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看到林楠的瞬間,這位徐家高手明顯一愣,而後頓時明白了不少。

至於地上慘叫的陸展堂等人,這人根本沒有多看。

對著林楠客氣點點頭,為首的男子便直接來到徐曉雯身前。

「小姐,沒事吧?」

徐曉雯微微搖頭,示意沒事,不過兩名保護自己的保鏢就遭殃了,傷的不輕。

「幫我告訴爸,這群人不管是什麼身份,都要為今天的事情負責,我不管!」徐曉雯沉聲開口說道,當真是氣急了。

男子聞言,點點頭。

「小姐放心,這件事不管是什麼人,都需要給我們徐家一個交代!」男子沉聲說道,敢對徐家大小姐動手,還將徐家人打傷,這件事不好過。

徐家,雖然隱居雙流鄉,但哪怕是在燕京,也算得上一大豪門,不可欺。

隨即,男子來到林楠身前,再度躬身表示感謝,這一幕很顯然了,林楠出手相助的,否則指不定自家小姐還真被群人給欺負了。

「多謝林先生,回去我就稟告徐先生,先生肯定也會感謝林先生的。」男子很客氣,身在雙流徐家,還是一位修士高手,如何不知道林楠的事情。

林楠微微點頭,算是應了一聲,既然徐家人都到了,也就沒自己什麼事情了。

「以後小心點,沒事的話我就先回去了,你也回去休息會吧。」

徐曉雯乖巧點頭,隨即再度道了聲感謝,林楠便離去了,在院門口位置,林楠看到警車趕到了,不過這都不用他去操心了,派出所和徐家,會讓這群人得到相應的代價。

沒多久,林楠直接來到辦公小樓位置,剛一到楊胖子就上前一副賊兮兮的上前,對林楠豎起了大拇指。

「兄弟,你還真不怕死啊!」楊胖子賊笑。

不僅是他,就連楊瑾他們一個個的也都帶著異樣的眼光看向林楠。

「什麼眼神?」林楠開口,滿是疑惑。

楊胖子笑而不語,隨即直接打開手機,剎那間讓林楠臉黑了。

「卧槽!」林楠忍不住了,直接爆粗一聲。

看到林楠這般反應,一旁的楊瑾等人都忍不住笑了出來。

「哈哈,大表姐看到后,肯定要給你好看了。」楊胖子忍不住大笑,滿是幸災樂禍。

其他人,一臉同情,而後也跟著大笑。

自家老闆,這是作死的節奏。

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摟抱其他的美女。

不管是什麼原因,就這麼一張照片到周穎那,林楠就是大麻煩。

林楠此刻的臉色,那是非常的精彩,狠狠的撇了一眼這死胖子,而後環顧一圈,非常的不滿。

「都幹什麼,工作太少了,太閑了吧?」林老闆發話了。

當即,眾人再度大笑一聲,隨即各自散去了。

林楠辦公室內。

林楠一臉不爽,楊胖子手機的照片還擺在眼前。

這特么的看上去,還真是夠曖昧的。

哪怕是自己沒怎麼動手,完全是徐曉雯自己投入的,但這麼一幕看上去,那也是郎有情妾有意的那種。

也不知道哪個好事者拍的,這技術林楠也是跪了,抓拍的技術真牛逼。

徐曉雯先前也就激動的抱了自己一下,林楠也沒有多想,而且時間很短,但就這般被拍攝了下來,而且還如此廣泛傳播。

按照死胖子的話來說,現在估計整個雙流鄉的人都要看到了。

大仙農公司的林楠,這位傳奇人物,英勇出手,英雄救美,得到美女深情相擁,而且疑似傳奇人物的女朋友,這自然是有著太多的故事發掘。

因此,有人毫不猶豫的發起了朋友圈,再然後被人看到,然後點贊轉發。

…………

於是,一時間林楠火了,大仙農公司這邊,早就流傳開了。

網路的力量!

