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爲一名女子看着勢頭不對,不想再戀戰。

“走,你以爲你們還有機會走嗎?”

不等惜月回答,蘇齊就冷笑着說道。

“小爺曾經發過誓,巫族的人,小夜見一個殺一個,見一雙殺一雙,見一羣殺一羣。”

偏執總裁的歡脫小嬌妻 蘇齊小臉冷如寒冰,不殺他們,以後會對孃親造成更大的威脅,殺一個就少了一個,孃親就多一份安全。

“你以爲你擋得住我們嗎?”

剛剛說話的女子諷刺的說道。

“那我們就一較高下吧!”

蘇齊冷冷一笑,“火靈,直到殺了她們爲止。”

“好的 戀上你 630bookla ,最快更新冥婚,棄婦孃親之家有三寶最新章節!

“哇!火靈,你居然刀槍不入啊?”

蘇齊一臉驚訝的看着火靈。

火靈回頭,疑惑的看着蘇齊。

“齊兒,原來你不知道啊?”

“我怎麼會知道?”蘇齊眨了眨眼眸,不過現在他知道了,就不會放着這麼好的神鐵不用了。

“那我先試一試,看看能不能殺了她們。”

“今天就是殺不了也要殺,不能讓她們活着回去。”

蘇齊本笑着的小臉瞬間變得陰冷無比,他可不會在放虎歸山。

惜月眼眸一凜,難道她今天又想放過他?

“好!看我的。”

火靈快速的滾動着身子。

惜月她們站成一排,看到火靈朝着她們滾過來,她們快速的飛散開。

哪知火靈猛地打開身子。

幾個女子被掃得遠遠的,抽搐幾下,徹底的失去了氣息。

惜月一看,滿眼驚怒,難道今天真的要死在這裏嗎?

對於惜月的想法,火靈壓根就不回去體會,它只想完成主人交給他的任務。

最後,只剩下惜月和兩個白衣女子,看着同伴一個一個的死去,兩名女子握着劍的手止不住的顫抖。

這個孩子居然有這樣強勢的魔獸存在!

這魔獸太恐怖了,滿身的火焰,讓她們根本就不敢靠近它。

惜月這下也不敢輕舉妄動,逃走那是更不可能的事情,硬拼,他們也拼不過,這魔獸比蘇齊強多了。

火靈上下流動着身軀,對於惜月他們手中的劍,根本就不畏懼,此事,它體內就像蟄伏着一頭八海兇獸一樣,澎湃到極點啊!

“受死吧!”火靈口中一抹橙色的火焰瞬間噴涌而出。

“啊!……”

火勢太強烈,她們根本沒有出手的機會,更別說逃走了,在身上起火的瞬間,火靈將三人狠狠的掃向地面,強大的氣勢,讓她們還手的機會都沒有。

黑沉的夜空裏,一條火龍在飛舞着,形成了一道旖旎的觀景。

“齊兒,不得不說,你撿到寶貝了。”

火銀也驚訝的看着火靈,它也會噴火,這是它的火焰和火靈的比起來,那真是小巫見大巫。

火舌漸漸吞噬着自己,惜月覺得死亡的氣息越來越近。

可是惜月不想這樣認輸,她快速的運用玄氣把身上的火焰滅掉。

只是全身已經被燒得狼狽不堪,狼狽的惜月,就如地獄裏放出來的女鬼,讓人看着就全身打顫。

蘇齊看着這一切,無動於衷,心裏僅存的那點憐憫之心,也在被巫族的人追殺中泯滅掉了。

每放走一個,便是放虎歸山。

看着踉踉蹌蹌站起來的惜月,蘇齊眼眸微微上挑,嘴角泛着譏諷的笑容。

“沒想到你命還挺大的,想做最後的垂死掙扎,也是無濟於事,今晚,你註定要死。”

蘇齊滿臉陰冷,如地獄化身來抓女鬼的使者,眼眸犀利的逼視着惜月。

“你小小年紀,好狠的心。”

