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個人,多份助力!”

“對哦,老爺子哪來的助力!”趙丁恍然大悟。

經過趙丁這麼一說,衆人都不由得打了個寒顫。

“但是,這也不能說明什麼吧,萬一她在等其他人呢?而且陳遠山三人好像也沒有什麼事的樣子。”羅傑說道。

“對,所以說她很可疑。但是哪怕只要有一個可疑點,我們都必須謹慎。”蒼無惑道。

羅傑點了點頭,表示贊同。

“現在,你還要去洗熱水澡嗎?”

“哥,你多慮了。說好的我跟着你混,你去哪俺就去哪,決不含糊!” 豪門熱婚 他憨笑着,想要掩飾害怕。

……

不知道什麼時候,黑夜突然就變得安靜了下來,外面不停躁動的聲音也消失了。黑夜不怕它有多吵鬧,無端的寂靜纔是最致命的!

在這空曠的大廳中,蒼無惑等人輪流着值班,現在值班的是趙丁。

氣溫變得有些涼了,他身上裹着沙發上的毯子,卻還是顫抖着。

“怎麼回事,越來越冷了。”他又緊了緊那毯子。

在這寂靜的夜裏,他能聽見周圍的人呼吸聲,太安靜了,安靜得讓他有些不自在。

這時候,那頭頂上的白熾燈忽然閃了一下,嚇得他一哆嗦。

“這麼偏僻的地方,電是從哪來的呀?”他這樣想到。

彷彿印證他的想法般,頭頂上的那燈果然啪的一聲就熄滅了。

嬌妻有點甜 趙丁突然眼前就一抹黑,什麼都看不見,他趕緊的靠近到了人羣中,彷彿這裏纔是最安全的地方。

靜,太靜了,靜得可怕!

這時候,二樓上突然傳來了一陣腳步聲,在趙丁顫抖着的時候,那聲音到了樓梯處,突然就停了下來。

他想要叫醒蒼無惑等人,不過想了想現在還遠不是換班的時間,他不想讓他們覺得自己是個膽小鬼,一無是處。

他摸索着,終於找到了之前在桌子上的蠟燭,點燃了火,客廳一下就變得明亮了起來。

“黃敏,是你!你不去睡覺,來這裏幹嘛!”

她穿着一身的睡衣,似乎有些害怕,美麗的小臉蛋上佈滿了驚恐。

“我怕,我想上廁所……馬桶壞了,你能不能帶我去?” 塵緣從來都如水不數離別 “都醒醒!別睡了!”蒼無惑一腳把孫洛踢了起來,又叫醒了其他人。

羅傑揉了揉眼睛,看着周圍的人,不解問道:“怎麼了?”

“不好了,趙丁不見了!”蒼無惑指了指之前趙丁值班的位置,那裏有一毯子被扔在了地上,可是人卻不見了。

“看這裏,這裏有一根備用的蠟燭被點燃了!”細心的羅傑說道。

“這不是有燈嗎,他點蠟燭幹嘛?”羅兵感覺很奇怪。

胖子最膽小,此刻聽他們這麼一說,忽然心都提了起來。

“會不會被怪物抓走了?”

“不,我們並沒有聽到任何的聲音,而且你覺得怪物都來這了,它難道就只抓趙丁嗎?”羅傑解釋道,又搖了搖頭,否定了孫洛的說法。

“多說那麼多無意義,那根蠟燭才燃三分之一,他應該還沒離開多久!我們去找他吧!你們兩兄弟一組,我和孫洛一組,找到了就在這裏等着。如果……如果發生什麼情況,記得大叫!”蒼無惑嚴肅的說道。

“對,大家小心點,這樓懸得很!”羅傑也是有些擔憂,從這裏的種種跡象來看,趙丁彷彿驚慌了一下,不過又點燃了蠟燭,可能是燈熄滅了,不過爲什麼他又一言不發的離開了呢?

