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鏡男蹲下身,他的手上拿著一把匕首,他用這把匕首輕輕地拍了拍牟甜甜的小臉。

牟甜甜嚇得臉色煞白,她生怕這個男人會像電視劇裡面一樣,一刀突然刺向她的肚子。

「我什麼都願意……求求你不要傷害我。」她小雞啄米一樣的點頭。

「行!那你就跟我走,我這些兄弟晚上沒有暖床的……你覺得自己伺候的過來,你就點頭。」墨鏡男微微一笑。

牟甜甜看了看這幾個男人,七八個人啊……

這要是挨著個折騰自己,自己會死的吧?

「怎麼了?是不是不能……那你就去死吧!」墨鏡男哼了一聲。

他手中的匕首狠狠的刺了下去。

萬萬沒想到這個牟甜甜的求生慾望會如此之強,她居然在匕首刺下來的時候,身體猛地向後躲了一下。

這一下居然沒有刺到她……

墨鏡男愣了一下,他奇怪的看了看牟甜甜。

「我願意……我願意……不要殺我,不要殺我啊……」

牟甜甜嚇壞了,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剛剛怎麼躲過那一刀的,很明顯對方的目的就是殺死自己……

「你願意?好啊……上車!」墨鏡男一刀沒刺死這個啤酒妹,他自己也覺得奇怪,索性就先帶回去玩玩。

他們這些人不能見光,找女人什麼的也要小心謹慎,這個女人帶回去好歹也能玩幾天。

「他們走了。」蘇紫萱皺眉。

「你對這一片熟悉嗎?」樂天問。

「一般般,不是太熟悉。」蘇紫萱回答。

「那可麻煩了,能記多少記多少吧。」樂天看著緩緩離開的麵包車。

「記什麼?」蘇紫萱奇怪的問。

「麵包車的行車路線!」樂天回答。

蘇紫萱驚訝的看著樂天,你這傢伙是瘋了吧?這怎麼記?

不過他們現在站在高處,下半夜的路上也沒有幾輛車,只是一輛麵包車的話,還真的有這個可能大體的記下行車路線。

麵包車這次的行進路線有明確的目的性,它離開了橋下之後,開始一路向東直行。

五分鐘后,蘇紫萱已經看不到麵包車的燈了,可是樂天依舊在看。

「看不到了。」蘇紫萱氣餒地說道。

樂天沒說話,他在手上奇怪的畫著一些線條,又過了三分鐘,他才收回了目光。

「走了。」

他急聲說道。

兩個人急忙上了車。

「你記下了多少?」蘇紫萱奇怪的問。

「不太多……」樂天回答。

他的車子開的很快,一直下了高架,開始順著剛剛那些人的路線行駛,蘇紫萱也和樂天的行駛路線進行比對。

「我就是記到這裡的,後面就記不得了。」蘇紫萱說道。

前面是一個紅綠色,十字路口。

樂天卻到了左車道!

「左轉?」蘇紫萱奇怪的問。

樂天點點頭。

「你確定?你那是什麼眼?這個也能看得清……」蘇紫萱無語的問。

樂天看了看蘇紫萱。

「有一件事我想問你,為什麼你離開警局不帶著鍋蓋,如果鍋蓋在這裡,我們根本不用費這個勁!」他問。

蘇紫萱一愣。

「你還說……鍋蓋是被你嚇走的。」她沒好氣的說道。

「我?」樂天眨了眨眼。

「鍋蓋舔了你一下,你大叫著要宰了它……它就跑了,我當時離開警局比較急,就沒來得及帶上它。」蘇紫萱哼了一聲。

樂天想了想,難道鍋蓋這傢伙發現了什麼東西?

車子停在了一個小區的面前,樂天看著這棟小區。

「在這裡?」蘇紫萱疑惑的問。

「不能確定,我只記到了這裡。」樂天回答。

「進去看看。」

蘇紫萱毫不猶豫的說道。

「怎麼看?這都下半夜了……不睡覺了嗎?」樂天不想動了。

「等你死了,你能睡一輩子。」蘇紫萱瞪著樂天。

樂天只好開進了小區。

小區的保安看到車來了,攔也沒攔,看來這小區的物業管理很一般。

「你好……」樂天招呼了一下保安。

保安揉著眼睛走了過來,他正睡得舒服呢。

「剛剛有沒有進來一輛麵包車?」樂天問。

「麵包車……沒注意,我剛剛睡覺呢。」保安回答。

樂天無語,他示意沒事了,保安就自顧自的走了回去。

開著車在小區裡面轉了幾圈,沒有發現那輛麵包車的蹤跡,這讓蘇紫萱無比的失望。

這是不是說……這裡根本不是那些人的落腳地?

「走了走了……回家睡覺!」樂天叫道。

「都這個時間了,去警局湊合一宿吧?」蘇紫萱問。

「行行行……」

樂天自然是無所謂的,兩個人快速的返回了警局,沒想到鍋蓋這傢伙居然還在警局,它看到樂天轉身就跑。

「你特么再動一下,老子就真的宰了你!」樂天哼了一聲。

鍋蓋馬上停了下來,它小心的轉過腦袋看著樂天,看到樂天並沒有繼續找它麻煩的意思,鍋蓋才慢慢的靠了過來。

「我警告你,不許再用舌頭舔我!」樂天瞪著鍋蓋。

鍋蓋將身體趴在地上,就像是一隻犯了錯被主人教訓的小狗……

它頭頂的虯褫不斷地晃動,不過這玩意卻一下也沒有對著樂天吐信子,有點奇怪。 兩個人湊活的在蘇紫萱的宿舍裡面睡了一夜,第二天一早,蘇紫萱睜開眼就發現樂天這傢伙居然掉到了床下。

