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周大片房屋,被震得塌陷,炸成齏粉。

地面上滿是火焰,融化的岩漿,鋪滿了大地。

一些來不及逃跑的守衛,頃刻間就被熔岩吞沒,燒成灰燼!

嗤啦!

轟!

火焰和毒蟲猛獸,在半空猛然炸開,秦逸往後連退數十丈,胸口氣血翻湧,握著帝恨戟,戰戟在地面上,劃出一道長長痕迹。

七夜長老往後連番數十個跟頭,這才勉強,穩住了身形。

他掌心陣陣酸疼,手臂的骨頭,像是折斷一樣,讓他一時間,抬起胳膊,都格外吃力。

「你好強的真氣!」望著秦逸,七夜長老,怒吼連連,「說,你是不是有什麼奇遇和仙緣!」

「這輪不到你來問!」秦逸提起帝恨戟,帝恨戟上,火焰重新燃起,大團大團的亡魂,覆蓋其上,陣陣嘶嚎,魔氣森森,彷彿是大團屍體血肉,凝鍊而成的魔怪。

「這麼大的動靜,現在城主那邊,應該已經得到了消息。要不了一盞茶的時間,城主和城主侍衛,就會趕到這裡,到那時候,你是插翅難逃!」七夜長老連連冷笑。

秦逸望著七夜長老,眉心猛然燃起一團幽藍光芒。

滔天戰意、魔氣,隨著百鍊天羅鎧的覆蓋,籠罩當場。

四周熊熊火焰,奔騰跳躍,如同一個個修羅、惡魔,猙獰連連,張牙舞爪,要把四周生靈,塞進口中,大聲咀嚼!

方圓百畝,一時間如同惡魔的海洋!

唰唰唰!

秦逸的身影,在空中劃出條條虛線,層層推進,剎那之間,七夜長老,根本沒法捕捉到秦逸。

「該死!怎麼速度突然變這麼快!」感覺到四周,層層殺氣,如戰車一般,碾壓而來,通天徹地,七夜長老幾乎是憑著本能,一爪向前抓去,猛然一握。

嗤啦!

空氣中,數百道火焰,凝練成一條大象一般的鎖鏈,嘎嘎嘎嘎嘎,硬生生,鎖住了方圓數十步的虛空。

秦逸的身形,在這虛空中,頓時變得遲鈍,忽閃一下,立刻就被七夜長老看到了。

「你逃不掉了!」七夜長老一聲咆哮,臉上露出得意神色,身上十數條手臂,像是大型蚯蚓一樣,連連蠕動,朝著秦逸,猛地拍下。

轟轟轟轟!

半空中,十多個巨大手掌,層層疊疊,火光衝天,對秦逸當頭罩落。

「死吧!」七夜長老滿臉瘋狂,眼中帶著得意的笑容。

「鬼音嘶吼!」

一聲尖嘯,突然如同在七夜長老腦海中,響起的一樣,讓他的思維,微微一滯。

「戰火燃天!橫行霸道!」

天子槍法殘卷中兩招,一齊使出!

巨大螺旋狀火焰氣旋,一聲爆鳴,衝天而起。

嘩嘩嘩嘩!

層疊的火焰巨掌,一下子被擊穿,秦逸高高躍起,背影凝聚在時空中,說不出的高大威猛。

秦逸猛然高高舉起帝恨戟,團團修羅煞氣,凝聚成形。

四周彷彿濃雲滾滾,天地日月,都晦暗不見。

「殺戮金身!」

一團血色光芒,從秦逸背後,舒展而起。

一個巨大猙獰的巨人,指天踏地,一腳跺在地上,地面頓時寸寸崩塌!

威猛聲勢,讓七夜長老,思維一下子都凝固了。

巨人居高臨下,怒視七夜長老,眼中森森魔王氣息,讓七夜長老,手腳冰涼,心頭滿是恐懼。

「給我殺!」

秦逸一聲怒喝,揚起帝恨戟,劃過長空,朝著七夜長老,猛然刺來。

殺戮金身,隨便一動,都有崩天裂地的巨大力量。

手中刀、槍、劍、戟、瓶、鍾、印、鉤,在半空劃過,都把大片虛空,燒得塌陷。

四周澎湃真氣,滾滾蕩蕩,彷彿無數戰場的殺伐氣息,凝聚到一起,從四面八方,涌了過來,將七夜長老,瞬間吞沒。

殺戮金身就彷彿,是一頭巨大的殺戮機器,每到一處,就會生靈塗炭。

手中武器,密集如雨點,朝著七夜長老,當頭砸落,一下下,彷彿山嶽,鎮壓到對方頭頂,根本不給對方,絲毫反抗的機會!

