邪惡的氣息正是來自於他。

什麼情況?

對於地獄惡魔,黎曉曉是完全不會客氣的,直接祭出雙頭矛就是一道聖光射過去。

金色的光線擊穿了黑影,可是卻沒有任何慘叫和鮮血,那黑影破碎消失,就好像投影在水面上的倒影、被一塊石頭砸的稀碎了一樣。

而後,光線落在牆壁上,將酒店牆壁燒出一個小坑——聖光對於邪惡生物的殺傷力巨大,但單純的物理攻擊力卻弱的可憐。

動靜驚動了正在悲傷的康斯坦丁,他擡頭,剛好看到黎曉曉落在了地板上。

“黎!”康斯坦丁站起來,表情明顯有些激動,他指着地上的屍體,“這是怎麼回事?!”

“喬羽乾的。”

不管是不是喬羽乾的,黎曉曉都毫不客氣的將鍋甩在他頭上。

“那個傢伙?!”康斯坦丁眼睛紅了,“爲什麼要這麼做?”

“他是地獄龍族。”黎曉曉指着屍體說道,“之前他被我重傷,需要吞噬人類的靈魂來恢復傷勢,很顯然,這是對我的報復,是我連累了他們,對不起……”

“不!”康斯坦丁搖搖頭,“不是你的錯,是那些地獄雜碎的錯!”

康斯坦丁的眼睛愈發的紅了。

“黎,我要爲他們倆人討回公道!”

黎曉曉拍拍康斯坦丁的肩膀,“一定會的,我這就去找他!即使翻遍整個城區,我也要找到這個混蛋把他碎屍萬段!”

“我跟你一起去!”

黎曉曉本想拒絕,但看到康斯坦丁堅定的眼神,便點點頭,“那一起走,先和我出去接個朋友。”

倆人離開之後,房間的陰影裏忽然“長”出一個人,黑斗篷下的臉發出低沉的笑聲。

“找到你了!” 黎曉曉和康斯坦丁乘電梯下樓,電梯裏,康斯坦丁解釋了一下剛剛那個惡魔的事情。

“你是說,他向你詢問我?”黎曉曉指着自己的鼻子問。

康斯坦丁點點頭,毫不愧疚、還有點小得意的說着,“我知道他肯定不是你的對手,所以就把他帶來讓你殺掉了。”

語氣中,滿滿的“看我機智吧”的感覺,讓黎曉曉特別的無語。

大哥!你架不住人家的嚴刑拷打逼供就直說,能不能不要這麼湊不要臉?!

雖然心裏在吐槽,但黎曉曉也沒把這事兒放在心上,反正那個惡魔已經被他滅口了,路西法一時半會應該也找不到他,他還有時間。

頓了一下,康斯坦丁又說,“黎,和你一起那位井女士,她說……”

康斯坦丁把井月光對那幅畫的解釋說了一遍,有些憂心忡忡,“現在安吉拉在加百列那裏,可是他們卻不在教堂,加百列帶着安吉拉出去了,如果真是井女士說的那樣,安吉拉會很危險!”

康斯坦丁當然很想黎曉曉和他一起去找加百列,但他也知道,現在林直一和井月光正在被那個喬羽追殺、危在旦夕,黎曉曉肯定要先去救他的朋友的。

“加百列……”

黎曉曉知道安吉拉安全的很,也想起了他好像約加百列在爛尾樓會面來着……

想到這,黎曉曉忽然問康斯坦丁,“城裏夜裏的時候會有人放煙花嗎?”

康斯坦丁搖頭“城裏禁止私人放煙花,很危險,容易引起火災。”

“這樣啊……”黎曉曉笑了,“既然你擔心安吉拉,咱們先去找加百列吧,我知道他在哪兒。”

康斯坦丁一怔,“那林和井呢?你不去救他們了?”