惜月目眥盡裂的看着蘇齊,這樣的她看起來更加的猙獰,對殺不了蘇齊的無奈,讓她此刻生不如死,即使在怒,在恨,卻也改變不了今晚的局勢。

“你有什麼資格說小爺狠,回頭想想你自己的行爲,難道你就不心狠手辣嗎?對我一個五歲的孩子你們都要殺之而後快,比起人性,你我之間顯而易見,要怪就怪你命不好,別人不殺,卻要來殺我蘇齊。”

蘇齊冷冷的說,要說憐憫人人皆有,可是多月要殺自己的人,他不會有一點憐憫之心,要不然死的就是他自己,他的命是孃親給的,他得留着這條命孝敬孃親,他不會做人讓孃親傷心的事情。

惜月被蘇齊說得一愣一愣的,還來不及思考蘇齊話中的意思,一口鮮血便噴涌而出。

剛剛火靈那一擊,讓她受了嚴重的內傷。

今晚只怕是凶多吉少,她恨,她不甘心,不甘心就這樣死在一個孩子的手裏。

惜月,緩緩的擡起頭,月光灑向大地,星空美好的讓人嚮往。

蘇齊手中不知何時已經多出大冶神弓。

在惜月愣神之際,毫無聲息的射向惜月。

“嗯!” 星際獨寵:無情童養妻 惜月悶哼了一聲,猛地看向蘇齊。

“我絕對不會讓一個想殺我的人在出現第二次。”

蘇齊飛身落下,熄滅了地上的篝火。

黑暗裏,惜月的身體慢慢的倒下。

她死瞪着的眼眸,不甘的看向蘇齊小小和身影。

蘇齊卻連頭都沒有回一下。

飛身到火銀的身上,很快,兩隻魔獸變消失在夜空裏。

惜月的手指動了動,她惜月從父親那一代就是巫族的人,因爲喜歡沐雲軒,她並沒有過多的將雲城的消息傳回巫族,沒想到到頭來,老族長還是拋棄了她,天女一死,她立刻被頂上去,卻也加速了死亡的速度……。

最後,惜月身子抽搐了幾下,徹底了沒有了呼吸。

水蓓巫師不動聲色的在暗中看着這一切。

雙手握得死緊,蘇齊越來越難對了。

轉身,水蓓巫師也很快的消失在夜色裏。

夜,似乎又平靜了下來。

第二天一大早,見到蘇櫟的人都大吃一驚。

只是過了一個晚上,蘇櫟身上就散發出聖玄期初期的修爲。

一進膳廳,大家都震驚的看着他。

“櫟兒,你……?”

夜輕寒驚訝的出聲,去又不知道要該怎麼辦?畢竟一個神玄期八階的人突然在一夜之間晉升到聖玄期初階,真的是太讓人難以置信了。

“是昨天晚上晉升的,越階晉升,在我們母子身上,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你們不用大驚小怪的,齊兒昨晚天晚上傳過消息,他沒事,大家不用擔心。”

蘇櫟說完,在衆人驚訝的目光中,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優雅的吃飯,對於乾坤印的事情,他絕口不提,巫族現在在找八大玄器的下落,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君子兮忍不住的說道:“櫟兒,你和齊兒都是逆天的體質,我 戀上你 630bookla ,最快更新冥婚,棄婦孃親之家有三寶最新章節!

皇宮裏,庚桑瑤一大早心情就非常的激動,一方面,她等着水蓓巫師的消息,而另一方面,更是期待着劉長老的解藥。

她中的這毒,這兩天她仔細研究了一下,應該是青木鴛鴦草,奇毒無比,生長在深山陰涼之處,偶爾不小心觸及,立時斃命;被稱爲十大奇毒之一。

再加上毒性劇烈,極難採得,知道的人少之又少,蘇齊不知從何得來,又不知用了什麼法子,竟然剋制住青木鴛鴦草的毒性,沒有立即發作,而是慢慢的折磨着她。

這毒太霸道了,所以他只給劉長老一天的時間,而這毒藥要是在體內餘留,那她的皮膚就會全身潰爛,臭味也會越來越濃,八天之後,毒性就會徹底侵入五臟六腑,令其內臟腐爛而死,這就是她對青木鴛鴦草的瞭解。