蒼無惑這麼一說到,他們就開始行動了。

“你知道他們的房間嗎?”蒼無惑看了看孫洛,他白天讓他查看這裏,不知道孫洛有沒有記得誰的房間在哪。

孫洛尷尬的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的道:“雖然具體的誰住哪個房間不清楚,但是那兩個女孩兒是在二樓的。這裏一層樓就四個房間,分別都是門對門的,那兩個女孩都是同一排。”

“好,我們就挨着挨着查看二樓有沒有趙丁!”

二樓很黑,沒有路燈。不過在這走廊的盡頭卻是有一面巨大的鏡子,在這鏡子的上方是一扇小窗,可以看見不少的星星。

走在這樓道上,不時的發出一陣吱呀的聲音,那是地板被壓得凹陷的聲音。

“哥,我怎麼感覺陰深深的,好像還有點冷……”

孫洛雙手撫摸着手臂,這個最不怕冷的人卻是先說變冷了。

經過他這麼一說,本來蒼無惑覺得或許是午夜而變冷的關係,一下子就變得特別怪異。

“的確,好像這二樓真的要冷一點!”

“我說吧,洛爺我什麼世面沒有見過,這必然是有妖孽在作祟!”他用手摸着自己的下巴,如果再給他一菸斗,或許他就覺得自己是福爾摩斯了。

“別鬧!我們先去問問她們吧!”

蒼無惑敲了敲門,不過好一會兒都沒有人迴應。

“不會睡着了吧?”孫洛說道。

吱呀~

門開了,是那個叫黃敏的小姑娘。

她睡眼惺忪的看着蒼無惑,道:“有什麼事嗎?”

“趙丁不見了!你有看見他嗎?”

“趙丁?那個學生呀?不知道呀,我一直在睡覺呢!”她一臉的睏意,不過又接着道,“會不會他去上廁所了?你們去廁所看了嗎?”

“哦,好,麻煩了,我們去別處看看,如果有看到的話,記得告訴我們。”蒼無惑給她拉上了門,轉身帶着孫洛就離開了。

“有問題嗎?”孫洛問道。

“沒有多大的問題,接下來就是蘇瑩了,你做好準備,可能會有危險。”蒼無惑皺了皺眉頭,手裏已經拿出了匕首。

蘇瑩的門就在黃敏房間的旁邊,大概六米的樣子,這裏的房間的確算得上是豪華了。

在這走廊中有許多的山水畫,其中有一個女人的肖像畫,真的很美,在這許多的山水畫中,彷彿她纔是這裏的主角。那女人看起來很是端莊典雅,看她的裝扮,特別像某個貴族夫人。不過,唯一有點遺憾的是,她的雙目中沒有瞳孔,看起來就像是被人塗掉一樣,仔細一看又像是年久了,掉色,不過這位置卻是不那麼好。

“哥,我怎麼覺得那女人在看着我,我從那邊走到這裏,我感覺她那眼神就沒離開過我們。”孫洛拉了拉蒼無惑的手臂,有些害怕。

“那是錯覺吧……”

“不,哥,你看到了嗎?”胖子突然打了個寒顫,蒼無惑藉着手電的光看到他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怎麼了?”蒼無惑被他這麼一搞,頓時也覺得毛骨悚然,有些不自在起來。

胖子慢慢的走到了前面,眼睛仔細的辨認着,在確定什麼東西。

“哥,那鏡子裏面有東西!”胖子一下就退了回來,出了一身的冷汗。

“你別嚇我,我見識的可多了,別說是鬼,仙我都見……哎呀,我靠!”蒼無惑也被嚇了一跳,果然之前那鏡子還好好的,現在仔細看去,那裏面果然出現了一個影子!

“要過去嗎?”孫洛打着抖,看向了蒼無惑,想確定他的意思。

蒼無惑看了看他,故作鎮定的道:“去,幹嘛不去!趙丁那小子還不知所蹤呢?”