“不着急。”

林直一和井月光不知道往哪兒逃了,雖然路上肯定會有他們留下的痕跡,但等黎曉曉循着線索找到他們,那估計屍體都涼透了,還是趁着他們還有力氣跑,給他們一個方向纔是。

很快,柳澄和洛小白到了,黎曉曉也沒有廢話,直接帶着他們往爛尾樓而去。

爬到爛尾樓頂,黎曉曉看到了黑着一張臉的加百列,笑着揮手打招呼,“嘿,大天使,你好啊!”

шшш .тtkan .¢ Ο

“事實上我一點兒都不好。”加百列盯着黎曉曉,“現在把你知道的關於曼蒙的消息告訴我吧!”

“先等我一下。”

黎曉曉沒接加百列的話,而是從襠裏掏出一個特大號的煙花,跟康斯坦丁接了火柴點燃了引線。

砰!

巨大的光團射上半空,在夜幕中綻放出一朵巨大的絢麗煙花,照亮了樓頂上一羣滿臉迷惑的人。

“你這是做什麼?”加百列笑着問,不過他的笑容可並不怎麼友好,而是有點滲人。

“沒事,就是忽然想放個煙花玩。”黎曉曉說着又掏出兩個,“你想玩嗎?我這還有兩個。”

加百列:……

“謝謝,我不想。”加百列果斷的拒絕了黎曉曉。

“天使可真無趣。”黎曉曉把煙花塞給旁邊的康斯坦丁和安吉拉,“你們玩吧,我和加百列談點事情。”

“噢……”康斯坦丁抱着煙花,無語的和安吉拉去放煙花了。

而黎曉曉和加百列則走遠了幾步低聲說着話。

安吉拉偷偷看了兩人一眼,疑惑的問,“康斯坦丁,這是怎麼回事?”

康斯坦丁倒是猜到一點黎曉曉的想法,他大概是也不知道喬羽在哪兒,所以放煙花吸引林直一和井月光過來救他們。

“很複雜的事情。”康斯坦丁搖着頭,“這一晚發生了太多事,先別管那麼多了,放煙花吧,我們這是在救人。”

救人?

安吉拉一腦門子問號的和康斯坦丁一起放煙花。

砰!

砰!

又是兩朵巨大的煙花在空中綻放。

林直一擡頭,那一瞬的斑斕亮光照耀在他臉上,讓他的狼狽更加清晰。

“怎麼會有人放煙花?”林直一吐槽,“神經病嗎?!”

“這煙花……”井月光忽然激動起來,“林直一,這煙花不是普通的煙花,而是遊戲商城裏出售的‘歡樂煙花’,會讓放煙花的人心情愉悅,而看到的其他人則會心情變差。”

林直一:……

怪不得我看到煙花就覺得心裏不舒坦忍不住想吐槽呢!遊戲商城賣的東西真是有夠無聊的,而會去買的人更無聊!

“黎曉曉真是個無聊的傢伙!”

林直一繼續吐槽,卻很自然的改變方向往煙花的方向跑過去,“他就沒有信號彈嗎?”

很顯然,既然是遊戲商城出售的東西,那麼只有玩家可能會擁有,八成是黎曉曉爲了找他們而放的煙花。

喬羽也看到了煙花,不過他並沒有多想,放煙花,多正常的事情啊!

他和林直一一樣,都不會去關注遊戲商城裏這些無聊的東西,所以這大概就是男性玩家和女性玩家的分別?

喬羽追逐着林直一兩人往煙花的方向跑去。

爛尾樓。

“現在你可以說了吧!”加百列有點不耐煩了。

黎曉曉伸出兩根手指,猥瑣的搓了搓,“加百列,我的消息可不是免費的,何況是這麼重要的消息,我可是很期待能賣個好價錢呢!”

之前沒想到去打命運之矛,白白讓喬羽撈了便宜,黎曉曉心裏可是一直不平衡呢,現在加百列有求於他,當然也要好好的敲上一筆才行!

加百列的臉更黑了。

“你們東方的驅魔師,都是這麼貪婪嗎?”

“你們西方的天使,都是這麼喜歡佔別人便宜的嗎?”黎曉曉毫不示弱。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