PS:明天七夕,大家怎麼過呢?我是打算奮力碼字,多更幾章,不能具體保證更多少,儘力就是。每一章下面的頂,大家記得看完之後,都點一下 聽郝仁說有別的法子,雷公和端木正他們立即豎起了耳朵。

郝仁說道:「我的家中有一種火器,他們的人再多,我用火器『突突突』就能把他們全部……」

還不等郝仁說完,雷公就打斷了他:「你說的火器是衝鋒槍吧!」他到過地球,見識過那邊的槍械。


郝仁點了點頭:「還有更厲害的呢!」

扎雷王子為海瑟薇的女兵衛隊配備了非常先進的熱兵器,衝鋒槍是最低配置,她們還有重機槍、火箭筒、加農炮和雷達等大傢伙呢!

郝仁的意思是,根本不需要學習黃毛人的戰陣之法,只需要一枝衝鋒槍再加上足夠的子彈,就能讓黃毛人來多少死多少。

雷公鄭重地說:「我們這裡嚴禁火器!」

「為什麼?」郝仁又向端木正、秦書潤、巴虎兒和天郁夫人他們看去,卻發現他們和雷公是一個態度,都不希望火器出現。他就納悶了,這些人為什麼就如此排斥新鮮事物呢!

雷公說道:「熱兵器這東西在殺人方面的效率是毋庸置疑的。我敢說,衝鋒槍一旦出現在戰場上,很多修為低的人一定會著了魔似的想仿造它!」

郝仁問道:「你是覺得,如果別人能仿造出衝鋒槍,我們武者多年的苦修就白搭了嗎?如果你要是有這個擔心,那我可以在戰爭結束的時候,把槍械帶回去,不讓這裡的人接觸到!」

雷公冷笑道:「我沒有這麼狹隘,你覺得,修為到了我們這個層次,還會懼怕槍械嗎?」

「那你有什麼顧慮,直說好了!」郝仁說道。

雷公說道:「剛才我說了,因為火器是殺人的高效武器,很多人只要看到,就會想方設法地仿造。這是禁止不了的。」


「以你們三家的勢力,怎麼會禁止不了呢?」郝仁不明白。

端木正說道:「小子,你不知道天獄森林有多大。除了最外圈的有毒霧,還有很多人類可以去的。正因為太大,如果有人躲到其中仿造火器,我們根本發現不了!」

郝仁笑道:「那就讓他們仿造好了,我相信他們根本造不出來的!」

雷公搖了搖頭:「我曾經利用靈木葉子去過幾次地球,也曾經和地球上的一些軍人發生過衝突,也曾經從他們的手中搶到過火器來研究,可以說我對火器還是有一點了解的。

火器全是精鋼打造的,這種鋼就憑我們天獄城的幾百家鐵匠鋪根本造不出來。所以,如果誰想仿造,必然進行各種試驗,也因此需要大量的生鐵。生鐵的需要量一大,就會有人開採鐵礦,伐木煤炭。

還有,火器需要火藥,我們天獄城的人只知道硫磺是製造火藥的重要成分,於是,他們會到處尋找硫磺礦,甚至開山毀林。

你們地球人有一個詞叫『處女地』,指那些沒有被人類文明污染過的地方。我們天獄森林就是一塊處女地。

但是,人類的慾望是沒有止境的,就算那些人造不出槍械,他們可能會造出別的東西,並以此牟利。長些以往,這天獄森林的環境就被破壞了,靈氣也沒有了。這裡遲早會變得跟地球一樣。小子,你別跟我說,你對地球的環境很滿意!」

聽了雷公的話,郝仁久久無語。雖然他很反感雷公的保守,卻又不得不承認雷公這種做法對於保護環境很有效。

郝仁在大學的時候,也曾經思考過關於人類發展的大勢。他當時覺得,人類發展的途徑只有一個,即大規模的分工合作,以犧牲環境為代價,換取各種物資和技術,等技術進步到一定程度,再來進行環境的治理。

這段時間,隨著郝仁修為的提升,他人類還有另一個發展方向。那就是,在保證生存的前提下進行自身的修為,盡量不去破壞環境,與地球上的萬物共同生長。

比如說,人類用高科技將自己送進太空,並且在月球上漫步。而有人竟然從佛經中修鍊出神境通,想去哪裡就去哪裡。

不過,現在的地球已經不適合修鍊,那就讓地球上的人類一條道走到黑。而五行空間和天獄城,就作為人類最後的處女地吧!

