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好,那我們就出發了!”

說完,軒轅峯朝着街上就走了上去。

鄒忌他們跟在身後。

鄒忌他們跟着軒轅峯走了大概有十分鐘的樣子,鄒忌越發感覺有點不對勁。

突然,鄒忌一拍腦門,然後就站在了原地,“哎呀!我怎麼把這個給忘了!”

軒轅峯幾個人頓時疑惑地轉過身來看着鄒忌。

鄒忌一臉着急的樣子,“小兵啊,小兵啊,小兵被那個女的給抓走了,到現在還不知道在那呢!”

幾個人一聽鄒忌這麼一說,頓時都恍然大悟了。

“不行啊,我都已經訂了機票了。”

軒轅峯緊緊地皺着眉頭。

籃壇之豎子橫生 這樣吧,鄒忌,你現在去找張小兵,我們在機場等你,怎麼樣?現在離飛機起飛還有半個小時,時間上應該還來得及,你快點吧。”

“好!那師傅,你們先去,我和小兵馬上就去!”

鄒忌對這軒轅峯一點頭,然後看了戈子浩申大龍他們一眼,轉身就離開了。

“走吧,我們先去機場。”

軒轅峯說完,帶着剩下的人攔下一個出租車,朝着機場就開了過去。

鄒忌又跑到了鳥窩旁,然後就開始左看看右看看。

“哎呀!我這記性……”鄒忌懊悔地說道。

然後鄒忌就伸手把口袋中的手機給拿了出來,找到張小兵的手機號就撥了過去。

“滴…滴……滴…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

“這張小兵怎麼搞的,怎麼把我電話給掛了!”

鄒忌滿臉的着急,手一按,又打了過去。

“滴…滴……”

電話響了二十幾秒,還是沒人接電話,鄒忌急的原地只轉圈。

正當鄒忌準備掛了再打的時候,電話終於響了,裏面一個奔放狂野的聲音就傳了出來,差點沒把鄒忌的耳膜給震破。

“草泥馬的打什麼的!煩不煩!不知道老孃在辦正事呢!再打老孃把你JJ切下來數年輪!!”

“滴……滴……”

【PS:16點一更,今天加更!晚上還有一更】 鄒忌都愣住了,聽這電話中還不斷傳來的“滴滴”的聲音,鄒忌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打錯電話了。

咦,想想又不對啊,這個聲音聽熟悉的,可是打給張小兵的電話怎麼會是一個女漢子接的呢?

難道,難道剛剛那女漢子就是那非主流小MM?

鄒忌想到這裏頓時打了個哆嗦,要是電話中是非主流小MM的話,那張小兵不是倒了大黴了!

鄒忌趕緊又把電話拿起來又給張小兵打了過去。

“滴……喂!你誰啊你!打什麼騷擾電話!小心老孃殺了你!”

這次倒是接的很快,不過鄒忌的心臟差點受不了。

“我,我是鄒忌,張,張小兵的大哥……那個,那個張小兵在你身邊不?”

鄒忌哆哆嗦嗦地對這電話說道。

“嗯?你說你找小兵?你說你叫鄒忌?好吧……我知道了!”

這時候,電話中靜了一下。

“吶,小兵,鄒忌的電話!”

“哦!”

張小兵的聲音終於傳出來了。

鄒忌也放下心了。

“喂,忌哥,你找我嗎?”

鄒忌一聽這話,頓時楞了一下,聽張小兵的口氣貌似還停平淡的,難道他和那個非主流相處地很好?

“哦,沒錯,是我找你,是這樣的,我們現在馬上就要離開首都了,師父讓我找你去機場。”

鄒忌對這電話中說道。

“哦,這樣嘎,讓我現在去機場?”

張小兵在那頭問道。

“是啊,沒錯,你在那?要不要我去找你?”

“呃,這個……這個……”

“這個什麼,你倒是說話啊!”

鄒忌有點着急了。

這時候,電話中突然傳來一陣地噪音。


然後,一個女漢子的聲音傳了出來,“喂!我告訴你!我管你什麼雞!公雞母雞都不行!你想要帶小兵走是吧?門都沒有!我告訴你!張小兵永遠都不回去了!你走吧!不用等他了!”

“哎!等等,你這……”

“滴……滴……”

不等鄒忌叫出來,電話就被掛了。

“嘿!這叫什麼事啊!”

鄒忌頓時就鬱悶了。

正當鄒忌不知道接下來怎麼辦的時候,手中的電話響了,鄒忌拿起來一看,是張小兵的。

鄒忌趕緊就接了,“喂?小兵,到底是怎麼回事?”

“忌哥忌哥,你先別急,這件事吧,有點複雜,那什麼,等我回去在跟你說啊!不過我現在是回不去了!我就在等着和劉叔一起回去好了,你和師父他們先走吧。”

“啊……”

鄒忌又是一愣。

“忌哥,你放心吧,我沒事的,不用擔心我,你們放心走好了,我在這裏多留幾天,放心好了,先掛了啊!”

說完,張小兵直接掛了電話。

“滴……滴……”

“哎!次奧!這到底是腫麼了!我去!!不管了!次奧!”

鄒忌頓時一甩腦袋,扭頭就走了。

“媽的,這女漢子到底怎麼回事,還有這張小兵,你們兩個掛我幾次電話了……鬱悶死我了!”

鄒忌苦着個臉走在大街上,就跟誰欠了他兩塊錢似的。

攔個車,直奔機場。

—————

“師父,小兵就是這麼說的。”

鄒忌站在軒轅峯等人的面前,此時距離飛機起飛只剩五分鐘了。

軒轅峯皺着眉頭,擡起頭又看了一眼時間,“算了,既然小兵這麼說的話那我們就先行離開好了,我相信小兵沒事的,再說了,那個女子不是小兵的對手。”

“嗯,我也是這麼覺得,所以我就回來了。”

鄒忌一點頭,說道。

“好了,時間馬上到了,我們去登機口吧。”

軒轅峯說完朝着登機口就走了過去。

鄒忌嘆了口氣,和申大龍對視了一眼,“小兵的春天來了……”

說完,鄒忌一笑,然後朝着軒轅峯他們就走了過去。

申大龍自己站在原地,摸了摸腦袋,貌似還是沒搞懂鄒忌的意思,疑惑地跟着鄒忌走了過去。

很難得的,飛機沒有延誤,一行人上了飛機。

幾個小時後,飛機緩緩降落在了大原機場。

一行人從飛機上下來後就馬不停蹄地朝着軒轅府邸趕了過去。

在進入森林之後,幾個人終於不在避諱什麼,都爆發出全力飛奔起來,只見一道一道的身影在森林中穿越着。

—————–

“呼~終於到家了!可算能好好休息一下了!”鄒忌站在門口,伸了個懶腰說道。

幾個人坐了幾個小時的飛機早就都累壞了。

走進大門,軒轅峯對這他們說道,“你們先去休息一下吧,想必都累壞了,我還有點事,就先走了,你們自己休息去吧。”

“好的師父。”

“好的家主。”

“好的峯哥。”

“呃……”

這一句話,引出來了三個回答。

軒轅峯也不走了,看了看鄒忌申大龍,戈子浩,李威他們。

“嗯……你們是不是統一一下稱呼好了,這樣也方便一些。”

“師父,您是我和大龍的師父啊,我們兩個當然叫你師父了!不然還能叫什麼。”

“是啊家主,我本來就是你的人,我當然叫你家主了!” 冷豔總裁的貼身高手

只有李威笑了笑,沒說話。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