他吞了一口唾沫,帶着孫洛就向前走去,那鏡子離蘇瑩的房間門就幾米遠,蒼無惑走近了看去,果然那個影子模模糊糊的,什麼都看不清楚。心想着要是出來什麼妖魔鬼怪自己也招架不住,乾脆就不去管它。

“哥,這門沒有關呀!”孫洛用手推了推那門,那裏開了一絲縫隙,一用力,那門直接就開了。

“你不是說那蘇瑩很可疑嗎,會不會她是妖怪呀?”孫洛有些害怕,不敢進去。

蒼無惑無語的看着她,道:“是妖怪你還害怕她把你吃了呀,這裏還有我呢!去,進去!”

“不,不帶你這樣的哥,不是說好了你帶我混嗎,怎麼現在直接就讓我趟水呢?”孫洛一臉無辜的看着他。

“爲了大哥身先士卒,就算死了也是條好漢!上吧,未來的路都是鋪墊出來的!”蒼無惑笑了笑,一腳就踢在了他屁股上。

在孫洛發出的慘叫聲中,蒼無惑也直接就跟着就閃身進去了。

裏面空蕩蕩的,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不過那窗戶卻是被打開了,風吹得窗簾嘩啦啦直響。

“哎喲,我的哥嘞,你小心點行不,我這腰都要被你折了。”孫洛從地上爬了起來,不滿的看着他。

沒有理會他,蒼無惑直接走近了那雜亂卻是沒人牀鋪,把手伸了進去。

孫洛不解的看着他,道:“哥,沒想到你還有這愛好呀!”

“愛好個屁,你懂什麼……”

這時候,外面突然就傳來一陣跑步聲,那聲音帶着焦急。

“惑哥,你在哪?趙丁出事了!”羅傑在外面大喊道。

蒼無惑急忙就衝了出去,道:“怎麼了?”

“不好了!趙丁……他死了!”羅傑驚恐的說道。 太慘了,趙丁躺在廁所裏面,從胸口到小腹都被人給剖開了,肚子裏的東西流了一地。他保持着生前的樣子,臉上佈滿了恐懼,應該在臨死前見到了什麼了不得的東西,然後一瞬間脖子就被割開了,從他用手去捂住的動作就可以看出,現在脖子上面就只剩下一點皮肉連接着他的頭和身子。

羅傑還是不習慣這樣的場面,俯着身子在旁邊嘔了一地。

餘杭,陳遠山,那個不知道是誰的人,還有黃敏都被孫洛叫了過來。

一看到這種景象,黃敏尖叫一聲,也跟着作嘔。

“看吧,這就是你們所謂的很安全……這小子就這麼不明不白的就死了,還死得這麼悽慘!”孫洛不滿的看着他們,趙丁只是個想找存在感的孩子,在路上有什麼他都爭着去做,孫洛爲他的死感到不忿。

“天吶!誰幹的!”陳遠山驚呼了起來。

這個房間不是他和餘杭的房間。

餘杭也皺着眉頭,嘆了一口氣道:“造孽呀……”

羅傑在路上雖然和他吵得最厲害,雖然覺得趙丁很幼稚,不過朋友本來就少的他,還是很喜歡和趙丁相處的時光,雖然表現得不滿,不過裏還是認同他的。他擦乾淨了嘴,對着衆人道:

“目前來看你們這三個同層的人懸疑最大,你們今晚不要離開一樓客廳!”

“不!”蒼無惑卻又是突然嚴肅地說道,“這裏還少了一個人?”

“誰?”

“蘇瑩!”

“對了,那個女人!”

蒼無惑捂着下巴,說道:“恐怕我們早就陷入了一場不明的場景中。”

“對了,哥!”孫洛突然一下就跳了起來,一臉驚恐的說道,“聽你這樣一說,我突然又想到一個人,這裏消失了兩個人!天吶!”

羅傑也是突然驚醒,說道:“惑哥,你不覺得少了點什麼嗎?在你後背熟悉的位置!”

蒼無惑不解的看着他們,後背熟悉的位置?後背有什麼嗎?後背從來不放東西的呀!

“我靠!香兒!”蒼無惑頓時一驚,香兒也不見了,到底是什麼時候?