想到這裡,郝仁對雷公說道:「既然不能用火器,那我們再想想別的法子。」

雷公笑道:「與黃毛人的戰爭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我們今天好好的喝個痛快!」

這時,巴虎兒說道:「雷老爺子、端木老爺子,你們修為高深,並且分明護佑著『曲香坊』和『銀鉤賭坊』。我們『獵人公會』就可憐了,自從我師父被黃毛人的使者假冒之後,就沒有人為我們撐腰了。我現在想投到郝仁兄弟門下,請兩位老爺子給說合說合!」

郝仁一愣:「巴會長,什麼就投入我的門下?」

巴虎兒說道:「我的意思是,從今天開始,我們『獵人公會』就奉你為頭領。一切財富、資源都是你的,你想要我們做什麼,只要一聲令下,我們整個『獵人公會』就算是赴湯蹈火、萬死不辭!」

郝仁問道:「你們『獵人公會』上下一心,打理得很好,有什麼必要讓我給你們做頭領?」

巴虎兒說道:「你修為甚高,可以做我們的良師。而且,今後要與黃毛人開戰,雷老爺子指揮『曲香坊』的戰兵,端木老爺子指揮『銀鉤賭坊』的戰兵,你手頭沒有人可怎麼辦?那還不如指揮我們『獵人公會』吧!」

巴虎兒知道,這次與黃毛人的戰爭是一次契機。如果戰敗,三家勢力都會被黃毛人奴役,而「銀鉤賭坊」和「曲香坊」後面因為有端木正和雷公撐腰,這兩家可以少受些罪。而「獵人公會」沒有高手,則會面臨被打散的命運。

如果戰爭勝利,天獄城會面臨一次勢力重新劃分。到時候,「獵人公會」沒有天階武者的坐鎮,同樣會被其他兩家或者是戰爭中新崛起的力量所瓜分。

巴虎兒的心思大家都懂,但是事實就是這樣,誰也不能說他自私。

雷公笑道:「郝小子,既然巴會長都這麼說了,你就把這份大禮收下吧!」

郝仁點頭笑道:「好吧,我就暫時接手!」 砰砰砰砰砰砰!

殺戮金身的八條手臂,快速重擊,速度猶如夏日暴風驟雨,在半空形成了一道光幕。

地面被成片擊碎,近千畝的範圍,被轟得一片狼藉,煙塵衝上半空,遮天蔽日。


一陣急速攻擊后,秦逸收起神魔法相,一個縱身,躍到七夜長老面前。


此刻,七夜長老再沒有之前,威風凜凜的模樣,整個人,成了幾乎一團爛肉的凄慘樣子。

身上骨骼,寸寸折斷,大筋粉碎,皮肉炸裂,鮮血不斷湧出,躺在地上,口鼻歪斜,都很難分別出五官了。

炎士境界的修道者,鮮血濃度,要遠遠高於普通人。

七夜長老身下的鮮血,幾乎凝成了一個小型湖泊。

大片鮮血,從高處落下,更彷彿瀑布一樣。

鮮血里血肉蠕動,暴戾氣息,足以把人活活嚇死!

「七夜長老,你有何話說!」秦逸一腳踏在對方胸口,居高臨下,厲聲喝道。

七夜長老用剩下的一個眼珠子,死死盯著秦逸。

沾滿鮮血的瞳孔里,滿是憤怒、不甘、不敢置信!

他想不明白,秦逸才炎徒境界第一層,比他低了整整十個層次,自己怎麼可能會敗!

他更想不明白,剛剛出現的那個恐怖的巨人,到底是什麼,並不是他所了解的法外分身。

法外分身,哪有那麼蠻橫的力量,更沒有那麼恐怖的凶煞氣息!

那種凶神惡煞、萬鬼咆哮的煞氣,恐怕數十個百萬人廝殺的戰場,才能比擬得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