正在庚桑瑤思索之際,逐夢走了進來。

“皇后娘娘,水蓓巫師回來了。”

“哦!快讓她進來。”

庚桑瑤臉上全是激動。

水蓓巫師面色冰冷的走了進來。

對於水蓓巫師的瞭解,庚桑瑤脣邊的笑意猛的凝固,心裏也似乎有些不安起來。

她沉聲道:“水蓓巫師,看來這次行動,又失敗了。”

水蓓巫師擡眸,快速的問道:“族長動用玄氣用烏金看了。”

“沒有,你跟了我這麼多年,你的脾氣我太瞭解了,不必明知故問。”

水蓓巫師激靈靈一顫,擡眸深深的看着還庚桑瑤。

“現在知道,我們之前都錯了,當初殺了蘇齊,可能現在就沒有這樣麻煩了,留着蘇齊,對瑤兒你來說,終歸是一個大患。”

“我知道。”庚桑瑤瞥了一眼面色冷冽的水蓓巫師。

眸色冰冷地道:“所以我比任何一個人都想他死,更想蘇紫陌死。”

水蓓巫師疑惑地道:“既是這樣,瑤兒你當初就不應該顧及天女……。”

“天女的教訓這麼快就忘得一乾二淨了?”

“天女……。”

水蓓巫師一聽,心中猛地一動,不安地望着庚桑瑤,沉聲道:“瑤兒的意思是?”

“老族長沒有下命令,我們冒然殺了蘇齊,就會和天女和惜月一樣的下場,且不說天女,就說惜月,惜月家可是她培養了幾代的臥底,老族長一樣的輕易的就把她們給拋棄了,天女尚有一絲氣息,她依然能見死不救,就是我是她孫女又如何?她連我父親都殺了,對我,不用,我說出來你也知道,一旦我違背了她的意思,後果可想而知。”

水蓓巫師身子止不住顫了顫,那股強大的恨意又慢慢溢滿了全身。

“瑤兒你放心,我不會讓她殺了你的。”

庚桑瑤擡眸,一臉感激的看着水蓓巫師。

“水蓓姨,謝謝你,這些年對我一直不離不棄的,不過經過前車之鑑,我們要學起經驗,智取爲上。”

水蓓巫師快速的收斂起滿身的恨意,欣慰的看着庚桑瑤。

“瑤兒真是越來越沉着了,只有忍,才能更好的往前邁進一步。”

“不錯,巫族的人都是互相監視的,老族長對誰都不信任。”

“瑤兒你是說……還有人在暗中盯着咱們?可平常我也探測周圍,這附近沒人啊。”

庚桑瑤一聽,揚脣勾起一抹冰冷的笑意,“要是那麼容易被發現,巫族的黑暗使者們就沒必要存在了。”

黑暗使者只聽命於老族長,雖然都已經不再是祕密,可是黑暗使者神出鬼沒,沒有哪一件事情是能逃得過他們的眼睛的。

“蘇齊的存在,老族長就是爲了看蘇齊能否得到窺鏡,你不也看到了嗎?窺鏡一到蘇齊的手中,老族長就下命令追殺蘇齊,而天女的死,更是一個好機會,直接殺了蘇齊,也是說得過去的,現在蘇齊只要一死,就算雲城或是明月山莊的人沒有親眼看到是誰動的手,也必會疑心你我,雲城的勢力就連君臨天都忌憚,傳到君臨天耳中,會有什麼後果,不用我說你也清楚,這就是當初我勸君臨天讓蘇齊跟天女走的原因,那天,我們的人暗中看到,明月山莊的人也看到了蘇齊被帶走的全部過程。”

我是女相師 聽到這裏,水蓓巫師已是出了一身冷汗,後怕不已,她很清楚沐雲軒對蘇櫟三兄妹是何等在意,莫說加害,就算與之扯上一星半點的關係,也足以讓她們死無全屍,雲城的勢力,巫族的人大多都清楚。

