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兩個小時之後,舞蹈教學結束,老師囑咐他們勤加練習之後離開了。

大家紛紛組隊開始練習,只有許醉凝一個人坐在墊子上,閉上了眼睛。

雖然看上去她像是在休息的樣子,但實際上她是進入了自己的空間,開始練習。

節目組只給了他們三天的時間去練習舞蹈,但是這個舞蹈如此複雜,如果只給她三天時間,她只能差不多記住舞蹈動作,一點都不會出彩。

思來想去,她決定藉助葯魂石空間的bug。

在葯魂石的空間里,正常的一小時相當於裡面的一天。所以她在空間里練習的話,時間是相當充足的,她相信自己一定能練好主題曲練習的,並且出彩。

而班內的其他同學對此毫不知情,看到許醉凝一個人坐在角落裡休息,臉上全都是厭惡的神情,害怕她會拖了他們的後腿。

「他幹什麼呀?這才頭一天他就這樣休息,不想錄節目嗎?那直接回家就可以了呀。」

「神經病啊,覺得自己長得好看就什麼都有了是嗎?真有那麼牛逼,也不能來六班呀,自己心裡沒點數嗎!」

「這就是送過來蹭熱度的吧,裝什麼大牌呀,過兩天被淘汰了,有他哭的。」

許醉凝在空間里把這些話聽得一清二楚,都說女人不好惹,但誰知道男生多的地方也都是是非,什麼都沒做都會被人針對。

但是這些事情都跟她沒有關係,她現在要做的就是把舞蹈練好。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到時候舞台上見分曉!

許醉凝他們這邊排練舞蹈的同時,《出道吧愛豆》這個節目試播第一期已經上線了。第一期播出的內容就是他們的評估等級。

有第一季節目首開先河,收視率非常樂觀,一播出就引發了極大的關注度。

歐陽修離穩坐第一。

歐陽修離天賦了得,雖然之前沒有任何唱跳的經歷,但是經過幾個月的緊急加訓,再加上他有一張好看的臉蛋和顯赫的家世,成功得到了導師們的認可,直接晉陞一班。

粉絲們都瘋狂了。

修離永遠為王:我們修離真的很棒,大家都來看修離吧,像這樣的寶藏男孩。入坑穩賺不虧!

歐陽修離今天娶我了嗎:天吶,這是怎樣的王子啊?我都被他的表演帥到不能呼吸了!

歐陽修離快給媽媽出道:投票通道已經開啟,請支持歐陽修離的粉絲們多多投票,送我們的寶貝出道!

跟歐陽修離相比,許凝的待遇簡直就是天差地別。

為了多炒一些熱度,節目組特地把他們的座位安排到一起,並且給了很多的鏡頭。

所有的人都能很明顯的看到歐陽修離對許凝不加掩飾的厭惡。

果不其然,歐陽修離的粉絲全炸了

歐陽修離是我的:這個許凝就是來蹭熱度的吧,誰願意把自己的衣服借出去呀?他在幹什麼呀!

想娶歐陽修離:說許凝沒有蹭熱度的人是瞎了嗎,他一直在蹭歐陽修離的鏡頭啊。

歐陽修離的衣服:這都是什麼呀?導演組能不能把這個人去掉,真是委屈我們修離了!

而且節目播到許凝給助理把脈的那裡更是輿論爆炸。

匿名網友:笑死個人啦。有人特長是把脈嗎?隨便摸一摸人家女生的手腕,就說人家是懷孕,這是騷擾吧。

廣大網友:來選秀節目上賣自己的中醫人設是什麼鬼呀?那麼想變成老中醫的話去參加中醫節目呀,簡直就是不尊重傳統文化。

昵稱違規:而且他還說什麼他高中被留級兩年,什麼弱智才會被留級兩年,這種人選來參加綜藝節目,真的不是侮辱我們的智商嗎?