這傢伙居然掉到了鍋蓋的身上,就這麼趴在鍋蓋的身上睡了一夜。

虯褫不斷地在樂天的腦袋旁邊吐著信子,看起來非常的嚇人。

「喂!醒醒了……」

蘇紫萱喊了一聲。

樂天迷迷糊糊的睜開眼,他看了看身底下的鍋蓋,坐起身來發獃。

「趕緊的,一會同事都要上班了,我們孤男寡女的待在一個宿舍不好看。」蘇紫萱催促。

樂天這才去洗了洗臉,離開了蘇紫萱宿舍。

蘇紫萱收拾好自己也離開了宿舍。

「蘇隊,我那裡有一份DNA報告,你去拿一下。」技術部的人對蘇紫萱說道。

「什麼DNA?」蘇紫萱一愣。

「就是我們在周天的現場床上提取到的一根頭髮,唯一的一點點物證。」技術部的人回答。

蘇紫萱點點頭。

她去技術部拿到了報告。

「你看看這裡。」

蘇紫萱找到了樂天,這傢伙正在警局的餐廳吃早飯呢,樂天拿過來看了一眼。

「和鄭果的DNA吻合?」樂天一愣。

「沒錯,上次鄭果就是於洪亮案的嫌疑人,我們已經採集過她的DNA了,這根頭髮就是她的……」蘇紫萱點點頭。

樂天想了想。

「這能說明什麼?」他問。

「這還不能說明什麼嗎?鄭果是殺死周天的重大嫌疑人!」蘇紫萱嚴肅地說道。

樂天點點頭。

「然後呢?路引怎麼解釋?」他問。

「對啊……我要馬上查一查這個鄭果有沒有妹妹!」蘇紫萱猛地想起了什麼。

樂天看著這個女人急急忙忙的離開,他繼續慢慢的吃飯。

這個案子現在看來和鄭果的關係越來越大了,這個女人和於洪亮、周天、開心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幾年前的事情自然無跡可查,樂天也不想去做沒用的動作。

蘇紫萱將事情吩咐下去,她再次回到了餐廳,要了一份小米粥,一個包子就慢慢的吃了起來。

「你有什麼意見?」蘇紫萱看著樂天。

「要馬上找到鄭果。」樂天說道。

蘇紫萱點點頭。

「我已經吩咐下去了。」她說道。

「找到之後先不要審問!」樂天看著蘇紫萱。

「不審?」蘇紫萱一愣。

「你忘了路引了?」樂天提醒道。

蘇紫萱看著樂天,「你是說……你還要抓住那個殺人的怨鬼?」

樂天微微一笑,沒有回答。

兩個人吃完了早飯,蘇紫萱馬上通知了技術部,調取昨晚那麵包車消失周邊的監控,車牌號碼蘇紫萱急得很清楚,技術部這邊馬上開始忙碌了。

「蘇隊……樂天,我師父喊你們過去。」小助理跑過來。

蘇紫萱看了一眼樂天,兩個人跟著小助理往法醫室走去。

「小呆……你爸爸有沒有聯繫你?」

樂天小聲的問。

小助理偷偷的看了看樂天,微不可查的點了點頭。

樂天一愣,驚訝的看著小助理。

小助理微微走的慢了點,和樂天走在後面,蘇紫萱沒注意道這兩個人的小動作,她依舊快步的走向法醫室。

小助理示意樂天將手伸出來,樂天伸出手。

「我爸爸回家了……」

小助理在樂天的手上快速的寫了幾個字。

樂天的眼睛突然瞪大,肖功勛居然回家了?

這怎麼可能?

這完全不符合常理啊……

「我爸爸讓我告訴你,你有時間就去我家一趟……他有話要對你說。」小助理繼續在樂天的手掌上寫道。

樂天皺了皺眉,肖功勛居然要找他?

他微微點頭。

「你們能不能走得快點?」蘇紫萱突然催促了一句。

樂天閃電般的收回手,小助理也馬上加快了腳步,蘇紫萱奇怪的看了看後面的兩個人。。

三個人走進了法醫室,韓妮妮正站在裡面。

「走,去解剖室。」她說道。

來到解剖室,那個開心的屍體就在解剖台上。

「發現了什麼?」蘇紫萱問。

「你們看!這個人……身體上有一些奇怪的痕迹。」韓妮妮掀開了蓋在屍體上的白布。

屍體現在的樣子恐怖的很,不過幾個人都是見慣了這樣場面的人,害怕是不可能的。

「這好像是……燙傷?」蘇紫萱看了看。

「我和小呆仔細的檢查了一下,應該就是燙傷!」韓妮妮說道。

「煙頭燙的?這傢伙有自虐的傾向?」蘇紫萱疑惑的問。

樂天看了看。

「不可能……煙頭要比這個大多了!」他搖搖頭。

「可能是女士香煙呢?」蘇紫萱反駁。

樂天一愣,這還是有可能的。

「我在這個燙傷的位置的確找到了尼古丁的成分,蘇隊說的不錯,這應該就是有人用女士香煙燙的!」韓妮妮點點頭。

「為什麼要燙人呢?人都被殺了……還需要虐待?」蘇紫萱疑惑不解。

「深仇大恨唄!」樂天回了一句。

這四個人讓在場的三個女人都沉默不語,什麼樣的深仇大恨需要這麼做?

「還有……這個男人的後花園被人擴張過!有撕裂的痕迹!」韓妮妮繼續說道。

蘇紫萱看了看,有點噁心……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