庚桑瑤的話還在繼續,“另外,皓月皇初登大寶,根基不穩,雖依先帝遺詔退位讓賢,太子卻不見得心甘情願,而且太子和皓月皇也失蹤了,難保他們父子不會興風作浪,所以現在,蘇齊活着比死更好。”

水蓓巫師恍然道:“瑤兒,我明白,都是着急惹的禍,本想殺了蘇齊給你拿回解藥,眼下蘇齊能殺了,可我們的人不見得會是他的對手,他似乎又新契約了一隻魔獸,非常的厲害。”

水蓓巫師看了庚桑瑤一眼,猶豫地道:“我擔心其它國家會對你不利,畢竟君臨天能奪取皓月國,全由你在後邊支撐着……。”

“水蓓巫師,這個瑤兒自會小心,我現在在皓月國以及在後宮之中最大的倚仗就是君臨天,所以現在,君臨天絕不能出事,至於解藥的事情,我會自己去解決,蘇齊居然殺不了,幻寂和窺鏡得不到,老族長會在另外想辦法。往後說話做事,多長些心眼,別闖了禍還不自知。”

水蓓巫師連連點頭後,吃一塹長一智。

庚桑瑤又道:“水蓓巫師,現在知道該怎麼做了嗎?”

蓬刀人 水蓓巫師會意地道:“瑤兒放心,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庚桑瑤滿意地點點頭,又叮囑道:“等一會,我要出宮一趟,你先盯緊了皓月皇行動,我回來之後就立刻來找你,現在最主要的是抓住君臨天的心,讓君臨天爲我們所用,邊境傳來消息,已經攻進紫桑國城裏,紫桑國也很快就是皓月國的了。”

“瑤兒你找到解藥了?”

水蓓巫師一臉驚喜的看着她。

看清爽的小說就到 戀上你 630bookla ,最快更新冥婚,棄婦孃親之家有三寶最新章節!

“能不能成爲解藥,要等一下去了才知道,時辰差不多了,水蓓巫師,瑤兒去去就回。”

庚桑瑤一臉期待,轉眼間,快速的消失在水蓓巫師面前。

水蓓巫師回頭看了一眼逐夢。

“皓月皇一直在御書房嗎?”

“嗯,一直在。”

逐夢點了點頭,她沒有說的是,皓月皇對蘇紫陌的畫像非常的感興趣。

“你去看着,不管皓月皇去什麼地方,你都要跟在後邊,如果被他發現了,你就說是皇后娘娘找他有事。”

逐夢用力的抿了抿脣,最終還是點了點頭。

“對了,那個林普達去什麼地方了?”

水蓓巫師對那個林普達有些懷疑,雖然他以前是三王府的管家,提起蘇紫陌的事情也很正常,但是她總感覺那個林普達有問題。

“好像被皓月皇派出去辦什麼事情去了,今天應該是不會回來了。”

“好!我知道了,你先過去吧!”

“是。”逐夢腳步有些遲疑的退了出去。

水蓓巫師看了看自己,昨天晚上連夜趕回來,她這個年紀經不起累,得去休息一下才行。

庚桑瑤沒有花多長時間就來到了丹閣。

劉長老早已經煉製好了丹藥在房間裏焦急的等着。

劉浩南是他們劉家唯一的男丁,不能有事。

庚桑瑤避開來來往往的煉丹師,快速的閃身進入了房間裏,臉上依然帶着面紗只是隨着她的到來,一股濃烈的臭味也隨之而來,爲了不被外邊的人發現,庚桑瑤快速的在房間裏設下了陣法。

看到庚桑瑤進來,劉長老立刻緊張的問道。

“浩南呢?”

對於趕不走的臭味,他毫不在意。

庚桑瑤不悅地道:“先把解藥交出來,你的孫子不會有事的。”

“浩南昨日就受了傷了,老夫怎麼不着急?只要老夫見到浩南,解藥就立刻給你。”

劉長老也不會就這樣傻傻的把解藥給她,最起碼要確定自己的孫子沒有事才行。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