甚至還有人做出了動圖,表情包之類的。有一張動圖廣為流傳,就是許凝把著女助理的手,頭上P了一行字。

我說我是老中醫,你也敢信。

轉發這隻手,你也能被夢寐以求的麒麟送子。

只要讓我摸一摸,你就會懷孕。

類似這樣的惡搞還有很多,讓許凝在一晚之間就變成了家喻戶曉的油膩男。

另一邊。

歐陽氏集團的會議室里。

老闆歐陽楚出國出差還要一段時間才能回來,因此整個公司上下都比較放鬆。

幾個女員工此時正在偷懶,擠在茶水間裡邊看《出道吧愛豆》的視頻。

「天啊,歐陽修離也實在是太好看了。真不愧是咱們老闆的侄子。」

「可我覺得跟老闆相比,還是老闆更帥一點兒。」

「切。那你敢對著老闆花痴嗎?反正我敢對著歐陽修離花痴。姐姐決定了,這個月的衣服都不買了,就給你投票!」

女生們討論的非常激烈,根本沒有注意到身後的電梯門悄然打開,從裡面走出來一個修長身影。

宋旭跟在歐陽楚身後,看到茶水間裡邊嘰嘰喳喳的情景,尷尬的解釋:「現在是休息時間,楚少,我馬上就提醒她們去。」

重生之金牌導演 歐陽楚點點頭,徑直向辦公室走去。

路過茶水間的時候,正巧視頻里正在播放許凝的個人介紹,熟悉的聲音傳來。

「各位導師,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我是許凝,三十七號選手。」

歐陽楚猛然停下了腳步。

專心致志看視頻的女員工們還沒發現事情不對勁,正聚在一起吐槽。

「什麼情況啊?他是在故意蹭熱度嗎?一直往咱們小少爺身邊湊。」

「臉雖然長得還行,但是情商真的一般般呀。跟人家女助理說人家懷孕了,裝什麼中醫人設!」

「那個女助理也真可憐,下台的時候臉都白了。」

她們討論的熱火朝天,直到身後突然響起一道聲音。

「上班時間,你們在看什麼?」 塘子村,楊柏的家中,自從山裡歸來,楊柏一直陰沉的臉。廚房當中,趙艷紅正在燉著排骨,還有後天過年準備的肉食,也是一言不發。

「老道,當初爺爺去尋找楊無敵?」很久,楊柏看向旁邊站著的徐老道,楊柏想弄明白一些事情。

「沒錯,你的父親和母親都失蹤了,他一定要找到,或許已經找到了。你也知道你爺爺這個人,福大命大,尤其修真之後,更是隱忍很久。」

「老道,把你知道的事情,重新跟我說一遍。」楊柏目光幽深可怕,墳墓當中的魔痕,楊柏已經徹底震怒。

魔毀掉楊寒意的墳墓,難道爺爺楊寒意還跟魔有什麼關係,或者魔真的出現,要尋找什麼。

「或許,魔是在警告我!」楊柏變聽著徐老道的話,卻猛的意識到什麼,用神魂感受到那個魔痕,那是無比的暴戾。

「當初楊無敵,真的那麼厲害,比雲麒麟如何?」楊柏又一次問道,當初父親楊無敵能夠力壓八山六道。

「雲麒麟?崑崙麒麟子?」徐老道想到什麼,淡淡的搖了搖頭。

「沒有可比性,要論境界,你的父親的確不算太強,可是要論戰力,無敵刀,就是最無敵的。」

「他用刀,什麼樣的刀?」楊柏就是一驚,頭一次聽到楊無敵用刀,而且楊無敵的戰力很可怕。

「紅色長刀,無敵刃,傳說中燃了龍血,也不知道你的父親怎麼得到的。」

「龍血刀?」楊柏慢慢點了點頭,甚至長舒一口氣,腦海的當中卻浮現出組長煌的黑金短刀的樣子。

「你知道魔嗎?」楊柏也看向徐老道,徐老道搖了搖頭,不知所云說道:「少主,我一直躲著修鍊,好不容易忽悠了靈寶道長老,想要發揚紅塵門,結果就是這樣的。」