「真特么的倒霉!」林楠臭罵了一句,無妄之災。

「依我看,大表姐肯定也能看到,你趕緊老實交代吧。」楊胖子收起手機,準備待會拿給媳婦看看,同時也給林楠出了個主意。

主動老實交代,爭取寬大處理。

被楊胖子這麼一說,林楠頓時精神一震。

這個主意還算是靠譜,這徐曉雯的事情周穎本就知道一些,她對自己賊心不死,這件事若是不上報,還不知道以後咋辦了。

為此,林楠第一時間翻出手機,然後主動把照片發了過去,而後電話也直接撥了過去。

殊不知,此刻的周穎已然看到了這張照片。

她雖然遠在省城忙碌,但朋友圈還是有的,雙流鄉自然不少認識之人。

尤其是吳俊凱雖然接受了林楠這位未來姐夫,但卻有著不少的警惕,這傢伙的桃花運太好了,故而一發現就立刻上報了,需要老姐去收拾收拾。

當然,具體當時的情況他也如實彙報了,眼下周穎看著這張照片,就在琢磨著林楠會不會主動上報的問題。

真若是上報了,周穎也就大人大量的不理會了,而若是不打電話解釋下,周穎決定,要給他好看……

正想著的時候,突然間周穎就看到林楠發來的消息。

打開一看,正是英雄救美的這張照片。

再然後,林楠的電話打了過來,頓時讓周穎會心一笑。

「還算是你有點良心,要不然餓你兩個月再說。」周穎有些俏皮的自語,提到餓林楠的時候,剎那間又有些心動了。

此刻的她和林楠,大有一種小別勝新婚之感,哪怕只是幾日的時間,但已然極為思念了。 一接通電話,林楠就開始道歉了。

這是楊胖子指導的哄女人的第一大策略。

不管對錯,先道歉再說。

果然,效果還是非常有用的,看似周穎板著臉不滿的問了幾句,但林楠明白她沒有生氣。

這件事說白了很簡單的問題,就是去救個人,然後人家激動抱了一下而已。

當然,周穎實際上明白,肯定不是激動抱,估計早就想抱了。

不過只要林楠不是真心想抱,看在他主動坦白的份上,周穎也就決定不懲罰他了。

「便宜你了,下不為例!」周穎最後總結性的說道。

「我也沒賺啥便宜啊,又不是我抱的,你我這手基本上沒動,純粹被人抱,還吃虧了呢。」林楠輕笑。

「那你去抱回來啊?」周穎嬌斥了一句。

林楠頓時就萎了。

聊著聊著,周穎那邊就徹底沒事了,林楠頓時也鬆了一口氣,看來楊胖子這個策略還是靠譜的,不知道以前演習過多少次。

將楊胖子打發出去,林楠自然免不得和周穎說點甜蜜悄悄話,相思之意盡在言語中,若非周穎不捨得省城那邊,林楠還真心直接留在身邊好了。

正好,自家的大仙農公司總經理都給她當。

只可惜,她不願意。

不多時,二人聊到了周穎的修鍊,一提到這裡周穎頓時顯得極為高興,整個人都雀躍了不少。

這幾日,羅英一直在她身邊,極其細緻的指導,她的速度讓羅英都嘆為觀止。

一來可能是之前林楠在周穎身上投資不少,給了不少好東西。

二來便可能是這功法的特殊,修鍊太快了。

原本估計兩個月左右,現在在羅英看來,有靈丹的輔助,一個月足夠了。

不僅周穎自己受益,她和凰英二人也是受益者。

凰英這幾日已然有了突破的跡象,要破關了!

而羅英自己,也終於感覺得那一層束縛,一旦衝破,即可達到高品之列!