“香兒消失的時候是什麼時候?你們記得嗎?”羅傑問道。

看着他們都搖了搖頭,他嘆了一口氣,自己也不知道。

蒼無惑有點不高興了,自己身邊直接就消失了一個人,而自己居然不知道?

仔細回憶一下,香兒一直拉着自己在後面走着,然後看到了紅房子,接着蘇瑩就喊了他們幾聲,然後他們就進了這紅房子,香兒,消失了?

“這房子有問題!香兒是在我們進這裏的時候直接消失的,而且我們不知不覺的還被迷惑了,居然都忘了她的存在!”

太可怕了,這種無聲的讓人消失的手段着實厲害,而且當事人還直接忘記了他!

……

一樓客廳。

“可能我們已經出現在了某種幻覺之中……”蒼無惑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不知道該怎麼做了。

“幻覺?那我們現在看到的都是假的嗎?”孫洛問道。

“不確定,不過你知道我爲什麼要去摸摸蘇瑩的被窩嗎?”

“你不是有特殊的愛好嗎?”孫洛憨笑着。

“……屁股又癢了是吧?”

“別……別,我開玩笑的,哥,你繼續,繼續……”

蒼無惑看了他們一眼,低着頭道:“蘇瑩或許根本就不存在!”

聽了他的話,衆人都是一驚,不解的看着他。

蘇瑩不存在?開玩笑吧!那麼這一路上的是誰?

“不,我的意思是說蘇瑩根本就沒在這裏,那個蘇瑩不是蘇瑩!”

“爲什麼這麼說?”

“記得蘇瑩身上的味道嗎?我去她房間的時候,她的牀鋪很亂!但是蘇瑩是個幹練的女人,做什麼都追求效率,那房間或許關於她私生活不能說明什麼。但是,那房間裏沒有一點她的味道,而且那被窩裏面一點溫度也沒有,而且佈滿了灰塵!”蒼無惑耐心的解釋道。

話一說完,衆人頓時感覺身子一冷,彷彿這裏變得寒冷了,都不說話,氣氛十分的壓抑。

餘杭卻是突然發話了,他有些不解,邊道:“那我們呢?你的意思是說我們三個也可能不存在咯?就像蘇瑩一樣?”

蒼無惑笑了笑,道:“不,剛纔下樓之前我已經把你們的房間挨個挨個的查看了,沒有問題。”

“那麼現在我們該怎麼做?”羅傑問了個很直白的問題。

蒼無惑沒有理會他們,他朝客廳的紅色大門走了過去。

吱呀一聲,那門就被打開了。

“哥,你要出去?”孫洛想走過去叫住他,這大半夜的出去了,還不被怪物分屍呀?

不過蒼無惑卻是擺了擺手,示意他不要過來,那表情很是冷酷,孫洛第一次見他這樣的表情,頓時就被嚇住了。

“等我出去一下,你們小心點!”

說完直接就走了出去,根本就不理會他們。

“他要去哪?”

“不知道……外面那麼多怪物,他不怕嗎?”

客廳又突然變得安靜了下來,衆人都相互看着不說話,氣氛壓抑得讓人喘不過氣來。

羅傑一直看着窗外,他沒有看到蒼無惑出去,外面很黑,的確看不見什麼,不過蒼無惑出去是怎麼看路的?他不相信蒼無惑有夜視的能力。

“你去哪了?”他喃喃自語。

……

時間悄然流逝,距離蒼無惑離開已經過去了兩小時了。

孫洛在門口處走來走去,十分焦急。

“完了完了,我大哥不會就這麼完蛋了吧?”

“……”

“你能別晃悠了嗎?我腦袋都被你弄暈了,你着急也沒有辦法,不是嗎?”

“我看他可能是畏罪潛逃了!”餘杭突然說道。

“你說什麼?” 重生之超級仙帝 孫洛突然就怒了。

“難道不是嗎?一直都是他一個人在推斷,現在第一個消失的就是他,現在他殺了趙丁的嫌疑最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