「你真要了解你的父親,應該去崑崙。」徐老道朗聲說著,雙眸也是火熱起來。

「崑崙有大秘密,要知道,你爺爺消失的地方,也在崑崙余脈當中,這裡面一定有問題。」

「崑崙,我一定會去的,現在不是時候。」楊柏已經恢復冷靜了,崑崙的確要去,可是楊柏剛剛擊敗了雲麒麟,這個時候去崑崙,這不是主動上門被人收拾。

「魔,無論你要幹什麼?沖著我來。」楊柏雙眸湧現神芒,而在這一刻,楊柏真正的成長起來,意識到危險的存在。

連續兩晚上,楊柏一直在做夢,夢中爺爺楊寒意,好像一直在跟楊柏說話,甚至楊柏也看到爺爺滿身都是血,甚至是魔氣。

「不!」楊柏怒吼一聲,從夢中醒來,炕上的被褥都已經濕透。楊柏的氣息越發的不穩,楊柏這幾天的情緒變化太大。

「不能夠這樣,這就是魔想要的嗎?」太陽光從屋外而出,楊柏的手機也響了起來,今天可是三十,家家早上都貼對聯了,甚至村中也有傳來小鞭的聲音,肯定都是孩子急不可耐的放鞭。

塘子村已經熱鬧起來,家家戶戶炊煙繚繞,一直都不停著。

「楊柏,我爹說了,今天讓我陪你過年,哈哈哈。」電話那頭,葛寶彤放聲狂笑,終於有機會跟楊柏接觸了。

「寶彤,那就來吧,萬雪他們一會也過來。」楊柏長嘆一聲,猛的推開大門,院子里大黃猛的叫了起來。

大黃一叫,整個村的狗也終於叫了起來。剎那間,塘子村徹底沸騰了,而所有人,也都知道楊柏的歸來。

遠處的山依舊是白色的,四周的煙火之氣,冉冉而起。過年了,大年三十,一片繁忙的景象。

「我回來了,我在塘子村,這裡是我的家。」楊柏幾天複雜的內心,終於有所改變。丹田內的金丹散發一股靈液,慢慢的洗滌楊柏的身軀。

眉心的山字也終於轉動了,楊柏這兩天心神不寧,神魂一直都在留意魔。而當楊柏從紛亂當中走出,楊柏的一切都發生不同。

「原來是這樣!」山字越來越快,楊柏的神念又一次濃郁起來,不過這些神念卻融入煙火之氣,楊柏的雙眸的神芒徹底的消散不見。

「魔,你想來,那就來吧,我等著你。」楊柏嘴角慢慢露出笑容起來,魔在躲著,如果是真正的魔,難道不應該立即出現。

「如今的魔一定在恢復,別讓我先找到你,我會告訴你,什麼叫逆鱗!」魔毀了爺爺的墳墓,用魔痕想要重創楊柏的道心。

結果如今是過年,楊柏的心本來就在塘子村,楊柏最後卻明悟本心,道心如鐵,也領悟出某種道理。

「楊柏,你傻站在這幹什麼?」卡其色大衣,猶如披風一樣,長長的白色靴子直到膝蓋,白色的打底褲,勾勒出大長腿,萬雪拿著好多小食品,正站在陽光中,沖著楊柏柔情蜜蜜。

「我的萬鄉長,瘦了!」楊柏終於恢復過來,眼前一亮,萬雪如今可是女強人,自帶一股威勢。

「能不瘦嗎,你這個大老闆也不出手,所有的工作都推給我。還看著呢,快拿著。」萬雪嬌笑起來,把一堆吃的,遞給楊柏。

「這麼多,你把超市都搬來了吧?」楊柏哈哈一笑,金鯉旅遊公司有萬雪,楊柏還是很放心吧。

「不行嗎?能吃,你不樂意?」萬雪沒好氣的提了提雪花,大長腿更是利落無比,晃著楊柏的眼神都在飄忽。

「終於能夠放假了,上老闆家吃飯,自己還得準備吃著,你說過分不?」萬雪調笑著楊柏,暗中特意挺了挺身子,萬雪最近好像又一次發育了,也更能打扮了,如今可是鳳縣一朵花,誰不知道金鯉旅遊公司的萬總,那可是人中鳳凰。