這讓羅英沒少激動,周穎也逐漸愛上了修鍊之事,孜孜不倦,樂此不疲,不斷的在林楠這邊炫耀著。

按照她的話來說,要爭取趕上林楠的步伐,這樣才能真正的相伴一起,否則她跟在林楠身邊,更多的是累贅。

和周穎這般纏綿一會,幾個電話都打了過來。

有吳俊凱的,也有徐曉雯和徐海東這對父女的。

林楠估摸著是先前之事。

掛了電話,徐海東的電話又打了過來。

果不其然,還真是如此,徐海東是來給林楠打電話道謝的,若是沒有林楠及時趕到,只怕更麻煩。

而今,那些人全部被關在派出所內,有著徐家的關係,更有著他們囂張跋扈的罪證,尤其是打人的事情,徐家怎麼可能善罷甘休。

哪怕是陸展堂最終亮出了身份,甚至拿出了燕京某位大人物的擋箭牌。

然而一切都卵用。

直接把他們往派出所一丟,關兩天再說,其他的事情徐海東等著,他倒要看看陸家如何來交代。

陸展堂不知道他們徐家,但對於燕京陸家徐海東還是知道的。

雖然不弱,但欺負到他們徐家頭上,顯然不允許。

而這一切,此刻正在飛機上趕來的陸明並不知道。

先前得罪林楠,他已然打電話讓這個二世主侄子道歉了,雖然他覺得這個二世主不一定聽話,但至少應該老實下來,不敢再惹事了。

不過顯然,他想多了。

原本,陸明的直升機要停在徐家別墅區位置。

那裡是最適合的位置,也最為方便,甚至也專程派人聯繫過。

此刻,陸明正在眉頭緊皺的聯繫陸展堂,想要詢問其他相關的情況。

然而打了一通電話,無人接聽。

不僅是他,連帶著他手下的諸多保鏢也都打不通電話。

「怎麼回事?」陸明滿是不解。

「這個二世主,又在幹嘛?」陸明很是生氣,若非整個陸家就這一個小少爺了,他根本看不上這個大侄子。

無奈,陸家他這一代三個兄弟,但卻就這麼一個男丁,這也造就了陸展堂陸家唯一少主的存在,平日里整個陸家都在為他保駕護航。

「希望這次這位神醫能夠有辦法。」陸明充滿了期待。

連陳聽雨、魏晨陽這種人都這般推崇,尊為神醫,那肯定是錯不了的。

而且以他陸家的情報,很快就查到了林楠不少相關的東西,雖然關鍵性的沒有,但也足以說明很多東西了。

然而就在陸明的直升機快到的時候,突然間傳來消息一個讓他眉頭緊皺的消息。

徐家那邊傳來消息,停機坪不給用了。

「怎麼回事?」陸明下意識的問了一句,一臉的懵逼。

再然後,直覺告訴陸明這其中有了大問題。

這種事情,可開不得玩笑,他陸家也不是什麼小門小戶,一般也不可能開玩笑,一個不好這是要命的事情。

陸明身邊,否則這件事的人也是一臉的懵逼,之前都安排的好好的,怎麼突然間就這般了。

「不知道啊!」

…………

然後,這人直接連續調度中心,甚至聯繫徐家那邊,得到的消息是徐家拒絕給予使用,沒有其他的理由,僅此而已。

突然之間,態度大變,這讓陸明臉色大為難看。

還真是出事了。

「該不會咱家這二世主招惹到了徐家了吧?」陸明喃喃自語。

越想,他越是覺得可能,這個二世主惹禍的能力不小。

之前在燕京但凡那些不能得罪的,陸家早已三番五次的告誡,他都能惹出不少,這次來雙流鄉,這是徐家的地盤,陸明一時間沒注意,莫不曾就這般給得罪了?

越想,陸明那越是一個後悔自己怎麼就腦袋一熱,讓這個二世主來這裡?

這下好了,神醫被得罪了!

徐家貌似也給得罪了,還得罪的不輕的那種!

尤其是,特么的人不知所蹤了!

被徐家抓了?還是咋回事?

雖然陸明很不滿這位二世主的大侄子,但他整個陸家可就這麼一個男丁獨苗,不容有失! 陸明無奈,一架直升機足足在雙流鄉附近盤旋了半個小時之久,而後才找到一處偏僻之地降落。

這讓陸明鬱悶之極,本來計劃好好的,突然間就這樣了。

再然後,陸明讓人在周圍找了個車子,一輛破舊不堪的麵包子,著實讓陸明臉黑了很久。

但是沒辦法,這周圍他們一時間難以找到合適的車子,原本在徐家那邊降落,徐家那邊可以提供車子,付出一些租金即可,但是眼下只能委身這麼一輛又臟又破的車子內。

「麻煩,帶我們去雙石村,稍後再幫我們找輛好點的車子,辦好了再給你五百塊。」陸明助手開口說道,哪怕是他坐在這種車裡都覺得不舒服,更不要說陸明這位陸家主事者了。

麵包車師傅一聽,頓時眼中一亮。

沒有人嫌錢燙手,一眼就看的出來他們不是一般人,沒想到好運就降臨在自己身上了。

一千塊,不少了。

而從這裡到雙石村,最多五塊錢的油錢!

這買賣,值!

「好!」毫不遲疑,麵包車司機答應了下來,錢也收了,隨即一個加速,刺耳的聲音響起,直接讓屁股半著車座的陸明差點撞到頭。

「小心點。」陸明身邊之人見狀,連忙訓斥了一句,這若是在燕京,這種司機直接趕滾蛋了。

司機也不生氣,雖然鄉下人,但眼力還是有的,掙自己的錢,不理會就是,一千塊錢足夠給全家人添置一套新衣服了。

「兩位應該是去找林楠先生的吧?」司機開口笑著說道,雖然車子破,但開起來還算是穩妥了不少。

陸明一聽這司機的話,頓時來了精神。

來之前雖然簡單的調查了一些,但能聽到當地人的介紹,自然是更不錯。

習慣使然,陸明身邊助力直接幾張百元大鈔遞了過去,這些錢對他們而言九牛一毛都不算,自然一點都不在意。

司機師傅見狀,臉上更是樂開了花,毫不客氣的笑納了。

反正他知道的也都是大家都知道的。

「這林先生可是我們雙流鄉真正的傳奇人物,俺們全鄉人都非常佩服。」司機一副侃侃而談的模樣,說的倒是不少,但竟然都是廢話。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