「就當自己家,客氣什麼,也不是沒在這過年過?」楊柏趕緊拿著吃著,一會還得貼對聯。

「你說的,當自己家,別後悔。」萬雪臉上一紅,好像下了很大的決心,火熱的看著楊柏,甚至身子也朝著楊柏靠了過去。

「啊?那什麼,我掛對聯,艷紅姐他們馬上就來了,林嬌一會也過來,吃了中午飯就回去。」

「是嗎?」萬雪咬著嘴唇,今天的萬雪特意打扮的,就畫唇彩,都畫了好幾個,每一個都誘惑十足。

「恩,真的,還有徐老道。」楊柏在後退,差點踩住背後的大黃,萬雪都要笑死了。

「汪汪汪!」大黃相當的不滿,好像鄙夷一下楊柏,自家的主人都沒有大黃的佳麗多,還在門口這樣,換成大黃早就生撲上去。

「滾蛋,你少喝王八血!」楊柏踢了大黃一腳,趕緊把萬雪迎進門去。而村路之上,趙艷紅和萬雪已經遇到了,徐老道也幽幽的從生態園過來。

今天可是過年,徐老道就自己,楊柏怎麼也要請徐老道在這裡熱鬧一下。去年的這個時候,楊柏是和眾女過的,一場麻將下來,楊柏都要成紙條男了。

「楊柏,可想死我了!」葛寶彤還是大咧咧,就算如今是金鯉公司三把手,葛寶彤還是風風火火。

「萬姐姐也來了?」葛寶彤看到萬雪燦爛而笑,終於能夠來到楊柏家過年,葛寶彤也是畫著好看的妝容。

「當然來了,你畫的什麼玩意?」明明柔媚的萬雪,突然指著葛寶彤的下巴,笑的很是詭異。

「你畫的是什麼?嘴裡跟喝血一樣。」葛寶彤卻是一笑,指了指萬雪的紅唇。而趙艷紅也走了進來,也換了一套無比艷麗的衣服,等脫下外套,趙艷紅丰韻的身段,卻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這?」徐老道眼睛已經直了,正陪著楊柏掛春聯,一回頭就看到這樣的一幕。

「我?」萬雪和葛寶彤也愣住了,要比那個部位,萬雪和葛寶彤好像真不是對手。

「不冷嗎?」楊柏已經捂著腦袋,瞥了一眼艷紅姐,怎麼覺得艷紅姐今天怪怪的。

「好看嗎?」以往嬌羞無比的趙艷紅,居然沖著楊柏揮了揮手,而且還傲然的看著萬雪和葛寶彤。

「那個什麼,你們收拾菜,我的忙一陣,老道,看什麼看,趕緊貼對聯,狗窩也得貼,還有水池,庫房。」

楊柏踢了徐老道一腳,這個時候看什麼看,趙艷紅可是楊柏的女人。徐老道趕緊低頭,手裡也不閑著,剛一轉身,目光又獃滯起來。

「讓你幹活,你幹嘛呢?」楊柏那個氣,這個徐老道關鍵時刻老是偷懶,不過剛要動手,楊柏也傻眼了,手裡的膠水都掉落了。

門口一輛紅色路虎車上,一名嬌艷無比,身材嬌小,渾身珠光寶氣,寒冷的冬天,白狐皮草披著,裡面卻是錦緞衣服,猶如旗袍一樣。

膚白貌美,幽香陣陣,林嬌簡直妖精一樣,眼影都是紫色的,完全都是誘惑級別。林嬌可是修鍊出靈氣,尤其這些天沒見,林嬌好像身上散發更加特殊的魅力,一顰一笑,都是誘人無比。

「這,這怎麼回事?」楊柏已經傻眼了,這哪裡是過年,這不百花爭艷嗎?

「少主,那什麼,我家裡有湯,要糊鍋了,我得回去喝湯。」徐老道一個激靈,壓低聲音,扭頭就要走。

「滾蛋,你給留在這裡,你以為光你想走,我也想走。」楊柏艱難的咽下口水。 楊柏眼神虛晃起來,林嬌已經朝著楊柏走來,香氣撲鼻。尤其林嬌真的不怕冷,寒冷的洞天,大白腿晃人。

「楊柏,我的乖乖,想死我了。」林嬌朝著楊柏就撲去,當著所有人的面,林嬌來到楊柏的懷裡,手指頭在楊柏的臉上畫著圓圈。

「林嬌,你想死啊? 路過漫威的騎士 你穿這麼少,趕緊進去,走光了。」楊柏那個鬱悶,這冰天雪地,林嬌就算有靈氣,這麼穿著,也太那個了。

「就是,想什麼話,趕緊進來!」趙艷紅也是冷哼一聲,旁邊的萬雪和葛寶彤,都想把領口撕碎。

「林嬌,你怎麼能夠這樣?」葛寶彤相當的不滿,眼神幽幽的可怕。

「怎麼了?我跟我男朋友,打情罵俏,關你們什麼事?」林嬌嫵媚的說著,目光遊走,相當的勾人。

「行了,你們半斤對八兩,趕緊幫著艷紅姐做飯,中午我們好好聚一聚。」楊柏後背都是汗水了。

「行,放心,今天我們好好聚一聚!」林嬌咯咯一笑,踩著魅惑的步伐,朝著屋裡走去。大黃看著林嬌,也都在興奮,沖著林嬌晃著尾巴,不過嘴裡卻旺旺的亂叫。

「這都什麼事?女人多了也不好。」楊柏暗中嘀咕一嘴,回頭看向四女,四女好像恢復過來,都在準備著什麼,也都相當忙乎。

「少主,其實,你沒必要,你可是堂堂修真者,你還在乎這個?」徐老道羨慕的說著,眼角餘光一直都飄忽著,誰讓廚房當中,那是風景無限。

「你信不信,我封了你的眼睛?」楊柏朝著徐老道就踹去,什麼叫堂堂修真者,楊柏內心就是凡俗之人。

「吃飯了,洗手吃飯!」足足忙乎到一點鐘,十六個菜慢慢一桌子,一直能夠吃到傍晚,半夜在包餃子看著春晚,這才是過年的氣氛。

滿桌子大部分都是肉菜,酸菜排骨、燒雞、王八土豆等等,楊柏家的飯菜絕對質量過人。尤其一些菜肴都是跟著蔡佛學的,林嬌的手藝也逐漸提高。

「喝點吧?」林嬌已經從車上拿來一箱劍南春,對於南果梨酒,只是給女人喝著,林嬌要跟楊柏喝白酒。

「來,提前祝大家過年好!」楊柏哈哈一笑,左邊林嬌右邊艷紅姐,對面萬雪和葛寶彤,旁邊鬱悶的坐著徐老道。

徐老道一直低著頭,就吃著菜,根本也不敢抬頭看。也真沒法抬頭看,這四個女人,回到屋子當中,一個比一個穿的少,一個比一個賽嫵媚。

楊柏沒喝酒,滿頭都是汗水,目不斜視,看誰都不好,甚至有點後悔應該讓徐老道回家喝湯去了。

「楊柏,我們干一個,祝願我的男朋友,人間至極!」林嬌真的太妖媚了,舉著酒杯,甚至要跟楊柏喝著交杯酒。

「憑什麼?我們也喝白酒,白酒過癮,林嬌,你能不能離著遠一點,你都把楊柏擠著了,沒看到楊柏都滿頭大汗了嗎?」

葛寶彤指了指楊柏,身上的襯衫也不知道怎麼穿著,扣子也鬆了,只要楊柏暗中一撇頭,該看的,不該看的,統統都能夠看到。

「有你什麼事?丫頭片子。」林嬌傲然的抬起脖子,那絕對是霸氣十足,也絕對能夠拿得出手。

「你說誰丫頭片子?」葛寶彤更是怒氣沖沖,而這時候的萬雪也幽幽的說著,慢慢吹了吹長發,嘴唇艷麗無比。

「楊柏,這個好苦,你嘗嘗!」杯子當中留著淺淺的余香,萬雪喝了一口白酒,居然把杯子遞給楊柏品嘗。

「楊柏,這個肉段很好吃,你也嘗嘗!」旁邊的趙艷紅也不甘示弱,夾起一個肉段,輕輕一吹,就差含在嘴裡,喂向楊柏。

「那什麼?」汗水真的留下了,四個女人都在看著楊柏。楊柏暗中瞪向徐老道,唯有徐老道能夠解圍。

徐老道低著頭,根本看都不看,完全放棄救少主了。

「寶彤,你喝什麼救,你不是來那個了嗎?」萬雪看著葛寶彤攔著自己,頓時不客氣說道,好像來了那個,跟過年衝突似得。

「我來了,你們沒來嗎?」葛寶彤頓時站了起來,指向趙艷紅等人。

「我剛來,安全期!」林嬌一句話,楊柏要死的心都有了,這桌子上還有外人呢,你們幾個能不能別這麼彪悍。

「我也快了!」香氣撲鼻,羞澀無比的趙艷紅居然趴著楊柏的耳旁,說出這樣的話,身體都要融化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